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一章 假冒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一章 假冒

啪——

一聲金屬斷裂的響聲,響徹了寂靜的大廳,眾人目瞪口呆.

這一聲顯得有些突兀,本是抱著看戲的人,看到這法劍斷裂此時也是有些拘謹了.

要知道,平常修真之手的的法劍都是經過無數道工藝淬煉而成,這法劍本身又刻畫成了陣法,一個幾百來斤的人站立其上,都不會使其變彎,與敵對招的時候,一擊之間只怕不下千斤之重,更何況,這紅衣之人兩指夾劍就把這一劍給生生這段,這得需要多大的力道?

不得不說,這實力強大,而且強大得叫人懼怕!

多多靈力沒有完全恢複,見得這人這般強勢,當下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此時,跪立在紅衣長袍之人身下的掌櫃,也是顯得顫顫巍巍,顯然也是怕極了.

丁古固暗叫了一聲不妙,此時突然又想起了靈俊之前所講,不要放棄多多之言,當下正欲上前,卻已然是為時晚矣.

只見紅衣長袍之人轉身便走,這多多與剩下的一名天青海閣弟子卻是僵立當場,沒有了動彈.

多多站立原地,保持姿勢未變分毫,如同化石一般,而這海閣弟子身上一層紫色薄膜一般的靈力層,極有規律,仿佛在跳躍一般.這便是在沖擊這莫名的禁制了.

這紅衣長袍之人或是不想掃了這大伙的雅興,也或是看重這一場宴席,終究是沒有對多多與其同行的弟子痛下殺手.

見得如此,丁古固當是明白這兩人已然無礙.

掌櫃余光瞟過,見得紅衣長袍之人淡淡走過繼而消失在拐角之處,才緩緩起身站立,望著拐角之處,又不自覺的摸了一把臉上的冷汗,淡淡呼出一口氣.

環顧四周,待目光落到受制的兩人,掌櫃眼中極為隱蔽的閃過了一絲猙獰之色,朝站立遠處的兩個伙計點了點頭,見得伙計上前,掌櫃換上了一臉笑容,對著賓客道:"諸位,不好意思,剛剛出了一點小事,可能影響了大家的雅興.不過,山海府絕對不是讓諸位覺得不愉快的地方.大家都知道,我們山海府有兩酒,最是美味,堪稱天下雙絕.第一種,便是"百年山",經百年蘊量方可成酒,市面上買不到,得道我們山海府提前預定,很是難得."

眾人聽到這里,已然有些騷動,不過掌櫃確實沒有停止下來,反而撥高樂聲調,繼續道:"諸位諸位!雖說百年山難得一見,不過,我們今天卻不是要拿出來給大家品嘗的."

聽到這里,眾賓客對這掌櫃有些無語,各種鄙夷之聲傳來.掌櫃見得情緒調足,斬釘截鐵道:"'千年海’是酒中王者,有著天下第一美酒的美譽,就算我們山海府自己生產,目前也只有十壇庫存.今日,我們便要拿出'千年海’招待諸位,希望諸位盡興!"

掌櫃說罷,轉過身去,臉部肌肉顫了顫,一臉愁慘.很顯然,這件事情不是其自願的,而是有人傳聲授意的.

嘩——

眾人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丁古固望了一眼多多,對青柳拱手道:"這邊,便麻煩青柳兄弟了."

丁古固見青柳點了點頭,丁古固禁不住又瞟了一眼澹台雪影的方向,此時那澹台雪影竟然也是望著自己!恍惚失神,竟然想起孫妙玉的事情.

丁古固當下不做遲疑,躍出窗戶外,祭出法劍貼著鞋履之下,化作一道流光,往孫妙玉消失的方向趕去.

新月初上,空中螢火光芒很是容易辨認,孫妙玉的這一道流光是承一道直線而去的,似一道飛趕的流星,很是顯眼,極其容易辨認.

丁古固一路追趕,兩道紫色流光此時已然是將要出城,不過卻是在快要出城之時,相繼降落了下去,這下面卻是指一個普通的小小庭院,普通官宦之家的摸樣,孫妙玉這般輕易的降落,當是怪異至極.

孫妙玉的這道身形降落下去,是緩慢的,而這後面隨從的弟子身形卻是急速降落!

遇到了襲擊!

丁古固當下一個心提到了嗓子眼,只恨身下的這把劍速度太過緩慢,若是傾城劍這瞬息便要到達,當下對于寶物有一種無與倫比的渴求,心中一股無可奈何,只得放肆催動靈力趕去.

院落就在眼前,此時卻突然出現人影擋在了丁古固面前,繼而抓住了丁古固的手,丁古固沒有反應過來便被這人抓住了手,當下一驚,細下打量.便見此人腦門子光禿發光,一身黃色袈裟,胸前的佛珠之上掛著一個紅葫蘆,這人不是昔日匆匆一別的苦玄門習田,又是誰?

