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章 禍根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章 禍根

砰——

朱鼎紅芒與傾城劍激發的金光相遇,紅芒瞬間便暗淡下來,朱鼎當下被擊得一震,朝憂相使急飛而來.

憂相使當下一個回旋踢,左腳撐地,右腳撐鼎,以擋住朱鼎沖擊的余勁,才一接觸,全身就被朱鼎帶得身體不斷震蕩.

這傾城劍太過霸道,本身是玄級道器,品質就非同一般,此時,劍與大陣相輔相成,又有攻擊口訣加持,發出了其真正威力.激射的金光對于朱鼎的沖擊之力過大,剛一接觸,朱鼎的赤芒就金光被壓制得不能動彈,只能利用本體鼎身作格擋之用.

那憂相使以腳撐鼎,用全身之力支撐著,還是被推得直往後面滑去.

那草葉苔蘚布滿的地面被其左腳劃過一道長長的痕跡,露出清新的泥土,憂相使那撐地的左腳靴子邊緣,則急速堆起了厚厚的泥土.

而那帶著斗笠,那被憂相使稱之為"玉"的男子,看情況不對,機變異常,早已退至遠處.

後滑了約有三十丈,這時,憂相使感受到鼎上傳來的殺戮之意,心神一震,漸漸有些力不從心.顯然被殺戮之氣傷到了元神,又不敢直接觸碰鼎身,當下轉成雙手禦氣,隔空支撐著旋轉的朱鼎抵禦劍氣,還是向後滑去.

咯,咯——

憂相使漸漸止住了後退的身勢,卻聽到咯噔響聲不斷.

正是那朱鼎與傾城劍金色劍氣相交的鼎身處不斷下凹,鼎身將要破裂!

丁古固所在的九生護山大陣中,濃郁的靈氣牽動天地.靈氣洶湧澎湃而下,只怕已經引起了門中長老的注意,那靈氣被牽引下來,便隨陣運行,自動轉化入劍中,增加其後續之力.

片刻,又有一道金色劍氣蘊量,只等第一道散去,馬上就要激發出來,丁古固當下,是直要把憂相使當場擊殺!

憂相使見丁古固的那第二道劍氣已經快要蘊量成型,憂傷的神色更添幾分憂傷,望著朱鼎眼中含有些不舍,這會兒,卻也無可奈何,只歎了一口氣,當下雙手一震,念著莫名的道決,在其渾厚靈力催動之下,鼎身赤芒大盛,那赤芒逼得金色劍氣稍稍一頓,此時,時空仿佛靜止了一般.那道金色劍光是靜止的光,那鼎是靜止的鼎,仿若兩者在一個畫卷之中的光與物.

如此機會,憂相使當是能抓住,當下側身一掠,身影消失原地,不見了蹤影.

那朱鼎受了催動,自動運行著,鼎身不斷震蕩,漸漸自己破裂開來,卻是要自毀來抵擋這傾城劍無匹的攻擊!

鼎身像剝殼的雞蛋一般,漸漸剝落.待剝落完畢,全部裂開後,便見到了一個巨大的紅色血蛋,血蛋碎裂,湧出大股莫名的鮮血,癱在地上,金光從上激射而過.

片刻,癱在地上的鮮血,又自行彙攏了起來,形成了一道巨大血掌.

那血掌之上紅芒流轉,仿若其中有萬千鬼神在嗚咽一般,森冷可怖.

血掌掌緣漸漸轉正方向,直線成一個手刀,朝丁古固大陣劈來.

這時,丁古固的第二道金色劍氣剛好凝練成型,驟然激發.那金色劍氣頓時,呈一條直線,朝沖血掌電射而去.眼看金色劍氣馬上就要與血掌相遇,卻見那血掌突然側偏了一下.像有自己的思維一般,不與那劍氣相撞,躲了過去,顯得極為具有智慧,仿若有一個人在操控著它.

丁古固發出的這一擊,厚實如柱,還是與那巨大血掌擦了個邊.

