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五章 落敗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五章 落敗

見孫妙玉幾人滿臉疑惑,墨合淡然解釋道:"這洪荒鎖魂陣,是當初一名個不知名的陣法奇才發掘的.傳聞這陣來自荒蠻古祭壇,也不知道是上古時候的哪位大人物遺留下來的.洪荒鎖魂陣,顧名思義,便是迷幻,傷害人體精神,魂魄.你們看吧,這雪閣弟子好像已然中招了."

姜一山見狀,仿佛極力回憶著什麼,回憶半響,有些憂傷的說道:"雖是如此,可這洪荒鎖魂大陣也是有缺點的,而且還是致命的.是一招以靈力厚度對拼,以'魂鎖魂’的對抗.精神如果不及對手,那便散去法陣而已.若是這一招被強力破除,那便危險至極了……"

果不其然!

澹台雪影望著其腳下的吞吐不休的紅芒,這下不能動彈,知道是精神之類受到了壓制.當下粉臉生寒,身上氣勢大方,殺氣凜然,靈力沖天,衣決道袍更是沖天飛舞,擺動不休.

只見,澹台雪影雙指朝天,杏目成刀,一字一頓,道:"玄!冰!勁!"

話畢引決,手起劍落,冰塚劍垂直朝腳下冰面沒入進去.

這一劍,冰塚劍劍體整根沒入了冰體之中!

那一方,澹台雪影站立的湖面當下冰體急速變色,變成了通白,顯然是因為腳下冰層急速積厚了起來,透不出了光.這下,不但是冰體變色,冰封的范圍也急速擴張,那冰封的范圍更是以澹台雪影為中心,向四周急速蔓延.

當下,丁古固的那九陣合一的紅芒大陣也是不見蹤影,湖面沒有了紅芒散發,直接就是被澹台雪影一招"玄冰勁"硬生生得給直接瓦解了.

洪荒鎖魂大陣似乎聯系著丁古固的魂魄與精神,在被澹台雪影破解的這一瞬間.丁古固仿佛遭到了重錘的砸擊一般,身形顫抖了一陣,急忙退飛了數丈,飛在空中卻是停留了下來,蹲身于湖面,低頭瘋狂喘息.

這一瞬間,那封層封凍蔓延而至,似一張張牙舞爪的魔手,丁古固沒有後退疾飛,這下封凍的冰層已然趕上了丁古固,把丁古固蹲地喘息的身勢直接給冰在了湖面之上,冰成了一具冰雕!

霸道至極,恐怖如斯!

澹台雪影見得丁古固被冰,知道結局塵埃落定,提劍入鞘,隨著澹台雪影收劍,當下冰層封凍蔓延的速度減緩了下來,澹台雪影望了一眼那具冰雕,轉身便走.

眾人閃過各種千奇百怪的估量,如若仍其這般冰封下去,恐怕這大曲灣的十里水域要化作冰體!見識到了澹台雪影的雷霆手段,更多的,則是思考這澹台雪影手中的這把劍到底是什麼來路?是什麼品級?

不過,九生派門人眾多,也不乏對道寶研究得透徹的弟子.見眾人迷惑,當下有一個弟子低聲道:"那是圖悲雪閣的鎮派至寶,是與我們門中的傾城劍,往生劍並為天下四大寶劍之一的冰塚劍,也是處在道寶頂端的寶劍了."

各說紛紜,眾人自顧議論.

此時,有一個人的世界都黑暗了下來,彷徨是舟,無助是帆,在這淚水的汪洋只能淪陷.這人一雙閃閃的大眼睛,已然通紅,凝望場中卻是沒有話語,變作了一個淚人兒,妙玉其人,不論凝淚或是嫣然,皆是側動心扉.

因場中情況吸引,本是焦點的孫妙玉,此時也沒有什麼人關注,孫妙玉此時,就像是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一般,獨自傷心.不過,此時那一道冰雕中的一雙眼睛微微轉動,卻是在關注著孫妙玉……

姜一山歎了一口氣,縱身降落至丁古固面前,丁古固健碩的膚色已然布滿了閃閃光澤,晶瑩剔透,臉上急促的神色.

姜一山剛欲伸手去觸碰,卻是發現丁古固身上的堅冰已然盡數融化.

丁古固起身舒緩了一口氣,嘴角又勾勒起了微笑.

此時,達到了通之境界的人仔細望去,便見丁古固身上五行元素隨意運轉,呼吸吐納之間,身上靈力仿若運轉不休一般,這便是通曉五行之意,化天地五行元素之力為己用的"通之境界"了.

丁古固竟然是逆水行舟,生生的給突破拒之境界,達到通之境界!

見得此狀,姜一山一臉驚訝,見丁古固一臉柔情望著前方,待尋至丁古固目光注視的地方,當下頓悟.

姜一山也是沒有什麼幫忙,按道理,丁古固是應該繼續比斗的,又見丁古固微笑,知道其無礙,姜一山對著丁古固點了點頭,當下後退開去.

這一場因冰塚劍的出現變得沒有懸念,此時,又因丁古固突破拒之境界而又變得懸念重重.

"越是天賦異常的人,其修煉路上總是不乏奇遇,不管是道寶還是心境.道寶易求,機遇難有,這心境上的突破更是罕見.不過十六歲,便突破了'拒之境界’……前所未有,前所未有……就算了無師兄,也是五十歲之後才突破……這,難道又是一個曠世奇才?"墨合當下滿臉駭然.

