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六章 兩夢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六章 兩夢

丁古固見得孫妙玉的淚,多多此時也聽得到孫妙玉的哭聲,只見多多身形顫了顫,身上紫影也漸漸淡了下來.

"沒想到這個孩子的心智如此堅定……不,不對,這不是他與這紫龍虛影的意志對抗,他是在封閉自己的脈門了."

南玄先是欣慰之色,待說至一半卻又驚訝了起來.

修真者以仙根為基礎,吸收天地靈氣,儲存于體內,再以脈門為通道,激發儲存的靈力施展道術.這封住脈門,等于是自殘的做法,對于一個仙根奇佳的天才來說,更是與自殺無異,沒有了靈力護體,滋養,還會平白無故減少了壽命,沒有千歲之久的壽命修仙也是妄談了.多多不可能不知道,他這般做了,到底是為了那般?也難怪南玄會驚訝了.

此時,余七,姜一山,風香,墨合圍了過來,皆是滿臉震驚的神色.

多多身上紫色長龍消失,靈力消散于空中,癱軟了下去,失去靈力依托,與丁古固直往水下沉了下去.

……

夜.

大巫峰,廂房內.

丁古固醒來,動彈了一下,陣陣酥麻感從手臂傳來,丁古固的這只手臂卻是被孫妙玉的頭枕麻的,待捧開孫妙玉熟睡的如花嬌顏,當下麻得呲牙咧嘴,細細打量身上的傷口,這身上傷口卻是沒有事情,那殘余的血已干成了血痂,輕輕剝落,里面肌膚卻是光滑如嬰兒,又低頭望了望胸口,那包裹的層層輕紗上紮著數十個蝴蝶結,定是孫妙玉的傑作了,當下心中一陣好笑.

下了床,夜色中的山風涼了一地的月光,山色因山風顯得越發空靈通透.

多久,沒有一個人在夜里靜靜發上一會兒呆了?

丁古固剛浮現這個想法的時候,又覺自己幼稚了,兩種想法交織,弄得自己不明所以,第一次有不認識自己的感覺.

在風火流煙島的時候,總是一個人在夜里平白無故的發著呆,想著外面離奇百怪的事物,如畫的風景.縱然那時候自己無憂無慮,無牽無掛,卻偏偏喜歡一些憂愁的東西,寫的詞句也是帶有一點憂愁的味道,旁人看來,更多的則是一股微微的粉墨味.

這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罷了,可是,到了自己真正有了喜歡的人的時候,會忘了很多東西,比如從前的自己,忘了從前的自己,自己也變了很多,與從前簡直判若兩人.

如果說,自己變了,從前的我不是現在的我,那麼現在的我到底是誰?

諸如此類,丁古固自己也很難想清楚的問題,不斷交織腦中……

把孫妙玉抬到床上,掩蓋上被褥的時候,吹熄了蠟燭,轉頭望向窗外,一卷如畫的山景與詩意的夜色,像一只溫獸.

屋內也無燈,云漸漸出月,窗外夜色漸漸皎潔,此時突然卻有一道人影從眼前急速閃過,朝九生派後山遠古叢林方向掠去……

丁古固細細看去,竟然是魏錦東!

飛劍有流光閃爍,速度也比奔跑快捷,這魏錦東沒有用飛劍,隱蔽身形急速而去,這是要去哪里?

丁古固略微思量,心想,魏錦東本事不凡,性格頗為放.蕩不羈,也不屑于暗算于人,這定然不是去刺殺多多了,白天其眼中不是不甘,而是懊惱,是悔恨自己沒有充足的實力.這種人要是遇到什麼挫折磨難,第一個找的卻是自己的問題,不找其他理由,更不會被一點挫折擊潰心中的驕傲.

這樣一來,便是尋求讓自己變強的力量了……

丁古固當下腦中閃過一個想法——極南之地!

這魏錦東竟然要趁著夜色離開九生派,投奔那極南之地的萬邪蒼谷,這是要墮入魔道麼……

遠古叢林邊緣.

鳥獸低鳴之聲不時傳出,劃過這月色皎潔的天際,或喜或悲,獸語之意無人得知.

"師兄."

便隨一聲低沉的呼喚,索索的樹葉聲中走出一個身影,正是吳凡.

魏錦東的"天洲圖"在身前挽了一個波浪,繼而在風中舒展開來,一只狼毫筆正欲揮灑,聽得來人聲音,魏錦東卻是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疑道:"吳凡?這里是後山,你來這里做什麼?"

魏錦東站立原地,卻是沒有轉過頭來.

"因為,我知道這里是出山的另一個途徑."吳凡走至魏錦東身側,魏錦東卻是不看他.

"你該是知道,我的路,從不需要別人來干涉."

"我知道,師兄小時候的那件事情……"吳凡頓了頓語氣,魏錦東卻是身形一震,見魏錦東沒有話語,吳凡接著說道:"所以,師兄一直崇尚力量……可,我們一直以來,都是親兄弟一般,不是嗎?師兄還記得那年冬夜我們四人在'小羅山’的獸洞麼?"

吳凡說罷,眼中已然蒙上了層層水霧.

吳凡略微仰頭,陷入了回憶之中.

大雪如柳絮般紛飛,一個黑暗的空間里,兩只死去的野獸的尸體與糞便夾雜于空氣之中,散發著陣陣令人作嘔的惡臭,是一個獸洞.這獸洞中陰冷潮濕,獸洞約有二十丈大小,洞中火把照耀,寬敞明朗.三個面色稚嫩的弟子手提明亮亮的寶劍,提神戒備著洞口的情況.獸洞口約有一人高,寬度只容一人進入,四人逃命,一個弟子見到山上有一個洞口,本能的鑽了進去,卻是也沒有想到這洞里如此寬敞.這個做法卻是救了四人的命.