那鮮紅的血掌與劍氣擦邊的部位當下變成了暗紅色,掌中的嗚咽之聲大勝,像一個受驚了一般,收縮了一下.

"以血為介,通靈術,惡靈之掌麼……"云瑜皺眉,又舒緩了一口氣.

云瑜說話之間,巨大血掌已經扣住了大陣無色光幕,那些被傾城劍引動,從空中沖刷而下的靈氣,全然被血掌吸收了進去,補充其力量.

這時,血掌扣在大陣的光幕之上,似在抓取一個龜殼一般,不斷震蕩,扭曲,直要把這大陣捏碎,拍扁,連根拔起.

丁古固在陣中才發出了那驚天一劍.現在正處于舊力用盡,新力未生的階段,而那從空中彙聚直灌而下的靈力卻被血掌吸收.驟然間,聚集不了靈力反擊.陣的陣腳終究禁不住血掌的捏拍的力量,無色光膜動蕩了起來,不出意料,片刻間便要被無色大幕被捏碎,丁古固當下處身危急.

果不其然,片刻間見無色大陣似被咬碎的冰塊,破碎開來.

那大陣一破,陣中那濃郁得灰色一般的靈氣就被巨大血掌瘋狂吸收.

血掌繼而直扣而下,蓋住了陣中的一切事物,只看到血掌上一股股鮮血不斷翻滾,直像一鍋紅色沸水,空中彌漫著令人作嘔的腥味.

云瑜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悔不當初不出手,若是這少年遇了害,那自己的長生夢,可真如夢幻泡影,要化作塵世的一縷青煙,此去經年,要圓夢或是遙遙無期了.當下一道紫色圓弧自其袖口而出,卻是紫虛歸刃,云瑜在天青海閣是大長老的身份,又在這亂世存活了九百多年,仙根無疑是絕佳,論戰斗經驗實力,論靈力厚度與掌控,都不是那王烈可比的.

當下便見其全身紫氣沖天,那道紫色圓弧刀刃旋轉不休,仿若滿月,卻沒有絲毫的殺氣顯露出來,也沒有什麼聲響,直接飄了過去,旁人看得萬年之久,其實那不過刹那之間,速度之快,仿若看了一個幻覺,血掌的五根手指應刃而掉,沖進林中,根根大樹應刃而斷,直毀滅的幾百顆大樹,方才停止.

云瑜的這一擊,本可完全抹滅掉那血掌,只削掉血掌的五指,雖顯得云瑜對于道術控制的極為精確,但最重要的,卻是因為這云瑜擔心丁古固的安危,不敢全面攻擊,若是丁古固在其中本來是毫發無傷的,卻因為自己的道術傷到,身死道消,那可真是幫倒忙了.

事實證明,云瑜料想是正確無誤的,那不斷翻滾的血掌被斬斷五指,當下嗚咽之聲大盛,移開了拍合的位置,意圖吸收斷掉的五指,重聚掌身.

待這巨掌移動開來,卻見一個小小的方形土包直立在血掌下面,土包破裂,里面卻沒有人.

"難道說……"云瑜當下大駭,猛的連連揮手,一道道紫色的靈氣朝血掌激發而去,附在了血掌之上抽取血絲,那重新凝聚的血掌像被抽絲剝繭一般,漸漸縮小,手法精准利落!

血掌發出刺耳的嗚咽.

"咦……"

一道疑惑聲傳來,尋至聲源,卻是憂相使站立不遠處的樹頭之上.

這時,血掌被紫氣抽光,里面卻是沒有人體,連骨頭都沒有.

云瑜松了一口氣,打量著周圍,轉而仰望憂相使,淡淡道:"尸體可以留下了."說罷,云瑜憑空而起,朝樹上的憂相使直射而去.

憂相使皺眉,或是突然想到了這云瑜的身份,當下一驚.

