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品煉藥師第二卷 鬼市 第七十五章 水幕破碎   
  
第二卷 鬼市 第七十五章 水幕破碎

滔天巨響持續了足足有片刻鍾,聲音如風一般逝去之後,空氣漸漸恢複了平靜,若不是牆壁上還依然遺留的如蜘蛛網般的細小裂縫,眾人也是難以想象那聲音中所蘊含的巨大威力.

綠色重錘落下,猛砸在了水幕之上後,那看似柔弱無力的淡淡的水幕卻是出乎了眾人的意料,硬生生的將那蘊含無比毀滅的一擊接了下來,不過雖然險險的接住,但那巨大的沖擊力還是讓水幕光芒減淡的同時,也被壓迫出了一條條細微的裂縫.

見一擊無法將那道水幕擊潰之後,中年荀域眼瞳中也是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訝然,旋即臉色曆狠之時,手中的決印也是再次猛然變化.

"呼!"隨著荀域的手決再次變化,那巨大的綠色重錘在半空接觸到那水幕之後,瞬間分解,之後化為無數綠葉朝空中飛舞而去,看其模樣,是再次凝聚……

而在這次猛烈的沖擊之下,光幕之內的諸多長老包括方炎臉色都是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其嘴角也是溢出了淡淡的血跡,顯然,那重錘之下的威勢,已經讓他們開始心神俱損.

望著光幕內眾人那臉色慘白的模樣,荀域輕輕嗤鼻,不屑道:"傳承千年的家族,就算擁有這等玄奇的藥典又怎樣?但是沒有藥王階級的強者坐鎮,這到防禦水幕就如同虛設一般,對我們沒有絲毫的阻礙,因此,我勸你們還是放棄吧!"

聽的荀域那暗露譏諷的話語,方炎與諸位長老都是沒有任何表情,手中的決印翻動修複水幕時,速度已經快的在空中留下道道殘影.

"冥頑不靈!"見到方族之人手決不斷翻動,荀域臉上首次浮現出了一絲怒意,手指微曲間,半空中的綠色重重則是瞬間掄起,再次在眾人那驚愕的目光中,狠狠的轟擊在方族前那巨大的水幕之上.

"彭!"隨著重錘的落下,水幕頓時一陣顫抖,巨響也是再次轟然傳出,然而,或許是因為施展的速度過快,導致凝結藥紋不足,因此,此次的恭敬並未達到之前的高度,且聲音的破壞力也是減緩了許多.

不過,就算是威力已經大打折扣,但之前那猛然的一擊還是讓水幕之內的眾多長老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

"彭彭彭!"綠葉所形成的巨錘如風輪一般,瞬間不斷的擊打著那已經極為透明,看似隨時便搖搖欲墜的水幕屏障.

水幕內,分四席而坐為藥士級別的長老,面色蒼白的同時,臉上也是露出的不安之態.

"辰兒,快走,我方族如今迎來了近千年的最大浩劫,以後,可就靠你了!"水幕內的方炎朝方族內的曆喝聲落下之時,臉色瞬間如死灰一般,之後手中的決印變動卻是更快.

方族之內的方辰在聽聞方炎的曆喝聲之際,頓時身子一顫,臉上湧上了一層難以言喻的痛苦神色.前者清楚,能讓自己的父親說這樣的話,那便說明,他身體內此刻所殘留的藥紋,已經所剩無幾了!不過,方辰雖然已經被震撼到無以複加的地步,但身形卻是沒有任何動作.

"方辰哥哥……"在聽聞方炎那曆喝聲之後,方辰其旁的妙兒嬌軀也是微微一顫,之後似乎是感覺到身旁方辰的痛苦與掙紮情緒,妙兒那精致的小臉上也是首次抹過一絲了凝重.

