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二章 傾城劍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二章 傾城劍

這"傾城劍"劍身的上"黑玄晶"一脫落完畢,當下便金光大方,仿佛吐了一口累積千年的怨氣.劍身修長,通體暗灰色,劍身上雕紋密布,卻粗糙無光,旁人一觀,就感覺此劍極為厚實.雖然劍身修長,卻給人一種重劍無鋒的錯覺.俊美青年當下欣喜欲狂,接過空中的"傾城劍",掂量了一番,正欲催動.

就在此時,一道白光自山下瞬息而至,從俊美青年手掌貫穿而過,叮的一聲插在了"苦玄門"道觀的牆壁之上,青年痛哼了一聲,手被穿透,偌大個洞可以看穿,顯得觸目驚心,鮮血頓時狂噴不止,濺射到了灰色袍子上.傾城劍也被擊飛得在空中幾個旋轉斜插在青年人十五丈開外的地上,劍身頓時發出了一陣輕鳴.俊美青年臉上平靜無波,捏住流血的手腕,綠芒流轉,止住了鮮血,側臉一望,便見到是丁古固與田習二人,竟然又殺了個回馬槍.

此時,丁古固身旁已然圍繞了一圈道符漂浮旋轉.只見,丁古固雙袖前推,環繞身側的道符便像活了一般,分成兩股向前急飛,飛行了片刻,便又在空中自行凝聚行成一個八角陣法,成一道黑色漩渦般的光圈,直奔俊美青年罩去,光圈足足覆蓋了青年周身十丈,迎面蓋來,避無可避.

"洪荒鎖魂陣……?"俊美青年急忙收了"朱鼎"雙手成爪,繼而急扣地面,急道:"南土遁!"只見青年站立的地上泥土凹凸了一下,便不見了人影,黑色法陣罩了個空.丁古固眼光掃射一下周圍土坡,當下七十二道道符連連施展,往傾城劍方向急射了過去,待道符落定,無色光罩起,地面突然冒出一個人頭,伸出手往傾城劍抓去,卻剛好被無色光圈格擋在內.

法陣初成,頓時,俊美青年臉上痛苦之色隱隱浮現,心中大駭.見遁地又被陣法一股無名力量阻擋,便出了土,拍了拍塵灰,片刻之後神情轉換,卻沒了方才驚嚇的表情,也沒有痛苦之色,反而神情自若了起來,道:"你是那'噬魂小生’丁原之子?"

丁古固當下徑直朝著"傾城劍"走了過去,握住已然完全解封的"傾城劍",感覺劍身上傳來一股浩蕩的正氣,心中念道:想必只要催動劍氣,就算沒有那道決,劍氣激發,一息之間也能讓那受劍之人灰飛煙滅.轉身望著俊美青年,道:"我平生未曾殺過人,縱然大奸大惡,我也堅守我心,相信人性本善,總會有那悔過的一刻,不願痛下殺手,可妖魔非人……"

"慢著……!我和你父親'丁原’是忘年之交!早些年,我們還一起拜訪過那'虛妄寺’的'聽先神僧’啊!"俊美青年急忙大聲喊道,但青年說話之余雙眼眼神卻極為隱蔽的在他處游走一下,顯然是在說謊.

丁古固何等心智,一眼便看穿了,緩步走來,懶得言語,催動之間手中傾城劍金光大放,繼而舉過頭頂插入陣法的無色護罩中.

當下,無色光罩上便出現了和傾城劍劍身一模一樣的紋路,似某種古老文字,扭曲難懂,附在無色光罩上流轉不休,一股金色光芒蔓延覆蓋了整個無色光圈,繼而天地靈氣瘋狂洶湧凝聚在劍身,不受控制,劍身發出的金光猶如烈日般刺眼,金色凝聚了片刻,仿佛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金光蔓延而回,瞬間回縮在劍身,彙聚成一股光束朝俊美青年刺去.

此時,俊美青年心知已然是必死的局面,可眼中並非恐懼之色,反而是不舍的眼神,咬破雙手一個叩拜,跪于地上,聲音渾厚,虔誠道:"願舍六道輪回,命祭天地游魂."當下,青年手上皮膚開始老化,仿佛歲月瞬間流逝,一股莫名的氣息散發開來,直讓人感覺要是吞掉幾絲此種莫名的氣息,就能增加幾許壽命.

當下,天地變色,烏云翻滾.風聲乍起時,仿佛有千萬陰魂在其中嗚咽不止,彙聚過來到爭食這俊美青年的"壽息".灰袍人一抬頭,已然是滿臉歲月溝渠橫布在上,瞬間衰老,看得旁人心驚肉跳.這時,灰袍人雙手向上一拖,濃烈的"壽息"凝聚在胸前,風中嗚咽聲大盛,灰袍人身前一片黑色,丁古固發出的光束受到了一種無形力量的抵擋,仿佛被靜止在空中,七十二張作為陣腳的道符也被綠色"鬼火"燒燃了起來.

陣法被破,劍氣初歇時,灰袍人狂串了幾口氣,繼而右臂插入泥土,左臂雙指朝天,厲聲道:"血遁之術."

只見,那灰袍人的左臂仿佛燃燒了起來一般,斷斷消失,化作一道模糊的血芒直往山下疾飛而去,電光火石之間便消失了身影.

丁古固歎了口氣,望向習田,道:"節哀順變."

