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五章 禁術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五章 禁術

伴隨丁古固的話語落畢,這賢睿突的抬起了頭,朝空中的習田露出了一個微笑,其胸前的五指之中聚攏的那團灰色得如同漿糊一般的氣息.

這氣息中,仿若有千萬雙眼惡毒的眼珠子正盯著窺視著它的人,讓人極度不安,心神不甯,給人一種毛乎悚然之感,而賢睿卻是一只手握著這團氣息,一只手雙指朝天,做了個決.

當下,其手中那灰如實質的氣息發出一股尖銳的嗚咽,這嗚咽之聲,似掙紮,似不甘,聞著傷心,聽者落淚.

賢睿雙手合抱,十指之間一顆如圓球形狀的綠色光圈旋轉成型,繼而便層層包裹著這團灰如實質的氣息.

那氣息受得包裹,此時竟然斷斷燃燒了起來,發出了森冷的幽綠鬼火!

這,竟然是"魂祭之術"!

"魂祭之術"非同猩,"魂祭之術"與"壽祭之術"相當,屬于禁術,更是一種秘法,決不是一般人能使用的,所有這些魔族的禁忌之術的施用方式都殊途同歸,萬變不離其宗,都是有兩種施用之法,一種既是祭祀"他人",另一種便是祭祀"自己".

祭祀"自己",便是那妖族青年的"壽祭之術"一般,以自己的壽元輔以秘法,祭祀冥冥中的亡魂,從來達到禦敵的目的;而祭祀"他人",便是以他人的血或者魂等來祭祀,這種祭祀雖然難以控制,用得不當還會遭到反噬,因為他人會反抗,這便成了一種強行的祭祀行為,可得來的力量,卻是比前者要高出百倍千倍不止.

用出了這一招禦敵,有傷天和,這賢睿,不得不說,實在是狠辣至極.

而此時賢睿定定站立,神情片刻轉換,沒有了那種匆忙之色,更沒有了先前那種擔憂的神情.不擔心反噬了,這便是那神秘禁止之術准備完畢了,只等給出致命一擊了.

賢睿的這些動作,皆是在瞬息之間完成,而那兩條食魂犬也是迅捷異常,飛快轉身,回來偷襲.

當習田距離這地面不過五十丈之時,那兩條犬卻是驟然分開!

這兩條犬重疊飛起,背上的那一條食魂犬竟然是一蹬腳,以身下那條犬作為跳板,借得身下食魂犬的下墜的力量,突然拔高身形,直接就是對著習田沖去!

借力打力,妙!

若然是人,這一招用出便是很妙了,可這妖獸竟然也會,這便實在是妙了!

這兩天犬配合得極為默契,一條犬本是只能跳躍與空中二三十丈,一般走獸決計做不到.雖說這食魂犬是妖獸,可這也已然是妖獸的極限了,可是這一配合,上面的那一條食魂犬身形驟然拔高四十丈都不止!

不得不說,這食魂犬雖然本性惡毒,可天賦異稟,這智慧也是異于一般走獸,實力智慧皆是不容小覷.

丁古固見得如此,因為距離實在遙遠,這習田是稍稍偏斜的朝這賢睿電射而去,這下也追趕不上,卻是不能援手,神色凝重的望著.

當這第二條食魂犬下落的時候,這賢睿,卻也是把手中的那團圓球推送上了天,綠色圓球層層包裹著,遠遠望去,似一道遠遠升起的煙火,殘忍奪目!

賢睿的魂祭之術,便是要以魂燒魂,要以從冥冥之中得來莫名的力量,來作為這燃燒的火力之源.

以魂魄做為原料,以冥冥之中得來的莫名力量作為驅使,這團灰色的光圈中的靈魂,若是不燒完,這火便不會滅,一旦被纏繞,將會是不滅不休的下場!

這魂祭之術產生的火焰,若是沾染了半星習田的身體,只怕便是要把他歸為這團魂魄之中,一同燃燒掉!

習田仍是那副倒掛金鉤的摸樣,保持著這一掌,掌勢未變,而食魂犬,已然將要接近習田的身形,而食魂犬之下,那一道綠芒卻是將要奔至,若是這側面的食魂犬偷襲未成,受傷而敗,這習田就會被這綠芒給生生吞食掉!

說時遲那時快,習田手中的"般若力珠"驟然發光,形成一個半圓的倒掛金色的光圈,把習田層層包裹.此時,旁人眼中,習田的那團金光,真就如同一個倒掛的金鍾一般,威風凜凜,璀璨奪目!

般若珠!

見得習田這般摸樣,賢睿瞳孔放大,大吃一驚.

賢睿剛發出一招,手中不知何時一團綠芒上下浮動著,其手中卻留有一半"魂祭之術"生成的鬼火沒有發出,竟然是留有後備之招.

"罷了!"

賢睿重重哼了一聲,繼而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單手做引,急速默念著莫名晦澀的文字,這冥冥之中仿佛又一道力量加持,牽引.

朝著習田而去的那道綠芒受得這股力量的驅使,當下爆裂開來.這綠芒形成的圓球爆裂,球中燃燒的鬼火向四周流竄,飄忽流離.