"哼,竟然能承受住我的四次攻擊,那我便看你是否還能接下我的第五次藥典攻擊,給我破!"水幕之外的荀域,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身軀一震之時,體內數道藥靈所形成的藥紋便瞬間化為數道虛幻的直線,劃破空氣,直接射到了空中的綠色巨錘之內.巨錘在藥紋的融入之後,瞬間漲大了兩倍不止,最後如鋪天蓋地般,曆狠的轟下.

'轟’的一聲後,水幕之內的地面瞬間崩裂,而坐在其上那兩名藥士境界的長老,則是七竅陡然濺出血水,之後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水幕屏障在失去了兩名老者的藥紋支持後,卻是再次變得薄弱了幾分,但是,水幕盡管看起來岌岌可危,達到隨時崩裂底線,不過在荀域的這一擊之下,卻仍是險險的堪立住,並未倒下.

見到這般情況,臉色已經因為用力過多而導致臉色通紅的荀域也是臉色微變,之後眼神中盡是曆狠之色.

"給我破!破!"面目微微猙獰的荀域,干脆放棄了決印的翻動,大手直接狂甩,空中的綠色重錘不斷的砸下,如雷電一般的轟隆聲直接傳遍方族之外的整片區域.

玄石城內的居民,全都嚇得躲在了房間內,一些膽小的直接鑽進床底躲避那如打雷一般的轟隆聲,一些膽大的,因為駭然而發紫面龐順著窗戶望去,僅能僅能見到如小山一般的重錘,不斷的砸下,讓周圍的空氣猛然為之一顫.

"撲哧!"一道低沉聲在水幕內響起,又是兩名藥士境界的長老口吐鮮血,栽倒下來.

"哼,找死.破!"見到半空中的巨錘雖然讓水幕內的方族長老心神俱損,但卻仍是久攻不下,因此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絲不耐之色,雙手猛然一轉,一顆淡綠色的丹藥則是手袖中猛然揮出.

"玄階低級藥典:藥之靈火!"

在荀域曆喝聲傳出之際,被揮出至半空的綠色丹藥則是猛然爆炸,之後火焰閃爍,一道實質般的綠色火焰則是從爆炸的煙霧中爆出,將那綠色所形成的巨錘牢牢包裹.

"碎!"荀域低喝一聲,被火焰所包裹的巨錘再次轟下.一道網狀裂縫瞬間出現在了水幕天華之上,以轟擊之處為中心,裂縫朝四周不斷的蔓延.

水幕之內,數道血液猛噴而出,緊接著三名長老身子一歪,再次倒下.

此刻的水幕內,僅有方炎一人死死支撐,不過此刻的他面色如死灰一般微微發黑,揮汗如雨,身體也是不受控制般的顫抖著,顯然,看前者此刻的模樣已經達到了支撐的極限.

方族內的眾人早已經聚集到了方族之外,此刻眾多族人面帶驚容,誠惶誠恐,而望向那如王者一般的白袍荀域之後,臉色為之駭然.

方族的方睇P方香也在其中,在見到水幕內那已經栽倒在地上的父親之後,兩人面無血色,眼神中充斥無匹的狂暴與猙獰……

水幕之外的荀域臉色陰沉,這水幕的防禦力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他心知肚明,這種合擊藥典的確不可小覷,而且此刻水幕內僅有達到大藥師的方炎坐鎮,若是有著一名藥王強者甚至是藥魂坐鎮,那這種防禦的力量簡直相當恐怖啊,想到這里時,荀域的面上也是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貪婪之意.

"這種傳承千年的合擊藥典,防禦力還算不錯!"就在此刻,荀域身後那一直古井無波,身形枯瘦如骨灰的眸佝僂老者突兀開口,那難聽的陰沉聲音中卻是傳出了些許的贊歎之意,不過緊接著,前者的語氣卻是驟然頓變,嗤笑道:"只不過可惜,這種藥典傳承到如今還沒有任何變化,可是讓創造這種藥典的人有些死不瞑目了!"

"逸風宗,你們真打算將方族趕盡殺絕?"布滿裂縫的水幕之內,方炎那發黑的臉色極度猙獰,嘴唇發黑的曆喝道.