習田此時一臉正氣,坦蕩浩然,仿若智珠在握,仿若看透世間紅塵,眼中清澈得不染一絲塵雜,抓著丁古固降落于房頂之上,繼而如燕子般幾個跳躍,帶起丁古固降落在一個院落的房頂之上,這些動作不過在幾息之間便完成了.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習田帶著丁古固降落的這一道庭院,與孫妙玉降落的庭院相鄰,習田做了壓手的動作,示意丁古固不要說話,只待觀察.

此時,庭院圍牆之內幾株大樹林立,孫妙玉與那追去的天青海閣弟子已然沒有蹤影,庭院之上,卻是佇立著兩人.

一人一身長衣紅袍,頭戴通紅色面紗,一人卻是一個老者摸樣,仙風道骨的摸樣,發簪高束,胸口處有一個大大的"食"字,顯然是山海府中人.

這紅衣長袍之人,竟然與丁古固在大廳之內見到的那一個人的裝扮一模一樣.

按理說,從孫妙玉出了山海府算起,已經飛行了一段時間,這個紅衣長袍的人先前還在大廳之內擋住了"山海府"掌櫃的那一劍,救下了那掌櫃一命,在拐彎處消失.這時候,竟然先孫妙玉一步出現在這里,匪夷所思,詭異至極!

當下,便讓丁古固陷入了震驚.

"來了?"

帶著面紗的紅袍人轉過身形,發出一聲如黃鶯一般悅耳的聲音.

竟是一名女子.

聽罷,老者身形一顫,本是從容的臉上立刻變作了難色,飽經風霜的臉部抽搐了幾下,仰頭閉眼,眼角處已然隱隱有些濕潤,那脖頸更如灌注了鉛水,費力的點了點頭,仿佛異常沉重.

"……那,你帶來了麼?"

帶著面紗的人緩步走過,邊走邊道.

老者單掌凝靈,手中青光浮現,漸漸出現一個玉簡,在其手中上下沉浮不休.

這一塊玉簡極薄,約兩指寬,呈長方形,玉質通白無瑕,散發著柔和的白色光芒,給人一種聖潔之感.

一件至寶!

此時,老者眼中卻是沒有看這一塊玉簡,只定定看著紅衣長袍之人,有些傷感的道:"這麼多年來,你真的……真的只是為了這個麼?"

"我不是早說了麼."紅袍女子語氣之中仿佛有些不耐煩了.

聽罷,老者身形又是一顫,那眼中已然是布滿了深深的絕望與悲傷.

紅衣長袍之人卻是沒有止住前進的身形,繼續朝老者那一方站立的瓦片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三百年前,若然不是你逃脫戰場,這流云護山大陣,必定能在十三人的合擊道術之下變作土灰,我們怎麼會敗得這麼簡單?這千萬同族的毀滅,這麼多冤魂都不得安息,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者此時仿佛聽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話一般,放肆的大笑了起來.

紅袍之人單指指著老者面門,順勢便去拿老者手中的玉簡,老者當下卻是握拳,把玉簡收到了身後,讓這紅袍之人抓了個空.

老者良久笑罷,卻是換了一個語調,似祈求一般,道:"把那兩個人放了吧,無辜之人,就不要牽連進來了."

聽得這話,老者似乎發現了習田與丁古固二人的藏身之所,丁古固當下疑惑.

習田卻對著丁古固搖了搖頭,示意不是.

丁古固略微一想,點了點頭.明白孫妙玉月那海閣弟子定是被這紅袍所擄了,被這老者發現.

"你在威脅我?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紅袍人說罷,老者卻是不答話,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那般靜靜的站立著,似一株不倒蒼松.

紅袍人見得此狀,終是歎了一口氣,道:"好吧."

見得紅袍妥協,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道:"不過是一塊'七味仙決’玉簡,我研究了這麼多年,發現它只能做出千變萬化的菜肴,真的沒有其他功用,對複生……"

"嗯?"

紅袍女子聽得老者將要道出幾多秘密,當下發出一道詢問,似責備,似提醒,有無盡威嚴在其中,散發了出來.

"……那個,你從來不妥協于人的……"

老者面露疑色,待打量道這人走路的姿勢,面色大駭,驚道:"你不是她!"

砰——

一聲悶響,老者中了紅袍之人暗手,當下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劃過一條弧線,朝丁古固與習田藏身的庭落飛來.

那老者撞到一個庭落的樹,掉落在庭院之中.

正當丁古固疑惑,正欲出手救人的時候,卻發現空中一片紅色殘影閃爍,那人已然走至老者身前,快速至極.

紅袍之人翻了老者衣物半響,卻是沒有發現玉簡,朝遠方"山海府"的天空望了一眼,發現了什麼,站立原地咦了一聲,急忙縱身而去,身形跳躍,消失在夜色之中.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章 大宴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二章 迷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