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七章 情殤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七章 情殤

初日漸升,窗外綠意黯然,清風吹人心.

丁古固早早便起來,盤腿坐在草地上修煉著"蒼天破"道決,陽光拂面,隱隱感覺有所突破,卻有一道屏障擋在自己面前,這道屏障仿若一道天塹,再觀自己,凝靈聚氣,已經可以達到禦氣拒五行的地步,可若是要溝通五行化氣為已用,卻難上加難.

"四師弟,我把早點給你放在書桌上了……"

呯——

聽得杯子掉地上聲音,床上的仍在睡眠的孫妙玉醒了過來,可卻未轉過頭來,可能是因為一夜勞累,身心困乏,閉眼靜靜聆聽著,在修煉的丁古固轉過身來,便見是那小巫峰三弟子武山站在門口.

此刻,武山一臉慌張,手足無措,當下站著也不是,走也不是,陷入了尷尬.

半響,武山轉過身來望著丁古固,道:"呃……對不起,四師弟,以後好好待她."

當下,說完轉身便走,神情落寞,背影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滄桑.

丁古固一料想,便明白昨晚那黑影是這武山,道:"三師兄,等等……"

武山停頓在原地,卻不轉過身來,道:"師弟,你還有何吩咐?"

"她是我妻子,還請師兄多拿一份早點過來."丁古固說完,便歎了一口氣.

"我知道,以後她便是你妻子了,等會我會給你拿兩份過來的."

"她不是靜琴."

"什麼——"

"她是我在極東之地,那天青海閣的未婚妻,孫妙玉,昨晚來的."

武山神情轉換之間,一驚一乍,待望見行走有些遲緩,一身天青碎花道袍的孫妙玉,片刻之間,又陷入了呆滯,這次,卻是為孫妙玉國色天香的容貌所震.

武山震驚良久,終于明白了過來這床上為什麼不是靜琴,臉上露出笑容,道:"師弟好福氣,我去給你們拿早點.

"孫姑娘,以後便是弟妹了,呵呵,我去幫你們拿早點了."說罷,武山滿臉笑容往坡上走去.

丁古固上前摟著孫妙玉,道:"玉兒,怎麼不多睡一會兒,你不是很困麼?"

"沒事了呢,就是腿還有些酸,想喝口水了."

孫妙玉接過丁古固遞過得水,朱唇輕起,抿了一口,道:"昨晚那人不是他……"

"什麼,另有其人麼……"丁古固抱著孫妙玉,坐在窗前案前的朱紅長凳上.

這時小巫峰武亦,武鄂,武山一起來到丁古固的廂房前.

三人神情全然不同,武亦臉上隱隱有些詫異,端著茶水.武鄂滿臉無奈,神情乖張,端了盆水,肩上披毛巾.武山端著糕點,滿臉微笑.

三人對望了一眼,齊聲對著孫妙玉道:"弟妹好!"

"師兄們好呀!"待孫妙玉抬起頭時,武亦武鄂陷入了呆滯.

片刻過後,三人對望一眼,武亦武山眼神曖昧,對著丁古固悄悄豎起了大拇指.

武鄂神情鄙夷,揚弄了一下自己的發,悄悄豎起了中指.

丁古固苦笑,一臉尷尬.

武亦見場面尷尬,提聲道:"時候不早了,我們很忙,有事得先走了,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

"午時之前,丁師弟記得來大殿集合,然後去靈烏峰啊!今天派內要抽簽決定比賽對手名次了,呵呵,先走了."說罷,摟過武鄂武山,轉身便走.

武鄂轉頭望了望房內二人,大聲道:"誒,大師兄,現在是早上啊,怎麼就時候不早了……"

"少廢話!"

"哎呦……大師兄,你打我頭干嘛,明明是早……哎呦……"

聲音漸行漸遠,孫妙玉與丁古固相視一笑.

"昨晚,是那位大師兄."孫妙玉望著丁古固,輕吻了一下丁古固的額頭,轉而咬了一口丁古固的耳垂.

兩人皆是初,丁古固受得這樣的挑逗,食髓知味,一場風雨正要蘊量.

"你……"

"怎麼了?"丁古固抬頭見孫妙玉望向窗外,便也轉頭望去,只見庭落草地上站著一個鵝黃女子,雙手捧琴,呆落在原地.

"靜琴,有什麼事嗎?"丁古固好奇的問道.

"呵呵,呵呵……"靜琴連連發笑,仿佛癡了一般,轉身既化作一道流光飛走.

孫妙玉輕聲道:"她對你可能有好感哦!也說不上喜歡,可能是心中的某種偏見因為你糾正過來了,剛剛見了我,那種偏見又更加強烈了."

丁古固沉思了片刻,道:"我感覺她眼中濃濃的恨意與不屑,她心或許被傷過,所以才有恨的麼?"

"因為男人!"孫妙玉點了點丁古固的額頭.

