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重生之盜盡天下第九章 警方的破案方式,大案告破了!   
  
第九章 警方的破案方式,大案告破了!

半夜,成都.

二十多個時的長途跋涉,疲憊不堪的林清終于來到了成都火車站.

車輛在高速行駛了一半的時候,居然發生了大堵車,因為前面有警察檢查,所以對一些趕時間的造成了影響,結果發生了車禍,一輛大貨車被和一輛中型貨車發生嚴重車禍,整條高速都被堵死,花了十多個時才恢複通車,原本十多時的路程拖了二十多個時!

下車後的林清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將紮眼的警服換掉,一身休閑西裝拖著疲倦的身軀的林清出現在了火車站的售票大廳.

'’最快去上海的火車幾?'’

'’十一二十,還有二十分鍾發車.'’

'’給我一張軟臥,到上海.'’

'’稍等.'’

買完票的林清不顧疲倦的立刻飛奔向候車廳.

在西昌高速路口的遭遇,讓林清不敢在成都多做停留,在車上就決定下了車後直接去往火車站,去往上海,然後想辦法出境.國內現在太危險了,不定被朝陽,朝北的社區大媽給抓了,要麼就被某個區的群眾舉報了等等,人民的力量是強大了!

至于為什麼去上海,原因很簡單,上海流動人口大,而且是國際大都市,隱藏起來比較容易,而且想要偷偷溜出國,林清現在是黑戶的情況下,只能選擇偷渡了.當然也有想過,從廣西偷渡出境,或者干脆走云南騰沖出境的,不過這些都被都被否決了,林清估計,云南警方現在肯定封鎖了邊境,等待自己自投羅網呢.至于廣西更別提了,林清了沒有把握能從邊防部隊手中溜了出去.

至于別的中動不動的就遇到黑社會,地頭蛇,然後聯系蛇頭偷渡的情節,林清不削的撇了撇嘴,國內大多數蛇頭都是騙人的,你交了錢,幫你丟海里喂魚的多了去,有良心的就是騙你錢,沒良心的連你的命都一起騙走!

到了候車廳,結果列車晚了半時,林清十分想罵娘,自己逃命呢,你給我晚,這不是害人嗎,現在對于林清來不要是半時了,就是一分鍾也耽擱不起啊!

他突然想起前世一個段子,一個人春節作案,被警方通緝了三天後,在市區內被警察抓到,記者問他為什麼不逃,他他沒買到票.

林清現在要被抓了,估計報紙頭條就是《麗江大盜成都被抓,原因竟是火車晚》.

滿臉無奈的林清就在候車室里,找了個偏僻的位置低著頭看著剛買來的報紙,看看能不能找到關于自己的新聞.果然在成都晚報上發現了關于麗江的新聞.

'’7月7日夜間,麗江市公安局內發生一起槍擊案件,一名剛剛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趁審訊室換班時間打暈一名女警,搶奪女警配槍後企圖逃逸,被發現後,開槍打傷一名追擊警員後逃逸,目前下落不明,此次案件引起了云南省公安廳高度重視,督促麗江警方迅速破案,1時內必須抓捕犯罪嫌疑人.案發後麗江市公安局,武警支隊,特警支隊全部出動,對麗江進行拉網排查,目前警方並沒有透露更多的犯罪嫌疑人信息和因何案件被抓捕,據知情人士透露,犯罪嫌疑人是,麗江警方通緝的要犯,警方已經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動向,有把握在1時內抓捕歸案,而本案件中被歹徒槍擊的警員目前仍在搶救中,,,'’

林清撇了撇嘴,1時?我現在逃出來都8個時了,吹牛要不要上稅,而且自己什麼時候那麼猥瑣了?襲擊女警,我靠都是大媽級別的,中的漂亮警花一個沒看到,而且自己打傷的明明就是在男廁所打傷了一個男警察好麼!這些媒體真的會瞎造謠啊!

麗江市,市公安局.

'’市里面排查的怎麼樣了?'’李建國滿臉疲倦的坐在椅子上,桌上的煙灰缸內塞滿了煙頭.

'’進展順利,新城區已經排查完畢,就剩下古城內還沒有排查,已經加派人手,對老城區的各個路口加上了監控,只是古城里客棧太多,一時不好排查清楚.'’

'’先讓人挨個客棧幫歹徒的照片下發到客棧老板手里,然後一家一家的查,我就不信他還能飛了不成.'’

'’吳,你精通犯罪心理學,,這個四能跑到那里去了?'’

