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四章 劍品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四章 劍品

這澹台雪影激發的至寒劍氣,雖然說詭異的冰住了兩人之間的大片湖面,可冰道寬廣,卻是沒有與水體鏈接為一體.而大曲灣水域面積頗為廣褒,足有十里,給了其發揮的空間之余,更是沒有什麼顧忌.

長達百丈的冰道停立于湖面之上,也不知道是冰塊重輕原因,還是其他原因使然,這條長達幾百丈的冰道竟然翻轉了過來.

從高空俯瞰,這條冰道的翻轉,似一條湧動著蒼白身軀的蛹蟲一般.

冰體翻轉,眾人打探丁古固方才站立的身形的湖面位置,這冰體下方,卻也是沒有丁古固的人影,疑惑不解的同時,也說明事態很是嚴重.

當下眾人議論紛紛.

"難道說,被冰到了這一條冰體中去了麼?"武山當下小聲道.

武亦轉頭接話道:"沒有."

"為什麼?"

武鄂問了出來,伴隨武鄂的一問,孫妙玉也是緊張不已,凝神待解,畢竟是心系之人.

丁古固這一戰,不看還好,一看便總是讓人提醒吊膽的,與多多的那一戰,害得某些人無緣無故的擔心了半天,打不過就認輸,至少不會害了性命.孫妙玉當下各種想法充斥在腦中,錯綜複雜,堪比擰亂的麻花.

見得武鄂發問,幾人待解的摸樣,武亦道:"若是冰封到了冰體之內,丁師弟豈不是生命危在旦夕.若是真有這麼危險的話,幾位長老和師傅還不出手救援了麼?"

幾人恍然大悟.

果不其然,武亦話畢,丁古固的身影,便從澹台雪影身前十丈之外的水域中浮水而出.

丁古固的這一現身,身上滴水未沾,身體周遭的湖面之中,七八道塊狀的紅芒吞吐不休,仿若幽魂血手,森冷可怖,旁人一觀,下意識便覺是一種邪術.

"他們兩人身體周遭環繞著的這些塊狀紅芒,是什麼東西?這是什麼道術?"

圖悲雪閣紅袍男子當下駭然,一直沒有議論的圖悲雪黑袍男子當下也是吃了一驚,雖是吃驚,黑袍男子卻是沒有紅袍男子那般驚訝.

見丁古固這般情景,黑袍男子略微一訝,道:"真是不簡單,這是一個陣法……天地五行,不能與之建立聯系,這便是拒了.丁少俠不過'拒之境’罷了,怎麼能做出像'控之境’的手段來攻擊呢?"

圖悲雪閣的兩人還未議論完畢,場中便浮現出了散發著紅芒的圓形法陣,紅芒陣法一個接一個,細數區分,便見共有九道.

丁古固一掌手握一顆靈石,單掌按立湖面,九道陣法呈現,陣法皆是相隔一兩丈,承品字形狀浮立于碧綠的湖面之上,硬生生的把綠湖給耀得通紅,似一灣血色的燈火在水中燃燒,也似海中紅潮蔓延席卷一般.

陣法之上,閃爍著莫名的符文,靈力澎湃充斥在身側,別說當事人了,就是旁人眼觀,也是讓人感覺到窒息.這陣法如同一張紅色地網,撒開到了湖面之上,那澹台雪影便是這網中之魚一般,弱小可憐.

自九道陣法同時出現之時,九生門中三位長老驚得齊齊上前一步.

眾人驚異半響.風香突笑,道:"……了不得……當真是了不得,丁原敢傳授他這個陣法,果然還是沒有改變絲豪.敢用這一招,這個孩子圖窮匕見,骨子里面果然是與丁原一樣,很是自負.那雪閣敢給這一把冰塚劍,看來事情不簡單了."

墨合淡眼瞟了一下風香,不接她話,與姜一山道:"這便是洪荒鎖魂大陣了,是一切'魂禁’之類大陣的終結法陣,沒想到,九道竟然真的同時出現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這還是在水面之上……不得不說,這丁原之子對陣法的造詣,真的是令人望塵莫及啊……"

姜一山望著場中,皺眉暗自輕歎了一下,繼而道:"兩閣當真是對九生派恨的成分占多數麼?那海閣小少年對青柳下了暗手,這雪閣竟然給出了冰塚劍,難道不怕世人瘋搶麼?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又不是門派大戰,非要弄出幾個傷亡做什麼啊……"

當今世上群魔又起,這門派之間明里和和氣氣的,這暗里卻是這般想盡一切辦法,要削弱其他兩大門派.姜一山語畢,風香與墨合或是皆有同感,卻是沒有答話,也是歎了一口氣.

半響,場中二人依然沒有變化,丁古固蹲身于湖面之上,臉上從容不迫,單手控制法陣,單手汲取靈石之中的靈力,那塊晶瑩剔透的靈石漸漸變作灰色,是要不支了.

墨合望得詫異,疑惑道:"那丁古固是要耗下去麼?不直接抹殺了,這是做什麼了,我有些看不懂了……"

"唉……終究是心善,不下殺手,沒有傷亡想結束一場對決,只怕會自負過了頭……"姜一山看得直搖頭.

澹台雪影站立于陣法的最中間位置,陣法紅芒散發,把澹台雪影半邊白袍都印成了紅色,見得如此,澹台雪影破天荒的抿了一下嘴角,顯得有些局促,竟是終于為之動容了.

