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章 大宴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章 大宴

賢明的人治國與治家是一樣的,都是力求以德服人,過分的殘暴與權力的威壓,只會讓人心生不滿,不得民心者往往社稷不能長治久安.

見得這些連弩上都淬著毒,丁古固當下有些無奈,青柳卻是眉頭緊皺了起來.

像丁古固與青柳這樣的俠義人士,初見飛云連弩淬毒,兩邊布滿人手這樣的布置,難免會出現這種表情,伙計也是見多識廣,社會上摸打滾爬了許多年,像丁古固與青柳這樣的人已然司空見慣,當下也不放在心上,只顧介紹道:"這十里長街其實沒有十里之長,只有不足兩里.不過,兩里也是很長了.足夠應付這些八方而來的食客了."

"山海府呢?怎麼沒見著?"丁古固道.

伙計見得丁古固不糾結這飛弩防備的事情,當下凝色變作了微笑,道:"道爺,您該是能猜到啊,就在這十里香的盡頭之處了."

"該是不能禦劍飛行而去吧?"青柳問道.

"尋常修真者倒是不能,三大門派的卻是可以的."

這伙計一說完,便被青柳抓山了飛劍,青柳對著丁古固點了點頭,禦劍朝十里香深處飛去.

腳下過往的敞篷食攤,堆滿了各種金燦燦的烤肉,色澤飽滿,食物散發的香氣更是婉轉飄上了天,只竄丁古固的腹中.

若不是想起晚上的大宴,丁古固此時恐怕要停劍飛行,下去飽食一頓了.

這"十里香"兩里路途並不遙遠,丁古固禦劍飛行了一會兒,遠處一座高樓已然入目可見了.

奢華!

這邊是這座樓閣給人的第一印象.

閣樓六層,四面環水,後有一座大山,前方架有一座橋梁.

樓閣前的橋梁右側還有有一座倒鯉塑像,鯉魚嘴噴一道清泉,那清泉之中依稀有"山海府"三個字發著金光,隱隱浮動著,顯然是一個莫名的陣法,不過湧來做招牌也是玄妙異常.

這一座朱紅木橋橫立在"十里香"與"山海府"之間,大氣而不失雅致.

再看那樓,確切的來說,這已經不是一座樓閣,而是一件藝術品,樓閣第一層是海藍磚石層疊鋪就,成一個海洋波浪的形狀,在此之上,更是有其他的各種海中的應該有的對那個系,有海中的長形帶魚,有珊瑚礁等等;還有陸地上的眾多景物,有飛鳥,有叢林,最奇妙的是那閣樓的瓦片,瓦片竟然皆是魚鱗摸樣.

這些景物,先是海,再是陸地,最終看瓦片的時候竟然又回到了海中,奇妙至極,也不知道是哪一個能工巧匠設計完成的.

青柳已然站立等待,舊物今見,認識感慨不已.而丁古固望著這些,臉上的神情卻是沒有什麼變化,因為風火流煙島上山頂之上與此處相當.

丁古固與青柳站立這朱木長橋前,望著那一方樓閣之上的景物,在六樓窗戶中竟然出現了一個身著紅色長服的身影,後面跟著一匹馬,並無缰繩牽著,這一匹馬卻是丁古固與青柳方才在大街之上,所見到的那匹無痕馬.

丁古固當下側頭對著伙計問道:"這一個紅色長服,帶著面紗的人,是誰?"

伙計見得丁古固詢問,當下神情緊張了起來,又是一番唯唯諾諾,見丁古固連續悄悄遞過了三塊靈石,卻仍是一臉苦相,不敢回答,直接便是把靈石推還給了丁古固.

見得如此,丁古固也是沒有辦法,只得作罷,滿懷著好奇心步入了富麗堂皇的"山海府".

由得伙計的引見,丁古個與青柳兩人坐立在六樓一個靠窗的位置,這山海府六樓大廳卻是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與尋常酒家一般,皆是五步見一桌的格局,不過每一桌都有一個稍微矮小的屏風應對著,這大殿之內如果細下數來,恐怕不下百來桌.

"兩位九生派的道爺,等會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海涵."伙計說罷,一溜煙的逃走了,想必還在為丁古固打探這紅色長服的人的事情有些心有余悸.

一道道菜已然上得了台桌,一桌人卻是只有兩人吃,總歸是沒有帶上孫妙玉,丁古固此時望向窗外有些無奈,窗外已然暮色正濃,丁古固夾著一口菜,吃了一口,卻是沒有什麼特別.

青柳見狀,道:"這湯珍道人只做一道菜,這些只不過是這里面普通廚子做的."

青柳話該說完,一位身穿儒服,掌櫃摸樣的人站立一張桌面之上,雙手作八,大聲道:"各位,請靜一靜!"

