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八章 三世緣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八章 三世緣

大巫峰,廂房內.

丁古固昏迷不醒,幾個弟子站立一旁.

"這是怎麼回事,誰讓你動手的?"余七淡淡問道,余七雖然語氣平淡無奇,吳凡卻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壓,後退了一步,又知道自己又是理虧,當下便沒什麼言語.

房間內頓時顯得沉默了下來.

"師兄起初只不過是想與他只不過是互相切磋了一下罷了."一個弟子低頭道.

"這是切磋?"余七袖子一揮,直指著昏迷的丁古固,房中的弟子都知道余七已然發怒了,都是不說話.

房子不大,也不奢華.此時,除卻房子鼎中的幾縷青煙,該是沒有什麼其他更讓人覺得清冷了.

"師弟不用解釋了,我們不過只是徒弟而已,那個,卻是他的外甥."吳凡說罷,轉身就走.

"放肆!"余七聽罷,怒火中燒,當下身上衣決獵獵作響,無風自舞.手上金光泛動照亮了廳堂,片刻便凝結成了一個金色大掌印,單手送出,朝吳凡背後蓋去.

這一掌,是余七盛怒下的一擊,已然沒有留手,就算吳凡抵抗了,也是要被龐大的靈力掩蓋,受傷.

呼——

金色大掌打翻了房中間放著的香案,繼而砰的一聲蓋在了吳凡背後.這吳凡本是能躲過去,卻不知道為何沒有躲.受了這一擊,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滾落出了房間,倒在了房前的走道上.

余七見他不反抗,當下也是詫異了一下.

"咳咳……"

吳凡起身便吐出了一大口血,繼而用袖口搽了搽嘴角的淤血,禦劍而走,瞬間消失天際,頭也沒回.因沒回頭,卻也是沒人看見得其眼中滾落的兩行淚.

"莫不是以為少了他,天下就會大亂?"余七一甩拂塵,又回到了房內.

幾個弟子見得吳凡竟然忤逆師長,對望了幾眼,搖了搖頭,相繼告退.

……

過了一天,丁古固醒來,卻見那傷口卻奇異般自動愈合了,愈合處的肌膚光滑得如新生的嬰兒一般,疑惑不解.

余七解釋說,可能是白虎聖獸的神力使然,可丁古固仍是吸收不了靈力,余七試著灌輸靈力給丁古固,那靈力卻如同入了海中的河流一般,見不到外泄,見不到吸收,這讓人困惑不解.

本是要找白虎神獸詢問究竟,可白虎聖獸已經離開了九生派,南玄也沒告知白虎的去向,此事只能作罷了.

丁古固凝望著大曲灣中的碧波,想到靈力已失,三派會斗臨進,有些無奈.

"其他兩閣傳人已經到了門中,女弟子安頓在縹緲峰,男弟子大多安頓在我回天峰.虛妄寺傳人也來了,法號淨塵.聽說你已經沒有絲毫靈力了?"一個男子走至丁古固身邊,輕聲問道.

丁古固回頭一望,卻是回天峰青柳.

聽得青柳的話,丁古固托起手掌,試圖凝聚靈力,試了半響仍是聚集不了靈力,苦笑了一聲,道:"是啊,沒有絲毫了靈力,只怕成了廢人."

"我師父說,正道不能總是處于被動之中,應該提前出手給那群妖類迎頭一擊,提高士氣.所以,幾位長老都約了兩大劍閣的其他長老,在三派交點之地"飛斗山"密謀大事,不能前去.余長老剛剛來找過我,說此次外出,務必讓我護得你的周全,該是看中這九生門中只有我對你沒有敵意,也或是信任我的實力."青柳說罷,頓了頓,繼而道:"我們三日之後動身前去一個叫苦玄門的小門派,去尋虛妄寺傳人,那傳人會出一個問題,要是解其一個問題,能有機會去一趟那最神秘的虛妄寺,這千古第一大迷圖就能解開了.若是能得到點悟,那以後成就肯定不凡,確實不該錯過了."

說完,青柳臉上仍然是忍不住的有些激動.

"為什麼在苦玄門?"

"不知道,只傳出那傳人會出現在苦玄門.那苦玄門離我們靈烏峰不遠.天下個正道已經趕去等候了,那傳人卻是沒有出現."

聽青柳回答,丁古固隱隱想到了什麼,卻又不肯定,又想到了多多,不知道這多多來了九生派沒有.正這麼想的時候,卻見小巫峰武亦掠過瀑布禦劍飛來,降落在閣樓前.

武亦一臉喜悅,道:"丁師弟,你看看誰來了?"

"咯咯……"

伴隨一串嬌笑,自瀑布轉角之處,飛來一道紫色流光,仔細一看,妙玉其人,傾國傾城.

