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七章 分裂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七章 分裂

一行人禦劍飛行走半天,卻不見潘靈追來,丁古固略微思量,估摸著是青柳與潘靈言語了,也不多想,直往西面趕去.

烈日懸空,已然午時,無風,森林間的點點光斑點綴林間,顯得越發明亮,漸漸的有些悶熱,熱浪撲鼻而來.

丁古固保持速度與眾人又行駛了一會,卻見著了懸崖,先前懸浮籠罩著斷崖上空的霧氣,還沒徹底散去

,不過,此時丁古固卻能見著下方點點青山的景象.

懸崖邊上有一面旗杆,旗杆被斬斷,卷軸被拿,這魏錦東一行人顯然已經離去,卻不知道去了何方.

"一看定是去了北面了."武山道.

"哦?為什麼這麼說?"丁古固當下好奇.

"因為,靜琴在北面."武山答完,神情便顯得有些尷尬.

武鄂聽罷直翻白眼:"切……"

"我們去南面."丁古固說罷,笑著望了一眼三人,寓意深刻,禦劍飛至森林上方,朝南面不斷打量.

丁古固的道術是四人中最為精湛的,特別是布陣方面更是特長,當下武亦與武鄂也是沒有意見,武山卻有些疑惑不解.

武亦當下走過來道:"丁師弟的意思,是這魏錦東知道靜琴北面,他就不會去."

"為何?"

"因為不去北面,正是這魏錦東送的一個順水人情."武亦頓了頓,繼而道:"行了,行了,走吧!"說罷,禦起法寶與丁古固一道平行于空中.

"師弟,等會遇到了魏錦東,你如果斗不過他,那前去豈不是與送死沒什麼兩樣?"武鄂一邊禦劍飛行一邊問道.

武亦望了望武鄂,也是面露憂色,卻不言語.

丁古固當下爽朗一笑,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見三人還是憂愁得臉色,轉念一想,便想到了這武亦三人的道術皆是薄弱得很,自己不一定能護得三人周全,催劍停立于空中.

"師弟你怎麼了?"

"大師兄,我有一件事情不知當不當講."丁古固說罷,尷尬一笑.

"什麼事,師弟但說無妨."

丁古固頓了頓語氣,道:"那個,三位師兄能否先去'下曲樓’等我?我一個人去就夠了."

"好."武亦當下答得灑脫,丁古固沒想到他答的這麼灑脫,當下聽得也詫異了一下.

武山也是一訥,沒想到這武亦如此不顧道義,當下怒火中燒,大聲道:"大師兄,你是怎麼了!你怕那魏錦東,我可不怕他,要去就一起去,既是同門師兄弟,怎麼可以放任四師弟一個人涉險.師傅可沒教導我們這樣,反正我不去,要去你們兩個人去."

武鄂也是明白丁古固的意思,當然也明白這武亦答得灑脫,正是怕三人拖累丁古固,見武山固執己見,也不好講出來,當下眼珠子一轉,重重的往武山的肩膀一拍,語重心長道:"唉!三師弟,這你就不懂了,我們小巫峰雖然兵少,但是我們是什麼?全是棟梁之才呀,全是不出世的奇人高手!那是一句話形容,厲害啊!你聽我講,這丁師弟入門晚,但是有我們小巫峰的培養,收拾這魏錦東還是搓搓有余了.你說,用得著我們出手麼?"

武山點點頭,道:"也是了,等等,不對!你方才還說丁師弟打不過魏錦東來著,怎麼現在又說能打得過了?"武山見武鄂被問得語噎,頓時大悟,歎了一口氣,道:"算了,我知道你們兩人怎麼回事了,你們先'下曲樓’去吧,若是丁師弟不敵,我也好回來求救."

丁古固揚手打斷武山的話,道:"不用了,你去了也做不了什麼大用,你那淺薄的道術能做什麼用?難道說,我被打得從那空中掉下來,正好掉在你的尸體上,這樣便能用你的尸體墊一墊,從而不會摔得那麼疼痛麼?"

"你……"武山當下被譏諷得一時無語,頓時面色通紅,羞怒各摻半.

丁古固見武山發怒,卻不看他,繼續道:"早聞這九生派有一絕色女子,才藝兩者皆有,名為'靜琴’.其實,我這次就是慕名而來的,我這次投九生是為了了卻這樁心願.我與魏錦東早晚有奪美一戰,你去了做什麼,難道說,你搶得過我?"

武山當下怒不可竭,氣的顫抖,手指連點,厲聲道:"丁師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不但骨子里狂妄之極,而且如此腹黑,全然不識好人心.罷了!哼!"說罷,也不等武亦與武鄂,催動法劍直往森林中的"下曲樓"方向飛去.

武鄂與武亦對望一眼,捧腹大笑.

武亦歎了一口氣,遞給丁古固一個玉決,道:"師弟等會與魏錦東相遇了,若是敵不過,就提前捏碎吧,然後拖延時間,等待師傅來救援就是了,沒什麼丟臉的,性命要緊,不用逞強."說罷,與武鄂催劍直往森林中央趕去.

