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九章 殺戮之意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九章 殺戮之意

"你竟然有這個病,是福也是禍……"妖異男子望著魏錦東驚歎了一聲,但仍是眉頭緊鎖,沒有其他情緒表現出來,男子伸出修長的紅手指,撥弄了一下臉部的長發,落下樹,朝滿頭大汗的韋書走去.邊走邊道便:"你該是最忌憂傷情緒感染,你投靠我吧,我能把你的病治好,怎麼樣?"

"你屁話還真多,陰不陰,陽不陽的,要我投靠你這個陰陽人,真是可笑,呵呵."魏錦東說罷,臉色已經蒼白.

妖異男子聽得魏錦東罵他,跳了跳眉,也不氣,自顧道:"天洲圖……我倒是知道.你有這寶,或許敵得過我,可是你偏偏生了這個病,唉……要治好,一般的辦法要封住三處命門,修為大減,只要你投靠了我,受了我獨有的禁止法門,成為我的奴隸.我再用我獨有功法為治你的病,你受我傳承,習得我的功法,破而後立,必定沒有後顧自憂,而且不但不會降低修為,還會提升一大截."

"哦?你說說?"魏錦東站立起身,又平複了幾口氣,可臉上仍隱隱露出痛苦之色.

妖異男子低頭,摸了摸鼻子,道:"凡人皆有七情之擾,我叫憂相使,來自極南之地.你放心,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成為我的奴仆的,我看中的,是你的氣概,還算個角色.對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我的名頭?一個'憂’字."

"三百年前那一戰,一十二法妖中便有七情法妖,你是七情法妖眾中的人物麼!你,你……這不可能,早死光了……"跪在地上的韋書駭然道.

"是了,我就是其中之三,名為,憂相使.誰告訴你死光了,就沒有了新傳人?你可願意投靠我?"這憂相使手指一點韋書的眉心,韋書身上的墨蟲盡數化作墨水.不經意之間,一招便解除了魏錦東的道術.說罷,又望著天空道:"多美的氣象啊,可這林子里無鳥無獸,為何如此冷清呢,難道是我的心越發的冷了麼?"

韋書見道術被解,松了一口氣,又見這憂相使望向天空,眼中閃過猙獰之色,接過憂相使的話,道:"冷,是啊,冷箭最難防了!"話未必,韋書雙袖直推,黑白棋子自其袖口而出,直往憂相使電射而去.

如此近的距離,偷襲毫無防備的憂相使,簡直沒有任何懸念可言.

韋書已經露出了笑容,片刻之後看清眼前的情況,又陷入呆滯,喃喃自語道:"怎麼可能……"

韋書處在憂相使右側,兩人相隔不過數尺,在兩個人相隔尺寸之間,不知何時有一尊紅色小鼎側身旋轉不休,韋書的"天棋地子"盡數被收入鼎中,韋書意圖收回,棋子在其中掙紮,卻被鼎中的莫名力量牽制住,跳也跳不出來.

"這鼎……"丁古固當下震撼了.

這朱鼎,丁古固曾在苦玄門見那不知名的妖族青年用過,那青年還殺了習白山,所以丁古固也是刻骨銘心.

"你喜歡?送給你?"

這個聲音,丁古固熟悉至極.

一個身影自那憂相使身後的樹後轉身而出,一身灰袍,一只手臂的袖子空蕩蕩的,斗笠前黑紗遮面.

"玉弟弟……你怎麼出來了."憂相使上前一步,愁上心頭,緊張得眉頭緊湊.

"是你!"丁古固恍然大悟,這人正是那先使用"壽禁之術"抵禦傾城劍逆天一擊,後又使用"血遁之術"逃脫而去的俊美妖族青年.

"是他了."那披著斗篷,被憂相使親切喚著玉弟弟的男子指了指丁古固,低聲道.

憂相使轉頭望向丁古固,輕輕說道:"就是你了,你竟然把我的玉弟害成這番模樣,真是不可饒恕……"

憂相使話語里透發著濃濃的憂傷情緒.丁古固當下被感染,心中仿佛有一口郁悶之氣積累了起來.魏錦東更是臉色蒼白得凝出了汗珠,跪在地上的樹葉上,身體顫抖.

"七絕憂情花,絢爛飛舞,美麗而憂傷……"憂相使說罷,憑空凝練出一手黃色的花瓣,在手中上下翻轉沉浮,右手托著一片花瓣,一個催動,黃色花瓣朝韋書飛去.

韋書面露驚恐,一個偏頭,黃色花瓣沒有擊中他,暗自慶幸,深知自己絕不是這憂相使的對手,正欲逃走.

卻見,那片黃色花瓣沒有擊中他,在空中打了一個回旋,仿佛長了眼珠一般,倒轉而回,瞬間沒入了韋書的後腦,消失不見.

韋書當下雙手抱頭,面露愁容,憂傷得昏了過去,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看得旁人心驚肉跳.

憂相使左手急速朝空中一個橫向揮撒,七絕憂情花漫天飛舞,朝丁古固與魏錦東席卷而來.

魏錦東當下站立起身,望著丁古固,眼中痛恨交織.突然對著丁古固喝道:"你快去稟報門中長老,七情法妖來襲,我先來抵擋一會,快!"

魏錦東說罷,一揚手中天洲圖,拉開圖之三分之二.天洲圖一陣烏黑光芒大動,古樸的圖中瞬間奔出大片純墨色的飛鳥,大片不知名的純墨四腳走獸.

漫天飛鳥迎上空中花瓣,走獸則朝憂相使奔去,帶起風勢,帶起地上落葉,席卷而至.

飛鳥被空中的花瓣擊散,潰成墨水,四散開來,花瓣也消殆不見.

