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章 若只如初見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四章 若只如初見

丁古固催動清水浮云舟又行駛了半日,望向遠方,海岸線已然清晰可見.催舟行去,不一會兒,一座宏偉壯觀地古老城池便呈現在眼前,城門面西而立,"幻月"二字高懸城頭,氣勢磅礴."幻月"城里樓閣林立,鱗次櫛比且一望無際.城內,房屋統一碧瓦紅牆,路河交錯,行人接踵,車水馬龍,很是繁華.在修真界,凡大勢力范圍內都禁止非本門修真者使用法寶飛劍,這天清海閣當然也是一樣,在其勢力范圍內不僅禁止修真人士斗法,還禁止法寶使用,以免影響城內居民.如若不然,所屬城內勢力的修真者執法隊便會把犯事者一律誅殺,無人自傲到有實力可以挑戰三大門派威嚴,修真者不管遇事有多緊急,也必在城外收起法寶,步行入城.

丁古固收了法寶,在城外降落,收了清水浮云舟,連同風火流煙道袍一並放進乾坤戒里,續而換了一身烏黑道袍,本是極普通的修真者裝束,但加上背上被烏布包裹的傾城劍,束發高懸,幾多散發披于肩後,頓時讓丁古固顯得有些儒雅.若不是背後負劍,直會讓人誤以為是某個學府出來游玩的學生.丁古固眉宇之間透露著興奮之色,步入城內,雖然在富樂島見慣奇珍異寶,但哪里見過如此繁華的城市格局,難免見獵心喜,四處打量,欲找一間客棧歇腳,然後再打聽孫府方位.

幻月城內有一道河流貫穿城市東西兩方,向東一頭水流通入海中,河流上有一座大橋,橋頭"花間落"三字仿若天成,橋體所構為"天青晶".天青晶為幻月城東郊特產晶石,用于建築,牢固無比.橋頭另一端人頭攢動,銅鑼聲響徹天際,近了一看,原是俗家修武之人擺開架勢在叫賣武藝,丁古固當下心喜好奇,停下了步伐駐足觀看,就看見賣藝兩人面目相似,似乎是一對兄弟,大的那個面目蒼白,顯然病魔纏身,小的那個年齡比自己小很多,細看一下,倒也顯得活潑開朗.

"小子名叫多多,這是我家哥哥靈俊,俗話說得好,相聚即是有緣,我們兄弟出門在外,承蒙各位大爺抬愛,賞口飯吃.今天要表演一個練體絕活名叫:纏蛇腹.有錢的大爺,希望打賞幾個."說罷,多多鞠了一躬,便開練了起來.只見這多多反身頭便觸及雙腳,繼而頭部穿過小腿,腹朝天,俯于地上,雙手捧腿,望著前方眾人,保持姿勢不變,俗家柔體功夫勘稱一絕.鼓掌,叫好之聲頓時響起,沒有間斷,卻見那靈俊雙手作揖,左腳踏上其弟腹部,右腳踏其弟大腿,穩了穩身勢,作勢便要跳躍.再看那多多,臉部已然充血變得通紅,額頭冷汗凝珠.看得丁古固膽戰心驚.

"小哥,不要演練了,下來罷."

靈俊停頓了身勢,也不言語,雙手抱拳向丁古固還了禮,此間許多心善的圍觀者已經側頭不忍觀看了,靈俊穩身輕跳了兩下,多多由于受力,被壓得腿貼後胸,緊貼地面,但仍然緊咬牙根,未曾喊痛.只見,靈俊縱身後空翻轉,嘭……的一聲,雙腳穩穩落在弟弟身上,拉起了多多,二人再向觀眾敬了一個禮.多多呼了口氣,端起銅鑼.眾人開始怨言不少,心疼著多多,見此狀,皆是群作鳥散.丁古固望著眼前端著銅鑼望著自己,臉上充滿期待的多多,想起自己沒有珠寶,手足無措.

"我沒有金銀."

多多聽罷臉上滿是失望之色,轉身便往回走去.

"小弟弟,等等,我給你這個."說罷,丁古固從乾坤戒里拿出了一顆上品靈石.

靈俊震驚了,轉頭回望的多多更是嘴巴張成了雞蛋.丁古固走過去,把靈石放入多多的銅鑼中,又從乾坤戒取出了上百顆,一並放入.此時,不僅僅是多多靈俊二人,未走遠回頭的觀眾也陷入了呆滯.

呀……驚歎聲此起彼伏."此人是哪家世子,出手如此闊綽"觀客議論紛紛.

要知道,這靈石品級分為上,中,下三等,靈石在修真界是通用貨幣,上等靈石更是珍貴無比,一顆上品靈石能換三顆中品靈石,以此類推.丁古固一下拿出上百顆,顯然是富貴之人.

半響,多多才回過神來."這位大哥,無功不受祿,太多了,我們收不起,也不要這麼多,你拿回去一些吧."

"夠了就好,拿著吧,也不算什麼,有緣再見."丁古固擺了擺手,轉眼之間便消失在眾人視線.

大街上人來人往,丁古固低頭行走,還在回想剛剛的兄弟二人,心念道:這兄弟兩人,大的那個明顯身上染了疾病,醫好該是不難,不知道為什麼不去醫治,或許是缺錢.

