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品煉藥師第二卷 鬼市 第八十章 萬魔噬毒典   
  
第二卷 鬼市 第八十章 萬魔噬毒典

在鼎老的消失後,三卷古樸的卷軸便是瞬間出現在了方辰身旁的磐石上,努力翻起那如鉛石一般的沉重身子,方辰神情有些惆悵的拿起三卷卷軸.

鼎老自從在方辰腦海出現之後,便一直成了前者的精神支柱,只有鼎老存在,他方才能感覺到心底有底,有著莫名的依靠,而此刻鼎老的聲音在前者腦海中突兀消失,或許僅僅只是短暫的沉睡,方辰他也開始有些極度的不適應.

就連之前項鏈中所傳入腦海的怪異通話音,他盡管有所察覺,但卻也沒有心思更深入的思考與研究.

第一卷是古樸灰色的卷軸,上面一個繁體且標准的字體讓方辰的心猛然糾結了起來.

毒──

手掌有些顫抖的磨砂著那卷手劄卷軸,感受著那古樸的氣息,方辰輕抽了一口氣,旋即將卷軸緩緩攤開.

隨著卷軸的攤開,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與些許的古樸圖案便是出現在了方辰的眼中,這卷軸內沒有絲毫的靈識殘留作為講解,因此,方辰僅能憑肉眼不斷的觀摩其上的文字.

"藥乃天地正道,毒乃自然邪道.但殊不知藥用之極便是毒,毒用之極卻是藥!天地異變,毒藥相依,因此毒亦是藥,藥即是毒.以藥可以入道達至天人之際,終能與神靈相比.然而另一種方法,卻是人所不知,那便是以毒入道.若以毒入道者,需清徹明悟,心境如水純,且還要仍受途中毒的反噬來進行越級修煉.毒道比藥道更加坎坷,中途的種種折磨非常人能夠忍受,但若真正的踏入這一道,那修煉之後的速度如流星趕月一般……"

望著開都幾行的小字,方辰臉色略顯疑惑,毒就是毒,藥即是藥,藥毒又怎能相依,毒與藥又為何相同,眉頭微沉,方辰的目光卻是再次朝下面望去.

"毒道需忍受萬魔噬軀之痛,嘗試白骨煎熬之苦,心神固守,若被毒典反噬則為魔,反噬毒典則為神,神魔只在一念間,因此,若不到萬不得已不可踏入這一道,此乃上古強者謹言相告.這卷手劄乃上古殘骸戰場所得,為後輩有緣之人所留,此卷軸便乃以毒入道,名為《萬魔噬毒典》……"

"神魔只在一念間!"望著這幾個血紅的大字,方辰心神一怔,旋即心髒或許是因為周圍的空氣壓迫,開始冷冷的抽搐起來.

神乃何等強大的存在,魔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方辰不清楚也不敢妄想,他如今所知道的便是一洗逸風宗對自己家族的恥辱,在玄石城乃至附近城池之內的所有強者面前給予方族的屈辱,方辰會用自己的實力一點點的討要回來,畢竟千年前那達到傳說中藥仙境界的祖宗,是方辰心底的一塊聖地,是方辰身為方族之人的驕傲與自豪,絕不允許任何人來踐踏,決不允許!

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驕狂之態,方辰嘴唇緊咬,拳頭不斷的縮緊,直至那鋒利的指甲插入了自己的手掌之中,詭異般的紫色血液緩緩從手掌內低落,在月光所覆蓋的潔白磐石上留下一朵朵絢麗如梅花般的狀紋.

攝守心神,方辰漆黑的眼眸如平靜的湖面一般古井無波,身軀在之前的挪動下,已經盤坐在巨大的磐石之上,夜風襲來,讓方辰身上的勁服無風自動,但前者的身軀卻是宛如石雕一般矗立不動.

此刻若用一個詞來概括方辰狀態的話,那便是心如止水……

雙眸微動,靈識再次朝面前那古樸卷軸掃視而去,接下來一幅幅震驚的圖畫,駭然的修煉方法便呈現在了方辰的面前.

……

翌日,天際一縷霞光灑向整片大陸,高峰之上的樹木雜草與亂石上都掛著如珍珠一般的露水,將樹木點綴的美輪美奐,山峰四周的崖壁之內,被濃濃的白霧所籠罩,此地儼如仙境一般令人陶醉.

然而就在這樣甯靜的山峰之巔卻有著非常奇怪的一幕,蒼郁的大樹下,一塊巨大如璞玉般潔白的磐石上,有著一道黑色人影如雕塑般靜靜的盤坐在其上,透過山峰所籠罩的迷霧後,可以看清黑色人影手中拿著一紮灰黑色的卷軸,而人影就這樣呆呆的注視著手中之物,唯有雙眸隨著卷軸的每次翻動,而緩慢的轉動著.不知這樣的動作黑色人影重複了多久,只是那漆黑瞳孔中所凝現出的絲絲血絲,卻是讓人清楚的知道,這個動作至少不在一時片刻可以完成的.

秋至的晨風是寒冷的,一道冷風刮過,饒是方辰有著足夠的藥靈維持,但嘴唇也是因為冷凍而微微發紫……

卷軸似乎被翻到了盡頭,方辰那如永久般不會改變的姿勢總算是緩緩的扭動了一下,此刻,方辰滿臉已盡是震撼之色,如見到極為震驚的場面而暴睜的瞳孔瞬間緊閉,之後,卻是再次的猛然睜開.