寒風已然是呼嘯的嗚咽著,大風刮過那形狀不規則的洞口時形成了莫名的嘶吼,淒涼,殘忍,像是惡鬼之音.這聲音中,又夾雜著三兩妖狼不時的低低咆哮,那妖狼的咆哮之聲,透露出了這群狼的決心,這是一股噬血與堅忍的狼性,不達目的不肯罷休,就算殺死了領頭的頭狼,他們也不會退卻.因為,會有一只狼出來代替頭狼的位置,繼續指揮進攻.

群狼的瘋狂與不退卻,讓三個出世不久年紀輕輕的弟子心中沒有由來的一緊.不到一柱香的時候,已然有三撥妖狼來襲,每一波都有十余頭,不過,皆被幾人斬于劍下.幾個弟子本是想把狼尸體堆積在洞口,以狼尸封住洞口,擋住群狼的猛撲鑽進,但是狼尸卻被妖狼反拖了回去.

這樣一來,幾人已經是處于絕境之地了.

一個面色稚嫩的弟子站立牆角,腿脖子顫抖不已,雙手死死的攥著衣服,臉上是濃濃的羞愧之色,低頭不斷念道:"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這個面容羞愧的弟子一直重複著這句話,顯然嚇住不輕,卻又不斷自責.

當下,一個弟子滿臉盡是譏諷與不屑瞟了他一眼,笑道:"你知錯了?知錯了就好,現在你去引開這群狼,我們三人就保住了性命.死你一個,能救了大家,你說好不好?"

受得這個誘惑的提議,面容羞愧的年輕弟子當下流出了眼淚,哭著道:"我,我怕……"

"這可是你害的!你說那是一只狗,結果呢?狗屁還差不多,是狼!這群狼追著我們不放,還要吃我們了!"另一個弟子當下咆哮,頓了頓,繼而道:"你說,你不去喂狼,誰去?你不去喂狼,難道還要搭上我們三人的命嗎?我們死了,是你一個人害死的!"

羞愧的年輕弟子臉上神情更加羞愧了,但此時,眼中卻透出了濃濃的堅定之色,顫顫道:"你們,可不可以,那個,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說罷,又迅速低下了頭.

"吳凡啊吳凡,你說你自私不自私?大家都死到臨頭了,你還要別人為你……"

"我出去引開他們就是了!你只管照顧好廂房後面大槐樹上的那只布谷鳥吧!"

這弟子還沒說完,便被一陣奇快語速的稚嫩嘶吼之聲打斷了話語,當下神情便是一呆.

吳凡抹干了眼淚,直往洞口沖了過去.

這時,一只手堪堪抓住了吳凡的肩膀,這一只手,在前一刻還生生掐死了一條狼,那只狼不是被其一下掐死,漸漸收攏五指,是慢慢氣絕而死的,四腿亂蹬,屎尿亂瀉,淒慘的嘶吼之聲尤其刺耳.

狼與人也是一樣擁有溝通的語言的,聽到其他的狼淒慘的叫聲,也會心生懼意,當下便減少了外面狼群沖擊洞口的勢頭,此時這只手抓著吳凡,吳凡聞著那手上的血腥味,一陣頭暈目眩,更加膽顫.

這一只手的主人卻是一個面容堅毅的年輕弟子,拍了拍吳凡肩膀,一臉玩味道:"怎麼?你趕去投胎啊?"

一臉譏諷的弟子此時卻變得有些焦急,俯在這面容堅毅的年輕弟子耳邊,輕聲道:"這些都是吳凡的錯……是他造成的錯,就該讓他承擔.讓他引開,這樣……"

啪——啪——

兩道耳光,清脆明亮,打得這附在旁邊耳語的弟子一陣頭暈目眩.

這弟子捂著臉,委屈道:"你打我做什麼……"

面容堅毅的弟子歎了一口氣,正色道:"我們是同門師兄弟,一起長大,感情一直就是親兄弟一般,不是麼?"

所有回憶的畫面像一道被打破的鏡面,片片碎裂開來,鏡面背後漸漸浮現出了吳凡與魏錦東的身影.

"我們一直就是親兄弟一般,不是麼?"吳凡喃喃道.

人影閃爍,魏錦東不知何時已然站立吳凡背後,摟住吳凡的臂膀,輕道:"吳凡,謝謝……"

砰——

吳凡倒地,昏迷不醒,魏錦東收起了切在吳凡頸部的手刀刀勢,一只墨化仙鶴已然成型,托著吳凡振翅欲飛,望著飛去的墨化仙鶴,魏錦東默然不語.

"暗中朋友現在能出來吧?"魏錦東低沉問道.

"此處是斷崖,你來這里觀月?"丁古固笑道.

魏錦東負手收起了天洲圖,淡淡道:"我看的東西,不一定會看我,比如這月.所以,有時候我們沒必要自尋煩惱,不是嗎?"

"你不是這月,你怎麼知道它沒看你?"丁古固笑罷,繼而道:"你要走,潘靈與余長老知道嗎?"

魏錦東聽罷神情一滯,隨之肅然,道:"此生,我有兩夢:一升紅豆,一把重劍."

丁古固當下動容.

這世上,有一種男人,一生只流兩行眼淚,一行為了女人,一行是為了蒼生,若是兩者皆負了,便覺活著如行尸走肉,生不如死.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五章 異象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七章 無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