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九章 神秘人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九章 神秘人

丁古固半醒半朦朧,感覺有物體在眼前晃動,睜眼便見一張龐大至極的玉顏在眼前,詫異了一下,伸手想摟住孫妙玉的脖子,卻見孫妙玉已經站立起身,一襲天青碎花道袍依舊未換,想來是有避塵符箓,一符避塵,身上潔淨,倒確實用不著更換衣袍.

此時,孫妙玉端過來一盆清水.一條綢布擰干放在床頭,又把長靴移至丁古固腳下,一邊服侍丁古固更衣,一邊道:"等會我就回去了,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見面."有妻如此,丁古固心中滿是柔情.

更衣完畢,孫妙玉端來早點,便又回到書案前,提袖揮毫.

片刻,孫妙玉拿著案上的畫,嬌聲道:"暮天雨天無雨,後面加一個'落’,情畫塵畫絕塵,後面加一個'春’這樣便是:暮天雨天無雨落,情畫塵畫絕塵春;一朝終野郁情魂,九鎖盼君奈何東,這畫我留做紀念,你說可好?"

"好."丁古固繼而放下糕點,道:"我送你回天晴海閣吧,我來路上奪寶者甚多,不是很太平,我不太放心你."

"恩."

出了九生派直至山腳.丁古固正欲催動清水浮云舟,聽到一聲呼喚,卻是武山卻禦劍追了上來,武山手拿一道符箓,待走近了,對著丁古固道:"丁師弟,師傅命我前來送你一張道符,這道符箓是制作頗為麻煩,上面書寫的古文暗合門派護山大陣玄妙,是門派的出行弟子必帶的,你回來的時候,把符箓一按,護山大陣就不會阻擋你進入了,說是還有其他大有用處,還說,讓弟媳把小巫峰當作自己的家.."

丁古固轉念一想,便明白了過來,道:"師兄,我走了,替我謝謝師傅."說罷,把傾城劍取出,背負在背上,催動清水浮云舟化作一道流光隨流而去.

丁古固把道符遞給孫妙玉,道"你拿著,師傅的深意,如果你以後要來,就不用等到每月中旬午夜子時了."轉念一想,習田那苦玄門就在不遠,也想去看看,便道:"來的時候遇到兩位老前輩,可惜一位被魔族所害,已經身死,是那苦玄門人,等會去看看."

孫妙玉一訝,道:"魔族又出現了麼?那你當時可有什麼危險?"

"被兩位前輩下了暗手,差點被害,又被那心善的那位習田前輩所救."

丁古固與孫妙玉上得苦玄門山峰,云層依舊沉浮在腳下,可惜人去樓空,丁古固上了幾柱香,又開始趕路.

待路經麻沙渡,入內看得景象,丁古固身形立即呆落,孫妙玉則是仍不住捂嘴嘔吐.

麻沙渡大廳堆積了一堆尸體,麻沙渡掌櫃的尸體也赫然在內,顯然全部遇害.

此時,麻沙渡野蠅橫飛,一股股惡臭散發開來.

丁古固已然怒極,雙手緊握.

孫妙玉見得丁古固此狀,道:"這世俗險惡,生死無常,在外謀生的散修一般都不是尋常人物,不知道這家家為何遇害,該是不一般人下手的."

"該是那魔類出手的,那日,山田兩位前輩便是被他控制了,通知本地的俗世官員,讓他們來處理吧."丁古固與孫妙玉通告了俗世官員,便回到了天青河中,踏上了行程.

大地無風,烈日高懸,一場大雨即將降落.

丁古固催舟行駛,聽得遠方隱隱傳來了粗獷的歌聲.

待近了,卻見前方河中停立了一葉黑色輕舟,輕舟上一個站立一個身著大紅袍的中年男子,此男子上衣敞開,披頭散發,露出赤裸的胸膛,面容狂野.面立劃槳的老漁夫合著拍子,對天嘹亮高歌,手腳齊動,擊舟拍槳作為伴奏,神情興奮.

孫妙玉當下好奇,駐足觀看,丁古固也放下速度觀看.

天蒼茫兮……平地風歌起……四海之友聚兮……]

"咦……"紅袍男子見得"清水浮云舟"便停下了歌聲,疑惑了一番,待望見了孫妙玉也並無多大反應,反眼觀得丁古固,則大聲喊道:"朋友自遠方來,可否與我一同高歌一曲?"

丁古固見得此人如此灑脫,當下心中陰霾也是揮散不少,微笑道:"道友雅興不淺,我倒是願意和你高歌一曲,可惜我有事在身,如果有緣再見,再說吧,呵呵."

丁古固正欲催走行走,卻見紅袍男子已然不知何時已然上了舟,站立在自己身邊,滿臉微笑望著自己.而自己方才只感覺靈力有一絲波動,還未反應過來,這中年男子便站在了身邊.

丁古固當下料定,若是此人偷襲自己,自己必定沒機會抵擋,當下後退一步,心中大駭.孫妙玉也走過來拉著丁古固的手臂,道:"大叔,你有何事?"

"大叔……"中年男子瞪目以對,眉毛跳了跳,面部肌肉抽搐不已.

