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87. 肌膚之親   
  
187. 肌膚之親

(A)

到了亞瑟那兒,佐佐木和大雄也在,小淫披著一件厚厚的大衣坐在沙發上,說是捂汗,我把手堛漲B鎮飲料扔給小淫:給你喝吧。
元風朝小淫笑:哎,十八還真是摳門,我請她喝冰咖啡,一路上這瓶飲料人家十八一個字兒都沒有提過說是給我喝,看看,到底給小淫了不是。
佐佐木擦著眼鏡:那是,誰家的孩子誰心疼啊,換了是楠楠,還不得把冰庫搬過來給你用啊,元風?
小淫拽著我坐到他身邊:哎,難得見你這麼大方,你買的?
我搖頭笑:哎,你都知道我摳門,我會花錢買嗎?別人送的。
小淫扭開飲料瓶口喝了一口:就知道,就知道你沒有那麼好心,誰送的……
我拍手:這個飲料可謂好幾個管道過來,先是葉小連送給左手,後來左手又送給了我,很輾轉的,最後我又送給你了唄……
小淫嗆了一下,把飲料瓶子塞給我:又是左手,你倆很熟嗎?他幹嗎平白無故的送你飲料喝?大熱天的,怎麼就,就沒有人跑來給我送一瓶冰鎮飲料?
我眯著眼睛看著小淫:哪有你想的那麼複雜,難道說熟悉的人之間互相給瓶飲料也不行嗎?再說了,這個是葉小連,左手的女朋友給左手的,左手後來給我了,人家左手有女朋友了,你還喝不喝?
小淫抱著厚衣服把頭一扭:不喝,我有骨氣。
我嗤笑:好,你有骨氣,你不喝我喝……
我剛要喝,小淫一把奪過飲料瓶子:給我,男生隨隨便便的送你飲料,你也敢喝,不准喝!!
小淫奪過飲料喝了起來,元風坐到對面看著我笑:十八,看見沒有,小淫很介意別人送你東西,沒想到這小子也有今天,哎,小淫,你感冒好點兒沒有……
這個時候,突然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客廳堶悸漱H都站了起來,大雄第一個反應過來:哎,是亞瑟的房間,怎麼了?亞瑟,亞瑟……
我也跟著大雄要往亞瑟房間走,小淫一把拽過我,壞笑:你別去了,小麥剛才說在堶探咻蝒A的,後來亞瑟跟了進去,你別進去看了……
我原地不動的坐在小淫身邊,小淫伸出厚厚大衣堶悸滲瑂K摟住我:十八,我好可憐,這會兒還難受著呢,你給點兒補償好不好?
我白癡的看著小淫:那,那你要什麼補償,我下樓給你買好吃的?要雪糕嗎?
小淫扁著嘴看著我笑:我不要雪糕,我要你……
小淫開始嘿嘿笑,我知道小淫沒有想什麼好事兒,我推開小淫,小淫伸手要抓我,但是大衣太厚了,所以小淫笨重的倒在沙發上,然後我看見亞瑟拎著一個什麼包從房間堶捷]了出來,一臉的壞笑,元風拽著亞瑟:怎麼了剛才,我聽見房間堶惘麥n音,什麼倒了……
然後我們在客廳的人都聽見小麥在亞瑟房間堶戚天喊地的吼叫聲音:亞瑟,我要跟你拼了,你給我回來,你把我的東西拿回來……
我奇怪的看著亞瑟:你又拿小麥什麼東西了?
亞瑟突然把手堜窱菄漱@個什麼包扔給我,開始壞笑:送你了十八,反正你也活得跟男生似的,穿什麼都一樣。
小麥好像在房間堶捱L東西,還不停的蹦著,我更加奇怪了,亞瑟扔給我的包沒有拉拉鎖,我看見堶掬S出的全是內褲,我把包往旁邊一扔,惱怒的看著亞瑟:哎,你幹嗎又惹小麥?
