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章 三派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章 三派

清晨的濃霧還沒有散去,回天峰一干弟子就開始了早上的晨練.

回天峰坐落在大巫峰旁,每座峰後峰前,皆是有許多點點小峰林立存托.

回天主峰一面是水,一面是林.

小峰則不然,處于峰前的便四面環水,處于峰後的小峰,入眼則皆是盡是青山.

回天峰青草樹木生機勃勃,各種花朵草藥的味道交雜,繚繞于空,側人心扉,較之其他峰,卻是多了一股人情味.

這男弟子皆是安落在回天峰,女弟子皆是安落在縹緲峰,丁古固與孫妙玉兩人心念多多的情況,當下動身前往看望.

丁古固凝聚不起靈力,又催動不起道寶,兩人只得同載一飛劍,剛經過回天峰一座小峰,卻聽到一聲弦樂音低落,正好是一首曲子收尾部分,曲調透發著一股空遠蒼涼之意.

弦樂曲調圓潤,顯然是用莫名弦樂器彈奏的,兩人皆是精通樂理之人,又聽出了其中空遠蒼涼之意,當下便被其吸引,並且詫異不已,轉頭尋去,便見回天峰那四面環水的一座小峰竹林中,站立著一個人,這人手提一面黑褐色三弦琴.

卻是一個少年,這少年身長八尺有余,與丁古固身高相當.一身純白雪絨長袍,極盡奢華,一頂方格純白雪絨帽,遮住了眉.丹鳳眼,唇紅齒白一點點,瀟灑絕塵,宛如九天神人下凡,那面三弦胡琴,更是存托了其優雅的氣質,獨自沉嚀的摸樣,冷傲脫俗,似遺世獨立一般.

這絕美少年給人的感覺,仿佛那就是一座寒冷的雪山,拒人千里之外,不容旁人近得其身周遭十丈之內.盡管清冷的摸樣,可若是細細打量,不免賞心悅目,似一縷清風滌蕩人心.

人的容貌美丑其實就是五官對比而已,美丑在人眼.但是真正對比兩個人的美丑的時候,有的時候對比的卻是與相貌無關的一種東西,那便是精神,面貌,更多的則是氣質了.氣質自在人心,隨人心而定論.

這絕美少年相貌不旦與孫妙玉的傾城容顏不相伯仲,氣質也與孫妙玉堪堪一比.那孫妙玉是憂愁婉轉,古典高貴的氣質.這少年給人第一印象卻是灑脫大氣,不僅僅這般,更多的則是多了一種冷漠,這種冷漠不是一種刻意矯揉造作,像是本就如此,渾然天成,越顯冷傲.

孫妙玉被譽為天下第一美女.這少年雖是男兒身,卻有媲美孫妙玉的相貌.不僅如此,氣質也不輸半分,這若是展顏一笑,定要迷倒萬千少女,讓人癲狂.

少年側身對著丁古固與孫妙玉,望著身前的大曲灣,仿佛思索著什麼,如同沒有看見丁古固與孫妙玉,自顧道:[只眼千山塵,誰人得知,一紙煙水堪比帝王英塚?九州煙火漫,誰人得知,烽火盡處獨我橫刀立馬?花骨柔,清風狂,一升紅豆,踏天難索;愁盡歎,歎罷愁,人心皆冷,相思無味,殘茶余溫空千年.]

少年語調清朗,聲音不大,似自問,似詢問,又似在懷念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

"這詞好生奇怪……"孫妙玉望了一眼丁古固,脆聲道.

"肆無忌憚的狂與柔情似水的悲.這該是兩個人的詞和在一起吧.在下丁古固,不知朋友貴姓?"丁古固對少年示禮.

聽得丁古固之聲,那少年略微驚訝,轉過身來,待見得孫妙玉傾城之姿,停頓了一下,可神色依舊冷漠.轉而又望著丁古固,上下不斷打量,卻也不還禮,神色未變絲毫,轉頭便是望向大曲灣,當兩人不在一般.

冷傲至極……

嗖——

竹林中劃過兩道流光,卻是兩個了男子,皆是敞開雪絨長袍,袍子不同,一紅一黑,一臉焦急,待發現少年站立林中,卻在遠處降落,或是怕驚擾了一般,也不叫喚,面色焦急的朝少年緩步走來.

"一身打扮是極北雪國的裝束,想來定是那圖悲雪閣的弟子了.這人很是沒有禮貌,古固,我們走吧."孫妙玉言畢,又見丁古固點了點頭,當下便禦起法劍朝回天峰主峰飛去.

等丁古固與孫妙玉兩人尋到多多住處,卻是沒有見到多多.

"你們要找的那個天青海閣的少年,該是去准備了吧.上次的門中斗法,門中把獎勵歸了我,就是這部玄級道典了,你要看看嗎?"青柳站立門外,手拿一部古樸道典,淡淡道.

玄級道典不是青葉白菜隨處可見,也不是一兩個銅板就能買到,就拿九生這樣的重派來說,一次拿出一部玄級道典獎勵門人,也要慎重考慮,不談其保密性,就論長老級別也只是修煉玄級道典,就足以明白這玄級道典有多珍貴了.

青柳竟然隨便拿出來就和自己分享,當下丁古固不免有些動然,道:"我不是廖前輩的徒弟,你這般似乎有些太過信任我了吧?"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青柳自嘲一笑,見丁古固沒有索要的意思,說罷轉身欲行.

