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老公,你在關心我嗎?   
  
續:老公,你在關心我嗎?

人哪里會追得上摩托車,只幾秒的功夫,那車已經跑得沒影兒了.洛琪珊在路邊氣喘籲籲的,面耳赤,一是累的,另外就是給氣的.

不是沒倒黴過,可這……這也太倒黴到極點了吧?飛車搶劫,這種事居然被她碰到?

望著自己空空的雙手,剛才還提著包呢,現在……

洛琪珊心里那個憤怒,簡直是一團火光直沖霄漢!

殺千刀的,不得好死!

洛琪珊忍不住咒罵,氣得團團轉,急火攻心的感覺讓人抓狂!

好不容易拿到證據了卻又被突然冒出來的飛車黨給搶了,這……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洛琪珊一不心摔倒了,跌坐在路邊的大樹下,憤怒之余一拳頭打在樹上……"哎喲好痛!"

洛琪珊撮著自己的手,腦海里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報警!

對打電話報警!

可是……手機呢?洛琪珊哀嚎,手機在包包里!

不僅是是手機,還有鑰匙,錢包,銀行卡……更別那摧心肝的U盤了!

洛琪珊一腔怒火中燒,望著自己的愛車,心里恨啊,怎麼把車鑰匙也放包里了,如果是放在衣服口袋里多好啊,現在她是身無分文並且沒手機沒鑰匙……就連報警都不行!

怎麼辦?

洛琪珊雖然摔倒了,不過也不嚴重,腿沒事,只是手上有點擦傷.當即,她沒有多的猶豫,立刻朝著對面區跑去,直奔向郭的家!

郭見洛琪珊風風火火地返回,預感到不妙,聽她了之後,才知道原來她遇到飛車黨了.

洛琪珊借郭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又出去外邊等著……等人來接,不是回家,而是去警局!

郭也告訴洛琪珊了,這U盤里的視頻就是唯一的一份,沒有再備份了.

如果找不回U盤,洛琪珊又將是白忙活一場.她覺得,以郭那樣的為人,假如在沒有U盤的況下,只怕他會死不認賬,矢口否認.

U盤必須找到!洛琪珊坐在車子的引擎蓋上,氣呼呼的臉蛋通,憤懣地咬牙,時不時還握緊了拳頭.

在這種極度憤怒的心中等待,那是相當難熬的,就好像全世界都被燒成了火色,好像從深秋進入到炎夏,渾身冒煙兒.

等啊等,終于在半時之後等到了一輛熟悉的豪車……坐在車後座的男人遠遠地就看見了洛琪珊,她深藍色的身影靠在色車身,十分顯眼.

她看起來很生氣,讓人毫不懷疑如果那飛車黨現在立刻出現在她面前,她一定會將拳頭揮過去!

洛琪珊感到一道陰影投來,下意識扭頭一看,頓時驚喜地笑開了.

"晏錐!"

這一聲看似普通的呼喚,卻是讓洛琪珊自己都心顫了幾分……原來在自己最倒黴的時候,看到他,她的心竟是如此雀躍,就仿佛世界一下子清朗起來,讓她滿腔憤怒與迷茫,瞬間消失了大半.

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緒,見到晏錐,洛琪珊不知怎的就覺得好像自己遇到的況或許沒想象中那麼糟糕,因為,她有個老公,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來了.

"……飛車黨太可惡了!"洛琪珊憤憤地著,這感覺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在向家長告狀.

晏錐俊美的容顏蒙上一層陰霾,目光落在她的一只手掌上,那上邊似乎有點血跡?

"怎麼弄的?"晏錐沉沉的聲音問.

洛琪珊一愕,隨即老實交代:"我的包被搶了我就去追啊,可是我一不心就摔倒了……"

其實這種追的行為是屬于人在此種況下的正常表現,下意識地去跑幾步,雖然明知道追不上.

晏錐濃黑的墨眸倏地一暗,慍怒地低呵:"你傻了嗎?既然是飛車黨,你還去追什麼?"

"……"

洛琪珊傻眼兒了,一雙美麗的眸子里亮晶晶一片……她沒聽錯嗎?他居然罵她?連句安慰的話都沒有卻還開罵?這種時候,他不是該表現出溫柔的關心嗎?

洛琪珊緊緊咬著下唇,心里那火苗一竄比一節高,起伏的胸脯顯示出她此刻多麼憤怒,還有……失望和心痛.

晏錐太可惡了!

"你夠了嗎?夠了我走了,再見,哼!"洛琪珊沖著晏錐一頓低吼,最後還投去一個鄙視的眼神,轉身就走.

可她才剛跨出一步,她那只沒受傷的手掌就被拽進他溫熱的大手……

"你干什麼?"

"上車!"

晏錐不由分手,打開車門就將洛琪珊給塞進去!