這情景,真就如同一顆冉冉升起的煙火驟然綻放,豔麗奪目,極為具有觀賞性,若是九生派縹緲峰的那群女弟子在場,不知道情況,指不定要大聲呼喊出來.

場中的情況,早有人注意,此時遠遠觀望的百姓卻是見到這一方,一道如金光掉落,一道綠芒升起,竟然是呼喊了出來.

不過,少了那團綠色光球,這些百姓的呼喊之聲,卻是被風中嗚咽不止,繼而大作的鬼哭狼嚎之聲給淹沒.

瞬間,竟然又是恢複了地獄一般的情景,只有慘淡的聲音,卻是沒有那恐怖駭人的情景,但這也是讓旁觀的人下了一大跳.

青柳這時已然趕到.青柳到來,顯然,多多已經安然無恙了,這海閣弟子見得這些人有青柳護著,又見孫妙玉被丁古固護著,當下也是放寬了心,青柳又與其言語了幾句什麼,這弟子當下變色,竟是立刻就化作一道流光遁走了,看也不看丁古固.

此時,青柳身旁,那庭院之中救醒的一名婦女,聽得這鬼哭狼嚎的聲音,抓著那員外的衣袖,直嚇得跺腳不已,而其旁邊的一名丫鬟直接被嚇暈了過去.

這被"魂祭之術"燃燒起來的鬼火四散開來,覆蓋的面積極為龐大,可謂是避無可避.

一個人雖然死了,化作風中青煙,游鴻中的野鬼,可這魂魄被人這般湧來施展禁法,不得不說,十足的是一種悲哀了,叫常人所不能忍受.

習田見得此狀已然是怒不可謁,修真之人靈敏異常,這些都是瞬息之間完成,連這習田身形下墜速度都趕不上的動作,可見,這賢睿動作有多快,這食魂犬的速度有多迅捷了.

鬼火散開,在空中離地面二十丈的時候,就飄蕩開來,如撒開的一張網一般,讓下墜的人無處可避;食魂犬張開了猙獰的大口,只要生生扯出習田的魂魄,然後吞沒.

賢睿一手綠芒藏于身後,徑直站立,卻是眯眼望著空中.

縱然是"般若力珠"金光環繞,習田卻也是不敢妄自托大.

只見,習田驟然轉了掌峰,伴隨金光,單掌竟然拍向那食魂犬!

砰——

一聲悶響,這食魂犬那血盆大口中的長長獠牙,被拍得七零八落,直被拍暈,朝下方斜斜急墜而去.

習田借得這一道招的反力,身形在空中一滯,堪堪停留在離空中二十余丈高,那群點點燃燒著森冷鬼火的"煙火"前兩丈之處,禦起了那紅葫蘆,漸漸飛向空中,卻是沒有降落.

再看那一條在地上的食魂犬,見得空中的那條犬受了一擊,仿佛血脈相連一般,縱身一躍,竟然是學做常人一般,堪堪沖到空中抱住了那條受傷的食魂犬.

這一條食魂犬被救,被拿地上的一條食魂犬一沖擊,下墜的方向稍稍偏離,速度卻是沒有減緩絲毫,這方向偏離,卻是直朝青柳而去.

青柳本是禦劍光圈,防護著這庭院中的一干人等.事前的那兩條食魂犬卻是沒有招惹他,只是對著空中的丁古固不斷狂吠.

此時,青柳見得這兩條合抱的食魂犬朝自己直飛來,當下身形都沒有變換絲毫,只取出了那柄柳葉刀"冷鋒",撤掉了法劍的防禦光圈,把那"冷鋒"斜斜樹立,對准那兩條飛來的兩條食魂犬的身體中間腹部位置.

嘩啦——

兩條食魂犬變作了四斷,雖然是被攔腰斬斷,那一條去接的食魂犬,竟然還在地上不斷抽搐……

兩只妖獸的血濺到了這庭落一干人等,除了那名員外,這些人竟然皆數昏迷了過去.

這員外顫顫巍巍,一臉鮮血,目瞪口呆,兩只腿脖子不住的打栗,胯下更是發出一股惡臭,竟然是嚇得流出了尿.

當下,看得青柳眉頭緊皺.

這一只犬為了救那一只空中的犬,也是見證了野獸的情意所在,不想,弄巧成拙,遭了飛來橫禍,卻是害了那一條犬,自己也是搭上了性命,最後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

野獸也是生靈,也具有情意,特別是這天生地養的妖獸,與那些具有靈性的仙鶴之類的生靈,開了靈智,更是具有常人的智慧.

這不得不說,確實懂些感情,有的野獸,比爾虞我詐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更為真摯.

丁古固對此頗為感慨,可此時身份立場不同,卻來不得半絲同情.

丁古固感慨還在一邊,不過,卻是知道青柳這下麻煩卻大了,因為這仰望著自己的兩條食魂犬,聞道了空中的血腥味,當下轉過頭來,望著青柳,呲牙咧嘴了起來!

青柳若是一個人還不打緊,可此時這身旁卻是有這些無辜之人,若是自己走開,萬一這些人遇到不測,那不但師門會得到重罰,這往後在得其他人面前也會背負一個貪生怕死的偽君子的罪名,以後恐怕也是難以做人了.

這一思慮,自己恐怕還當真難以脫身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四章 食魂獸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六章 解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