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九章 行程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九章 行程

天青河上,涼風撲面,天空之上更是萬里陰霾.丁古固漸行漸遠,兩岸旁的樓閣漸漸減少,岸邊的青山之上郁郁蔥蔥,景色漸美.丁古固卻無心觀看,心事重重,心下念道:這俗世多紛擾,畫雨崖就在天青海閣,卻因多多之事而無心觀看,就此作罷,爹爹娘親倒是無憂,可妙玉……百念流轉心間,因而,催舟行使得極為緩慢.

就在此時,天清河岸邊一個灰袍老道對著清水浮云舟狂奔而來,涉水踏浪如履平地,奔跑之余朝丁古固不斷揮手,大叫道:"哎……!壯士,救命……!壯士,救命呀……!"只見這老道滿臉焦急之色,左手提著一只燒雞,右手拿著一個約兩個腦門子般的大紅葫蘆,奔跑之余不斷掃瞄後方,惶恐至極.老道奔至清水浮云舟前,停頓了前沖之勢,但老道那雙腳卻依舊在水面原地踏步不止,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丁古固細看一下,只見道人臉圓身胖,眉目和善,袍子上一塵不染,卻滿臉是灰,道帽歪斜,兩縷飄帶環繞纏著頸上,見得舟山的丁古固,舉雞便跪,磕頭不止,急聲道:"壯士!有人要殺我,壯士可否讓我躲藏一番,救得本真仙一命,若然壯士救了我真仙一命……我,我來世便是做牛做馬,化作女兒之身給壯士填房做小妾,那也是要報答你的呀!啊……"老道一聲慘叫,聲淚俱下,淒慘不已,繼而道:"壯士!千萬要救我啊.老道我從小無親無故,甚是可憐啊……"

丁古固初見這老道,想起這單身行走之人最是難纏,頓時心生警覺,哪想這老道如此乖張,心中一軟,便道:"上來罷."

丁古固話未說完,這老道就串入舟中,盤身而坐,哪里還有眼淚,也全無剛才慘相,更別提什麼可憐了.只見這老道轉眼間便變了番模樣,仿佛得了的道仙人,別有一番上位者的氣勢隱隱散發開來,這氣勢沒維持片刻,這灰衣道人便狂啃燒雞,仿佛許久未曾進食,丁古固望得這老道變化之快,思維也是呆滯了一下.就在這老道啃得正歡之時.天邊呼嘯而來一道青色流光.

片刻,青光停頓在清水浮云舟前,卻見也是一個老道,這老道一身白袍,與灰衣老道裝束一樣,只不過是白色的袍子,臉上威嚴之極,怒氣隱隱浮現.望見丁古固,圍繞清水浮云舟轉了一圈,沒見到什麼異常,便開口道:"這位小道友,可曾見過我家跑出來的一條灰狗,它叼著一只雞和一個葫蘆."白衣道人話還未說罷,就見頂古固腳邊滾落一只燒雞,片刻,一只手又把雞撿回去了.卻是這灰衣老道聽得白衣老道罵他是狗,玩起了文字游戲,不讓白衣道人罵到自己是狗,松開了拿雞的手,待白衣道人說完,雞掉落在地上,反應過來,又有些不舍,轉而撿了起來.

白衣道人手指連點,道:"出來,給我滾出來,你這個無恥老兒!"

灰衣老道側頭出來,道:"我不!我偏不,我就不!你來咬我啊,哈哈!來啊,有本事,你來咬我啊!哈哈!"轉眼間,兩人便圍繞丁古固進行了追逐.丁古固見得這兩人如此打鬧,心知這灰白二人定是熟人,並非仇家,側身一讓,這灰衣道人失去屏障,一下便被白衣老道擰起了耳朵.

哎呦……灰衣老道大叫了一聲,急忙道:"壯士,你此次見死不救,惹上了大因果.來生,你便少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嬌妻啊!"

丁古固聽得這灰衣老道說得小嬌妻,忽然之間,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孫妙玉那沉魚落雁般的容顏,還有孫妙玉的款款深情,惻動不已,轉而望著幻月古城的方向,喃喃自語道:"妻子麼……"

灰老道見得丁古固此狀,又急忙道:"對對!壯士快快救我,還來得急!那如花似玉的小嬌妻還在等你,快救我!"白老道聽得灰老道說這"小嬌妻"時,詫異了一下,待灰道人說完,便全部明白了過來.白道人羞憤異常,罵了句無恥.當下,左手按住灰老道腦頂,往下一壓,右手捏住耳朵,便放肆的擰了起來.

呀……撕心裂肺般的叫聲如同殺豬般響徹天地間.