'’是,局長,我覺得兩條路線,一條是從我們麗江,經過昆明,到達騰沖或者廣西,然後在從騰沖出境,逃逸到緬甸或者從廣西出境,也可能從廣西轉道廣東,廣東那里現在很混亂,社會組成人員十分負責,我省和廣西省逃亡人員都在哪里藏身,只不過具體藏身位置不好確認!哪里現在是個藏身的好地方."

"如果是這樣的話,假設我們的檢查站沒有查到他,讓他逃了出去或者他已經偷偷的繞開我們的查哨站,那麼他可能已經到達了昆明.現在我們就要加強昆明往騰沖,廣西線路的監控,不止高速路口,高速上最好在服務區設立一個檢查站,如果他乘坐黑車的話,可能會先在站外上車,這樣就可以避開我們在車站的檢查人員!而且不止是高速,國道也要布控,這樣的話,就算他想逃往南方,也會被我們半路攔下來,而且我們要加大對行李的檢查,還有我市內銀行昨日的大額交易的監察,不定能查到被竊髒款的蛛絲馬跡.第二條路是因我們和四川接壤,所以也有可能犯罪嫌疑人往四川方向逃逸,不過這個概率很,因為往四川方向兩條路線我們都布下了層層哨卡,那里多山,只有走大路如果爬山的話帶著那麼多的現金,明顯不現實.而且通往四川的幾座山路十分險峻,如果沒有充足的准備,很可能會將命丟在山里!'’

"其實還有第三條路就是走滇藏線進藏,不過哪里只有一條路,而且那條路上我們也布置了層層關卡,想要從這條路逃走,無疑比登天還難,而且西藏地區比我們這里控制的更加嚴格,他沒有身份,在西藏很容易的就被抓捕!我想一般犯罪嫌疑人不會逃往西藏!"

聽完吳的分析,會議室內都陷入了沉思,突然,李局長好像想到了什麼,快步走到地圖前面,翻開地圖,仔細的看了起來,突然拍了下桌子:'’寶山鄉那里布置檢查站了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得搖了搖頭:'’沒有,不過在雪山大道上有個臨時檢查站.'’

'’那個檢查站是在景區入口處還是哪里?'’

'’入口處前面兩百米.'’

'’那里沒用,我都能繞過去,你們過來看看,從這里雪山大道,繞路經過寶山鄉,到達石頭城,橫渡金沙江,到達革皮渡口,或者順流而下,就可以到達水電站,這兩條路都可以直達四川.而且正好避開了我們在包圍圈.'’

'’他能渡過金沙江嗎?'’

'’你豬腦子啊,他身上那麼多錢還會怕沒船?來人速度給寶山鄉派出所打電話,立刻布置崗哨,開始檢查,讓他們派人去石頭城,看看有沒有陌生人去過.'’

'’是'’

成都,夜,火車站.

火車緩緩的啟動,林清躺在床鋪上不由放松了起來這次算真正的逃出升天了吧.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他遇到石頭城村長,他可能會在那里留宿一晚上,如果留宿了,那麼現在的他,應該在被押往麗江的路上,而不是現在這樣,一臉輕松的躺在床上.

麗江市

和林清一起去看房子的情侶,男的叫馮海博,女的叫伊佳佳,此時兩人在審訊室里一臉的疲倦,馮海博的身上更是有著數不清的傷痕,已經快兩天沒有睡覺的兩人此時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

'’馮海博,你到底招不招,你們來麗江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不知道你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們什麼.'’

'’你不知道?我來提醒你,兩天前你去雪山納里區做什麼?'’

'’我去租房子?'’

'’租房子嗎?是租房子還是去事先踩?你要是招的話,我就讓你睡覺,怎麼樣?'’

'’是,我是去踩.'’

'’踩干什麼?'’

'’踩干什麼?'’

'’我問你踩干什麼,不是讓你重複我的話,你是不是皮癢了?要不要我叫人給你松松皮?你現在最好給我老實!不然有你苦頭受的!'’

'’你們這是刑訊逼供,你們是違法的.'’馮海博沖著警察大聲的喊道,聲音十分的猙獰,配上到處是傷的臉,如同一只地獄的惡鬼!

'’違法?告訴你!在這里我就是法,這里我了算!你要是不,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開口!到時候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警察死死的盯著馮海博,眼神中布滿了血絲,整個人的言論充滿了狂妄和瘋狂!

馮海博沉默不語,只是死死盯著對面的警察,如果林清在這,一定會認識這個人,就是當初審問自己的孫隊長.

"出去叫兩個人過來,幫我招呼招呼這子,嘴還挺硬的,我要看看到底是我拳頭硬還是他嘴巴硬!"

