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生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章 風火流煙島   
  
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二章 風火流煙島

時值三月,極東海域,風火流煙島.

此島,中部山多崖絕,四周低平.翠林平鋪東,南,西三方,島嶼北面卻是花的海洋,四季皆有各種鮮花爭相斗豔.風起時,東,南,西翠林墨浪如潮,北面花浪亦隨風起仰,時明時暗,兩相輝映,風景獨具.而遠處群山中有一活火山直聳云霄,山頂常年積雪飄煙,"風火流煙"由此得名.

島上有一修真門派,名喚"富樂殿".殿主'丁原’為人灑脫豪邁,每遇到喜事,就要宴請東海域中十六島島主與八方游客.因為他的回禮一直比賓客贈禮還要貴重,所以各島修真人士也是樂得他如此,更是願意參加,並且會帶上最豐厚的賀禮.

島上樓閣盡是碧瓦紅牆,數目之多,連同山嵐疊嶂起伏連綿至山腳.盡顯"富樂島"極東海域第一島的財氣.如今,這島上處處張燈結彩且鍾鼓齊鳴,一派喜慶氣象.

群山之上,富樂殿中.

富樂島主,披了一身"元寶大紅袍",頭戴著"金錢玉珠帽",環顧四周賓客,正襟危坐,清嗓頓音.

"我丁原之子,丁古固!年值一十六,半步成詩,才藝譽滿四海.昔日,古泉寺神僧游曆見之亦是歎為天人啊.我兒更是孝順,常親自打魚熬湯,體恤長輩勞苦.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哈哈!"這丁原言語之間,眉飛色舞,望向眾賓客,卻不說話了,意在詢問.

半響,大殿鴉雀無聲,也不知是誰接了一句,"是啊!是啊!天才!"群賓才恍然大悟,贊譽之聲頓時響起,不絕于耳.

丁原點點頭,似乎很是滿意,繼而左拿發簪,右拿禮帽,厲聲道:"我兒可在?"說罷,轉頭看了一眼丁古固,繼而迅速環視周遭眼光游離,仿佛因為尋找不到丁古固而焦急不已.

見這丁原這副蠢樣,眾賓客皆是詫異了.

蠢驢.

這兩字頓時徘徊在眾人心頭,雖然心中都是這樣想,可卻沒人道明.

"孩兒在!"一個少年跨步向前,迎聲跪于殿前.這少年長相一般,但是那眉目之間卻隱隱透發著一股光芒,若智若慧,神情豐富,全然稚氣未退,卻也不失天真浪漫.一身風火流煙道袍.整袍以墨綠為基調,紅墨相間,腰束流煙帶,是富樂島弟子普通裝束,正是丁古固了.

"嗯!我兒天生不凡,就算是那什麼狗屁才子,一萬個疊羅漢,疊起來也不能及你之萬一.實在是普天之下,青年才俊中第一人呐!哈哈!今日為你束發冠禮,以後你可以出島游玩幾次了.可是這世事無常,人心難測!你最好不要出去,免得深受其害.唉!"丁原搖頭晃腦,言語間走到丁古固前,把禮帽戴在丁古固頭上,扶正禮帽,凝望著丁古固,唏噓不已.

"我兒成年禮畢,大家入宴吧!多有招待不周,還請各位來賓海涵,一定要玩得開心,要盡興啊!哈哈."

丁古固剛想攤牌,一句話到了嘴邊,硬是沒有說出來,就被丁原高聲打斷.見著自己老爹又在賣寶,心中苦笑.這時,丁古固又見自己爹爹不斷眨著眼,那眼部就像抽筋了一樣,當下便也不說了.

……

銀月高懸,星云密布,島中花海"思亦亭"中,花香撲面,盡管明燈連掛,也顯得有些清冷.這富樂島主常喜歡獨自一人在這亭中待上許久.

丁古固行至丁原身旁,道:"孩兒知道人心有善惡.可孩兒的願望沒有實現,心里常常惦記,夜不能寐.孩兒也常讀《通途史書》.知這天下有四處景觀,最是美妙,早想去看,如今孩兒已經一十六了,心意已決,爹爹你還是不要勸我了."

