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八章 無痕馬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八章 無痕馬

這世上有兩種男子最為珍貴.

第一種男子,常常喜歡流淚,突然有一天,這個喜歡流淚的男子卻為你流了血;第二種男子,常常喜歡流血,也是突然有一天,這個喜歡流血的男子卻為你流了淚.

如若這兩者都不是,最次,也要守個本分,安穩于家.

不若,入眼便覺面目可憎.

這婦人帶著孩子,沒有罪,現在淪為乞討,處境無奈,憑空遭罪,這為那般?

其家中那位男子,絕對脫不了絲毫干系.

不論如何,婦人都處于弱勢,若是還帶著一個孩子的話,可想而知……

青柳正欲轉身行走離開,卻見丁古固跨步向前,朝那婦人走去.

青柳當下伸手拉住丁古固的臂膀,輕聲道:"你的好意,我能明白.不過,你不用去了.你想想,這些事,這些人,沒有過千之數,也有過萬.你救得了這一個,你卻救不了這千千萬萬這樣受苦的人,不是麼?"

丁古固神色未變,指著那婦人懷中熟睡的嬰兒,道:"你能視而不見?"

"我是說,那婦人家中,必定有一個敗家的男子,你這般莽撞救濟,等于是助長了其懶惰的性情."青柳說罷,放開了手,頓了頓語氣,繼而道:"日後,這懶惰的男子,專門靠他人救濟而活,若是這乞討者富足了,旁人便有樣學樣,假以時日,乞討的人變多如牛毛了,便也是不好不是?"

"不論怎麼樣,婦人終究是沒有罪的,特別是,還帶著孩子."

丁古固說罷,走了過去,伸出手,對著蹲在地上的掌櫃,道:"這個,給你."

聽得這聲喚,婦女抬頭,掌櫃轉身,面前徑直站立一個著一個男子,手握著一顆金錠.

早在天青海閣的時候,丁古固就把乾坤戒中的上品靈石變賣了一部分.

此時掌櫃的也是動容,說不出話來,一錠金子,可不算是小數目了,這店面忙活一天都難掙起這麼多.

"給我?"

掌櫃的指著自己的鼻子,有些不敢置信.

"對的,這錠金子給你,若然日後這位婦人有困難,你照常救濟,算在這錠金子里面."

丁古固的這個打算,極為正確.

旁人眼觀,便知這婦人家中的男子定然敗家.匹夫無罪,懷璧有罪,這道理旁人不是不懂.若是貿然把金子給了這婦人,讓其家中男子知曉,搶了過去,以後可能還會害了她.

不過,把這金子給這個掌櫃,就沒有半分紕漏了,也是極為正確的.

方才觀望了片刻,這掌櫃一副好心腸,好人好報也是應該,拿了金子也不會走人,仍是照常救濟了這婦人,可謂一舉兩得.

青柳此時眼中閃爍著默然贊賞的神色,顯然對丁古固這一舉動也是滿意.

掌櫃開店已久,會揣摩心意,這一會兒,一下就明白了過來,接過金子一臉喜慶.

當下知道來了貴人,忙招呼丁古固與青柳入店.丁古固與青柳來飛魚城市來"山海府"品嘗美味的,當是不會久留,謝絕好意,轉身便行,腳下生風.

"……誒!"

丁古固與青柳剛走沒有幾步,便聽到身後掌櫃的一聲高呼,還以為要繼續挽留.

丁古固正要再次謝絕好意,轉頭望去,便見那店鋪一張高高懸掛的長布招牌,此時正被一個頭戴青帽的小厮打了幾個轉,抓在了手里,另一只手中不時掂量著那錠閃閃發光的金子,賊眉鼠眼的瞟著金子,眼珠子一轉,閃閃發著貪婪的光.

丁古固當下皺起了眉頭.

這一錠金子,顯然是這小厮趁掌櫃不注意,強行從其手中搶奪過去的.

"張老三,你這人怎麼這樣!那是我的金子."

掌櫃頓了頓腳,眉頭緊蹙,臉帶著幾分嗔怒.

此時行人也是對著這張老三指指點點.

這小厮卻當是沒看見一般,見得丁古固轉身,一拱手,道:"兄台有愛,小生張化,這廂有禮了……"

行了禮,張化便指著癱在地上的婦人,道:"這是賤內,家道中落,小生不善耕種,沒有辦法,只得不斷變賣家財養活他們母子,最後,便只變成了這般.不過,現在有了兄台的這錠金子,我也知道了悔改,日後我便會買兩畝水田,好好耕種了.這樣,他們娘倆也就有救了."

張化單手拉著袖袍,擦了擦眼角,仿佛眼角有淚一般,真是聞著傷心,聽者有淚.

"客官,這張老三總是賭……"

"閉嘴!"

掌櫃的還想辯駁,聽得張化的一聲厲喝,又見其眼中閃過的狠色,知道這明槍易擋,暗箭難防的道理,當下便不敢有什麼其他的言語.

丁古固見得如此,淡淡道:"你家道中落,是該好好努力了.不過,這一錠金子,不是我給那婦人的,是給這名掌櫃的."