元風把那個包拿過去,開始往亞瑟房間堶惆咱h,亞瑟叼著煙,像個流氓:哎,小心別讓小麥跑出來了,臭小子,剛才要跟他換條內褲穿,還不幹,以為我好糊弄嗎?我一生氣把他脫了個精光,扔在房間堶惜F,嘿嘿,臭小子好像還挺有力氣的……
大雄推了亞瑟一下:哎,你怎麼老是逗小麥?能不能做點兒好事兒啊?那麼大一小夥子,說被你剝個精光就扔房間了,臉上多不好看,再說了,你倆的內褲大小能一樣大嗎?真是的,小麥的都是卡通的……
我一句話說不出來的看著茶幾上的報紙發呆,不知道怎麼搞得,想到了小淫昨天蓋著厚厚的被子捂汗那個場景,有些尷尬,元風拎著亞瑟拿出來的那個包敲敲門,把一隻手遞進去,小麥好像接了過去,然後亞瑟的房門砰的重新關了起來,我聽見小麥在堶惚r牙切齒的聲音:亞瑟,你死定了,小爺今天我跟你拼了……
亞瑟開始拍手笑:好也好也,小麥終於像個男人了,我在外面等著,讓我看看你這個小爺有多麼厲害?
大雄壞笑的看著亞瑟:哎,你是不是最近精力超級旺盛,所以逮誰就折騰誰啊?要不你再找蘇亞去啊,你倆之前不是好過嗎?你是不是看小麥和蘇亞一起跳舞了,所以你也吃乾醋?
亞瑟噗哧一笑:哎,你說我會吃小麥的幹醋?大雄,你有沒有搞錯?我會為蘇亞吃醋?就小麥……
亞瑟的房門騰的被拉開了,小麥陰沉著臉氣勢洶洶的走了出來,直接奔著亞瑟就過來,一隻手還指著亞瑟:哎,你為什麼脫光我的,衣服……
亞瑟嘿嘿笑:多養眼啊,跟你換條卡通的內褲穿不行啊,唐老鴨有那麼重要嗎?
小麥是手腳並用,開始瘋了似的打向亞瑟,亞瑟往後退了退,按住小麥的手:好了,出出氣就得了,你能打得了我嗎?笑話……
元風和佐佐木站在小麥身後,看著亞瑟,看樣子都很想揍一頓亞瑟,小淫站了起來,拉開大衣的拉鎖:不行了,熱死我了,我不捂汗了……
我看著亞瑟的背影:哎,你也不對,幹嗎非要那樣欺負小麥?太過分了……
我轉身看小淫,小淫堶探N穿了一個背心,都被汗水打濕了,一身的汗,我著急的看著小淫:別脫,發發汗就差不多了,你這會兒一脫,說不定又會著涼的……
然後我就聽到小麥驚天雷似的一聲怒吼,我還沒有來得及回頭,就聽到咚的一聲,然後有一個重重的東西撞到了我的後背上,我不由自主的朝前倒去,小淫的雙臂正在脫厚厚的大衣,大衣脫到肩膀上,我後背的衝擊力撞的我很疼,我奔著小淫就撲了過去,我本來還指望按住小淫的雙肩,但小淫身上全是汗水,滑滑的,根本按不住,我整個人貼著小淫倒了過去,小淫本能的抱住我,又重新的倒向後面的沙發,我感覺後背重重的一沉,好像誰倒在我後背了,我整個被抱在小淫的厚大衣堶情A小淫身上的汗水一點兒都沒有糟蹋,小淫的嘴唇吻上了我的鼻尖,我非常清晰的感覺到小淫呼吸出來的熱空氣,我的雙手因為滑過小淫的身體,全是濕漉漉的汗水,我真的懵了,支撐著想要站起來,誰知道小淫竟然還緊緊的抱著我的後背,厚大衣堶悸漲膜蘛鰜袬晹雪贖蛂A我真的感覺自己暈眩了。
我聽見亞瑟的聲音:靠,撞死我了,十八的後背怎麼那麼硬啊,小麥,你幹嗎用那麼大的勁兒?你給我過來……
好像小麥和亞瑟又跑到房間堙A然後傳出劈堸埶晡瑭n音,我聽見亞瑟壞笑的聲音:臭小子,我還得把你脫光了展覽,你不是不服氣嗎?