青柳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提醒道:"等會鳴鍾三聲,要舉行三派會武了,在那大曲灣上,必須有拒水行走的能力,不然戰斗便失利很多.你那莫名的靈力症狀,恢複了麼?"

"沒有."丁古固搖搖頭.

"今明兩天舉行三派會武,完畢之後,後天啟程去苦玄門見虛妄寺傳人.若是沒有解開謎題,就要看長老們決定如何反擊妖族了,不過,這不是我們能想的.極北雪閣來了三個人,有兩個人修為該是與我差不多,皆是通之境界上層,這還是我最近修煉了這部玄級道典後,靈力感知能力加強才勉強看出來的.那三人中,只有一個少年很強,我看不出修為.知道麼,我可以看出拒之境界初層的人,卻看不出他的修為.這樣一來,你可以想象,這個少年,真的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了,他叫澹台雪影."青柳說罷,望向靈烏峰的天空一眼,又低頭思索著什麼.

澹台雪影……

丁古固喃喃道,也是陷入了思索中.

這個如迷一般的少年,有著令世人瘋狂的容顏,骨子里冷傲無比,尋常人定是有血有肉,是有感情的,這個少年冷漠的像是太上忘情一般,似一具冰雕.

丁古固雖然隱隱感覺這少年有些詭異,卻是不知是哪里了,思索良久,終是疑惑不解.

青柳頓了頓道:"至于天青海閣的那兩個青年弟子也很強,接近我了,甚至與我不分伯仲,不過我卻能戰勝.但是,那個小少年境界太低了,我看不過拒之境界,還是修煉不久,不足畏懼.海閣為什麼讓這個小少年參加,就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了,很讓人匪夷所思."青柳說至海閣,又見孫妙玉歎了一口氣,當下解釋道:"當然,我不是看輕海閣,實事論事而已.另外,魏錦東醒了.這一場三對三的比斗,我們三人三場,該是足夠了."

"其實,你錯了."孫妙玉幽幽的歎了一口氣,道:"那兩個天青海閣弟子也是門中長老親收的嫡傳,勢力強盛也沒錯.不過,我們海閣最大的王牌,我如果沒有猜錯卻是那個少年."孫妙玉繼而望著丁古固,道:"我是從三位長老的表情看出來的.這一次最主要的戰力,卻是多多了.其他兩位弟子只是來壓壓場罷了."

"云瑜前輩怎麼樣了?"丁古固突然問道.

"前些日子回到了門中,看起來受了很重的傷,所以這次並沒有來."

聽孫妙玉之言,丁古固的果然所料不差,云瑜沒有死.

呼——

孫妙玉話沒說完,就見一道流光自天空中朝庭落方向劃來,卻是一個弟子.

這弟子神情慌張,到處尋常著什麼,待見了青柳,當下停留在空,道:"青柳師兄,不好了!那個,那個海閣的小少年好生厲害.要見掌門,幾個弟子攔他,卻被他所傷,他已經在靈烏峰前連傷了執法隊五名弟子了,還有靈烏峰主殿三位管事師兄也被其所傷.長老一行人已經趕去飛斗山了,掌門在閉關,除了門中四大奇子,該是無人能擋其鋒芒了.大師兄,你快去看看吧."

這弟子說罷,卻是不上前,望著獨自思索的青柳,眼中三分忌憚,七分畏懼.

"難道說……"

孫妙玉與丁古固兩人眼中同時一亮,齊聲道:"多多想見靈俊?"

……

大曲灣上,眾多流光都朝靈烏峰方向趕去,那靈巫峰人頭攢動,很是熱鬧.

待丁古固幾人飛至靈烏峰主殿上空,那靈烏峰殿上已經圍著黑壓壓的一群弟子了,空中也是有各種流光法寶停立,眾弟子都看著好戲.

只見,靈烏峰大殿廣場之上,一個一身紫衣的少年跪立,正是多日不見的多多!

此時,多多周身環繞著一個大大紫色的氣場,約有十丈,薄如蛋殼,似紫色琉璃水晶.在大殿門口則是形成了一大大的人圈,正圍著多多的那紫色圓形大氣場旁邊,指指點點.

這時,有一個弟子趕來的弟子作了試井石,其不明所以擠進觀看,卻不知是後面推了一下,還是他自己走進了一步,當下便靠上了那巨大紫色氣場.

"別……"

提醒的聲音,此起彼伏.

提醒的人,當是那些已經圍觀多時了的弟子.

這時提醒卻是晚了.這個貿然闖進的弟子已經碰觸道了多多的紫色氣場.

當下,多多的紫色氣場像人體肺呼吸一般,一個擴張,紫色圓形氣場瞬間擴大了半丈,那弟子當下被彈得倒飛疾退,其吐出的一口鮮血在空中劃出了一道長長的鮮血半弧線,似一道噴湧的血泉,觸目驚心!

竟然對九生弟子下了手!

旁邊圍繞的弟子議論紛紛,當下嚇得急退了數丈.

多多卻是沒有動身分毫,紫色圓形氣場也沒有絲毫變化,紫色氣場已然在,人跪立著原地.

那被彈起的弟子滾落至靈烏峰廣場邊緣,七竅流血,大腿不斷顫抖,不知死活.

受這一擊,那弟子摸樣慘淡,只怕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了.

"多多!你在干嘛?"

聽得孫妙玉的話,跪落在地的多多身影一震,圓形紫色氣場一頓,繼而消失.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九章 紅顏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十一章 矛盾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