張化眼珠子滾動,卻是不等他說完,便順著身勢把金子收載懷中,繼而去攙扶癱在地上的婦人.

如此這般,仿佛沒有聽著丁古固的話一般.

"張老三!我說,你也該有一點臉皮啊,聽完這位客官的話,金子是給我的.你還把金子收在懷中,你真是……"

掌櫃的邊說,邊朝這名為張化的走去,意欲共同攙扶起這婦人.

哪想到,這張化以為掌櫃的要搶金子,剛扶起了婦人,又見掌櫃逼近,眼珠子轉了兩圈,繼而大喝一聲:"去你的吧!!"

張化的突然一喝,嚇了掌櫃一跳.這順勢一推,把這婦人連同孩子推入了掌櫃的懷中,這一股力道極大,不但婦人被推得措手不及,那懷中的嬰兒也被這一撞,撞醒了過來,大哭不止,婦人沒有抱得住,震得把手中的嬰兒脫手拋飛了出去.

一輛馬車,通體如火,無聲無痕,不知何時奔到,仿若鬼魅.

一道皮鞭,急如閃電,似一條紅莽,如龍入淵,纏住了在空中的嬰兒,倒飛而回,回到了轎車之中.

這一頂通紅馬車之中,嬰兒的哭聲止了下來.

丁古固與青柳望去,便見這一匹馬,踏地無聲,全身泛動著靈力,正是赫赫有名的"無痕馬"!

這馬屬于妖類,卻沒有開化心智,不能修成人身,不過,縱然是妖類,卻是對人無害,也是極其罕見,難匿蹤跡,可以說是絕種了.

這俗世之中,有人不明所以,不過修真之人大多是知情的,無痕馬不但數量稀少,而且非常有靈性,性子更是執著,極為重情.

傳聞,曾今又一個非常愛馬的修真巨頭,非常喜歡這"無痕馬",尋找拜訪,經過了多達五百年,終于找到一匹.

這個修真巨頭欣喜異常,想給那無痕馬上一個鞍.

誰知道這無痕馬卻是不願進食,最後竟然硬生生的絕食而亡了.後來這個愛馬的人最後也是後悔,還為這馬建了一個陵墓,格局堪比俗世帝王的墓穴,由此可見這無痕馬的性子與多難的了.

此時,丁古固與青柳眼前的這五痕馬不但披上了馬鞍,而且後面還掛著一頂轎子!

這,不得不讓人驚訝這轎中之人的恐怖了!

丁古固與青柳對望了一眼,皆是明白了對方所訝,直直望著那一頂紅轎子,待看情況變化.

張化本是背著丁古固與青柳的方向,朝城門居民區放肆奔跑,見得迎面而來一輛馬車之中飛出一條皮鞭,當下跑得更是賣力.

啪——

一道皮鞭斜斜抽在了這張化的臉面之上,打得這張化如同急轉的陀螺一般飛撞到牆上,倒地便如一條死狗一般,全身上下不斷抽搐著.

婦人見得這張化此狀,當下兩行眼淚滾落,不過,步履蹣跚的朝紅轎子方向走去.

這時,婦人卻是心系嬰兒為多了.

婦人走至馬車前面,低語了幾句,馬車中卻是沒有傳出什麼動靜.只見這倒地的男子全身突然停止了抽搐,站立起了身,竟眼中迷離,像是在夢游一般,緩步走至馬車前面,與這婦女並列站著.

不一會兒,這站立于馬車前面的張化眼中逐步恢複了清澈,不過卻像是似乎受到了指使一般,伸手接過了馬車中遞出了嬰兒,眼中沒有了先前搶金時候的猙獰,換做了一臉儒雅,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低聲道;"娘子,我們回家吧."

婦人詫異這男子的改變,當下見得嬰兒在手,才放心與張化一起走,不過距離卻是隔了幾丈遠了,也是對方才的事情心有余悸.

這掌櫃的見得這張化竟然便走便逗笑著婦人懷中的孩兒,當下眼中閃爍著濃濃的鄙夷神色也變了,變作了驚訝,這下更加驚異于這紅馬車中的人了.

"這樣,他已經不是他了,活在夢幻之中了,如死人一般."丁古固言罷,望向轉過了方向,面對著自己馬車的那一道帷幕,對著帷幕下的人越發的好奇了.

紅帳之人的這一手,恐怕就是在那一鞭子上了,這便是類似"洪荒鎖魂陣"一般的的道術,能迷幻他人神智與精神,以達到控制人的目的了.

不過,這紅帳下面的人手段卻更為高明.

那張化中了這一招,恐怕不過個三五十年難以解開,因為這男子眼中的神色是清澈的!

清醒的夢幻!

當你死了的時候,你突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年老,這一生不是你所願的,你自己就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夢一般.

那些錯過的花樣年華,與精彩的人生,都不是你本人經曆,而是夢中的你所經曆,非你非人.

你以往所遇到的,都是被他人經曆,這個夢至死方休,這該是如何的一件辛酸的事?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七章 山海府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九章 十里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