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七章 陰謀(上)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七章 陰謀(上)

正午,烈日高懸,群賓開始入府,禮司開始清唱來賓姓名.

"九生派,回天峰,墨合長老座下大弟子,青秋到——!"

"古泉寺,虛覺神僧座下大徒,智圓到——!"

"圖悲雪閣,劍宗核心弟子,駱旭到——!

"南州,藥泉門……"

……

"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幾道喊叫劃過天際,殿內眾賓客皆驚,望向孫府左側庭院.待眾人奔向庭院,只見庭內一座假山的枯井旁邊,有三個人.不遠處,王羽拿著一道道符,雙目無神,多多摟著靈俊神情如癡如夢.那靈俊額頭一個拇指大的血洞,顯然被人一擊穿透,觸目驚心,雙眼空洞,顯然已經死透.

多多滿臉淚痕,手掌不斷在靈俊的臉上摩挲,手足無措,仿若夢中囈語:"哥哥,你別睡了!醒醒!以後,我和你一起去賭場,把輸的金銀都贏回來,有了錢,你就可以治好病了,我們就都可以去外院學習道術了.哥哥,你醒醒!"

"是誰!"丁原一喝,只見一個灰衣人藏身閣樓,見被發現,頓時化作一道綠芒就向府外群山方向遁走.

"大膽狂徒,白日行凶,好大的狗膽!哪里逃?"丁原化作一道金光追去.

孫妙玉見得慘象,又見得多多如癡如醉的表情,心疼多多,心中一悲,頓時淚如雨般無聲滑落,眾賓客愁眉之間皆搖頭歎氣.這時,丁古固進得庭落,見了靈俊躺在地上,心里一凜.此時,王羽望見了丁古固進得庭落,哈哈大笑,仿若癲狂,手直指丁古固,吼道:"是他,他殺的!我親眼所見,我潛入庭院,見得一個灰衣人鬼鬼祟祟,一路跟蹤,發現他們在這假山旁邊偷偷談話.不想靈俊在庭落門外經過,見得他真面目,被他彈指間殺害.他轉身時,被我見得真面目,正是他!"眾人齊齊望向丁古固.

丁古固不怒不笑,平靜自然,從容道:"我為何要殺他?你又為何在這里?"

"我來是來殺你的,不過,你現在已經是眾矢之的了,現在被我揭露了你的丑行,真相大白了,你自裁告罪吧!哈哈!"王羽依然像得了失心瘋般癲笑嘶吼.

"愚不可及."

"你……"

一道金光降落庭院.丁原肩上扛著一人,扔在地上,正是那逃串的灰衣人,已然氣絕,待翻開面目,眾人駭然.此人面目俊朗,與常人不同的是那張臉,全然紅色,全身手腳皮膚皆是紅色.一身綠色妖氣還未散盡.

"魔族……"

"難道消失三百年的魔族又卷土重來了嗎?天下又有大事發生了!"

眾人陷入了慌亂之中……

丁原滿臉凝重:"我制住他時,他已經服毒自殺了.看來,三百年前那一戰,斬草未除根,魔族尚有余孽啊."

"此事事關重大,我得馬上回門派稟報掌教!以防不備."一個青年才俊從孫妙玉美貌的癡醉中恢複過來,卻是九生派青秋.

"我也是……"

"我也是……"

……

各正道門派弟子群聲應和.

"他殺了人,你們不管麼?"王羽指著丁古固尖叫如鴨.

丁原轉臉望向王羽,眼神如見蠢驢,道:"你說什麼?誰殺了人?"

"他!"王羽向前走了幾步,直指丁古固.

丁原眉頭緊鎖,道:"你可有證據?你手中拿的可是'滅神符’?你要對付誰?我看,你自己便是勾結魔族的宵小之輩."丁原大喝一聲跨步向前,疾如狂風,一抓住王羽的手,截下了這"滅神符".滅神符箓非同一般,滅殺生人元神,若然中招,輕則修為大減,傷及元神,久久不能痊愈,重則身死道消.是魔族不傳秘術,手段極為陰毒狠辣.

王羽被丁原的氣場逼得連連後退,當下便道:"我親眼所見他行凶!我手中符箓是三百年前正邪一戰繳獲的,我拿來便是要殺他,他方才……"

啪——啪——

丁原正反兩個巴掌,扇得王羽空中幾個旋轉倒地.這王羽先前不可一世,生殺予奪盡在手中掌握,不想,竟然兩日連續受得人生中的奇恥大辱,顏面盡失,直羞愧得有想死的心了.

"我兒心性善良,怎麼會做如此卑劣的事情,你休要在此瘋言瘋語.今日是孫老弟誕辰,我不忍手下徒填亡魂,饒你一條狗命,快滾!改日若再讓我遇見你,直接將你抹殺!"丁原大袖一揮,靈力催動間勢如滄海,王羽禦氣反抗都沒用,剛起身又被擊得撞在假山上,滾落下來,狼狽不堪.