這修真之人歲月悠悠不過千年,一十六歲便達到通之境界的的確少之又少,這樣的人不是被暗殺,便是被收攏道門派深處,當做殺手锏藏匿起來,這樣的人才是一個大門派真正的支柱.

姜一山望向丁古固,接過墨合的話,道:"我剛剛處在其身側,感受到了濃郁得五行火源之力,空中沒有什麼感受,這種灼熱之感仿佛自體內透發而出,恐怕練成了一門道決,而且等級不低,我想,恐怕古固有一'地級’道決傍身……"

什麼!!

墨合與風香皆是一驚.

天地玄黃,這'地級’道典,是鳳毛鱗角般的存在.

墨合與風香不愧是長老級別人物,這一驚,心中閃過各種猜測,卻是馬上鎮定了下來.這下,皆是把這丁古固的厲害之處歸結為丁原的功勞了.因為,丁原是進過'匿典閣’的,這丁古固的不凡,只能是沾了丁原的奇遇了,這下也是有根有據了.

澹台雪影轉過身來,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而那一張亙古不變的臉上,卻仍是沒有什麼多余的表情,場中二人已然對立.

丁古固單手兩指禦決,橫立胸前,喝道:"離火錯!"

語畢手作劍狀斜斜劃指水面,空中五行之力彙聚于身,兩側腮幫鼓動,要蘊量驚天一招.

嘩——

澹台雪影拔劍揮出一道劍氣,劍入鞘,只待觀看情況,依舊是那道白色冷冽劍氣,劃過長長的氣浪,似一道流星追趕丁古固而去.

丁古固的這一招還未發出,澹台雪影卻是破天荒的橫向披出了一劍,要先發制人.遲則生變的道理,澹台雪影不是不明白,也或是知道丁古固的突破,不願與丁古固在這麼繼續托下去,想盡早解決,也或是不耐煩.

這白色冷冽劍氣離丁古固不過數丈,旁人看著揪心,這下瞬間便是落敗的下場,而卻又可能是冰封落敗了,此時,卻出現了意外的情況.

此時丁古固身體周遭五行火源之力異常濃郁,扭曲了空間中的景象,其腮幫當下鼓動到了極點.

呼——

一道長風呼嘯之聲字丁古固身上破空傳出.一道長達二十丈的金色火焰自其口中噴湧而出,丁古固的這一招"離火錯"竟然是從口中噴出!

當下,空氣中溫度驟然提升,遠處觀望之人感覺溫涼如夏,近處觀望之人冷熱交加,不過修真之人自有奇法破解,倒也無事.

且說丁古固這招"離火錯",瞬間迎上了澹台雪影冰塚劍的那道白色冷氣,當下冷氣便被大火吞沒,消失不見.丁古固又作勢噴出一道金色火焰,朝澹台雪影攻去,漫天大火繼而席卷而至,洶湧澎湃奔至澹台雪影身前,耀得澹台雪影那一張,如寒冰一般清冷的容顏一片金色.

澹台雪影當下一踏腳,身形朝空中扶搖直上,卻是憑空禦劍飛行躲避了起來!

火隨人轉.

丁古固見得澹台雪影變換身形,當下調轉了方向,漫天大火急速變化了方向追趕著澹台雪影,旁人眼中,若不看丁古固嘴中噴湧而出的火焰,只覺得這漫天大火像是自己在追趕一個人一般.

澹台雪影身形越來越快,丁古固這一道火勢也將落尾,這要是被其拉開了距離,便是錯失了一個先機,丁古固當下也是抱著一招定勝負的態度.

當下,丁古固靈力瘋狂催動,這一道火浪突然拔高,較之先前高過數丈,橫掃空中的澹台雪影,只要把這澹台雪影全部吞沒在火焰之中!

丁古固的這一道火焰,連那"冰塚劍"白色冷冽劍氣都能吞沒于無形,何況澹台雪影本人了,這下被打中,縱然用上頂好的靈藥,不死也要在床上修養半月.

此時,事急從權,澹台雪影用出了頗為無奈的一招,禦劍下墜身形.

澹台雪影身形突然一轉,急速往下掉落,眾人都沒反應過來,若不是其下墜的速度異常迅捷,還以為其已經中招受傷了.

呼——

一道火焰呼啦一下蔓延至澹台雪影頭部位置……

"雪影……"

紅袍男子當下癲狂,火焰散去,眼中猙獰卻是變作了柔情,呆呆凝望,仿若癡癲……

四方雪帽掉落,三千青絲猶如墨瀑滑開,一身通白如雪的道袍,正是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極盡妍態……

柳葉眉眉頭緊蹙,丹鳳眼眼角帶寒,櫻桃小口雖只一點,卻點到了人心,化作千千纏指柔,若是一笑,這便是英雄塚,最是那抹傲冷,似極北通天雪峰上的一朵傲雪聖蓮,高不可攀,只可仰望……

這,是如何形容的一種美?

丁古固此時又想起了那夜大曲灣上,如雪如玉的酮體,當下心中一熱,竟然忘了出招.

眾人望到癡呆,算天算地,算不道這俊朗的澹台雪影原是女扮男裝,當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場面陷入沉寂.

與此同時,澹台雪影也已然站立丁古固身後,一柄劍已然架丁古固脖頸,這若是一橫拉,人頭便要分家.可是澹台雪影終究是手下留了情,沒有橫拉而過.

劍架脖頸便是生命之危,敵手願意放過,已然是大幸大喜了,不論如何都不能還手了,這要是還手,還要再戰,便是無恥之徒了.

美人傾城,竟能止戰……

決戰,終究是九生派落敗而告幕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四章 劍品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六章 妥協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