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四章 凶手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四章 凶手

丁古固望向姜一山,意在詢問,是該言明身份?還是繼續隱瞞?畢竟自己的目的將要達到,解開這樁冤案,自己的心願一了,就要離開九生派,去觀那極北之地與極西之地的兩大絕景了.雖然將要達到目的,可這人之常情,顏面之類還是要顧及一下.

姜一山見得此狀,歎了一口氣,道:"此事若要言明也未嘗不可,不過,還是先退避左右弟子吧."

余七與南玄不明所以,當是沒意見,風香長老此時也一反常態的點了點頭.

小巫峰三人已然明白其中內幕,當時沒有話說,直往殿外走去,潘靈也是灑脫,起步就走.靜琴還想說什麼,卻見風香眼中嚴厲之色,當下只得退了出去.青吳凡雖是疑惑卻也只能聽從師命,與眾弟子駕著魏錦東退了出去.

"古固用的武器,是絕世傾城劍,古固是那丁原之子."姜一山一邊說道,一邊從乾坤戒中取出了傾城劍.

"什麼!"南玄瞳孔放大,顯然也是吃了一驚.

"你說什麼!婉兒之子?"余七此時驚喜交加,似忘記了先前的悲痛一般,伸手便抓住了丁古固的手臂,上下細細不斷打量著.

"果然,十分樣貌有六分與婉兒相似.我先前看其像婉兒,還以為這天下相似之人頗多,不過,這無緣逢巧的事情還真是比較少啊,都這麼高了,多大了?"余七認了親孫,一時間唏噓不已,忘了其他.

"十六,余前輩,爹爹要我把這傾城之劍交與給你,還有這封信."說罷,丁古固從乾坤戒中拿出那封信.

"咦,怎麼還叫前輩,見外了不是,得改口叫我外公了,呵呵."待余七看到信封上"余七老兒親啟"幾個字,頓時眉頭緊皺,恢複了往日的莊嚴之色,繼而歎了一口氣.

南玄微露難色,片刻轉換神色,恢複鎮定,輕聲道:"……孩子,那個,你父親母親,這些年來過得可好?"

"爹爹很好,母親也好."丁古固道.

"你母親身體怎麼樣?"南玄又追問了一句.

"身體怎麼樣?"丁古固疑惑了一下.

修真之人平常修煉,都已經通達百穴,並都無大小病災,只有生死之說.這南玄問得奇怪,丁古固聽其之意,仿佛自己母親有什麼病情一般.便繼而問道:"掌教師傅這樣問,難道說,我母親還有什麼病情隱瞞了我不成?"

余七與南玄見其這般發問了,臉上皆是露出了尷尬之色,眾人相繼沉默,不知如何回答.

"這人,有時候太聰明了,反而不好,與人交流的時候,總是以為別人話語之中字字珠璣,暗合隱喻.因此,交談的時候往往會鬧得不可開合,常會出現很多誤解.此刻你便是多心了,掌教只不過是問候之類的話而已,你何必扭曲他的原意呢?"縹緲峰風香長老說罷,輕蔑的瞟了一眼丁古固,便轉望前方,不去看他.

余七先是苦笑了一聲,在是搖搖頭,最後又重重的歎息了一聲,道:"唉,罷了!現在想想,二十年都過去了,還有什麼不能講的?你母親中了至寒奇毒'芒月’,這個毒,每到月圓之夜,寒氣最濃的時候,圓月光華便會引動天地寒氣,寒氣便會入體,中毒者要忍受寒氣攻心之苦.當初兩人做得事情實在太過了,竟然,竟然要……"余七望了望南玄,卻是沒有說出口,繼而道:"為了逼迫他們就范,所以我便這般做了."

"什麼!"丁古固卻是沒有想到,自己母親平日看起來好好的,竟然中了奇毒.

"海域之上,一年四季氣候變化不是那般強烈,所以這該是最能減少痛苦的方式了.所以,你該是明白你為什麼在海島之上了."姜一山點了點頭.

"唉……至親之人,到頭來卻鬧得持刃相對,這又是何苦呢?二十年來,我時常後悔當初的做法,可現在只怕是後悔莫及了.人世間最悲哀的事情莫過于膝下有子,卻遠隔天涯之遠."余七又補充道.

"哼!師兄這般說道,難道說我師妹惜菡的死,他們一點責任都沒有?好吧,我承認,我那傻師妹一片癡情換負心,糊塗到了極點,可那小巫峰姜一峰,姜師弟的死,丁原一點沒有錯嗎?你何必內疚,我看,根本不用內疚!哼!"風香說罷,狠狠的瞪了一眼丁古固.也不打招呼,化作一道流光,轉身就飛出殿外,或是,不願看到他人親人歡笑場面,也或是,想到此地再待著也是無聊,不如早退.

"既然你們外公外孫相認了,那真是恭喜了,我有些事情還沒完呢,便先告退了啊.古固,這傾城劍給你,回頭再來小巫峰做客啊,哈哈."

這兩件事情本是姜一山的兩大痛處,也因此,姜一山才有了那般消極不進取的觀念,不讓小巫峰弟子習武修煉,不招收門徒,當下雖是表面歡喜,其實是為了掩飾沉重的心情,便也走了.

殿中只剩下丁古固,余七,南玄三人.

"孩子,你把死者之發,給我吧……"南玄對丁古固伸出手,和善道.