丁原聽罷,望著低自己半頭的丁古固,一時間感歎良多,歎了一口氣,道:"我兒已不是年少時,許多道理都懂,為父確實束縛你不得.游曆四方也能增長見識,于你的確有益無害.不過,你可真的知道這人心險惡?"

"爹爹給我取得這個名字,我便是已經知道了,古固,古就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意思,固是堅守的意思.加起來,就是要像古人一樣賢德.可人心險惡絕對不是我們能管得了的.要是因為有一道山擋在孩兒面前,孩兒就不前行了,那與懦夫有什麼兩樣?"丁古固認真道.

丁原凝望著丁古固,仿佛想從其眼中看出什麼一般.

看了半響,終究是理解的性德歎了一口氣,神情變換,道:"你說的很有理,你去吧.正好你孫伯伯臨近誕辰了,他是天清海閣中長老,天下四絕景之一的"畫雨崖"又在"天清海閣".我給你"清水浮云舟"行旅代步.你帶上賀禮,先去天清海閣為他祝壽,然後由他通融,觀那畫雨崖,應該無礙了."

"孫伯伯?是前些年來過一次,那個賀禮帶得最多,卻全是撥浪鼓之類玩具的那個孫伯伯嗎?"丁古固問道.幾年前,突然來了一個人,沒有帶金銀珠寶之類的稀有東西,卻帶了很多稀奇玩具,當下便被眾賓客恥笑,丁古固對他的印象也是深刻.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從來就不喜歡玩具.

"是了,為父當年于你孫伯伯有救命之恩.那時候你還小,他想要我容許,讓你和他家那女娃定一個親事,親上加親."丁原說道這里,頓了頓語氣,神情顯得有些憨厚,突然提聲道:"笑話!爹爹我何等英明,豈能把這婚姻大事強加于你,如是不合你心願,那便不愉快了,為父當下不言語,不允也不拒!哪知道,這幾年他更是催得緊,煩不勝煩!我不好發作.他雖臨近誕辰,我也不想見他,免得心生煩憂.這樣,你去見見他家女娃,看是否合心意,若合心意,爹爹就應了這門親事,怎麼樣?不合意,隨便找個理由退了就是.其他的三大絕景,與那天清海閣有水路相通,倒也方便.等我修一份書,你帶上禮物,得以交好看門弟子,該是能了了心願.不過,你也得盡早回來,不要叫爹爹與你母親擔心才是啊."

"嗯!爹爹你真好,孩兒明日清晨來"富樂殿"尋爹爹拿舟."見丁原點了點頭,丁古固繼而道:"天色不晚了,爹爹也早點歇息,孩兒就先回去了?"

"恩."

待丁古固走後,丁原望著丁古固離去的方向歎了一口氣,望著海,倚著庭中欄杆,陷入了沉思.

鉤月緩入云層,夜色也漸漸朦朧起來,花海仍是隨風起伏不休,花香撲鼻,令人心曠神怡.

許久之後,來一婦人,容貌秀麗,一襲純紅袍,行走之間從容自如,氣質雍容華貴,手捧一件黑色貂裘披風披于丁原身上,輕身道:"原哥,我知道你不願讓固兒去,縱使他去了天清海閣,你也肯定會阻擾他上九生派的.可有些事情瞞得了一時難瞞一世,把掌門至寶一同給他吧,帶去九生派.我們現在不需要這劍,以後也不需要,就當贈人送禮."

婦人臉上沒有一絲波瀾,仿佛在訴說一件很普通的事.

"什麼!掌門至寶!"丁原頓了頓,指著丁古固消失的方向,道:"固兒攜寶入派,自然就要成為掌教至尊的!法出必行,令出必禁,九生門規,不容褻瀆.難不成你真要固兒做掌門嗎?無資曆不說,派中那群老不死想必也不會聽他的.何況,俗世險惡,固兒怎麼應付得了?絕對不能做那掌教的!"