灰老道雙臂亂抓繼而抱住了白老道大腿,見求見無果,雙膝一跪,道:"大……哥,我錯了……你方才傷了我的命脈,我死了也不會怪你的,我下去陪娘親了,千萬不要掛念我……呃,呃……"轉眼間,灰衣道人便倒在了地上,雙眼翻白,腿腳抽搐不已,過了一會便沒有了動彈,仿佛已然死透.

白道人見狀,心知這灰衣道人詐死.當下,又補踢了兩腳.灰衣道人仍然是沒有反應,伸手去觸碰鼻息也是沒有呼吸.

"咦……"這時,白道人見情況不對,臉上顯得些不安,轉眼見看到死透了卻仍然抱著燒雞的尸體,輕聲念道:"莫非真傷了'聽宮’,'聽會’和那上下兩關的穴位?"這白道人邊說邊退著步伐,待退了十幾步開外,便對著丁古固道:"唉!既然,他已死透了,生于天地之間也沒做過什麼好事,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但他不但沒做什麼好事,恰恰相反,卻耗費了不少伙食,把他踢到這天青河了,喂養一下魚蝦,就當他做了一件善事罷!唉……免得到了地府,閻羅說他壞事做得太多了,把他投了'畜生道’."說罷,白道人猛然向前奔去,勢頭直要把這灰衣道人的"尸體"踢到河水中央去.只見灰道人突然自船上暴起,雙手連連推辭,一邊後退,直道:"大哥,你這一踢,直是會把我踢死啊?"

"你不是已然死透了麼?"

"閻羅王說我禍害不淺,罪大惡極,不收我了,不收了!"

"果真?"

"恩恩!"灰道人應答之間,見白道人臉色漸變,說完,又直把頭搖得像波浪鼓.

"你不是說是麼,怎麼又搖頭?"白道人漸漸逼近.

灰道人著急得直跺腳,"哎呀……!大哥!不就是一只雞麼,你何必苦苦糾結此事?此事就算了罷!"灰道人兩指朝天,繼而道:"哥哥,我發誓,我發誓,下次一定不會了,真的!你要是真把我打死了,娘親也不會安息的呀!"

白道人聽得"娘親"二字,心中一軟,道:"這些世俗的老人家養了幾只雞不容易,我每次出去幫人算卦之時,就怕你出去亂來,總帶上你才放心,可你卻總潛入別家中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你叫我情何以堪啊?我臉面往哪里放啊?"

"可是……我餓……"

"你……"白道人手指懸空,一時語噎,緊而閉眼,語重心長道:"人窮,志不能窮啊!"

"哦……"灰道人說罷,擦了擦燒雞,又啃了起來.

這時白道人望見丁古固,一時臉面有些掛不住,道:"小兄弟,讓你見笑了,我叫習白山,他便是我弟,叫習田,我們是"苦玄門"門人,外號:山田二叟.打攪你了,呵呵,抱歉."說罷,便要提起習田遁走.丁古固見得這習田也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只是為了一口食欲,做些不得已的事情,心有感觸.又見著這老道如此乖張,頓時,聯想起了自己乖張的爹爹,一陣溫軟,倍感親切,心動惻隱之念,便道:"萍水相逢亦是客,在下有意廣結道友,同是修道之人,既然這位前輩有空腹之難,在下也未曾用食,那請隨我去吃一頓飯吧?"

習田聽得有吃,轉頭一喜,道:"你請客?"

"我請便是了."

"那我吃得多了,可不管你有沒有錢!"丁古固張口欲答,習田見狀,恐欲丁古固反悔,便搶答道:"小娃娃說話要守信用,走!前面有一家小山店,小菜也是美滿."當下便又盤身坐了下來,把吃完的燒雞骨頭往河里一扔,打開了紅葫蘆,灌了幾口酒,搖頭晃腦唱起了山調調.習白山見狀,欲言又止,當下作揖,道:"那便多謝小友了."

丁古固又和這山田二叟交談了一會,得知這"苦玄門"本是附屬于"九生派"的一個小派,後來香火漸漸不濟,門派中落,和"九生派"也就漸漸的脫離了關系,也沒什麼人了,只剩下了這"山田二叟"獨撐門面.所以這習白山才出來靠卜卦維持生計.

這清水浮云舟雖然是逆流行駛,卻比飛在天上快得多,所以丁古固也是樂得在水中行駛.行駛了不一會兒,果見一家山店坐落在山腰,此店碧瓦紅牆,規格旁落了半個山體,別有一番氣派,根本不是什麼小山店,四串燈籠串連,分別懸掛在朱紅大木兩邊門口,門上有一塊巨大匾額,上書:麻沙渡.習田見得這店,怪叫了一聲,沖了過去,奔至一半路程又折了回來,臉上有些尷尬,望著丁古固詢問的眼神,笑而不語,跟在了丁古固後面.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八章 陰謀(下)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十章 麻沙渡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