"我倒要看看,誰要將我兒抹殺?"庭落里四個道人魚貫而入.四人皆是一樣的裝束,天青海閣道袍.說話那道人與王羽十分相像,國字臉.此人大開大合之間,殺意濃濃,待望見滾落在假山下的王羽,滿臉震撼,直奔王羽身前,扶直王羽的身軀,轉而全身紫氣沖天,顯然怒極.孫介望得這沖天紫氣,自語道:"練成了第十一層麼……"

"是……誰……!"王烈望向眾人,兩眼欲裂.

"是我!"丁原負手站立出來,俯視王烈,看不出表情.

咻——

一道濃烈的紫氣,濃烈得近乎實質,氣蓋天地,自王烈奔向丁原面門.頓時,一道道光圈升起,庭落內頓時五彩繽紛,眾人連連後退了幾步,各自凝聚起了靈氣牆壁.

嘭——

卻見丁原單臂豎立,一道靈氣凝練的金色氣牆擋在眾人面前,紫色氣勁擊在金色牆壁上,仿佛泥牛入了大海,沒起絲毫波瀾,連水花都沒濺起半絲.

"咦……"王烈氣勢一頓,轉而瞬間拔劍,大喝道:"紫虛歸刃……"只見一道紫色靈氣凝練的圓弧仿若滿月,洶湧澎湃而至,凝練的殺氣枯滅了井旁的雜草.王烈這一劍無情之極,不僅要殺丁原,還要殺丁原身旁之人.顯然無法無天,性格之暴烈可見一斑.

丁原見得王烈攻來,此時已然滿臉微笑,智珠在握.望那王烈的眼神的眼光也變了,如同觀猴.丁原推臂之間五指猛然迸發,輕聲道:"裂魂五鎖……"只見,丁原五指瞬間激射出五道白色鎖鏈,如蛇如龍,漫天飛舞,細細凝望,仿佛能勾人心神,鎖練顯然是丁原靈氣凝練而成.瞬間便迎上王烈的那道紫色圓弧.

啪——

紫色圓弧應鎖而斷,光芒片片碎落,仿若是看了一個幻相."裂魂五鎖"繼而纏上了王烈,王烈絕招已用,瞬間被捆住了.這王烈被困,卻是掙紮不休,大叫不止.

那天青海閣三長老郝德山,思索了良久,突然想到什麼,身形一震,開口道,"裂魂五鎖?莫非你是……"

"裂魂五鎖……"其他三個長老皆是一震.

其他眾人不明事理,齊齊望向這郝德山,滿臉疑問.

"唉……若然是你,以你的身份,我想也沒必要弄什麼陰謀了.人言道:虎父無犬子,這小友既是你子,若然嗜血,必定不會躲到暗地殺人了."郝德山頓了頓音,望著地上陷入震驚的王烈身上的那五道鎖鏈,仿佛陷入了悠久歲月的回憶之中:"後人皆知三百年前,'了無仙尊’出關,屠盡天下群魔的事跡.世間遺留下他的兩個徒弟的事跡卻是少之又少.不過,當時在場的正道中人都不曾遺忘,仙尊的一個徒弟,在群魔叢中三進三出,安然無恙.死在他手中的妖魔不下萬數.道中人送外號:'噬魔小生’,意為他專為屠魔而生.他當時成名絕技便是這'裂魂五鎖\'."

丁原滿臉不屑,道:"正道中人從來都是心血來潮,雅興大發.殺魔不怎麼出力,等到打完了,盡喜歡取一些狗屁不通的外號.不過,也虧得同道中人起了個外號,讓晚輩能有個惦記."丁原話里行間盡是諷刺,說罷,眼睛更是望上了天.

"看來,這是個誤會."說話的卻是王烈,繼而又歎了口氣,道:"看來,我有失父責啊!多年來,太驕縱他了,是我教子無方!罷了,罷了!唉……"王烈懺悔己過之時,丁原已經收回了"裂魂五鎖".只見王烈提起王羽,化作一道紫色流光,消失天際.

眾人各懷目的,各自奔走.一場壽宴,因靈俊之死而作罷.

小小的庭院,頓時顯得冷冷清清,假山旁的竹子沙沙作響,多多抱著靈俊輕輕搖晃,似在哄一個嬰兒熟睡,已然沒有哭聲.孫妙玉蹲下身來,抱住多多的頭,淚如雨下,無聲哽咽.庭內只剩下孫家父女,丁家二父子與天青派三長老郝德山和古泉寺智圓,這智圓不斷掐著佛珠輕頌莫名的佛經.

孫介望了望丁原,對著丁古固道:"侄兒,你方才去了哪里?"

"孫介,你莫非懷疑我兒便是凶手?"丁原大聲喝道.

"爹爹!"丁古固大聲喚道,轉而面向孫介,道:"孫伯伯,我去了'花間落’觀景,我此次出行的目的便是觀那天下四大景色."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六章 妖燈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八章 陰謀(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