憂相使又凝練了兩手黃色細小花瓣,雙袖猛的一推,花瓣在空中毫無規律的旋轉,卻又神奇的擊中奔來的走獸,最後的走獸也被擊得潰散,化成一灘墨水散于地下.

憂相使屬于十二法妖的後續之人,他的七絕傷情花著實厲害,魏錦東的怪病被其憂傷道術控制,竟然招招被破,沒有一合之敵!

"快去報信啊!"魏錦東轉頭見丁古固沒走當下氣結.

云瑜是天青海閣的長老,不便暴露身份.

丁古固剛想告訴他,自那憂相使出現的時候自己就捏碎了"玉決",剛想拿出碎裂的"玉決"給憂相使看.

魏錦東卻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在作祟,認為時刻緊急,什麼都來不及了,歎了一口氣,就咬破兩手手指,分別扣于長方畫軸的兩側,以血入靈,給予圖中之物靈性,要拉開天洲圖全部畫卷,那速度之快,丁古固都來不及阻止.

魏錦東還沒用完這一招,臉色便有些發青.

憂相使見他用上了拼命的招數,又連連歎了三聲,聲聲敲擊他的心門,魏錦東甚至催動不了靈氣,病魔在其體內大肆猖獗,臉色越發凝重,臉上豆大的汗珠滾落而下,瞬間癱軟在地,天洲圖掉落在地,沒有使用出來.

"多好的'憂情體質’,還是先天就有的.客處不堪頻送別,無多情緒更傷情.憂傷的才子,才是天下最有詩意的人啊!他是這世間繼承我衣缽的最佳人選,竟然如此與我作對.沒有這圖,我一個小指頭都能捏死他.他還是太弱了,罷了,小孩子需要調教,玉弟弟,你先帶把他帶回去."

"恩."

丁古固當下一揮手,一個無色光幕似一張網,朝正欲前來的妖異男子掩蓋過去.

"九生護山大陣麼……也算有些能耐,我就和你玩玩."憂相使說罷,單手一揚,又是漫天花瓣飛舞,朝著丁古固席卷而來.

花瓣與無色大陣相遇,卻沒有雜亂無章,竟然全部貼著圓形陣法陣腳邊緣,形成一個黃色花瓣包裹的大圈,黃色花瓣光芒閃動,陣法當下一個震蕩,轉眼間便像被打破的的冰塊一般,碎裂開來.

"真是不堪一擊,這陣邊緣的陣腳靈力被擊得潰散,九生護山大陣馬上就破了.也是了,沒有傾城劍輔助,還是發揮不出那奇陣萬分之一的威力.不過,你為丁原之子,也不簡單,會這大陣,又能凝靈成陣,這對靈力控制,需要極大的掌握,以後可能算個人物.但現在,你還是太弱了,把英雄人物抹殺在搖籃里面,我可不喜歡干.算了,你還是死吧."憂相使也懶得說了,不管什麼情緒,臉上仍是那副憂愁的模樣.說罷,左手又凝練了無數花瓣,右手不知何時憑空握住一把扇子,一個猛扇,動作優雅至極.

那無數花瓣當下呈一道直線,在空中旋轉,直奔丁古固門面.

云瑜卻仍是沒出手,或是想鍛煉一下丁古固,也或是想見見丁古固的實力.

丁古固見云瑜沒出手,也是明白其意圖,當下自乾坤戒中急速取出七十二把法劍,往周身一揚,劍落,無色陣起,繼而把傾城劍黑布取下,往腳下陣眼一個猛刺.

傾城劍劍身上發出浩瀚的正氣,金色光芒大放,天地靈氣急速聚集在大陣上方,猛烈沖刷而下,陣中的靈氣濃郁得看不到人影,似乎有大霧密布在其中一般,那大陣上的無色光膜,繼而布滿了金色的上古符文,旋轉不休.

漫天花瓣被洶湧而來的靈氣擠壓得四散開來,阻擋于陣外三尺.

憂相使見狀,揚起扇子,跨步上前一個回扇,繼而一個推送,優雅的轉身,似在跳舞一般.

只見,那滿天黃色花瓣猛的倒轉而回,彙攏在一團,然後形成一個尖錐形狀橫向旋轉,直往無色光幕刺去.

尖錐花瓣旋轉刺入布滿金色符文的大陣光幕,當下,像骨骼摩擦一般的聲響,尖銳刺耳.

那戴著斗笠的妖族青年有些後怕,後退了一步.

云瑜臉上露出欣慰之色.

憂相使則是滿臉凝重.

"劍之攻決,在于禦,在于聚,在于靈……"丁古固握著劍柄,低聲念著傾城劍的攻決.

丁古固念著道決的時候,天地間不單湧來了濃烈得灰色實質一般的靈氣,還湧來了一股浩瀚的殺戮之氣,這些殺戮之氣都是那些死去的英靈的殺念形成,靈力凝聚能轉化成劍氣,從而達到斬殺生靈的目的.

這殺戮之意,能直接透過法寶的阻擋攻擊他人靈魂,這股氣勢仿佛直能毀天滅地.

當下,陣體上的金色光芒倒縮而回,凝聚到一點,一道金色的光芒自陣中凝練成型,仿若一把實質的金劍.

"竟然溝通了這天地間那死去英靈的殺戮之意,難道不怕被反噬麼,又不像,難道是湊巧?"憂相使剛說罷,繼而面色大駭,狂喝道:"他有攻擊口訣!玉弟弟到我身後,速退!"說罷,一揚手,靈力催動間,猛的拉過這斗笠青年手中的"朱鼎".

朱鼎在其催動下紅色光芒大盛,急速擴大十丈約余,瞬間便迎上了傾城劍那擊來的浩瀚金光.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八章 七情法妖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十章 禍根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