"站住!"伴隨一聲嬌呵,自街角人群中串出一抹倩影,大口喘氣之余,張開雙臂攔住了丁古固去路,此女青絲及腰,一襲天青碎花道袍,青白相間,腰束一輪初日,仿若不時便要冉冉升起.瓊玉鼻,新月眉,朱唇輕起,最動人的便是那雙眼,宛若桃花,美目流轉之間顧盼生情,傾國傾城.實是,動則禍害眾生,靜則不歸人間.年齡與丁古固相仿.丁古固一時間不由看呆了,難以恢複過來.

"呃……姑娘,你攔我有何事."

"公子,謝謝你,真的很感謝你給了多多那麼多靈石.謝謝!"少女彎下腰去,鞠了一躬,丁古固便看到這少女白皙的後頸因為奔跑而泛起的紅潮.

這時,天下起了豆大的雨珠,打在少女的袍子上,路上停下看呆了的行人也爭先奔走,尋找避雨之所.

"下起雨了呀,前面有家酒樓,我請你喝杯茶好嗎?"少女手掌橫擋額頭,指了指不遠處的酒樓,左手拉起右邊袍角,露出純青色里褲,作勢欲行.

"呃……好吧."

雨漸漸增大,酒樓里的人漸漸增多,找了一個角落靠窗的位置,少女用那天青碎花白袖口搽了搽座位,讓給丁古固.

"很高興認識你呀,我叫孫妙玉,是城中孫家之女,你呢?"

"孫家?哦,我叫丁古固,一個散修,四處云游,來這里,為一位長輩祝壽."

"咕咕?我早些年頭養了一只鳥呢,呃……"孫妙玉似乎又想起什麼,停頓了一下,看向丁古固繼而道:"後來它飛走了,呵呵……"孫妙玉銀鈴般的笑聲引起了不少樓中酒客得注意.

"古是古老的古,固是那堅固的固."

"是麼,你人真好,還是謝謝你給多多那麼多靈石.唉……"孫妙玉歎了一口一起,神情有些憂慮.

"怎麼了?"

"多多身世很是可憐呢,我們一起長大的,他們家以前是附屬我們孫家的,專門幫我們孫家做事的.十二年前,多多在其父母回幻月城的路上在路上出生,沒想到的是,同時父母遭了仇家毒手,多多被弄昏藏在馬車座里,得以生還.靈俊是多多父母生前收留的孤兒,一直照料多多,二人以兄弟相稱,自幼學了一些武藝,靠表演江湖武藝為生,兄弟二人相依為命到現在.沒有想到的是,靈俊現在患了絕症,卻莫名其妙變得好賭起來.這樣一來,兄弟二人處境更是不妙.雖說我們孫家家大業大,願意救濟補償他們,可是多多倆兄弟很是要強,不願意接受別人幫助,我也沒辦法,看著心急,知道他們的性子,也不勉強,怕傷了他們的心,落得朋友都做不成的下場."孫妙玉透過朱木窗,望著遠處"花間落"上為避雨奔走的行人,娓娓道來.

兩人陷入了沉默,驟雨初歇.

"你是孫介之女?"

"你認得我爹爹?孫妙玉側頭前伏,滿臉疑問,傾國傾城.

聽罷,丁古固恍然大悟,見嬌顏逼進,怕看久了失態,轉看他處,心念道,倒底是造化弄人,這快就遇見了.

"呃,我正是為孫伯伯祝壽而來的,富樂島丁原便是我父親."

"富樂島,富樂島……原來是你呀!"孫妙玉滿臉喜悅,極美.

"便是我了."

"這天下可真小,早些時侯爹爹派人去接你,候了兩天都不見人,卻不想,給我撞見了.爹爹說,你我從小便定了姻親,我雖心生反感,但也奈何了爹爹的固執性子.不過,你倒是一個好人,嘻嘻.疑……雨停了呀,我帶你回我家道府吧."

"也好,我正打算稍作休息,便去見孫伯伯的."

付了茶錢,出了酒樓,只見孫妙玉彎曲小指放入嘴中,一聲哨聲響起,響徹天際,引得路人回頭觀望.片刻之後,就見遠方天空一個黑點漸漸擴大,降下一只仙鶴在丁古固和孫妙玉的面前,仙鶴腦袋蹭了蹭孫妙玉的手臂,便自顧清理羽毛去了.這仙鶴約三人高,爪似鐵鉤,雙目有神且俊朗威武,降下卷起的風勢使地上水珠四散開來,丁古固身上有避水道符,倒也無事,飛濺而來的水珠貼著他的衣決順滑而落.

"來."孫妙玉扶著鶴背一躍而上,伸出手.

白鶴載著二人直入云霄.丁古固望著身邊的云霧,身下的樓閣漸漸後退,被狂風吹得獵獵作響的道袍不斷被下擺拍打著,丁古固微微緊了緊抓著孫妙玉的腰上袍決的手,惹得孫妙玉轉面對望,面目通紅.

"對不起."丁古固意識到了失禮,轉而把手放孫妙玉在肩膀上.

孫妙玉深呼了一口氣,"它叫星光,是我取的,名字很好聽吧?"這時,白鶴一個滑翔,尖唳了一聲.

"恩.它怎麼了."丁古固知道仙獸大多通靈,知曉人意.

"星光很喜歡你.嘻嘻,它很孤傲的,從不輕易讓人乘坐,要不是我通念告訴它你與多多兩兄弟的事情,你都上不來的.唉,這些年來,爹爹一直很忙,只有星光一直陪著我."說罷,孫妙玉理了理白鶴脖頸上的羽毛,繼而望向前方.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章 清水浮云舟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五章 故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