只見,澹台雪影反手拔劍,劍隨手轉,原地輪了一個半弧,一道白色的至寒劍氣便隨劍奔湧而出.

當下澹台雪影腳下的湖面冰塊厚度集聚增加,冰封的勢頭不但朝下,而卻還丁古固站腳的湖面蔓延而去,防中帶守,又帶有攻擊.

瞬間,那道白色寒氣便冰封了吞吐紅芒的品形法陣的湖面,冰封到了丁古固腳下.

若不是丁古固急忙後退,這一刻,只怕已經是一個冰人了.

澹台雪影這次拔劍,眾人卻是看清了那一把劍的摸樣.

這一把冰塚劍,從字面上便可以看出,寒冰的墳墓的意思,不過劍體卻只是普普通通的白色,像是一朵細長的白色梨花,純白無瑕,長長的雙刃劍面上更是沒有什麼其他花紋之類,也沒有其他寶刀寶劍閃爍的那種鋒芒,沒有讓人一眼便覺不凡的那種威勢.

這一把劍的不凡之處,更像是一把劍有了自己的品行一般.

這劍品與人品一樣.一個人若是滔滔不絕,你便覺此人庸俗至極,如果一個人不言不語,常常一語中的,一語點睛,你便覺此人不凡,不凡之處又在哪里呢?便是重在"藏鋒"二字了,一個人把所有鋒銳的菱角都藏了起來,偏偏一出手便能達到目的,這便是一個頂級武者所擁有的廣度.

同樣,這劍同人一般,藏鋒不露,一筆必殺,才是一把絕世好劍該有的品行.

而此時,具有這絕佳劍品的劍在澹台雪影手上,絕佳的武者應有的特征在澹台雪影身上得到了體現,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小小的奇跡了.

當眾人正為澹台雪影喝彩,為丁古固默哀的時候,卻見到澹台雪影腳下的那一方冰域,點點紅芒正泛動,閃爍……

澹台雪影望著腳下冰體之中,那不時閃動的紅芒,眼中帶著寒霜,朱唇抿成了一條線.

那圖悲雪閣葛火見澹台雪影當下變了臉色,知道其遇到了麻煩,當下欲上前解救,卻被澹台彥志拉住了手臂.

葛火見得被澹台彥志拉住,當下瞪眼怒道:"這個九生派的弟子先前潛入了水下布陣,真是無恥至極!她是遭了暗算的.這場比斗本不公平,你阻止我,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負得了責?"

澹台彥志淡淡道:"你的道術能贏過我麼?要救也是我去救.至于負責,同是澹台姓,我是她大哥,難道我要對你負責麼?"

葛火當下眼睛微眯,閃過一絲殺機,繼而想到了什麼,有些忌憚,變作了一臉不屑.葛火雖是不屑,身形卻是沒有繼續後退,澹台彥志又拉扯一下,葛火當下大怒,道:"你放手!"

"不放."澹台彥志似鐵了心了.

"好!"

葛火說了好字,卻是作罷,眼睛微眯道:"你不過是她的一個義兄而已,當是自己不得了了?你的修為也只是得了一番奇遇罷了,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是什麼天仙轉世麼?你以為你就比我強?這次約定隱藏實力,我沒全力出手,你還以為你真能打得過我?呵呵,別以為我不知道,她與你不是同母同父,你其實……"

"夠了!"

澹台彥志見其盛怒之下爆料不少,當下發出一聲厲喝.

這澹台彥志平日是沒有什麼大聲大語,此時一聲大喝,葛火卻也是詫異,當下恨恨而望,繼而一臉微笑,卻是沒有了下文.

這邊澹台彥志喝住了葛火,與此同時,湖面上那澹台雪影的腳下紅芒大方,那腳下的堅冰此時也被紅芒消融,似乎是被火爐燒了一般.

九道大陣此時道道可見,比原先更加清晰,原先是一道道大陣橫布在湖面,此時大陣化了堅冰,已然看到九道圓形大陣之間有一道紅芒呈直線連接著.

"什麼!這是……"

墨合話未畢,那九陣化成了一個陣法,竟然形成一個龐大的圓形紅芒大陣!

"原來如此,剛剛那紅芒消失,定然是大陣陣腳作陣基的某種物件在下沉,待沉到一定的水下,這圖悲雪閣的弟子便是冰不到了那陣腳物件,所以這陣法卻是得以保存了下來.不過陣腳下沉,靈力該是有所消耗,所以,古固剛剛又發動了這個陣,便是九陣合聚,九個陣單獨運行雖然很是強大,可是沒有靈力也是徒勞.聚集的話,一個陣,卻是足矣禦敵,恐怕先前布九陣之始,他便是這麼想了,好手段,妙!九陣連環……"

姜一山當下拍手叫絕,像是是觀了一場絕妙的道術表演一般.

如此人物,是個門派都會當寶一般供奉起來,是一件喜事.

當下墨合也是喜形于色,道:"是了,陣法是死的,此時這陣法竟然會變化,精妙異常,像是活物一般.我從未見過有人可以變化陣法,這要是傳了出去,震驚天下."

墨合頓了頓,道:"唉……果然還是江山代友人才出……丁古固較之丁原,現在雖然相差十萬八千里.不過,相信時日不久,便會青春于藍勝于藍吧……"

聽得墨合之言,姜一山也是贊歎的點了點頭.

戰斗場上.

澹台雪影正欲抬腳,卻見腳是抬不動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三章 冰塚劍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五章 落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