"無妨,爹爹雖然頑固,但門派其他長老肯定不會容許固兒做掌教.況且是歸還,不是真要固兒得掌教這名頭.固兒雖是長大起來了,可終究心性還是有所欠缺,你也不用事事擔心,讓他入九生派修煉,曆練一番心性,與人處事必定成熟不少,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我再給爹爹修一封家書,告知我們容身之所,讓他來來尋我們.若是爹爹放下門派事物來島,我也好盡兒女本分.畢竟,百善孝為先.爹爹若是不來,就讓他們相認,固兒待在門派里隨爹爹修煉幾年再回來.想念了,我們以後再去找爹爹和固兒.磨練一番,固兒修煉也必定大有長進,能在這亂世護得自身.想來,念及昔日父女情義,爹爹也必然護得固兒周全.即使師兄知了情,有了掌門至寶作補償,我想,也不會為難他的."

"這樣的話……確實可行.唉……師尊昔日屠盡群魔,可這天下間奸邪惡妄不計其數,哪里殺得乾淨.修道之人,人心更是難測,常為了幾個寶物大打出手,險惡更勝那妖魔百倍千倍.我白天不讓固兒開口談及旅行的事情,就是防止有心之人聽了去,從而盯上他,謀算他身上的寶貝.固兒此去九生派期間,有這掌門至寶護身,確實沒有什麼大礙了.這擔憂,想來是避免不了的了,唉……"修真人壽命悠久,仙緣好的,可達上千年.這丁原不過三百來歲,在修真界,算得上很年輕了.此刻,感覺自己的心蒼老了很多,有種無力感.

島上燈火通明,徹夜不息.

群賓客大多居住福樂島安置的山腳下客館里,少人數被安置在山腰,山頂卻是不待賓客的.那東海一十六島島主也是一樣被安置在山腰,當是觀不到風火流煙的全景,雖各島主心有不滿,卻也無可奈何.富樂島這樣做,一來防止那些心懷不軌的宵小之徒,二來足見這島主心高氣傲,無人入得其法眼.

且說這富樂島神秘異常,二十年前竟然憑空出現.先是宴請十六島,更得天清海閣照應.其後便自稱為東海域第一島.眾人只知道島主財富通天,卻是沒有絲毫關于島主來曆的消息.也有有心人之人試圖探尋其中秘密,無不鎩羽而歸.十六島島主也曾相約試探福樂島島主真正實力,結果卻不得而知.只知道這東海域各島相安無事二十年,富樂島功不可沒.

修真界之人除了以強者為尊,亦是崇尚財富的,各種靈石,寶藥,法典能助修真者修煉速度倍增,更近那夢寐以求的天人之道一步,若是靈石充足,便可省去凝練靈力的時間,有此捷徑可走,有財富的修真之人,便省去費神凝練的時間,所以都爭相巴結富樂島主,盼其慷慨解囊.

這富樂島財富通天,是因其生財有道.而富樂島生財之道當然不是開山收徒,主要的,是供修真人士豪賭,拍賣寶貝與玩樂的.平常修真人士實力弱小,如果在島中聚賭玩樂,贏了許多法寶,怕人追殺,富樂島必定能保得這些修士的周全了,可一出這富樂島就不管了,所以很多實力弱小的人留下,群居在山角下.

因而,福樂島上實際也是魚龍混雜.盡管如此,可入島眾修真者為倚仗一個庇護,都默守三條成規:不上山,不進北面花海,不害島上鳥獸.

……

夜已至深,山上燈火依然璀璨,月色漸漸皎潔.伴隨山風呼嘯而過,木門吱呀搖響.

丁古固仍是一身風火流煙道袍,毫無睡意,雙手托著腮幫,透過朱紅閣窗,凝望遠方海水那一輪倒勾,心如一台明鏡:這回成年禮畢,爹爹該是不會阻攔我出行了.可爹爹剛剛談論時,面露猶豫之色,定然有事對我隱瞞.我們既是父子,何事不能與我交心呢?過幾日我定是要去游曆的觀那四大絕景的,希望爹爹不要中途變卦才好.

次日清晨,東方魚肚白.

丁古固默記了幾個道決,吃了些香粥,便來到了富樂殿.

上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一章 序引    下篇:第一卷 世事無常 第三章 清水浮云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