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第104章:這件事別告訴水菡   
  
第104章:這件事別告訴水菡

這是沈貝事先沒有計劃的,這句話是她一時激動沖口而出,她滿懷期待和欣喜的樣子與一般女人無異,含脈脈,眼睛都在放光.

晏季勻的身子微微一僵,俊臉上的線條迅速凝結,轉眼便已是冷若冰霜,伸手將沈貝攬在他脖子上的兩條粉臂扯下來,淡漠的眸子睥睨著她:"湯圓你自己吃吧."

他薄唇里溢出的幾個字還飄蕩在沈貝耳邊,人已站起身.他的態度,猶如一盆冷水從沈貝頭上澆下,讓她忘乎所以的腦子稍微清醒了一點.內心窩火,嘴上卻是依舊溫溫柔柔地:"怎麼了?不高興嗎?是我錯了話?"

聞,晏季勻一記冷冽如刀的眼神襲來,在她驚詫的目光中,他冰涼的手指劃過她的臉頰,隨即狠狠捏住她的下巴……

"唔……痛……"沈貝忍不住叫出聲,可她卻掙脫不了男人的大力,驚恐地望著他.

晏季勻勾唇冷笑,凜冽的雙眸緊緊鎖住沈貝僵直的身子:"剛才那樣的話,別讓我再聽到第二次,收起你蠢蠢欲動的心."

冷漠無的話,讓沈貝整個人都凍成了冰棍兒.晏季勻,他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傷你的心,不留余地.

他走了,沈貝呆立好半晌才軟軟地跌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怎麼她又錯了嗎?為什麼他在聽到她喜歡他時,一點溫都沒有,反而像是她犯錯一樣地給予警告.喜歡一個人有錯嗎?他為什麼不允許她喜歡?

沈貝心里不服氣,也有幾分刺痛.這是她第一次向男人這麼直白地出那句話,得到的卻是殘酷的回應.他不是應該恨水菡嗎,既然是這樣,為何他還不能接受她的感?

真是個難以捉摸的男人,他的喜怒哀樂都是那麼無常,實在太難把握了.

如果晏季勻是那麼容易被把握的人,他就不是晏季勻了.

沈貝最失敗的地方就是太自以為是,太低估晏季勻的智商,實際上,對于昨晚的事,晏季勻並沒有一味地相信彭娟和沈貝的話.

炎月集團總部大樓.

晏季勻直接來辦公室了,讓人出乎意料.公司的人也都知道晏季勻的妻子昨晚生下寶寶,可他現在怎麼還會出現在公司?他不是應該陪在產婦身邊嗎?

每個人都好奇得要命,但誰都看得出來,總裁的臉色好黑,最好是別惹,閃遠一點為妙.

大家都可以站遠點,但洪戰卻不能.

洪戰在向晏季勻彙報查到的資料.

一晚上的時間已經足夠查到些有用的東西了.

洪戰的表格外嚴肅,深濃的眉毛緊緊皺著,話的語氣也低沉了幾分:"大少爺,查到了,大少奶奶她的母親確實是彭娟那張照片上的女人.在大少***行李箱里還有母女倆的合照."著,將手里的一張照片放在了晏季勻的辦公桌.

晏季勻半眯著的瞳仁倏地閃過一道冷光,狠狠地咬牙:"繼續."

"彭娟的男朋友林燁目前不在本市,但我們抓到了另一個男人,曾經跟林燁一起,將水……將大少奶奶送到酒店您的房間.大少奶奶確實是在毫不知的況下被帶去酒店,就連晏錐都是後來才知道的."洪戰得心翼翼,後邊這兩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他是希望晏季勻能有所觸動.

晏季勻冰寒的眼神緊緊盯著照片,心痛的感覺難以抑制地湧上來……他在今天醒來時還抱著一絲絲微弱的希望……希望昨晚彭娟拿給沈貝看的那張照片有問題,希望這當中有什麼地方搞錯了,萬一水菡的母親不是那個女人呢?

可現在,鐵證如山,由不得他再有半點僥幸心理.洪戰在水菡行李箱里發現的照片,是晏季勻從來沒見過的.他以前也沒想到這一層,只是聽水菡提過她母親的事,卻沒有看過照片.現在卻證實了,彭娟沒有撒謊,水菡的媽確實就是當年他和母親在別墅抓殲抓到的賤女人!

雖然洪戰帶來的消息還能證明水菡當初出現在他酒店的床上,這件事不是預謀,是意外,並非她蓄意策劃的.這能讓晏季勻不再懷疑他與水菡的相遇是個局,但那又怎樣呢,始終改變不了的一個事實就是……水玉柔那個賤女人!

洪戰悄悄退下了,剛一打開辦公室的門卻看見晏錐.

"二少爺……"洪戰想攔住,可晏錐卻狠狠推開他,直沖進了辦公室.

"晏季勻!"晏錐一聲怒吼,砰地一聲關上辦公室的門,活像是又要打架了.

晏季勻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冷眼斜睨著晏錐,鋒利的目光戳在晏錐身上.

