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一章 罪名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一章 罪名

叢林上方飛來一道流光,降落在丁古固的身前,卻是那姜一山.

想必,自這丁古固捏碎玉決的時候,姜一山感受到了,馬上就趕了過來,所以比其他人都快了一步.

姜一山降落之時先是滿臉焦急,待看定了場面情況後,便陷入了震驚之中.

只見,場面上昏迷的兩個人韋書與魏錦東都不知死活,不遠處還有一大灘血跡,丁古固站立頭頂得那顆枯萎的大樹上面光禿禿的,沒有樹葉,顯得詭異異常.

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韋書與魏錦東兩人的道寶都脫落在地,而且人又昏迷不醒,這下便步知道了原先的情況.

姜一山本是以為丁古固陷入了危險之中,哪像到丁古固會把兩人擊敗,又用手試了一下旁邊魏錦東的鼻翼,發現尚有微弱呼吸,這才松了一口氣.當下便用狐疑的眼光之打量著丁古固,似乎想重新認識一番丁古固一般.

"殺戮之意……不好,這傾城劍……"姜一山看了半響,終于發現了瑞端,此時的丁古固雙目通紅,似一個原始的野獸一般充滿殺意,仿佛要殺盡一切生靈.話未畢,人便上前一步,直往丁古固手上奪來.

誰想到,丁古固竟然揮舞了一劍朝其斬來,出其不意攻其無備,一道金色劍氣催發了出來,直射姜一山門面.

姜一山雖然被其出其不意的攻擊,可其不愧為九生長老,電光火石之間確實反應了過來.當下,催動靈力揮袖應對,一道相同的金色靈氣牆壁自右手催發了出來,與傾城劍激發的劍氣對撞了過去.

這金色靈氣牆壁是姜一山為了格擋劍氣倉促而起的,所以並未完全成形,雖然幫姜一山擋住大部分的劍氣,姜一山本人也側身了過去,但是他的袖子與一縷飛揚在空中的長發仍被斬落,在空中相繼飛舞而下,其手臂也被劃出了一個長長的口子.頓時,鮮血沿著其手臂落在其道袍之上,點點紅斑四散開來,散成不知名的圖案.

那傾城劍帶著一股殺戮之意,這股天地之間無數死去英雄人物的殺戮意志,竟然把其鮮血變成了灰色,那道袍上的那點點鮮血瞬息之間也變成了灰色,觸目驚心!

這時,姜一山一個前踏,橫手一切,切住了丁古固握劍的手腕.

丁古固靈氣一滯,悶哼了一聲,傾城劍脫手而去,斜插在了地面上,發出一陣輕鳴聲.

丁古固雖然劍脫了手,不分敵我,可眼中的殺戮之意並未完全退去,思考能力還在.那傾城劍受其口訣與靈氣牽動,在地面不斷顫抖,脫離了地面,直往第丁古固手中飛去,要飛回到丁古固手中,繼續殺戮!

此時,姜一山凝聚了一團靈氣在左手之上,正欲把自己右手臂上灰色的鮮血去掉,封住流血的經脈,卻沒想到傾城劍又飛回去了,當下左手一推,拍中丁古固胸口,這一掌靈力澎湃,只把丁古固擊得往後倒飛而去.

受了這一擊,傾城劍沒有了牽引,在空中幾個翻轉,便又斜斜的插在了樹葉地上,丁古固則被擊得遠遠的摔了一跤,當下醒悟過來,眼睛漸漸清澈,恢複了神智.

"錦東,書兒,怎麼……"

說話的卻是降落的大巫峰長老余七.這時,九生派幾位長老分別降落了下來,待看清了場面,皆是一驚.

余七見自己門下兩個大弟子,都昏迷不醒的摸樣,當下身形一個閃爍,就相繼到了魏錦東與韋書身旁,分別把了一下脈,確定再三,才呼出一口氣.

