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三章 六欲魔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三章 六欲魔

"我既非魔族中人,當是不願見到生靈塗炭,可我虧欠良多……"湯珍道人說罷,望著遠方的星辰,仿佛陷入了回憶之中……

丁古固與習田聽得一頭霧水.

不過,丁古固見者湯珍道人如此摸樣,那眼中盡是猶豫之色,當是知道這湯珍道人在做一個決定,這一個決定似乎非同尋常,甚至關乎天下生靈的安危一般.

丁古固不禁有些凝重,當下提醒道:"是非對錯,希望前輩謹慎權衡……"

湯珍身形一震,望向這年少摸樣的丁古固,眼中閃爍著驚訝,凝望半響,終道:"不愧少年身,一語點醒夢中人!……唉,是我太過執著了."

湯珍道人舒緩了一口氣,雖說那五指仍是曆曆在目,可湯珍道人此時仿佛沒有事情了一般,盤膝坐立,把玉簡又握在了手中,凝望著那一塊在其手中不斷上下沉浮的白色玉簡,道:"這一塊玉簡,傳聞能複生極南'朱雀’神獸……"

複生!

朱雀!

聽得這湯珍說罷,習田滿臉震驚,丁古固臉上出現一絲明悟,顯然此時也是隱隱有些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早先,丁古固聽聞這四大聖獸的事情,卻是不知道四大聖獸到底意味著什麼,不過,聽那天青海閣的云瑜所言,當是明白這四大聖獸不同一般,甚至這里面有一場驚天的陰謀!

習田當下上前一步,道:"如何複生?"

湯珍道人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麼多年來,這玉簡一直伴隨著我身邊,從未離棄,我到底是沒有猜透這玉簡的秘密.我有一件事情求你."

"你說."習田點了點頭.

"這塊玉簡,決計不能落入邪妄之輩的手中,我也想解開謎團.就算身死,若能解開,我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這,也算是了卻了我一樁心願了."湯珍道人頓了頓,繼而道:"聽聞,這虛妄寺傳人明日便要現身了,我想讓你把這一塊玉簡交由他,再由他交由號稱天下第一智者的'聽先神僧’,或許只有這般,這個謎底才能解開."

湯珍道人說罷,身形猛的一顫,臉又蒼白了幾分.

這下便是命門受制,這人體的潛能已然耗得差不多了,似一株臨秋的灌木,即將枯敗.

為經曆生死之別,卻幾見生死之狀,丁古固當下頗有感觸,或許每一個人在這樣的情景之下,心地深處都不免有些傷感.

正在這時,一聲陰冷的語調哼了一聲.

幾人抬頭望去,卻見那紅衣之人竟又半路折反而回,站立在屋簷之上,身上綠色靈力浮動著,似水中的的氣泡一般.

"傳聞,極西之地有虛妄寺一座,地理位置還處于那古泉寺極西,卻是神秘異常."

紅衣之人語調嬌脆.一語說罷,更是摘下了面紗,借著月光,丁古固卻見那是一個普通的男子.

男子平常的國字臉.

這臉普通至極,普通得放入大街上人群中,常人見第二眼的時候都不一定能記起.不過,此時讓人驚訝的是,這名男子的臉部竟然可以變化!

這說話之間,便幻化了數十種面容,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幻相決!

早在天青海閣,孫妙玉家中,那靈俊慘死的時候,就曾聽孫介講起,這世間有一門奇術,練到極致,甚至都能模仿他人靈魂氣息,見到這人變化臉面易如反掌,丁古固當下警惕.這人,或許與靈俊的死有關,就算沒有關系,或許,他能知道凶手是誰……

不過,丁古固卻是沒有妄動.

"你!竟然是你……"

湯珍道人手指前點,見得此人如此肆無忌憚的變換臉面,明白了這人的身份,本是震驚的神情,繼而神情變作面如死灰一般的沉寂.

"本以為是個狠角色,連我這一掌都化不了,解不開,那便真是個廢物了.我再藏著,豈不是不好意思了?"

紅衣男子聲音低沉,臉面最終又變作了國子臉,此時卻是通紅之色.

又是一個妖族……

這人故意走開,是請君入甕麼?

丁古固與習田提神戒備,這紅衣男子卻是沒有下來.

湯珍道人當下怒道:"這麼多年來,主上都沒有收回我的玉簡,沒有對我絲毫不敬,你竟然敢私自決定,來搶奪這'七味仙決’玉簡.難道,你有主上那般能耐?"

湯珍的這一問,帶有些許威嚴,試圖挽回一些局勢,可終究是底氣不足,旁人一聽便明白這紅衣男子不會聽從與他.

紅衣男子聽得"主上"二字,當下臉上閃過一絲恭敬,雙手朝身側一拱,道:"這三番五次詢問你,問那玉簡的下落,你卻是拒不回答,說是不知道下落.我今日若不變做這番尊上的摸樣,化作尊上的聲音,你會說出來?你竟然私藏,你自己這不是欺上瞞下是什麼?這已經是大大的不敬了,還說我?主上,畢竟年幼,魔功未成,做不到這般冷血無情,這詢問了你多次,沒有對你痛下殺手,你卻儼然不知感恩,卻是活膩了.