見他一副雷打不動的架勢,晏錐更是氣憤.

"你TM還是不是男人?老婆早產,在醫院,你還不聞不問?你到底又發什麼瘋了?水菡哪里招惹你了,你要這麼對待她?"晏錐舉著拳頭,怒不可遏,就在他幾乎忍不住想要出手時,忽地,他瞟見了桌上的照片,一時間,晏錐整個人石化了,眼中掀起驚駭.

晏錐的每個表,晏季勻都看在眼里,此刻見晏錐神有異,而他的目光落在照片上……

"那是水菡的母親,怎麼,你認識?"晏季勻的聲音里透著明顯的狠意,一雙怒目幾乎要噴出火來.

晏錐只覺得胸口窒悶,剛才還滿腔怒火,但現在卻奇跡般地消失了一半.他明白了,原來晏季勻知道水菡的母親是誰,所以才會棄水菡于不顧!而晏錐是一早就知道的,但他以前卻刻意隱瞞,只因為他曾自私地想讓晏季勻和水菡在一起,他就能趁機去贏取沈云姿的心.如果他在知道的時候就告訴晏季勻,那麼,晏季勻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娶水菡的,她也不會走到如今的境地.追根到底,晏錐也有責任.

"你……你知道了."晏錐心中苦澀,精神也萎靡了一大半.

"晏錐,你不是一直都想打擊我嗎,這次,你贏得很徹底.你早就知道水菡的母親是誰,但你隱瞞了,現在,你看看我,老婆孩子在醫院,而我卻在這里,在仇恨中掙紮不休,我痛苦,你就高興,看著我娶了一個仇人的女兒,你更該幸災樂禍."

晏錐眼眶微微泛,他既心痛又自責:"不……我不高興!我承認我以前是很自私,我為了得到沈云姿,我希望你跟水菡結婚,所以我才會隱瞞,但現在我發現自己錯了,我看到水菡那麼傷心,她好像一下子老了幾十歲……我沒有開心,我為她心疼!晏季勻,你非要這麼折磨自己,折磨水菡嗎?"

晏季勻身子微微一顫……折磨?是啊,這種折磨,他要怎樣熬過去?

"晏錐,你是來罵我的,你可以隨意罵,可以認為我無,都無所謂,但是,你不覺得你是站著話不腰疼?事沒落到你頭上,你隨便怎麼都行,可你想想,假如你是我,跟母親一起看到那個賤女人跟自己的父親在床上偷,然後母親氣得跑出去,結果你卻親眼目睹母親被車撞死,倒在你懷里,再也沒有醒來……如果是你,你能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知道仇人的女兒是自己的老婆,你還能無動于衷,理智地去面對?是,或許在你們眼里,我是無無義,我不該怎麼對待水菡和孩子,可現在我還沒有從殘酷的事實中走出來,我才知道一天而已,要讓我這麼快地冷靜下來,拋開母親的仇,我做不到.我不知道自己需要多少時間,但我現在不見水菡,就是對她最好的態度.我怕見了之後,她會更受傷."晏季勻到最後,已經轉過身去,不讓人看到他的表,只是聲音越發嘶啞低沉,竟帶著一絲顫抖.

天知道他內心的煎熬和痛苦,人人都只道罵他,可就是沒人能體會他的心境,只因為,那些悲慘的事,那些仇恨,不曾親身經曆,無法知道是什麼滋味,所以才能站在那邊清醒著,理智著.晏季勻不想再多解釋什麼,他這番話已經是極限了,至于晏錐要怎麼想,他管不著.

晏錐沉默了,深擰起的眉宇間更多憂色.他也有母親,他的母親就是晏展松當年的人之一,此時此刻,他竟然不能理直氣壯地再罵晏季勻了.他在心里假設一下,如果當年發生車禍意外的不是晏季勻的媽而是他晏錐的母親,他會痛成什麼樣?他會不會瘋狂到殺人?

晏錐的心在抽搐,原想為水菡做點什麼,可現在卻把自己的緒也搞得很糟糕,而他依舊沒能幫到水菡.

罷了罷了,或許一切只能交給時間.晏季勻和水菡之間,這一次,是真的有心結難開了.

就在晏錐轉身時,身後傳來晏季勻的聲音:"這件事,別告訴水菡."

"為什麼?"晏錐不解,晏季勻難道不打算讓水菡知道,難道要讓水菡誤會他是因為有三才不會不顧她的?

晏季勻嘴角一抹苦笑:"如果水菡知道她母親的事,她對我的恨,會減少,可是她若知道她母親是那樣的人,她會比現在更難過.我沒有要求過你什麼,這一次,你就當幫個忙,別告訴水菡."

晏錐不明白,晏季勻與他之間一向明爭暗斗,兩人從不曾將對方看成是兄弟,關系勢同水火,但現在,晏季勻居然為了水菡,在開口求他?他沒聽錯吧?晏季勻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是無還是深?晏錐越發看不懂了……

上篇:第103章:我喜歡你!    下篇:第105章:異樣愫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