余七斜斜瞟了一眼姜一山,道:"姜師弟,你既然要前來救援,替小巫峰放棄了這場比賽,那就該出手救援一下錦東啊,獎勵什麼的都無所謂,畢竟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唉……"余七頓了頓語氣,望了一眼回天峰墨合道:"墨師弟,你來看看吧,錦東的這氣脈虛弱.如果我所料不差,不喪命,不變成一個活死人便是好的了,唉……"說罷,余七神色複雜的打量著丁古固.

墨合聽罷,上前按住魏錦東的頸部,手指上金色靈力顯現,閉眼探查.

姜一山自幾道流光還未來到的時候,便把傾城劍收到了自己的乾坤戒中,所以在場的極為長老都打量著丁古固,都萌生了兩個念頭:此子的來曆是什麼?實力到底有多高?

不過,此時丁古固一臉茫然,幾個人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便轉看那俞發皺眉的墨合.

這墨合手上泛動的靈力能被肉眼所見,那是靈力厚度相當濃郁的原因,但也是要達到道術層次"通"的境界才能有的.丁古固運用"蒼天破"的時候也出現這種情況,那是因為道決本身的原因.還有一種情況,便是在一些道寶上能體現.不過,這種道寶僅僅限于靈級道寶,這些道寶催動起來能化作流光,光彩奪目,是修煉人士常見也是必備的道寶.

此種道寶通名為"靈寶",是因為受了擁有者的鮮血為引,賦予了其獨有的意志,聽從擁有者的驅使,用起來能如同使用自己的手臂一般靈活.

"道寶"比靈寶差很多,也分為上,中,下三等.上品道器與下品靈器的唯一的區別,便是不能承受過大的靈力貫入,靈力是法寶攻擊,驅使的能量,不能承受過多的靈力儲存,對戰起來,優劣程度明顯,結局可想而知.

玄級道寶級別為"玄",其實古人用"玄"字來命名這種道寶是大有深意的.顧名思義,玄級道寶有玄之又玄之意,有匪夷所思的能力,能溝通虛無縹緲的神鬼之力為己用,有鬼神莫測的玄機.若是要占為己用,那便是與冥冥之中的主宰作對,是逆天的行為.所以,古往今來都沒有聽說有誰能賦予這玄級道寶意志,讓其聽從自己的命令.有嘗試過的,要麼走火入魔,要麼身死道消.有了前車之鑒,所以後人都沒有敢再去嘗試的了.

至于神級道寶,天下散布著各種傳說,卻都不曾見哪里出世過,而那"流刃玄珠"卻是與"流刃仙決"一起又記載的,這"流刃仙決"存于世上,想必這玄珠也是有的,只是要待癡迷的眾生尋找罷了.

姜一山剛上前扶起丁古固,墨合便說話了.

只見墨合歎了一口氣,道:"看不到衣服哪里有破損的痕跡,卻傷得如此之重,恐怕是下毒之類的手段.世間醫術最高超的莫過于了無師兄了,可惜了……"

"師兄,你到底想說什麼?"說話的卻是縹緲峰峰主風香,語氣中透露著不耐煩.

墨合見風香不耐煩,充滿敵意,當下眉頭皺起,朗聲道:"我是說,我的醫術斷然是沒有了無師兄高超,了無師兄的衣缽傳承給了掌教至尊,唯有讓掌教至尊來看看了,這錦東的體質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診斷不出也屬合理.不過,從這表相看來,恐怕不是半死不活,就是命不久矣了."

"這……"姜一山望向丁古固,盼其解釋.

"丁古固,我們剛剛在'下曲樓’見得這邊靈力濃郁得近乎實質,空中的靈力灰得如同那濃稠的漿糊一般,是否是你弄出來的?"

墨合問得客氣,言語也是合情合理,可其他人卻不是這般想,例如風香長老.

這風香長老雖為女流,可心智異常,又眼觀周遭,心中便又了大概的判斷,指著場中景象當下道:"幾位長老請看,地上一灘鮮血,破碎的鼎身,枯滅的樹,兩大奇子又昏迷不醒,四個實力不濟的弟子被殺,姜師弟是前來救援的,連姜師弟都受傷了,而且傷得不淺,你們還不能推斷出來麼?姜師弟不好回答,怕有失顏面,我就來幫你答!如果我所料不錯,這一灘血便是以血為介,施展的通靈之術,那破碎的鼎便是昔日妖族赫赫有名的上品靈器朱鼎.此子其實入派之前實力便已經通天,我們九生派為正道先,都培養不出這樣的人才.那只有一個解釋了,此子絕對是魔族奸細無疑,而且在魔族地位絕對不低!"

