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一章 苦玄門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一章 苦玄門

這放肆催舟行駛極為費神,丁古固行駛了一會兒,轉頭舉目眺望,見得後面沒有人追來,便放下了速度,揉了揉額頭,舒緩了一口氣.

此時,漸漸有許許多多修真人士催動各種法寶往天青河上游趕來,'清水浮云舟’後的那一方天上,云朵被傍晚的陽光輝映得通紅,似一灣鮮血,仿佛蘊量著一場血腥的殺戮……

習田見舟速度放慢,爬起身扶正了道帽,道:"小道友也不打招呼,害得本真仙摔了一跤.這群下流的匹夫,追不上了吧!不過也虧得小道友這舟快,瞬息數里路程,我剛剛看那河岸群山景象,就好像霧里看花一樣.現在我們恐怕已經過了萬里水路,離我們那苦玄門也不遠了,小道友要是不嫌寒酸,可否去得我們'苦玄門’坐上一坐?"

"也好."

二人交談未完,突然間聽得右旁耳邊聲響大作,轉頭便見那河岸樹林空中飛來一根巨大樹杆,直對這清水浮云舟撞了過來.這樹干直有百人合抱大,氣勢凶猛,前行有阻,上天不及,眼看已然是避無可避的局面.

只見,丁古固面色從容,左手拿著一塊靈石放肆汲取靈力,右手單掌衡立于胸前雙指朝天捏一個道決,嘴唇微動.當下,清水浮云舟上青光大作,船身一個巨大震蕩便往河里沉去,繼而掀起了一陣船型波濤四散開去,消失在天青河面.這巨大樹干撞了個空,從水面飛了過去斜斜插入河中,掀起巨大波濤,片刻浮出,在水面打了幾個轉,便往下游飄去.樹干撞空時,樹干尾端的切面相繼串出了身著橙色道袍的四人,對著河里四下打量.

正是那"風沙渡"的橙色四人預先潛伏在河岸,守株待兔.

這時,清水浮云舟也浮出了水面,丁古固滴水未沾,山田二兄弟卻是全身濕透,三人齊齊望向立足水面的四個橙色道人.

丁古固心知一場爭斗已然無可避免,跳躍下了清水浮云舟,靈氣催動至雙腳,站立于河面.繼而,兩指朝天橫立胸前,靈力催動間,大風驟起,身上衣決與頭發更是齊齊朝天飛舞,中氣十足,一字一頓:"蒼,天,破!"丁古固說罷,身上已然被凝練得近乎實質的灰色靈氣覆蓋得嚴實,看不到了身體,繼而,雙掌合十分掌往水面一個拍打,只見,河段中之水漸漸停滯了流動,後面流來的河水在丁古固身後漸漸推高,丁古固腳下與身前三百丈的河水,仿佛凝練成了漿糊一般.

緊接著,丁古固往上一拉,繼而往前一推,帶起停滯的水流形成滔天巨浪,水流斜斜奔向天空,像被人掀翻了一張門板一般蓋向了橙色四人.

此時,天青河岸邊棲鳥皆被這滔天氣勢驚飛,在河岸山林上空漫天飛舞.

這滔天巨浪蓋了過去,洶湧澎湃,橙色四人瞬間便被巨浪淹沒得消失不見,丁古固身前的河水已然被抽空,見了底,連淤泥也沒有.

丁古固散去了道法,躍上了清水浮云舟,水流恢複了正常,水位頓時下降許多.

丁古固也不等,催動清水浮云舟便行.繼而望著滿臉震驚的山田二兄弟,道:"兩位前輩,有什麼問題嗎?"

這習白山閱曆無數,自然定力過人,雖然驚訝,可一息之間便恢複了過來,勸道:"小道友終究是心善,未痛下殺手.這樣雖然性情溫和,更易得天眷,可若要立世恐怕不妥,終究要吃虧的."

習田腦袋連點,道:"這'巨擘門’,比我還無恥,仗著有一股野牛一樣的蠻力,專門暗地謀算人家寶貝,囂張極了,一旦和你結了梁子,便要鬧得不死不休哇!所以,這在外面行走又不是三大門派出身的修真者都不和他們一起走.剛剛在'麻沙渡’大伙都不說話,就是怕和這'巨擘門’結梁子,我要是你,就一把全殺光了,哪用得著留什麼情面."

"小道友,馬上到了!我們'苦玄門’就在那座山頂."習白山指著河岸左側的群山之中一座最高的山峰道.丁古固轉頭望去,只見此山云霧繚繞,籠罩著水汽,看不見山頂模樣.當下,丁古固收了舟,三人各自禦起了法寶,分別化作兩道青光,一道白光往山頂飛去.

山上水霧很濃,自山腰起已然朦朧得五丈內難以見旁人,越往上越有漸漸增加的趨勢,三人又往上飛行了一會,便伸手不見五指.