"憂情咒花,咒情相生,舉世悲戚……"待這憂相使念畢,其身上皮膚露裸的地方,皆是不斷凝練出一朵朵黃色的莫名花朵,相繼在空中飄浮旋轉,空中頓時布滿了無數黃的花朵,漸漸的,密麻到難見五指.當下其站立樹上的樹葉全部變成了黃色,盡數枯萎,隨風飄零而下.

"呃……"憂相使悶哼了一聲,卻是中了一道暗箭.這一道暗箭,正是丁古固催發出來的金色劍氣,本是朝著其心髒位置去的,哪想被憂相使警覺,側身躲了過去.

群花散開,憂相使自花叢之中現出了身形,其左肩被一個偌大的血洞,血流如注.

丁古固站立其身下的樹前,手握傾城劍,眼中紅光流轉,戾氣漸現.

"這……難道,被那殺戮之氣影響了心性麼……"云瑜見丁古固使用偷襲了的手段,又見其眼中濃濃的殺意,機智異常,作風甚是合自己胃口,心中歡喜,雖是心中欣慰,但知道這丁古固一向不齒于如此,事出反常必有妖.心中這般思量,可云瑜手上卻沒有停下攻擊.

不消片刻,那云瑜激發的紫色靈氣如長虹一般貫入花叢中,短時間之內,足足攻擊了有上百次.

那些花朵布滿空中,被擊得四散開來,被消滅的花朵又被後續而來的花朵補充著,仿佛永遠滅不盡一般.

這時,憂相使察覺到了什麼,望了一眼森林中央方向的天空,見肩部流血,當下怒極,朝丁古固急速推臂,漫天花朵仿佛聽了召喚一般,朝丁古固席卷而去.

丁古固當下催動傾城劍,禦起防禦光幕,黃色花朵旋轉不休落在光幕之上,相繼穩穩屹立于上似生了根一般,光芒大動之余相繼枯敗,每一朵花的枯敗,防禦金光都為止一暗,仿佛一個個人走了極端,要自毀殺敵一般,有一股瘋狂之意.

此時,丁古固隱隱有些抵擋不住了,兩眼仍是散發著嗜血的光.

云瑜見憂相使攻擊丁古固,急忙又發出幾道紫虛歸刃,無聲無息,朝憂相使呼嘯而去,想圍魏救趙.

憂相使見得其攻來,當下拿出扇子格擋住胸口,連續幾道紫刃擊在其扇子之上,扇子雖然沒有破裂,但那攻擊是連續不斷的.

憂相使接得這幾招,手忙腳亂,仍被余勁不斷沖擊了胸口,悶了一聲,一口鮮血含在嘴里,卻是沒有吐出來.

這時,憂相使又望了望天空的方向,瞟了一眼魏錦東,眼中閃過得逞的神色,也不戀戰,直帶起那名為"玉"的男子直往崖下飛去.

卻說丁古固禦起傾城劍的防禦金光,抵禦著漫天花朵的襲擊,這時防禦金光也被擊破,情況危急,只等云瑜救援.

云瑜試了一下利用風勢吹散群花,卻因為花瓣急速旋轉,這漫天的黃色小花朵又奇特無比,竟然無法吹散.此招無果,只得連連揮舞了幾道紫氣,斬開了群花的包圍,丁古固頓時壓力一輕,又支撐起了傾城劍的防禦光幕.漸漸的,那漫天花朵被云瑜的紫氣刀刃消滅殆盡.

這九生派的長老馬上就要趕至此地,云瑜見丁古固已經無礙,舒緩了一口氣之余,又望了望丁古固手中的傾城劍,待見其眼中仍是濃濃的殺意,便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飛下斷崖,朝憂相方向使追去.

這時,早早就脫離了群花叢中的一朵毫不起眼的黃色小花,獨自旋轉,像一縷細長的稻草,在這煙草漫卷的戰場,常人甚至都不會發現它的存在,在空中幾多回旋後,終于飄至魏錦東身旁,悄悄沒入其心口位置……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九章 殺戮之意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一章 罪名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