"是啊,大叔你突然上舟,也不打招呼,到底有什麼事,莫非你也要去天青海閣嗎?"孫妙玉見此人不像大惡之徒,報以微笑.

"大叔……又是這兩個字."中年男子兩手反掌拖于胸前,十指亂動,已然欲狂,吼道:"我哪里顯得老了!一點都不老!請……不……要叫我……大……叔!"

孫妙玉調皮的後退了一步,丁古固歎了口氣,道:"好吧,大叔."

"恩."中年男人點了點頭,回想過來,又陷入了狂妄之中:"你們……"繼而語噎,手指直指丁古固半響.最後還是無奈的把手垂下了,道:"我知道我顯老,可是我心是很年輕的啊……"

"可是,你到底要干嘛呀?"

中年男人道:"在下名為帝思友,正要去天青海閣,其實我最重要的身份是一個秘密,那就是一個偉大的謳者!我天生熱愛高歌,喜歡瓦肆.當然,我的來的目的也不凡:我就是來唱歌的,哈哈!"帝思友轉頭對漁夫道:"誒!老漁家,我隨這位朋友去天青海閣咯,你回去吧!"

丁古固見此人實力如此不凡,當下便道:"我觀先生身手不凡,必定不是常人,我也願意有心結實,但若然交友不坦白身份,那便不怎麼好吧,如果先生不肯坦白身份,那不要怪得罪了,這就要驅逐先生下舟了."

"你……"帝思友繼而歎了口氣,搖搖頭道:"不要這樣啊,你想想,我若又歹意,嘿嘿"說罷,帝思友望了望丁古固,手掌翻了翻,暗喻易如反掌,見丁古固眉頭緊皺,繼而和氣道:"可現在你好好的,你說我是否心懷歹意?你就行行好拉,君子之交淡如水,那個,相逢何必曾相識啊,你說是不是?"

"好吧,我就載你一程."說罷,丁古固催動起了清水浮云舟.

"呵呵,這就對了嘛!"帝思友抓欄,又打著拍子,高歌而起.

孫妙玉心念一轉,望了望帝思友,繼而又對丁古固點了點頭,當下道:"先生與我家夫君甚是有緣,我看先生如此好樂,不如,我們夫妻二人和先生協奏一曲,我撫琴,我夫君吹笛,先生來高歌如何?"

帝思友聽罷,臉上狂喜,急忙道:"你們還帶了樂器麼?"見得孫妙玉從乾坤戒中拿出一面古琴,一支玉笛,繼而道:"那最好,那最好,來吧!我先哼一遍曲調,然後你們記住調子,等你們協和了曲調,我來一曲高歌!"

孫妙玉與丁古固對望了一眼,脆聲道:"既然一同合奏,先生不道明身份,恐怕有些不妥吧,那還請先生告知來曆呀!"

"你……"帝思友一訥,爽朗的笑了一聲,繼而望著天青湖面,道:"告訴你們也無妨,天下之大,我也不怕誰,我來自極南之地."

"什麼!極南之地,萬邪蒼谷麼……"孫妙玉與丁古固皆是一驚.

丁古固上前一步道:"我看先生並無妖類特征,敢問先生是否妖族?"

"哈哈哈……"帝思友大笑不止,良久才歇,不答反問:"何為妖魔?何為正道?妖魔是否所有人都天生凶殘?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又是否個個都是天性善良之輩?"

丁古固點了點頭,道:"我雖然涉世不深,可這些天身遇周遭事物,也漸漸明白很多,知道這萬事不能光看表象,這些道理我還是有些明白的,不過先生想說什麼呢?"

"是的,你明白就好!"帝思友負手望天,繼而道:"佛家有言,萬事皆由因果而起.可人之初始,初心是惡是善,誰能出言定義?而萬物生類處世,生死盡是無常,任憑天命所為,這是天地不公!出身為人為魔,你又如何能說了算?守善一心,若為魔類,豈不悲哀,誰又能真正明白你的心?"

丁古固思慮良久,道:"若然先生自己言自己是正類,那我也無從反駁,不過,魔類竟是凶殘,確是不假……"

帝思友抬手打斷丁古固的話,道:"我非正非邪,不過,這三百年來,你哪里看到或者聽到妖類殘害過蒼生?"

"我上次上九生派時,在途中遇得一個灰袍妖族男子,他相繼殘害了離這里不遠處的那麻沙渡全店之人,還有苦玄門人,手法極為殘忍."丁古固望向帝思友.

"什麼!你確定是妖族?"

"全身皮膚通紅,先前控制苦門人謀取我身上的道寶,後被我陣法所制,差點死于我手.在其性命攸關之際,使用了'壽禁之術’逃生,又用了"血遁術’才逃脫了去."

"會'壽禁之術’……"帝思友喃喃自語,轉念之間,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大變繼而身形一震,望向丁古固,急忙道:"竟然如此胡來!我得先走一步去看看了,朋友,後會有期了……"說罷,踏空朝南面飛去,瞬間消失在天際.

孫妙玉與丁古固見得此人竟然沒有禦法寶飛行,如此大能,心中大駭,面面相覷,震驚良久.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八章 奇才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十章 禁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