丁古固剛恢複清醒,腦袋還有些渾渾噩噩,待分清了場中情況,正張口欲答,卻被這風香長老打斷,說了個莫名其妙.心中不禁念道:最毒莫過婦人心這句話,果然說得一點都沒錯,這風香長老把這人心貶低得一無是處,罪名也編排得條條是道,合情合理,真是讓人百口莫辯啊.

且說這縹緲峰的女人,似乎都不是什麼好女人,先是有靜琴在小巫峰無理取鬧,又在魏錦東那里挑撥離間,鬧得現在不可開合,再有那潘靈霸道囂張,心狠手辣,視人命為草芥,不分青紅皂白便要對小巫峰一行人痛下殺手.丁古固平日溫和,此時又遇到這風香長老先入為主的觀念,汙蔑自己是妖類,當下也有些厭煩這縹緲峰的女人了.只怕讓她胡說下去,不管自己今天怎麼辯白,恐怕都逃脫不了這勾結妖類,或者妖類同黨的罪名了.當下便道:"前輩推斷極為正確,不過那妖族之人已經逃走了."

"放肆!你是個什麼東西?長輩講話,你也敢出來插嘴?"風香長老當下對著丁古固面斥了起來.

"哎,哎!師妹此話有些過了!"余七當下出來打圓場.

"有些人莫不是眼看自己弟子敗了,亂尋小輩撒氣吧?"墨合眉頭一揚,淡然說道.

姜一山見兩個長老有鬧得越發激烈的趨勢,當下雙手一按,示意兩位長老停下談論,淡淡道:"古固,解釋一下吧."

丁古固點了點頭,朗聲道:"實不相瞞,先前有兩個妖族之人來過這里,我與他們中的一個有過結仇.這次,怕是來尋仇的.那妖類分別擊敗了他們兩人.其中一個自稱是'七情法妖’之一的'憂’."

"什麼!"三人聽得此話皆是一驚.

"這十二法妖是妖族長老級別人物,單個前來還不是很可怕,可怕的是如果在一起,便能施展一套組合道術,那七情妖的組合道術為'情絕七花’,三百年前,驚天動地,屠戮無數蒼生.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前任掌門丁原遇到他們的時候也要避其鋒芒.雖然已經被了無師兄殺絕了,但傳聞有第十三法妖,不比七妖,他們是六個,號稱'六欲魔’,實力比七妖高出很多,所以自稱是魔,就是不知這最後一個是誰,也不知道他三百年前為什沒有出戰,這一直是一個謎,或許就是因為有其從中作梗,才有今日的魔族卷土重來吧.不過,你說的是'憂’該是這七妖傳承的後續之人,絕不可能是複生過來的."墨合說罷,仍是心有余悸.

丁古固頓了頓,道:"是的,他自己說自己是受了傳承,繼承這個名號的.我記得我催動了大陣,後面就不記得了情況."

"地上弟子的尸體,已經被收了魂魄."余七手拿藏魂玉,蹲在四具尸體旁邊,試了半天沒有反應,聲音不禁有些顫抖.

"師兄節哀,看這手法,像是錦東殺的,卻又不像,不知道有哪里不對."墨合道.

"是韋書殺的."丁古固頓了頓,繼而道:"他想嫁禍給魏錦東."

"是否是你親眼所見?"余七雙目一瞪,伸手一吸,那昏迷的韋書便吸到了他手上.余七五指迸發,按住其腦門,輸送著靈力.

"我看,恐怕是你殺的吧!"風香譏諷道.

這時,韋書醒來,看清場中情況,語氣微弱,道:"是他殺的大師兄.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章 禍根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二章 往生劍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