紅衣男子緩步走過,淡淡說道:"不過,你交出來,也罷,還算大功一件.我也沒想真殺你,最多不過想引這兩人出來罷了,本想等解決了這兩人,再幫你施救,你卻又自閉了命門.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報應不爽?這樣一來,只有主上出手,要不然,你恐怕是沒有救了."紅衣男子說罷,語氣頓了頓,道:"不過,我看你這般忘恩負義,又存心欺騙,主上是決計不會救你的了."

"我,我……"

湯珍道人當下支支吾吾,眼光飄忽流離,竟是被說得羞愧不已.

這紅衣男子這下手極重,這湯珍道人當是難以施救,不過,紅衣男子的這番言辭卻是極為犀利的.不僅僅道明了自己的仁義,還是抓住了湯珍道人的弱點.

見得這般,習田卻是眉頭緊皺,道:"這五髒六腑皆是被你一掌打碎,還能存活?"

"哈哈哈哈!"

紅衣男子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笑聲收斂,接著道:"你個老禿驢,你若然仁義,慈悲之心要救他,剛剛為何不出手?我看……恐怕你有私心吧?有些意圖吧?"

習田望著這個身上散發著濃濃妖氣的紅衣人,眼中閃過一絲戾色,漸漸握緊了拳頭,卻是沒有接話.

"主上功法未成,卻是不會輕易出手,恐怕是受了七情妖眾的建議,要布那法陣淬煉功法吧?"湯珍道人說罷,這紅衣男子點了點頭,示意所料不差.

湯珍見得如此,更是絕了希望,只道:"六使之中,生,知,達,現,適,情.不知道,你是六使之幾?"

"現."

紅衣男子仍舊是走來,卻是沒有快一分,也沒有慢一毫,似風輕云淡,似無關緊要一般,對著湯珍道,似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連這在其身側的丁古固與習田似乎也不當回事了.

丁古固于是感到了一股無形的壓迫,那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壓迫,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氣場,給丁古固的感覺似乎像是云瑜先前給的壓迫一般,恐怕這人的修為,還要在"通之境界"以上.

湯珍道人見得這人走來,深深閉上了眼,只顧道:"這麼多年,我對主上,終究是沒有絲毫恩情可言.我所作的是在還帳罷了.欠了很多,這一刻,想起第十三使,本以為還清了的想法,卻是一個笑話了.這玉簡,恐怕不能給你了,如果這一塊玉簡真的有所作用,恐怕我死後欠得就比生前多得多了."

這名名號"現"的六欲魔眾之一的男子,本是風輕云淡的臉上,聽完湯珍道人的這一句,齊眉倒樹,瞪目欲裂,竟是無盡猙獰之色,大喊道:"你這愚昧的老匹夫!你這是在找死!"

說罷,紅衣男子跨步上前,這一步卻是走了不下數十步,一步跨到湯珍道人面前,單手做掐狀,氣得直要生生擰斷湯珍道人的喉嚨.

紅衣男子跨步之前,便揚起了一只寬大的紅衣袖口,那袖口之中瞬間便相繼串出了兩道紅芒,似兩道流光,分別奔向丁古固與習田.

這紅衣男子跨步之時,湯珍老道臉上竟是決絕之色.

"快退開些,我來擋住他!"

湯珍道人瘋狂喊出這一句,先是以迅雷不已掩耳之勢把手中那一片那晶瑩的"七味仙決玉簡"推自丁古固方向,見得紅衣男子踏步而來,自己不退反進,朝那號稱"現"的六欲魔之一瘋狂撲去.

湯珍道人的這一撲,竟然是要逆轉血脈眾的靈力,自爆血肉,與這"現魔"玉石俱焚!

修道之人自爆血肉非同猩!

與敵對持之時,近距離之間,若然突然自爆,能殺死比自己高出一個境界的敵人,若然合抱,這麼近的具體,殺傷比自己高出兩個境界的人,也說不止.

丁古固見得湯珍道人要自爆禦敵,有些遺憾.

旁人驚訝湯珍老人有這樣的勇氣,也滿是敬佩.

事已成定局,丁古固幾多遺憾還沒發出之余,又是有些憂慮了,雖說自己有那白虎神獸的靈力,那些傷勢也是一下便好,可自己懷中此時還有孫妙玉,孫妙玉沒有這般奇特的能力,這就不得不擔心了.

習田一個側身,便拉著丁古固身形閃爍,跳躍出了幾個院落之外.

兩人遠遠觀望著那一方庭院之中的情況,庭院陷入了片刻沉靜.

兩人跳開,那兩道紅色流光卻是隨著兩人移動的位置,跟著跳躍了過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二章 迷局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四章 食魂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