待眾人走後,丁古固身後右側的一刻大樹走出一個人,卻是天青海閣老祖宗之一的云瑜,云瑜著空中的丁古固點了點頭,便隱入林中,消失不見.

丁古固見其隱藏起來,便又全力催劍直往南面趕去,全速飛行了一會兒,卻見著了魏錦東的隊伍,細看一下,隊伍之中卻不見魏錦東人影.

"是你."吳凡當下轉身見得丁古固,眼中閃過狠曆之色,揚起手中扇子對著丁古固便是一刮.

呼——

狂風化作風刃,割裂樹冠,殘枝四散,迎著丁古固門面而來,風刃扭曲了景象,看不透真切的事物,普通人若是被刮中,必定血沫四散,橫尸當場.

丁古固當下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靈級寶貝.

且說這普通弟子一般連道寶都少有,而這吳凡擁有一件靈級寶貝,可見其地位不僅是不低的,而且還有過奇遇.就比如,小巫峰武亦三人皆是擁有道寶,還算是幸運,是因為這小巫峰人本就稀少,物以稀為貴.人少了,和這道理是一樣的,那便是身為核心弟子,便是能得到全力培養,皆是擁有姜一山給的道寶,其他峰就不然了.所以說,在眾多弟子中武亦三人修為低下,擁有道寶,是屬于比較特立獨行的那一類人了.

丁古固見風刃刮來,不慌不忙,右手兩指朝天,左手掌心向下,驟然五指迸發,輕詠:"土疆界".

一道褐色土牆拔地而起,橫立在丁古固面前.

丁古固靈力催動,單臂前推,直往吳凡方向推了過去,及時擋住漫天風刃.

這土地凝聚的牆壁潮濕,當下又被風刃擊中,泥土四濺,吳凡出手太快,一行人也沒帶避塵道符,都沒來及反應,頭上身上被濺得皆是濕泥,不斷拍打.

如此好時機,丁古固當不會就此放過,凝靈成陣,托于掌心,一道無色光幕直往吳凡一行罩去.這吳凡幾人來不及反應便被罩住,就算打死他,他都不曾想過會是這個結局.

先不說這九生大陣需要道符做陣腳,就說在空中就能凝聚成陣,如撒網一般施展出來,那便屬于研究陣法中的天才一流的人物,反正吳凡認識中的人誰都做不到,包括大巫峰長老,丁古固卻做到了,實在是匪夷所思.

當下吳凡等人面色大駭,透過無色光幕,重新打量丁古固,仿佛打量一個妖孽一般,略微一思量,不禁為魏錦東擔憂了起來.

丁古固也不去管他,催動傾城劍,直往南面飛去.

……

叢林南,一名男子人與一隊人對峙著.

"大師兄別來無恙.沒想到與我最先交手的竟然是你.也是了,師兄那中面不去,卻來這南面,是想送那縹緲峰一個人情吧?"韋書見魏錦東不言語,也不放心上,繼而笑道:"大師兄永遠是大師兄,不愧是我從小就敬佩的人,永遠是那麼自負,你可曾想過這潘靈會敗?你又可曾了解那小巫峰新來的小子的實力?"

魏錦東一略遲疑,輕蔑的望了望韋書,淡淡道:"潘靈敗了就敗了,管我屁事.他拿了卷軸又能如何,這叢林四隊人中,誰能奈何得了我?我殺了他便是了."

"潘靈敗了沒有什麼事情,凡事不可預料,知人知面不知心,恐怕這新來的小子贏了之後,會直接就地把那靜琴……"韋書邊走邊說,待走至魏錦東身旁,說至靜琴,眼色閃過凶狠之色,話語一頓.

"你……"魏錦東聽得靜琴顯然怒極,不過這魏錦東修煉一途取得很大成就,多年來也得到不少奇遇,雖然運氣占多半,但是能持久堅挺.可見,這心智就不是凡夫庶子可比的.轉眼見,便平複了情緒,恢複了淡定的神色,卻不言語,只是微笑.

這浮躁之徒一生氣,氣勢很大,常人一看,覺得很是可怕.但若是遇到心智異于常人的天才人物,任你怎麼囂張跋扈,他看你的眼神也會是看一頭蠢驢一般.

可天才人物也會生氣,比如你拿他最在意的人或事物激他.但這魏錦東被激怒,情緒卻瞬間平複了下來,可見魏錦東內心堅定異常.

這樣的人不被凡事物象所擾,沒有心魔,修煉起來更加坦途,是天才中的奇葩.

魏錦東怒時見韋書的眼神就是這般,轉而微笑,看不透情緒.

韋書當下看得一訝,也不激他了,臉上恢複平靜,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早想與你交手了,沒想到你速度這麼快,竟然丟棄了隊伍四人而孤身前來."

"韋書,你把卷軸給我吧,三十年前你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你剛剛說了靜琴的閑言碎語,聽我一句勸,現在認輸跪在這里,懺悔一天.念在同門的份上,我便不殺你."魏錦東扔掉口中叼著的稻草,雙手枕頭,輕蔑的望著韋書,顯然已經對這場對決的勝負已然手中在握.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六章 神器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八章 七情法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