"玉兒,你怎麼來了?"思念之人就在眼前,卻沒有過多激動,只是把往日的思念仿佛化作一縷春風,溫暖已心.

"傳聞天下第一美女,孫妙玉之姿,傾國傾城,久聞其人,不得一見,我還以為是那些無聊的人亂傳的,果然百聞不如一見."青柳輕聲歎道,陷入了片刻呆滯.

這番話旁人聽得是奉承,恐怕只有見過孫妙玉本人的人,才會知道這話沒有半點虛假成分.

"這樣,我三日之後來尋你."

片刻之間,青柳又恢複了冷漠的摸樣,又見丁古固點頭,便轉身禦劍而去.

"咳咳,那個,弟妹,我也走了,先回小巫峰了."武亦支支吾吾.說罷,手忙腳亂的拿出法劍,禦劍飛行而去.

孫妙玉撲哧一笑,道:"小巫峰只怕只有大師兄存有人情味了.那個二師兄感覺好討厭,我問你在哪里,他說管他屁事……那個三師兄卻是不回答我,冷默默的,像是我欠了他銀兩一樣."

溫香軟玉入懷,丁古固當下把最近發生的事情都說向孫妙玉了一遍.

哪知丁古固話畢,孫妙玉卻是不語.

丁古固見其如此,心中一慌,道:"玉兒,你怎麼不說話了?"

孫妙玉歎了一口氣,道:"你真的喜歡上了那個靜琴嗎?"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丁古固扶正孫妙玉,兩人對望,皆是沉默.

"我信.可對于一個女子來說,心愛的男子愛上了其他女人,若說不吃醋,那是假的,是虛偽了.如果你真的愛上其他女子,我也會想,是不是我對你不夠好,若是我做得不好,是我沒用,我誰都不怨,只管做好自己."孫妙玉低首皺眉,幽幽道來.

丁古固聽得此言,緊了緊擁著孫妙玉的臂膀,繼而道:"玉兒,你做得很好了.我也沒有喜歡其他女子."

"以後,就說不定了……"孫妙玉話沒說完,突然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仰頭凝望丁古固,道:"我想,要你為我做一件事情."

"恩,你說."

見丁古固點頭,孫妙玉輕聲道:"世間流傳這樣一個美麗的傳說.傳說虛妄寺有一顆菩提樹,那顆菩提樹結有一種菩提子.菩提子,三世緣,若是兩個有情人分食這菩提樹的同一顆菩提子,必定能定三世情緣,來生還會相遇,繼續相愛.這樣一來,來生我便不怕找不到你了.修真千年壽命,終有老死之日.我怕,我要是先一步死去的話,來生找不到了你.你說,我要是找不到你,該怎麼辦呢?所以,我想下輩子,下下輩子都做你的妻子."

說罷,孫妙玉把臉埋進了丁古固胸膛內,這一個人,熟悉至極,又讓人溫暖,將陪伴自己一生……

人之一生,父母給你的,不過一個美好的開端,終究會先後離開自己,而後面長長的一段路,你將獨自前行,這段路,漫長寂寞,只有一個人能陪你走完,陪伴你走到最後,那便是所謂的"伴侶".

如果能定三生情緣,輪回之後又相遇,不感歎命運不公,不悲歎失去記憶忘記彼此,執子之手,天荒地老.

失而複得的愛,充滿悲壯與傳奇,這或許是全天下有情之人的向往,也或是追求.

小願望,卻路漫漫其修遠.

"你要我去答那虛妄寺傳人的問題麼?"

"恩."

"傳聞,虛妄寺聽先僧人昔日出一個題目,全天下竟然沒有一個人解得出來.玉兒,你怎麼就確定我解得開?"

"我相信你完全可以呀,我的大才子!咯咯……"

孫妙玉一笑,丁古固不由看呆了,仿佛內心一陣春風拂過.

兩人牽手步入房內.

掩上朱木房門,孫妙玉閉眼,一副任君采擷的摸樣,一顆櫻桃口嬌豔欲滴,丁古固卻是沒有吻下去,強忍著把這唇含于嘴中的沖動,道:"往生劍果然不凡,我見到靈俊了."

孫妙玉聽罷,想起傷心之事,身子微微顫抖.

"他沒說明凶手是誰,也不告訴我.只是讓我不要放棄多多,不知道多多怎麼了,他來了麼?"這個問題,丁古固一直疑惑不解.

"唉……多多自從出來之後,性子冷了些,可能是因為靈俊的事情吧.其他倒是沒有什麼變化,我也沒見到他使用靈力,只知道他似乎變得很強了.可是,靈俊為什麼不說凶手呢?"孫妙玉幽幽說道,繼而想到什麼,大吃一驚,道:"莫非此人身份不一般?靈俊在害怕什麼?"

"估計是這樣,他不想坦白冤情,估計是想保護多多吧."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七章 廢物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九章 紅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