"為什麼這麼說?"

"不知道呀,她內心肯定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你信不信?"

"信."丁古固點了點頭.

"你喜歡她了麼?"

丁古固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抱著孫妙玉,道:"不會,我和她也正如那天空與大地那般,永不可能有交集,此生有你,足矣."

丁古固說罷,見孫妙玉眼中閃爍著淚花,急忙道:"玉兒,你別哭,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咯咯……"孫妙玉聽得丁古固說完,聽話的笑了起來,笑顏絕塵,百花失色.

……

丁古固與孫妙玉一道步入小巫峰主殿時,姜一山與武亦三兄弟已經殿中等候.

姜一山見兩人進來,雖心驚孫妙玉的傾城容姿,卻並沒有多大反應,想必以他的道行,孫妙玉來時已經被知曉了.

姜一山望了望武亦三人,再把頭轉過望向丁古固與孫妙玉,道:"看來,昨夜來了客人啊,我就難怪他們三人怎麼神情古怪,姑娘,你叫什麼?"

"名孫,喚妙玉,是徒兒的妻子."丁古固上淡然答道.

"哦……古固和我去靈烏峰吧."姜一山又望了望武亦三人,歎了一口氣,道:"你們三人下去忙吧."

"師傅……"

"怎麼,武大你有什麼事麼?"姜一山望著低頭的武亦問道.

"我也想去參加……"武亦抬起頭,仿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氣,眼中盡是堅定.

"呃……"姜一山一時語噎,繼而搖搖頭,歎了口氣,道:"不行的,武大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這水面行走是參加最基本的條件"

姜一山雙手互握,垂于身前,深吸了一口氣,繼而道:"唉……武大你可千萬不要怨師傅才好啊.我平常不教導你們,讓你們修心不修決,也是為了你們好啊.這世事無常,外面又多紛擾,人心很是險惡,我無妻無子,無親無故,你們三人從小跟著我修煉,我是看著你們長大的.都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小巫峰人少,若是你們有朝一日實力大漲,必定是不願安定,定是要在外闖蕩,追名逐利,一旦身遇不測,那……叫為師怎麼受得了.外人皆笑我小巫峰人少,實力不濟,笑我我姜一山小氣,不傳授你們道決,我也受得了,從不言語,可他們又如何知道我的一番苦心."

姜一山一番話,極盡溫情.

武亦三人聽罷,已經是雙目通紅.

丁古固雖然不贊同這姜一山這般消殆的觀點,可心中也流過一股暖流,大殿頓時陷入了片刻沉靜.

武亦聽完姜一山的話,咬了咬唇,低頭思索,眼光飄忽不定,心中天人交戰,片刻,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的,道:"師傅,我昨天晚上修煉了一下《流云決》黃級初篇,已經能水上行走了,所以……"

"你……"姜一山當下氣極,手指直點武亦,顫抖不已.

武亦見狀,低頭撲通一聲,跪落在地,磕頭一拜,卻是不起身.

武鄂武山雙目通紅,見狀,也跪落在地.

丁古固當下便明白這武亦為什麼要參加"派斗",估摸著是為了靜琴.

"罷了!我知道,你是為了靜琴,想得到她的青睞,所以暗中修煉的,意圖參加這場'派斗’的,可你了解她麼?武大,為師不是打擊你的信心,可這麼傲的一個女子,會看上一無是處的你麼?你自己好好想想."姜一山上前扶了一下武亦.

武亦卻不起身,仍拜跪在地,道:"徒兒若是連這追求的勇氣都沒有,那便妄為大丈夫了,請師尊成全."

"勇氣麼……"姜一山詫異了一下,仿佛陷入了回憶之中,喃喃道:"是啊,若有勇氣,怎麼如此……"扶起武亦道:"三人之中,你最是聽為師的話,我早料你們三人會有這一天與我爭論,沒想到卻是你.不過,為師卻沒有生氣,不但沒有氣,反而很是欣慰,努力吧!"

當下六人化作流光,飛往靈烏峰.

在"靈烏峰"主殿上空觀望,龐大主殿烏瓦覆蓋,占地半里,仙鶴盤旋在上空,長長的人龍一直排到了殿外.

丁古固一行人降落,卻沒排隊,跟著姜一山往殿內走去.

殿內分為三條人龍,在各條人龍前,各有一個長方的水譚,顯然是用來測試的.

姜一山徑直走向前,對著埋首在案的吳凡道:"小巫峰四人,分別是,武亦,武鄂,武山,丁古固."

吳凡抬頭望向姜一山,道:"小巫峰要參加派斗比試了,可他們會禦水行走麼?"

"恩,已經會了."姜一山點點頭.

"好吧,各抽一個名次,抽完保管好,數字不記名字,比試的時候,念數字才出人的."吳凡說完,轉眼望見了在丁古固身側的孫妙玉,頓時陷入了呆滯之中.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六章 色誘(下)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八章 奇才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