拋下這句話,孫隊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審訊室.

幾分鍾後,三名渾身都是紋身的社會青年一樣的人走進了審訊室,揉著拳頭,一臉怪笑的看著馮海博.

半個時以後,三人一臉得意的離開了審訊室,而馮海博躺在審訊室里看著天花板出神,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乾淨的地方,到處都是腳印,臉頰已經胖了兩圈,臉上到處都是血跡,目光渙散的馮海博好像最終像是做了重要決定一樣,眼神中爆發出了堅定的神色,還有濃濃的不甘!

孫隊長再一次的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茶杯踱著八字步,蹲到馮海博身前,左手摸了摸他的臉道:'’怎麼樣?招不招?'’

'’我有個條件,你只要答應了,我就招.'’

'’什麼條件?看.'’心中卻被這個傻子逗樂了,和自己談條件?

'’只要我招了,放了伊佳佳.'’

'’好啊,沒問題.'’

'’好,那我招.'’

......

隔壁審訊室內,伊佳佳看著審訊的兩個女警察低著頭問道:'’只要我指證他,我就可以無罪釋放了嗎?'’

'’是的,你是證人,怎麼樣?'’

'’好.'’

"那麼我們開始吧!"

"好!"

兩時後,孫隊長一臉笑容了的離開了審訊室,嘴里哼著歌,雙手被在身後,晃晃悠悠一臉得意!

只有當他離開審訊室的一刹那間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絲愧疚,不過隨之被興奮給取代了,這麼大的案子被自己"偵破"了自己這個隊長位置總該要往上提提了吧.

審訊室內,馮海博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現在他才知道自己背個多麼大的案子,和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樣,幾千萬的賬款啊,雖然自己是個'’從犯'’但是等待自己的該不會是輕判,但是為了尹佳佳,他還是背了下來!

而公安局別的審訊室內,審訊還在繼續著.

第二天麗江報紙上刊登了新聞:在我市警察同志們的不斷努力下,孫隊長的英明神武的指揮下,麗江特大盜竊案件終于在案發48時內宣布告破,主犯四兒在逃,從犯三人全部被抓捕歸案,髒款正在追回中---等等云云

寶山鄉石頭城,村長王友德家中,略顯老舊的院子里堆放著一些木柴,幾只母雞在地上覓食,院子里一顆桑樹上幾只鳥兒在互相嘻嘻,村長的馬正在食槽里晃著尾巴,優哉游哉的吃著草料.一個年輕人領著兩個警察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讓原本和諧的場景頓時的變成了雞飛馬叫!

'’這是我們的村長王友德,兩位警察同志.村長這是鄉里的警察同志.'’

'’你好,王村長,你知不知道這兩天有沒有陌生人來到村子里.'’

老村長抬頭思考了下:'’陌生人?昨天來了幾個人,大概五六人,正住在老劉家客棧呢?'’

'’哦,那你知道他們從哪里來嗎?'’

'’知道啊,那幫娃娃從太子關那里翻過來的,那天我可是看著他們走那大山下來的.'’

'’除了他們?沒有別的人來過嗎?'’

'’我們這里交通不方便,村里來了外人,早上到,沒到中午,全村就都知道了,嗯,我想想啊,昨天早上還有個警察來我們村呢,是要去渡口,在下面坐船走了.'’

兩警察聽是個警察過來,也沒往心里去,也許是市局里下來的人,呆會回鄉里核實下就好了,現在先去看看那幾個外鄉人.

隨緣客棧外,兩名警察一無所獲的站在門外.

也不是一無所獲,發現了一家無證經營的客棧和未登記身份證的人.罰款三千.

"走吧,回去吧,白跑了一趟."晃悠晃悠了手里的三千塊錢,這錢就當是跑腿費了!

'’對了師傅,不是昨天有個同事過去了嗎?我們回去查查看唄,這地方沒人認識警察,穿個保安制服都能被當成警察也不定呢?'’

'’嗯,行吧,的也是,也奇怪啊,走這里去渡口,直接走我們所里那里過去不是更好嗎,還要多跑兩時.'’

兩人回去後,幫情況往上級彙報,一層一層下來,終于發現了林清逃亡的路線,麗江公安局迅速的通知四川警方,展開拉網排查,此時已經凌晨四多,林清所乘坐的火車已經出了四川境內,往上海飛馳而去.(006年來火車票不用身份證的.鐵路公安和公安又不是一個系統的.)

上篇:第八章,逃出生天,再見麗江    下篇:第十章 女神哎?蠢萌兩個女性生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