丁古固伸出手,遞出裝有靈俊之發的錦囊,南玄接過,施了個決,錦囊懸浮于空,往生劍出鞘,天地風云變色,風中又是一番鬼哭狼嚎的淒厲叫聲響起.

半響,南玄睜開雙眼,道:"孩子,你過來,握著這劍."

丁古固疑惑不解,可自其手摸上往生劍的那一刻,馬上就明白了情況.

只見,眼前憑空出現一個鬼影,這鬼影雙腳浮空,披頭散發,面目正是靈俊!

"誰殺的你?"丁古固問道.

靈俊苦笑了一聲,道:"多多怎麼樣了?"

這聲音好似從遙遠的虛空之中傳過來的一般.丁古固當下明白,這是神念之間的交流,所以才有這般虛無的感覺.

"他現在很好."丁古固答道.

"你這句話,便是在騙我了,我又如何能信你的話?"靈俊沉默.

"你一直沒走麼!你還留戀人間,你到底想做什麼?烈日高懸,你難道不怕會魂飛魄散麼?"丁古固百思不得其解.

"這往生劍的一種功用,便是可以保住魂魄在烈日之下行走,也不會魂飛魄散.不過,尋常魂魄確實不能長久逗留人間."南玄解釋道.

"他還小,又有沒至親,我怕他一個人有時會孤單而已.不過,我一直遠遠的望著他,沒有靠得太近."靈俊又是一陣沉默,繼而道:"凶手是誰,已經不重要了,我想求你一件事."

"可以,但是凶手現在還在逍遙法外,你難道不想伸冤麼?"丁古固聽得靈俊之言,腦中突生一個想法,把自己也嚇了一跳,道:"凶手莫不是身邊非常之人?"

"不是,不說了……你也不要追查此事了,下回若是還召喚我前來,我便不會出現了.我求你的事情便是,能否不要讓多多誤入歧途?他還小,心智也不成熟,只要別人稍加引導,容易迷失自我.我雖然與你相交不久,但直覺卻告訴我,你是一個好人,千萬不要放棄他,他的本性不壞."靈俊說得激動,朝丁古固飄了過來,兩人距離,咫尺之間.

"什麼?多多到底怎麼了?他出什麼事情了嗎,你又為什麼這麼說呢?"丁古固又是被說得一團霧水.

"唉……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讓我走吧,有機會的話,好好照顧多多,千萬不要放棄他."靈俊見丁古固點了點頭,又道:"謝了."

說罷,消失原地.

南玄與余七對望一眼,點了點,皆是不語.

……

出了大殿,余七望著殿前那靈烏峰瀑布斷層,輕輕道:"從小,我就沒遂你母親的意,她淡泊名利,喜歡詩詞歌賦,喜歡風雅之物,不喜歡武刀弄劍.我偏偏逼著要她習武,修決.她不喜歡南玄,我偏偏要撮合這段姻親.她要和你爹爹在一起,我卻用毒逼她,不讓他們在一起.你母親必定現在還恨我這個爹爹吧?恐怕連你這世間還有一個外公這件事,都沒有跟你提過吧?"

"母親常和我說,天下之大,有一個地方她最留戀.不是風景如畫的大曲灣,也不是東海富麗堂皇的風火流煙島.她第一次說的時候,我猜是其他三大絕景,但她卻說而是一個名叫'南田園’的地方.南田園,土地荒蕪,那兒的人們一年一個沒有好的收成,那里也沒有好看的風景,沒有富裕的生活,卻是她心中最留戀的地方.我問為什麼.她說,在那里她度過了一個完美的童年,因為,那時候有父親母親一同陪伴著."丁古固頓了頓語氣,繼而道:"她還說,這世間最美的地方,其實是心中牽絆之人所在的位置.有留戀就有不舍與遺憾.如果一個人沒有留戀的東西,或是心死了,或已經是擁有了,是最滿足的人了."

"南田園……是啊!當年兵荒馬亂,我卻鬼迷心竅,癡迷道術,變賣了部分家當,獨自上了山.因為資質不凡,也為了不辜負她們母女的期望,越發的勤加苦練,幾年之間便修道有成,在門中弟子中也有了一定的地位.于是,就回到了南田園,那時候正值流寇橫行,我本以為她們母女定然逃走了,沒想到她們母女一直在等我.見了我,不但沒有怪我,還非常高興……"余七說到這里,拿拂塵的手便不時顫抖了起來.

"我多年不在,你外婆獨自支撐一個家,早早便勞累成疾,到了門派中後,便倒了下去.那時候,我忙于門中處理事務,常常出去執行師門派發下來的任務,沒有時間理會,我也是想有一些功績.能讓她們母女能在門派中立足,不受人非議.先前,我顧及顏面,安排她們在一座孤峰之上,那峰四面環水,與大巫峰主體相隔甚遠,也是因為這樣,你外婆病倒直至氣絕,你母親都求救無門……"余七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繼而道:"她也不怪我,甚至我有時候都記不起她的生辰,她也不怪……我何嘗不明白?其實,她們心中滿是理解,希望我快點忙完,能有時間多多陪伴她們,三個人坐下來安安靜靜的聊上一會天,這個願望,簡單而又卑微,我卻給不了.你說,你娘親是否怨過我這個不稱職的父親?"余七說罷,苦笑了一聲.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三章 咒印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五章 云瑜之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