習田也不言語,走過去,蹲下身去抱起了習白山的尸體,兩道老淚無聲滑落,不斷滴打在習白山的袍子上,道:"哥哥,我們都傻,受了那妖魔的挾制,卻與其一起謀算他人,命里注定的,報應啊!妖魔的話怎麼可以相信,與虎謀皮啊……!"習田歇斯底里,良久平靜過後,背對著丁古固道:"小兄弟,我們兄弟二人都不是善類,遭了報應啊,活該如此啊……呵呵,呵呵,呵呵……"

丁古固望著習田走入道觀的背影,心中一時不忍,勸道:"天下間,還有那複生之術……"

習田當下身形一震,轉過身,道:"你是說……"習田轉而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道:"怎麼可能……"

"事在人為."

習田一陣搖頭,望了丁古固片刻,道:"小道友,我看你修為不淺,定然繼承你父親丁原的衣缽,智慧也定然有異于常人,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吧."

"天下皆知'九生派’三百年前名字是為'流云派’,後來'了無仙尊’,也就是那'殺生道人’是聽了'聽先神僧’的論法才改了門派名為'九生’的,這其中必定有莫大的隱喻."習田頓了頓,道:"我想問你的便是何為'九生’?"

丁古固望著習田,似乎在回憶什麼,過了一會,道:"小時候常常看爹爹練字,爹爹常寫這'九生’二字,不過……"

"不過什麼?"習田上前一步急忙問道.

丁古固深吸了一口氣繼而道:"爹爹還寫了四個字在旁邊:玄幽,輪回."

"玄幽輪回麼……"習田喃喃自語.

"嗯!前輩,我有一件急事,要趕去九生派才能解決,你中的那'天魄六種’想必'九生派’有高人可以解開,我們可以一道前去,由我幫你言語,想必事情不難.不若我給你修一封信,讓你去找我爹爹幫你解開也行."

習田聽的"九生派"能解開這"天魄六種",神情卻並無先前的尋那灰袍人那般的欣喜,平靜道:"我留我哥哥的一縷發,若然'南玄真人’有朝一日願意施展那複生之術,我也前去'九生派’,希望有機會大哥能複活過來罷."

習田安葬了習白山在山頂,丁古固與習田下了山,催動清水浮云舟,行駛了一會兒,"靈烏峰"已然在目.

靈烏峰高聳入云,一道瀑布掛在峰上,仰望望不到盡頭,仿佛這水是天上來的一般,天清河流連接靈烏峰上貫流而下的那長瀑布,伴隨巨大水柱不斷轟響落入一彎碧綠潭水中,白沫翻滾.碧綠潭還連接了許多小的清溪,小溪從遠處多座小山峰蜿蜒而至,當下丁古固便凝望得癡了.

瀑布潭邊有一塊巨大的橢圓型青石,豎立足有三人高,橫有七人長,上書三個大字:靈烏峰,氣勢磅礴.圓石旁邊一個石階通往山腰深處,被云霧阻擋了視線,也忘不到盡頭.習田的葫蘆被毀,拿了大哥的佩劍,也是存在多少睹物思人的想法在其中.

二人催動寶劍,化作一道白光,一道青光從瀑布而上直往峰頂趕去,飛至半空中,卻被'九生派護山仙陣’擋住了身形.丁古固自然知道此陣玄機,手上一陣金色靈氣泛動,暗合破陣玄妙手法按住了無色光圈.

'九生護山大陣’無色光芒停滯了一下,片刻便恢複了正常,丁古固與習田二人進了陣法,直往山上趕去.

此時,靈烏峰上卻敲響了鍾音.

丁古固與習田上得山峰,見得卻是另一番天地.

幾道河流蜿蜒而至瀑布斷層,一條小徑綠意黯然,鋪滿了圓形鵝卵石,空中飄著輕微的花香,遠處深山傳來些許鶴鳴.綠色小徑通往兩處頗高的朱紅樓閣,樓閣碧玉瓦朱紅牆,兩座樓閣之間的上方,架有一座石橋便于通行,樓閣本身則是建立在高高的青灰色基石上,立于紅色樓閣左邊的一塊平整的青石切面上,則是書寫了兩個朱紅大字:九生.

這顯然是門派入口,這樣規模的樓閣眾多,一直連綿至遠處山頂.

不過此時,朱紅門開,站著青衣兩隊弟子,皆是臉色凝重,望著丁古固與習田二人.

"咦……是你!"說話是卻是"回天峰"的青秋.青秋轉身對著重弟子道:"剛剛護山仙陣被人觸動,敲響了山鍾,我們還以為是妖魔來襲了,大家回去吧,這是一個誤會,是我的一個朋友."

青秋在群弟子中顯然有些聲望,當下眾弟子都四散開來.

青秋認得丁古固,丁古固卻不認得他,道:"你是?"

"天清海閣慘案我們有過一面之緣,怎麼,不記得我了啊?"青秋興奮道.

"哦."

"慢著,他們倒底是什麼來路,不說明來曆,按照門規必定要當作邪魔歪道,當場誅殺.青秋師弟,還有你!也幸免不了那勾結妖魔的罪名!"這時候自人群中負手走出來了一個人,一身白衣,十幾個弟子環繞,以他為中心.此人談笑間儒雅大氣,又有一切盡在手中掌握的威嚴,望向丁古固與習田二人,氣勢凶猛,直逼了過來.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一章 苦玄門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三章 入派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