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九章 落仙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九章 落仙

修煉之人封閉脈門,正如同那水庫關上閘門一般,停止水流流動,當然也停止了靈力的吸收,釋放.多多能做到這般,該是與自己一樣,為了孫妙玉的緣故,見不得其哭泣.

天青海閣兩位弟子已經敗了,多多封閉了脈門,沒有了靈力,等于是直接放棄了比賽,九生派四大奇子兩個出走,兩個在比斗之中敗了下來,只剩下一個名單,而那極北之地的圖悲雪閣也敗下了兩個人,只剩下一個參戰名單……

澹台雪影!!

自己靈力恢複該是與澹台雪影對戰了麼?

丁古固一時間思緒萬千,連孫妙玉嬌顏漸漸逼近都未發覺,待熱氣撲打在臉面上,才發覺眼前有一雙眼睛一閃一閃的,仿佛要看出別人內心的秘密一般.

"固哥哥,你在想什麼?"孫妙玉側頭疑問道.

"我在想三派比斗的事情."丁古固摟了摟孫妙玉的柳腰.

"……哦,你說,我現在要不要回縹緲峰?"

"外公知道你在這里嗎?"

"恩"

"那就不用了,天快亮了,等會起身吃點早點去吧."

"古固,陪我看看日出,好麼?"孫妙玉說完,湊上朱唇,在丁古固左臉頰一吻,笑顏如花.聽得孫妙玉這一句,又見孫妙玉那期盼的眼神,丁古固心中一片溫軟,答應了下來.

房頂綠瓦,二人坐立,東邊云端漸漸露出了那金色朝陽的頭角,二人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之中……

清晨的大巫峰,除了門中弟子隱隱傳來的拳聲呼嘯之聲,便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清晨有濃烈白霧,今日便是大好晴天了.地勢越高,也越是風清霜冷,孫妙玉的一雙手凍得通紅,卻是搓了又搓,把手放入了丁古固的脖頸之內取暖了片刻,剛想取出的時候,卻是被丁古固抓住放入胸前衣袍之內,一個貼心的位置.

孫妙玉見得如此,卻是不說話,輕輕把頭靠在了丁古固的肩膀之上.

旭日東升,大地上回溫,草木漸漸煥發出了生機,鳥蟲之聲漸漸吵雜了起來,空中的濃霧漸漸散開,靈烏峰沐浴在一片金色的光輝之中……

孫妙玉親了一口丁古固的臉,繼而拉過丁古固的手,摸著自己心口位置,道:"這一個地方被照亮了,很溫暖……"

"傻瓜……"丁古固笑道.

有的時候,最溫暖人心的往往不是陽光,因為陽光照亮不了人心深處的角落,更多的時候,溫暖人心的是兩個戀人之間的一個動作,一個表情,一句短短的話語.

孫妙玉癱在丁古固懷中,仰頭道:"固哥哥,我們能每天在一起看日落麼?"

"傻瓜……"丁古固揉了揉孫妙玉頭發,卻見孫妙玉神色認真的望著自己,心中一涼,慌張道:"玉兒,你又怎麼了?"

孫妙玉撲哧一笑,道:"固哥哥,我是不是有點多愁善感?"

丁古固正要說話,卻見房梁之下遠遠站立一個男子.

這男子面若冠玉,五官俊朗分明,一身雪絨黑袍,眼中通朗透徹,舉止頗為灑脫大氣,配上笑容,一眼看去,給人無限好感,除此之外,還給人一種大智大慧之感.此人,正是丁古固先前所見,與澹台雪影一行圖悲雪閣的兩個弟子之一.

黑袍男子望著坐立在房屋上的兩人,仿佛沒有見到丁古固一般,對著孫妙玉微笑道:"孫姑娘,在下澹台彥志,圖悲雪閣弟子,方才我去縹緲峰找你,卻是沒有見著你,然後打聽到你在這里,所以看看你."

"你找我?"孫妙玉說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見澹台彥志點了點頭,當下道:"有什麼事情麼?"

"在下,有一枚發簪,名為'落仙’,想贈于姑娘."澹台彥志淡淡說道.

什麼!!

丁古固與孫妙玉皆是震驚.

"你說的,可是那群寶譜上排行第九的'落仙簪’?"孫妙玉急忙問道.

見得丁古固與孫妙玉皆是露出了震驚的表情,澹台彥志臉上卻是沒有什麼變化,仍是保持一臉微笑,一邊從懷中拿出紅木盒,一邊道:"是了,傳聞這'落仙簪’,是九天玄清之上一個不知名的仙子遺留下來的,那個仙子因為愛上了凡人,遭到了天遣,也變成了凡人,盡管如此,卻是與那位男子癡戀到老,這個傳聞雖然沒有根據,可是這'落仙簪’卻是存在的,而且遺留下來了."

說罷,澹台彥志人已經縱身站立在房子之上,站立在丁古固與孫妙玉兩人的身前.

"固哥哥,這個故事我早早就聽說了,聽完之後,人家傷心了幾天,都吃不下飯呢!"孫妙玉嬌嗔道.

澹台彥志打開木盒,一根普通至極的純白色玉簪呈現在兩人眼前,發簪白色玉體晶瑩剔透,頂部一朵祥云.