"方族長,可沒那麼嚴重,我尊你方族是藥瑪帝國的四大煉藥師家族,且你又是長輩,因此只要將那尊白級藥鼎……"聞言,水幕外的逸磊卻是突兀輕嗤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道,不過說至最後時,目光卻是忌憚的望向了其旁的那名佝僂灰眸老者,笑道:"以及那具什麼魔獸尸體便可!"

"呸!小崽子,當年老子出來創大陸的時候,你還在你娘胎里吃奶呢,這里,也有你說話的份兒?"聞言,方炎頓時虎目圓睜,惡狠狠的盯著逸磊,冷嗤道.

"好,好!"聽著方炎的怒罵聲,逸磊不怒反笑,只不過這笑容之中卻盡是森冷之意,之後則是朝身旁的荀域遞了一個眼色.

感覺到逸磊所遞來的眼色,荀域狂笑了一聲,之後面色一沉,冷喝道:"給我碎!"

額頭滲出微汗,在荀域聲音落下之際,數道藥紋則是再次劃破空氣,直接從前者體內瞬間鑽進了被綠色火焰多包裹的巨錘之內.巨錘再次漲大了幾分,之後隨著荀域的大手一甩,便狠狠的錘下.

"咔嚓……"巨錘落下之後,極為清脆的聲音便是陡然傳出,只見那道龐大的水幕天華終是不堪重負,最後如玻璃破碎般,實質般的破碎水幕完全傾斜而下.

而水幕破碎之後,重錘卻並未轉換成綠葉,則仍是余勢不減的朝水幕之內的地面所轟擊而去.

"轟"巨大聲音傳出的同時,大理石所砌成的地面猛然被轟碎,塵土飛揚,偌大的地面,之後竟然被直接轟呈了一個深約半米的凹坑.而從此刻的情勢便也可以看出,之前那道水幕所承受攻擊到底達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噗!"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水幕破碎之後,方炎也是神態萎靡,如一具柔若無骨的干軀一般栽倒在地.

見方族的主心骨倒下,逸風宗的逸磊也是輕吐了一口氣,之後大手一揮神情木然道:"交出白級藥鼎,除方炎之外,其他人我一概不動!"

聞言,方族之內的眾多族人面面相窺,之後眾多目光卻是投向了方族大門處那趴在石階上,一臉痛苦神色的消瘦青年身上,只不過,與以往不同,這次眾人的目光中,卻是不再摻雜那冷笑與譏諷.

"父親……"望著那倒在方族之外的中年,方辰眼眶中的淚水,終究是不受控制從眼角滑落,最後滴在了冰冷的石階之上.

"唉!煉藥師四大家族,方族就這樣完了!"

"嘿嘿,世事難料,以往誰又能料到,在玄石城呼風喚雨的方族,在如今逸風宗這樣的龐然大物之下,沒有絲毫抵抗之力呢?"

"可惜啊!傳承千年的家族,在如今可算是徹底的完結了!"

方族之外,頓時從各個角落內傳出那旁觀強者的輕歎與幸災樂禍聲,而方族內,此刻卻是死一般的沉寂,族人臉上都抹上了一層淡淡的陰霾,嘴角也是露出了少許的苦笑與無奈,"方族,就這樣完了……"

"嗯!"然而,就在眾人情緒複雜之際,首先是那名灰眸老者,緊接著逸風宗的另外三人都是猛然轉身,目光卻是望向了東邊的天際處.

"火獸!"碩大灰袍之下的佝僂人影,灰眸中頓時閃過一絲前所未有的詫異,而在佝僂老者那陰沉的聲音緩緩落下之際,天際處一個紅色的小點卻是突兀出現,讓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凝固.

"獸師!!"

上篇:第二卷 鬼市 第七十四章 動手    下篇:第二卷 鬼市 第七十六章 灰袍佝僂老者的出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