我把頭扭向一邊兒,低聲對小淫說:你放手了。
小淫一聲不吭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動也沒有動,我根本站不起來。我雙手往沙發後背上一支,想站起來,小淫的雙手在我後背還用上勁兒了,我有點兒惱怒的轉頭看著小淫:你瘋了,鬆手……
小淫艱難的動了動嘴唇:不是說,說讓我捂汗的嗎。
我聽見身後傳來大雄的笑聲,我尷尬的不行,但是我根本使不上勁兒
我身上的汗都要出來了,我使勁兒用雙手拍了小淫的肩膀一下,小淫皺了下眉頭,才用很小很小的聲音說了一句:十八,我就想這樣抱著你……

(B)

我的後背被小淫雙手勒著不放,小淫嘟著嘴看著我,厚衣服堶悸漲膜蘛鰜覂我感覺到一種類似於窒息的氛圍,我發覺自己好像真的有點兒無法呼吸了,我好容易在兩個人之間支撐開一點兒距離,小淫的雙手在我後背一用勁兒,我又趴倒在小淫身上,我強裝鎮靜的小聲在小淫耳邊說:哎,你怎麼這麼無賴,元風他們都在呢……
小淫貼著我的耳邊吃吃的笑:在又怎麼樣了,我就這麼無賴了,要是沒人在我肯定抱你一天,讓你跟我一起發汗,恩?
然後小淫才慢慢的鬆開抱著我後背的雙手,好像還特不樂意的表情,我掙紮站起來,身上的短衫也開始濕漉漉的,不知道是小淫的汗水還是我自己的汗水,我站起來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身,發現元風、佐佐木還有大雄都背對著我和小淫站著。
佐佐木說:亞瑟又揍小麥了,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大雄說:看看情況吧,小麥好像還沒有發出SOS的求救信號,我們先聽著吧。
元風說:沒事兒,大不了我們進去揍亞瑟一頓,幫著小麥把亞瑟脫個精光,我還沒有看過裸體的亞瑟,一直挺期待,最多他從上鋪摔下來的時候我看見他穿著內褲在房間堶惆咧茖咱h的。
這三個人一人一句的說著,好像我和小淫根本就不存在似的,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氣,還好沒有被他們正面那麼看著,不然糗大了,我轉頭,看見小淫站在我身邊,很衝動的表情,我有點兒不知所措,小淫突然湊近我耳邊,低聲說:十八,他們沒有看著呢,我們再,再抱一次好不好?
我慌忙推開小淫,還不敢大聲說話:你瘋了,不行。
小淫拽住我,手上用勁兒:又沒有人看著我們,就再抱一次了,就一次了,算是你補償我了……
我手忙腳亂的推著小淫:什麼就補償了?剛才是意外……
小淫強硬的站到我面前,小聲說:好啊,那就再來一次意外,我一點兒都不介意,就再來一次意外了……
元風的聲音傳了過來:小淫,十八,你倆好了沒有……
小淫咳嗽了一下:還沒有,你們再等會兒,就一小會兒。
小淫開始朝我壞笑:都說一小會兒了,半個意外好了,就半個意外了……
小淫的意外還沒有開始實現,亞瑟的房間門開了,小麥笑得跟德國長毛貓似的,哼哼唧唧的出來了,小淫瞪了我一眼,沒有再黏糊我,小麥雙手背著,像是領導巡察似的看著元風佐佐木和大雄:好,好啊,你們都是好兄弟,果然沒有辜負我的厚望,至少你們沒有進去幫亞瑟,所以我決定請你們吃個飯什麼的,現在你們可以進去看他了,不過,這個給你們,我終於,也把亞瑟脫了個精光,很養眼的,你們進去看吧,要是亞瑟沒有臉見人的話,給,這兒有塊毛巾,先隨便蓋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小麥也有今天啊,亞瑟啊,知道你輸在什麼地方嗎?小爺我是童子功,所以後勁兒大,哈哈……
小麥真的朝佐佐木扔了一個什麼東西,大雄狂笑:這個,這個是亞瑟的內褲?
元風也笑:不會吧,亞瑟真的走光了?去看看,這老小子也有今天?
然後元風、佐佐木和大雄開始爭先恐後的朝亞瑟房間跑去,我差點兒也跟著跑過去了,小淫本來還挨著我站著,這會兒也跟著元風他們一窩蜂似的跑進了亞瑟的房間,然後我就聽見一群人的哈哈大笑的聲音,亞瑟的聲音也跟著傳了出來:看什麼看?你們去洗澡還不都一樣,我就喜歡這樣,超自然的舒服,以為我真的打不過小麥麼,死小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打了雞血,手勁兒怎麼那麼沖……
我一個人跑進洗手間,開始用水洗臉洗手,臉上和手上都是汗水,我的心跳已經沒有剛才被小淫那麼抱著的時候跳的厲害了,但就是這樣還是會咚咚的跳著,臉上的熱度讓我的臉還紅紅的,好像感冒的是我,所以我的臉也跟著潮紅潮紅的。
下午背書的時候我刻意的跟小淫保持一段距離,小淫一旦靠近我,我就立馬躲開一定距離,小淫看著我壞笑:哎,這樣怎麼指導微積分啊,你看見老師跟學生講課的時候距離在三米開外嗎?十八,過來點兒啊。
我小心的躲開:不行,我現在不準備復習微積分,先不用你給我講課,等復習微積分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小淫有點兒惱火的看著我:哎,你說你這孩子怎麼這樣啊?我能吃人還是逼著你吃人了?