助理程瑞在駕駛室里,見這形勢不對勁,不由得有點緊張……董事長和夫人這是怎麼了?不是來接人嗎?怎麼搞得好像吵架?

洛琪珊心里憋屈又窩火,現在被晏錐強行塞進車里,她當然不服氣了,靈動的大眼憤懣地瞪著他:"你還管我做什麼,我自己走就行了!"

"還嘴硬?自己傻了還不知道覺悟?包被搶了起碼你人沒事就好,可你還去追,那是車,你追得上?手擦破皮算你走運,要是摔成重傷,痛死你活該!"晏錐這陰沉沉的語氣里分明掩飾著幾分心疼,看似是責備,實際上卻是不易察覺的緊張.

包被搶了並不是最可怕的,怕的是人受到傷害.雖然搶包的人沒有傷到洛琪珊,可她那樣追上去是很危險的,萬一人家是團伙作案後邊還有摩托車跟著同伙呢?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也難怪晏錐這麼生氣了,尤其是在看見洛琪珊那擦傷的手掌時,他就感到自己的心在揪緊,忍不住就發脾氣了.

洛琪珊驚愕地望著晏錐,後知後覺地感到了一點異樣,臉色從憤怒變成好奇,眼睛睜得圓圓的:"你……你是在擔心我?緊張我?"

晏錐心頭一動,卻是不做聲,白了她一眼,扭頭望著窗外.

程瑞見著空檔,趕緊地問:"董事長,現在去哪里?"

"回家."

洛琪珊一聽,可不干了,她現在不要回家,她要去警局!

"不……我要先去警局!"洛琪珊焦急地望著晏錐:"我包里有一個很重要的U盤,不能丟的……我要馬上報警,盡快抓到搶劫的人,將我的U盤拿回來!"

車子已經啟動,晏錐淡淡地瞄了瞄洛琪珊:"我回家就回家,報警一定要去警局嗎?真是笨!"

洛琪珊皺緊了眉頭,這男人怎麼這麼**呢?還有啊,她傻她笨,她真的有嗎?

"你是第一個我傻笨的人!"

晏錐順勢就回了一句:"因為我比你以前遇到那些人更有眼光,能看到你的傻笨!"

"……"

"有記住摩托車的車牌嗎?"

"我看清楚了,沒車牌."

"那搶你包的人有什麼特征嗎?"

"……沒……太快了我沒看清楚."

"……先回家去處理一下你手上的傷,報警的事,我會處理."晏錐已經得很平淡了,真讓人一不心就會忽略他眼底的那一抹疼惜.

洛琪珊呆呆地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這也需要題大做嗎?所謂的傷,不過就是擦破了一點點皮,真的只有一點點而已,他卻要先回家處理傷口?簡直比她自己還緊張嘛……

可洛琪珊不知不覺地笑了,唇角上揚合不攏,心里甜滋滋的,有種被他重視的感覺,真好.

晏錐沒好氣地數落:"笑什麼笑?虧你還笑得出來,下次記得別把車鑰匙放包里了,衣服有口袋就放口袋,別到時候包丟了又叫我來接,我不是每次都這麼有空的!"

但他這聽似是諷刺和抱怨的話,此刻在洛琪珊耳朵里卻變得動聽起來,只因為她憑著直覺感到了他其實沒有惡意……因為,從先前一直到現在,他握著她的手都沒有松開過.假如他真的嫌棄她笨或是討厭她,他怎麼會握著她的手不放?

"噗嗤……"洛琪珊笑出聲,火辣辣的眼神凝視著晏錐,覺得這張故意板著的臉,其實也很可愛嘛.

"還笑?你……我的話你全都沒聽進去?你真沒救了!"晏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

洛琪珊笑意更深了,身子一歪,靠在了他懷里,湊近他耳邊:"老公……謝謝你."

這柔柔的甜膩的聲音,是晏錐從未在她身上聽到過的溫柔.還有這一聲老公,喊得太投入太動.了,跟以前她和他在外人面前演戲時那假惺惺的樣子完全不同.此刻,猶如一片柔軟得羽毛落在了晏錐的心上,帶給他一絲絲美麗的悸動.

這恐怕是她得最好聽的一聲謝謝了,也是最真心實意最心甘願的.

她依偎在他身邊,第一次這麼乖乖的,溫順得像只貓兒.而他也沒有動,任由她靠在他結實寬厚的肩膀.

洛琪珊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嘴角含著微笑,鼻息里傳來他身上淡淡的體味,是她熟悉的味道,很舒服.他的體溫與她相互傳遞著,帶給她一陣陣暖意……

晏錐雖然還是看著窗外,但他臉上也有著一縷欣慰的笑意……她沒事就好,她不知道當他接到電話時,他的心跳得多麼厲害.幸好她安然無恙,但這件事卻讓他感受到了久違的緊張.

靜謐的空氣中,異樣的愫在滋生,在發酵,在彼此隱約的感知中浸透心靈.