孫妙玉挽過丁古固的手,脆聲道:"傳聞,這個發簪的名次比'清水浮云舟’還排在前面,便是因為它還有一種鬼神莫測的能力,便是與其'落仙’之名一樣,能激發擊殺神仙的威力,具體怎麼激發它的這種神力確實不得而知了.而且,傳說如果一個鍾情女子頭帶'落仙簪’,便會與心上人白頭到老……"

澹台彥志見孫妙玉挽著丁古固的手臂,卻是沒有不愉之色,繼續自顧介紹道:"在下,是圖悲雪閣閣主之子,在下從小便覺得一個人生于天地之間,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存活的,那些終日待在家里的豪門世子依靠父輩力量存活,與苟且偷生無異.所以,在我十五歲的的時候,便一個人入世俗中曆練了."

澹台彥志的意圖,別說丁古固與孫妙玉了,就算是大街上拉出一個路人也是明白的,但是這澹台彥志的言語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便是其雖然身份高貴,卻沒有一般世子那樣囂張跋扈,經濟觀念很是獨立,而且頗有修養,頗有遠見,談吐風雅,有趣.

聽得澹台彥志的介紹,丁古固也是被吸引了,孫妙玉更是凝神傾聽.

澹台彥志見得兩人入神,繼而道:"在我入世俗很長一段時間里,憑著自己會一些法術,我幫助過無數人,也懲治了不少惡霸貪官,具體多少,我都記不清了.可是,有一件事情卻是讓我印象最為深刻,我想,我此生也難以忘記,這便是這一只'落仙簪’的故事了,我曾經幫助過一名年長的孤老婦人,那位老婦人膝下無子,也無老伴……"

澹台彥志說到這里,似乎有些感觸,頓了頓,朗聲道:"我十五歲入世的時候,路過那位婦人家門,見其不便,幫她做了一些農活,可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個故事.這是在兩年後了,又過了兩年,到了我十七歲的時候,我再次偶然路過那家婦人門口.這時候,我卻發現老婦人依然在家門口佇立良久,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兩年之前,我匆匆而別,不知道她在等待著什麼,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她在等待她年輕時候戀人.那時候,那位婦人已然是九十二的高齡了,十八歲,從十八歲開始,她就沒有離開過那個村子,年輕的時候,她每天傍晚都會站立在村頭等待,直到她老了,走不動了,只能換做在家門口等待了,等待自己的愛人回來,只為了一個簡單的口頭約定——等三年,三年沒有回來換嫁他人,可是這個婦人沒有嫁人,等了一個又一個三年,最後竟然等待了一個又一個的三十年……"

孫妙玉雙眼隱隱泛動著霧氣,道:"那後來呢?"

"我再次見到她的時候,老婦人說有一個願望還未完成,我以為是要我找回來那個戀人,老婦人等了這麼久都等不到,我定然幫不上忙了,又怕辜負了老婦人期盼,剛想推脫.沒想到是,老婦人竟然說要我攙扶她去村頭看一看……"澹台彥志頓了頓,繼而道:"我當下動容,後來我就常常照顧那位老婦人,直到那位婦人臨走之際,給我一個木盒,就是這個'落仙簪’了,這'落仙簪’是婦人的戀人年輕時候在一個古洞里面發現的,送給她唯一一件禮物,也是定情之物,能存儲靈力,我本以為是件普通的法寶了,回了門中我才知道,這是一件至寶,而且是失傳已久的'落仙簪’."

"天下間,竟然有這麼讓人敬佩的的愛情故事麼……"孫妙玉大大的眼睛泛著淚珠,喃喃自語.

"你想找過老婦人的那位戀人麼?"丁古固疑問道.

澹台彥志見丁古固竟然問了出來,面露驚訝,歎了一口氣,道:"找了,而且找到了."

竟然找到了麼……

孫妙玉手拿一張繡著天青色碎花圖案的錦絲手帕,擦了擦閃閃的大眼睛邊上的淚珠,急忙道:""那位老伯伯怎麼了,是,死了麼?"

說至"死"字的時候,孫妙玉已然是小心翼翼,屏住了呼吸.

"若然沒有找到,那便不會讓我這麼銘記于心了……老婦人的那個戀人沒有死,還活著.我多方尋找,甚至動員了我們圖悲雪閣的情報機關,終于找到了,老婦人的戀人竟然在朝都當了一名大將軍,而且已經娶妻生子了……"澹台彥志說罷,深吸了一口氣,卻是不語了.

孫妙玉當下歎了又歎,良久,道:"什麼叫做天下男兒皆薄情?固哥哥,看吧,都是你們這些臭男人的錯,害死了那位老婦人……"

"這……"

丁古固一時說不出話來,捏了一下孫妙玉手心,對澹台彥志道:"後來呢?"

"那位老將軍也已經是九十多歲的高齡了,一生戎馬,征戰了二十年,當他拜為將軍的時候,已然是中年了,當朝皇帝獎勵給他的美女更是無數.老將軍當然是以為那初戀之人已然改嫁他人了,所以也是沒有回去尋找."

"你告訴他這件事情的真相之後,他後悔麼?"丁古固道.

澹台彥志笑道:"我沒有告訴他,我對他說,老婦人早就改嫁了."

沒有告訴那位老將軍麼……

丁古固似乎有些明白了澹台彥志為什麼這麼做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八章 三卦 【感謝飛云逝水與刺客兄弟的打賞】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十章 寓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