掃去臉上的少許震撼之色,方辰緩緩合上卷軸,緊接著如獲珍寶一般小心翼翼的放入貼身衣服內,其後前者猛然站起,在感受到周圍那不斷向自己襲來的冷風之後,方辰干脆脫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那並不健碩的上身,任由寒風侵襲.

"逸風宗!"望著被霧氣所籠罩的天際,方辰嘴角緩緩吐出一個足以令所有普通人變色的字眼.不過此刻,前者臉上卻是十分的平淡,甚至連一絲的波動都未曾產生.

"以毒入道,這代價也卻是過大了一點!"望著天際半響,方辰才輕吐了一口氣,旋即感受自己體內的藥靈微微皺眉道.

根據萬魔噬毒典上的記載,若想修煉此典,便需要以童元之體修煉.也就是說若是想以毒入道修煉萬魔噬毒典上的藥典,那便必須是未曾有過任何境界的人方可修煉,就算是普通的醫師與藥師也不行.而若是本身之體已經具有藥靈修為的,那便需要廢掉以前的所有修為與境界,才能修煉.

而修煉這萬魔噬毒典的第一條便是限制了百分之九十的人,要知道人的壽元可是有限的,你若是讓一名修煉了十年乃至百年的煉藥師,突然廢除自己的所有境界修為來嘗試這種極具風險的毒典,那可是少有人會做這種嘗試.

而一般沒有凝聚過藥靈的普通人,那則更是不可能去修煉這種毒典,首先不說他沒有凝聚藥靈的天賦,就算是勉強能夠凝聚藥靈,那這比普通藥典更深奧與恐怖的毒典,那難度可謂是相比登天.

雖然這僅僅是第一條的限制便淘汰了大多數的人,但方辰卻恰恰不在其內,首先方辰具有白級藥靈,但卻僅僅只有五條藥靈是一名普通的藥師修為,然而這大多緣故卻是之前的血脈禁錮所導致,不過如今的他卻已經成功的突破了這種禁錮,也就說他的天賦此刻還不得而知,到底達到了多高的高度,因此若廢除如今的修為,其上方辰所需付出的代價卻並不大.

而最終打動方辰心的是,這部毒典是出自鼎老之手,方辰非常清楚鼎老絕對不會傷害自己,因此他想自己修習這部藥典必然是有他的道理,雖然方辰不知道為何,但憑著對鼎老的信任,他也決定要嘗試一下.

微微屈膝,方辰再次盤坐在地,而在單手一揮之時,一尊巨大的銀白色鼎爐便出現在了前者的面前,旋即靜靜的懸浮在方辰身前的半空處.

與之前在方族所見到的一般,巨鼎鼎足仍只有三足半,另一短足又仿佛如一條尾巴一般,纖細卻又狹短.銀白色鼎爐之內則是一面纖細如絲,明如鏡的銀白火膜,火膜之上不斷散發的絲絲寒意,銀白色的巨大鼎爐表面,兩條如小蛇般的銀白龍體便是如活物一般在鼎爐表面緩緩浮現,銀白龍體之上雕刻著讓人難以置信的詭異線條.

望著面前這讓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寶鼎,方辰眼眶微紅.畢竟在方族引起爭斗的導火索便是此物,而此物卻又是在自己身上.

眼眸微眯,雖然此刻方辰的情緒萬千,但他卻極力的壓制著,旋即一只手掌猛地朝自己那消瘦的胸膛,狠狠拍去.

"噗!"隨著低沉聲音響起的同時,一口紫色的血液也是從方辰嘴中噴出,落在了軒龍鼎內的銀白色火膜之上.

見到自己所噴出的精血,方辰絲毫不再猶豫,隨著心神微動,其體內藥渦內的五條如小蛇般白色紋理便被狠狠的驅趕出了體內,然後懸浮在方辰面前,在軒龍鼎之上不斷的盤旋.而在藥靈逼出體內之際,方辰身軀仿佛便被抽空了一般,突兀變得極其虛弱無力.

"呵,十年的修煉成果,徒增笑料罷了!"望著軒龍鼎上的五條藥靈,方辰苦笑的搖了搖頭,其後緊咬著嘴唇,單手朝鼎爐之內狠狠一揮.

"呼!"隨著方辰手臂揮出的同時,一道極強的壓迫感便瞬間產生,之後將軒龍鼎上盤旋的五條藥靈狠狠的朝鼎爐內壓縮而去.

然而此刻的藥靈仿佛也是感覺到了危險一般,最初是開始不安的扭動,而最後時卻是變得猛烈的掙紮起來反抗這方辰心神的壓迫,不過反抗依舊是徒勞的,在方辰的極力驅趕下,五條藥靈終究被壓迫到了鼎爐之內.

望著如囚犯一般被關押在鼎爐內不斷掙紮的五條白色藥靈,方辰嘴角有些苦澀,畢竟修煉了十年才換來的境界,在此刻卻要被自己親手泯滅,任誰,也是心痛難忍!

"罷了……"

似乎最終是理性戰勝了感性,方辰屈指一彈,一顆赤色的小魔獸晶核便是出現在了前者的手中,旋即通過那極為煉制的手法,一簇褐紅色的火焰便是瞬間出現在了方辰的手中.

不過,這火焰沒有了藥靈的加持,如油盡燈枯一般,在寒風之下,隨時湮滅……

上篇:第二卷 鬼市 第七十九章 毒    下篇:第二卷 鬼市 第八十一章 吸引毒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