慶幸的是洛琪珊及時領會到了晏錐用嚴厲的口吻訓斥時,他的那一點口是心非.

如若不然,兩人之間又會產生矛盾.幸虧她理解了,不然她會錯過這美妙的一刻.

靠在他身上,她的心會莫名地踏實,慢慢地開始感覺眼皮沉重,犯困……就在她迷迷糊糊之中,聽到晏錐在壓低了聲音講電話.

"是……郭局長……麻煩你了……嗯……行……"

洛琪珊怔忡了一會兒,終于是反應過來了,晏錐這是在打電話報警?

洛琪珊一下就來了精神,直起了身子,眼巴巴地看著晏錐,可他已經講完電話,掛斷了.

"你……剛才是在跟警局的郭局長打電話?"

"嗯……回家等消息吧,你不知道車牌也沒看清楚那個人的體貌特征,什麼都不知道,警察查起來也是有難度的."

到這個,洛琪珊確實有些沮喪,只怪搶包的人太狡猾了.

"那這樣就算報警了?我不用去警局錄口供?"

"明天再去吧,現在回家把你的手包紮一下."

"……我真的沒事,這點傷不用包紮了吧?"

聞,晏錐又是一記眼刀橫過來:"虧你還是醫生,只要是傷就不能掉以輕心,不及時處理,萬一感染怎麼辦?這種還需要我?"

洛琪珊扁扁嘴,好吧,算你厲害,不跟你爭.

不過,洛琪珊也忍不住聲嘀咕:"真是的……明明是關心我,那就大方表現出來嘛,話還這麼凶,我都要懷疑自己的直覺是不是錯了,或許你根本就不是真的關心我呢?"

"你什麼?"晏錐臉一沉.

"沒……我什麼都沒."洛琪珊露出無辜的表,抱著他的胳膊,腦袋又靠了上去……唔,真是副好肩膀呢.

這一天發生了太多事,洛琪珊在身心疲憊之際,也收獲了更多的感動.晏錐這次來得很及時很干脆,對她來也是彌補了那天他不能去醫院接她.

而對他的感又再加深了一點,更清晰了一點.照這樣下去,等到她徹底地完全地愛上時,她不介意讓全世界都知道……

糾結又煩心的一天過去了,第二天就是星期六,洛琪珊白天要去警局錄口供,晚上還要去參加華港世紀的聚會.

在上流社會的圈子里,這樣的聚會是他們生活中很常見的,習慣了,適應了,最後還覺得必不可少了.人際關系需要經營,需要各種手段來維持,人脈這東西,從來不是你坐在家里什麼都不做它就會掉下來.

交際場上的互動,是聯絡和經營人脈的主要途徑.

華港世紀,是本市新進的一間貿易公司,財力雄厚,聲勢不,在短短的時間里已經打響了名頭,它的董事長藍覃,也會隨著這次聚會的亮相而被這個圈子里的人所知.

聚會的地點選在本市唯一的最高級的酒店"君騁".因為是六星級酒店,華港世紀覺得這樣能凸顯出自身的尊貴不凡,所以選在了這里.

除去場地的費用昂貴之外,聚會上也有一個的慈善拍賣環節.拍賣的物品只有幾件,但據每一件都是很有來曆的.最重要的是前來參加聚會的嘉賓都不是普通人,在本市也都是有頭有臉有來頭的,當然也不乏請一兩個當明星來獻上幾曲了.總之,這次聚會的規格挺高的,富豪們也都挺有興致,對于藍覃這個話題人物,他們也想親眼見識見識.

洛琪珊下午就聽晏錐他晚上有事,而她也自己會回來得晚些.

晏錐沒有告訴洛琪珊他是去某個聚會,因為他的目的是要見藍覃,而藍覃是洛家的敵人,他認為沒必要事先告訴洛琪珊,免得她知道了心里添堵,他先去探一探,跟藍覃接觸一下再做打算.

而洛琪珊考慮到的也跟晏錐類似,她想啊,這個聚會是藍覃的主辦方,如果晏錐知道她要去,也許會攔著她吧,畢竟藍覃可是洛家的敵人啊.

夫妻倆各有想法,顧慮得也都沒有錯,只是,或許由于剛結婚不久,彼此的了解有限,所以在這個事上,雙方的處理方式都有欠妥當,但不管怎樣,出發點都是好的.

去警局錄口供之後,洛琪珊很快就回娘家了一趟,換上她心愛的衣服,稍作打扮,便等著藍澤輝來接她.

另一端,晏錐也准備就緒,出發往君騁了.夫妻倆從兩個不同的方向趕往君騁,一前一後進入了酒店,他們都只是對這次的聚會抱著試探的態度,誰都不會料到將要發生什麼,這一去,又是對彼此嚴峻的考驗……【今天8千字更新】

上篇:續:找到證據    下篇:續:聚會,怎麼你也在這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