掌櫃說罷,雙手壓了壓,見得大殿之中的嘈雜議論之聲漸漸淡了下來,繼而道:"十年一次,眾望所歸,湯珍道人回來了!"

掌櫃一語說罷,自己帶頭鼓起了掌,大廳之中想起了一片掌聲.

掌櫃面露喜色,很是滿意這種情況,又是雙手壓了壓,繼而道:"我話不多說,免得大家心生煩悶之情,失了興致,上壓軸大菜."

隨著掌櫃的聲音,這大廳後堂伙計一個個手中端上了一盤被銀質用具蓋著的菜肴.

青柳打開菜肴,丁古固卻是沒有下筷.

因為,處在掌櫃角落的一張桌面上,坐著圖悲雪閣三人,那澹台雪影此時撩起了白色面紗,露出了那一張無可挑剔的絕美容顏,這下,不單單是丁古固,其他一些注意的人也是掉落了下巴.

這一次,澹台雪影女兒身泄露,卻是沒有上那黃色的油彩,如此一來,相貌盡數得到了表現,當是清麗脫俗,美豔的不可方物.

青柳望著丁古固卻是輕輕推了一把丁古固的身形,頭朝前點了點,示意丁古固望後面.

待丁古固轉過身來,一顆心卻掉落了谷底.

那是怎麼樣的一顆眼睛,閃閃的大眼睛中,此時閃爍著淚花,已然是悲痛欲絕,一張粉臉,忽的笑了起來,如競相綻放的花朵,不是妙玉又是誰?

伴隨孫妙玉的轉身,一條長長的銀色絲線字臉上滑落,滴打在天青色道袍上,滾落掉地……

什麼時候,約定的,菩提子定三世情緣?

什麼時候,約定的,奈何橋九鎖待君顧?

世人,不過是塵世中的一縷青煙,遲早要隨風消散,這些情情愛愛,不過是一個夢幻,一個泡影,吹之既散.

吱——

窗開風湧而進,帶著些許雨滴敲打起了離人人的心.

這一道流光朝著窗外飛去,在丁古固這里,卻不是流光而更像是一把尖刀,尖銳得劃過了這一刻心,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丁古固剛欲起身追去,面額前卻迎來了一道拳影,當下伸手抓住,便見眼前之人竟是多多,這手中沒有靈力,顯然多多是沒有恢複.

此時的多多與往常的那個多多判若兩人,只見那一身紫袍中的的人眼中帶著無盡的猙獰,仿佛眼中有萬千利刃一般,丁古固見得其竟然散發著這麼強大的殺意,心中也是一驚,當下道:"多多,你怎麼變成這番摸樣?"

"哼!"多多見得一個紫袍弟子去追孫妙玉,當下收回拳頭,單指指著丁古固道:"你最好祈禱我玉姐姐沒事,若是有事,我便叫你們這對狗男女先給我玉姐姐陪葬!"

說罷,多多眼中余光掃過圖悲雪閣三人,眾人心中一涼,澹台雪影卻是沒有變化,葛火眼中泛動著怒氣,卻是沒有動手,澹台彥志望了一眼獨自斟酌的澹台雪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見得多多大喊殺人,大殿之中的人當下各按各自的兵器,道寶,預備一個不好就要保著自己的主子,或是逃脫了,場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寂.

掌櫃見得氣氛變得尷尬,正色道:"天青海閣的這位小兄弟,今天是我們山海府的喜日子.誠邀八方來客,雖然說你們海閣卻是很有地位,不過也不是第一的門派.你若是要再次鬧事,那便不要怪我沒有警告你了.

"懶得和你啰嗦."多多說罷,轉身欲走.

這掌櫃在道上混了多年,一時間被一個小孩子拂了面子,當下面色有些難看,一手直往多多肩部探去.

掌櫃這一招卻是帶有靈力,這入世被抓,尋常人必定皮開肉裂,深入見骨.

這掌櫃也是見多多狂妄,又見其仙根不錯,料想其必定有一身修為,還有道術傍身的,這一探卻是沒有流力,對于修真之人不算得上什麼,對于一個靈力盡失的孩子卻是致命的.

不待這掌櫃手至,一道明亮亮的法劍已然架到了其脖頸之處,一道鮮血順著法劍流了下來,猩紅奪目……

兩根手指,如玉如蔥,修長美白,從這掌櫃身後探了出來,兩指之間夾著這明亮亮的法劍.

這掌櫃見得脖頸微涼,本以為腦袋搬家,面如土色,哪想到脖子還在,見得這明亮亮的法劍漸漸挪開,一個一身通紅長衣的身影自身後轉了出來,當下呼出一口氣,臉上恢複了幾絲紅潤.

掌櫃見得這通紅長袍,帶著紅色面紗的人出現,當下跪下了身子,磕了一個響頭,卻不起身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九章 十里香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十一章 假冒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