我也有點兒惱火的看著小淫:哎,在你身邊我根本沒有辦法集中精力看書,你是不是想讓我期末的時候掛啊?
小淫吃吃的笑:你沒法集中精力看書?那你是很喜歡我了?
我拿手堛漁悒揭V小淫,小淫接過書,接著笑:傻瓜,喜歡我就說啊,有什麼可以惱怒的?過來,我不打擾你看書就是了,你幹嗎躲我躲的那麼遠?
小淫把書遞給我,我接過書,小淫嘿嘿笑:那我去客廳了,正好先幫老佐補習補習電腦,你自己慢慢看書,一會兒我再幫你補習微積分。
小淫忍著笑把房間門帶上,我坐在椅子上一個勁兒的鬱悶,我把書扔到床上,怎麼沒有辦法集中精力看書呢?不行,這樣期末會很慘的,我決定不再過來復習了。看了一下午的書,等小淫給我補習微積分的時候,我跟小淫商量不過來看書了,小淫的臉立馬變得很不好看,我說我需要一個空間好好的看書,不然期末很有可能不能拿到什麼好的分數了。
小淫嘟著嘴看著我:那我怎麼辦啊?不行!
我惱怒的看著小淫:哎,你不能總是想你的感受吧,哪有這樣黏糊的,我一點兒都不想考零分,也不想就是剛剛及格就行,你不要老是考慮你的感受好不好?哪有這樣,整天都膩在一起的,反正明天一直到考試,我都要去自習室復習了……
小淫眯著眼睛看著我:那也行,我有個條件,放暑假的時候你搬過來。
我想著朱檀可能還要讓我幫著整理一些東西,想都沒有想:行啊,反正我也要用電腦。
小淫壞笑的點點頭:還有啊,每天晚上回宿舍之前我去自習室找你一次,就還在那個自習室不准換地方。
我懊惱的點頭:也行,我現在才發現你很自私啊,你老是要求我這樣那樣的,我發現我和你相處之後一點兒自由都沒有了,又要復習又要忙著學生會的事兒,你不覺得你很過份嗎……
小淫開始辯解:我哪有過份?你根本不懂怎麼才叫戀愛,我要是不教教你,咱倆的關係是什麼?是認識的人?是兄弟?是好朋友?還是什麼?
我不解的看著小淫:可問題是,你不覺得你這種教法會讓我更糊塗嗎?我覺得我們之前的關係更好,那樣多隨意啊,我現在怎麼覺得你患得患失的?就說左手吧,冷淡的跟塊冰似的,人家都是有女朋友的人,給我一瓶飲料能怎麼樣?再說人家還幫過我,你就老是耍小性子,老是說他怎麼著怎麼著,我都不樂意聽,你有什麼可以患得患失的?咱倆在一起,有優越性的是你,不是我,真是的……
小淫泯泯嘴唇看了我一會兒,笑:十八,可能是我最近要求你跟我在一起的時間太多了,你很反感嗎?但是左手就絕對有問題,你們女生有直覺,我們男生也一樣,就像之前肖揚在我自己都沒有感覺喜歡你之前肖揚就有了直覺一樣,算了不跟你說這個,說了你也不懂,可能是我太想靠近你了,所以我沒有想到你的感受還有你也有很多的事兒要做,那我說對不起。
我看了小淫一眼:倒也不是反感,只是我覺得我還是喜歡那種很自然不是刻意的感覺,我不反感你靠近我,但是期末真的有很多事兒要做,老是這樣我會很有壓力感的……
小淫拍拍我的肩膀,笑:知道了,你要是微積分有什麼不懂就可以過來找我,我現在整天泡在這兒,這兒有電腦所以很方便。

上篇:186. 左手很冷    下篇:188. 少不更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