忽然,山上濃霧頓時消失不見,一下見到了夕陽,轉頭一看,腳下已是一片云海,山體上也已然沒有樹木生長,全是苔草,望著那輪夕陽,金色余輝灑在云端,丁古固心中發出一聲驚歎,久久凝望.

丁古固向往天下四大美景,此次出行便是這個目的,看到美景半天恢複不過來.

待恢複過來,丁古固對著山田二兄弟道:"沒想到云海如此美麗,我從小在島上長大,在海邊成長,云海與大海給我的感覺卻是不同:大海波濤洶湧,讓人頓生渺小之感,直歎造物之偉大.云海卻是極靜,身處其中,久了,心靈也漸漸甯靜下來,仿佛要和天地融為一體."

"沒想到小道友年紀輕輕,對這大自然便有這等體會,這對日後修煉必定大有裨益,也很是難得,要看便隨我上山看吧,那便是我們'苦玄門’道觀了."隨著習白山手指指的方向,丁古固便見得山頂坐落一座通體黑灰色的道觀,斑駁的的石磚與烏黑的瓦片依然清晰可見.

進得道觀圍牆,便見亭落內堆積了不少雜物,幾尊菩薩金像金漆掉落,也顯得很是斑駁,兩旁的小間顯然是山田二兄弟的住房,一件被褥懸掛在小間簷下.

丁古固站在門口,轉頭凝望點綴在云海之中的小山尖,感歎良久,習白山又端來茶,丁古固接過茶一邊品嘗一邊行走,行走之間流覽眾山.

"你要的是'傾城劍’,可否不傷他性命?"習白山望著庭內空出,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丁古固望了手中的茶水,當下一驚,扔了杯子,便手腳無力.轉眼見,丁古固癱軟在地.

此時,道觀內緩緩走出了一個灰袍人.灰袍人也不言語,徑直走向丁古固,一把取下了丁古固背上的"傾城劍".

"現在,你可以解開我兄弟二人身上這'天魄六種’麼?"習田上前一步,討好道.

灰袍人拉下束縛在"傾城劍"上的黑布,道:"好吧."說罷,手上一陣綠光流轉,反掌扣在在身側的習白山頭上,這習白山尖叫了一聲,繼而癱軟在地,七竅流血.

"你,你……!"習田手指連點,嚇得後退了幾步.

"怎麼?他只是昏睡過去了,看吧,這'天魄六種’已被我取出來了啊."灰袍人把袍帽一拉,露出了臉龐.只見,這灰袍人年紀不大,皮膚通紅,臉龐似被刀鋒雕刻過一般,俊美異常.

"那'天魄六種’是他剛剛拉袍帽時凝練出來的!我在他背後看見的.你別上當了!"丁古固大聲喊道.

"那我大哥……"

"呵呵.你大哥沒事,幫我做事的人,又立了這麼大的功勞,我又怎麼會加害于他?過來吧,我幫你也解開這'天魄六種’,不然我可走了,這兩日內你腦中的'天魄六種’必定會爆發,那你就只能等死了啊!"這俊美青年搖頭之余,便作勢欲行.

習田見狀,急忙道:"好!好!好!我抬一下我大哥進道觀內,等會我要是也暈厥了過去,我二兄弟豈不是躺在這里要被凍死?"習田不等這灰袍人言語,便跑到了習白山身前,蹲下身去,望得這習白山,明白自己大哥已然慘死,頓時淚流滿面.

丁古固正欲對這習田開罵,卻感覺手中被塞入了一個藥丸,當下便不言語,又望見這灰袍人舉起了"傾城劍",急忙大叫道:"小心背後!"

這習田遭遇人生中大悲,反而急中生智,也是早有預防,當下把紅葫蘆一催動,脫手疾飛了過去,手下一提,帶著丁古固朝山下電射而去.

叮——

一聲碰撞,火花四濺,習田的葫蘆一分兩半.

"可惡!"

這俊美青年奪了傾城劍,又在天青河上殺足了一百零八人,取足了活人精血,當下解封心切,也不追,盤身坐立下來.拿出了"朱鼎"便催動了起來.只見這"朱鼎"應青年口決漸漸擴大,擴至約十二丈才停了增長.接著,這青年又把"傾城劍"往鼎中一投,催動了道決,頓時這"朱鼎"鼎身上紅芒大放,懸浮于空中,旋轉不休.

俊美青年就這樣催動"朱鼎"解那不世寶劍"傾城"的封印,只見那鼎中"傾城劍"懸浮于上空,鼎中一道道鮮血形成一股不斷沖刷劍身上的"黑玄晶",黑玄晶也漸漸一顆顆的相繼脫落,漸漸的便能看到劍的大概輪廓.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章 麻沙渡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二章 傾城劍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