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72. 我心太軟   
  
172. 我心太軟

(A)

小淫有點兒如釋重負的站起來,拽著我的胳膊就往他的房間走,我掙脫了好幾下,小淫不放手,我有點兒發怒了,我瞪著小淫:你放開!!聽見沒有,我要回學校……
小淫竟然強硬的瞪著我:不放,我有話跟你說,要回去也要聽我說完。
礙著元風在客廳,我沒怎麼好意思發作,等進了小淫的房間,我是手腳並用,我都忘了我是連踢帶打還是連推帶踹的,反正用的力氣超級大,小淫的手勁兒也很大,後來不知道我踢到小淫什麼地方了,我看見小淫臉上好像是很痛苦的表情,皺著眉頭張著嘴半躬著身體看著我,有點兒艱難的說:哎,十八,你瘋了是不是?哪有你這樣的?
就那樣了,小淫的手還使勁兒拽著我的胳膊不撒手,我凶巴巴的看著小淫怪異的表情:哎,我沒有瘋,瘋的是你,你不是看錯我了嗎?你不是說我很無恥嗎?怎麼了,現在我看著不是那麼無恥了??你還是好好想想吧,一旦過不了幾天你發現我又變得無恥了怎麼辦……
小淫用一隻手按住牆,好像很難過的看著我:十八,我都說我錯了,我跟你道歉,你別這樣好不好?你想怎麼著都行,你,你怎麼下那麼大的黑手啊……
我有點兒意識到自己好像剛才出手重了,緊張的看著小淫:哎,你哪兒疼啊?這兒有止痛藥沒有,看看有沒有破皮的地方,不嚴重吧?
小淫噓了一口氣,挨著我背靠著牆,哭笑不得看著我:你說你剛才用多大的勁兒啊,我跟你有血海深仇麼?你是不是很想廢了我……
小淫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聲音小很多,我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可能踢到的地方,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嗡了一下,背靠著牆不敢說話,小淫側著臉看著我笑:十八,別生氣了,恩?
我轉臉瞪著小淫:哎,換你你不生氣嗎?我要是把你說成那樣你都不會生氣嗎?哪有那麼說人的,還有啊,你在客廳幹嗎那樣對我……
小淫泯了下嘴唇,猶豫的看著我:十八,其實我是,是因為太喜歡你,所以一想到別的男生跟你有關係我就會惱火,我就是很想,很想讓你知道我有多喜歡……
說著小淫避開我的眼神:……你。
我覺得自己的心慢慢變得軟了,我真是個白癡,我竟然恨不起來了,我有點兒有氣無力的看著小淫:可是你說那些話我真的很生氣……
小淫側過身低著頭看著我:別生氣了,明天開始我幫著你好好補習微積分……
我固執的搖頭:不用,許小壞認識一個基礎學院的學生,她老鄉數學高考是滿分呢,我想讓她幫著我補習,你幫著我補習我老是集中不了精神……
小淫有點兒無賴的打斷我:不行,就我給你補習,你都把我踢成這樣了還敢讓別人幫著你補習?我不管。
我無語的看著小淫一副無賴的樣子,小淫突然看著我笑:十八,我要那天說的那個精神文明,那天我說過了我隨時可以要的。
我遲鈍的看著小淫:什麼,什麼精神文明?
小淫壞笑的看著我:裝糊塗??那天我在自習教室跟你說的那個,恩?
說著小淫用手指點了點他露著酒窩的臉頰,我想起那天小淫給我補習微積分時候說的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來,我有些不自在,推了小淫一下:別胡鬧了,我真生氣了。
小淫耍賴似的靠近我:哎,我哪有胡鬧啊,那天你沒有反對我就當你答應了,多少獎勵一下嗎!還有啊,今天你還對我下那麼黑的手……
我尷尬躲開小淫,想往外面走,小淫擋著我,小聲笑:十八,別走。
我的腿被小淫絆了一下,撲到小淫身上,小淫順勢抱住我,輕輕的拍了拍我的後背,小聲說:好了,不鬧了,恩?
我緊張的不行,呼吸好像都不在點兒上,小淫好像輕輕笑了一下:十八,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今天有嚇到你吧?之前看見你看易名的那種眼神我就會很難過,晚上看見你坐在元風身邊我也不舒服,因為你說過元風跟小意象,聽元風跟你說起小意我心堣]很彆扭,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好像一聽到你和別的男生怎麼怎麼樣我就會受不了,而且特別的惱怒,你說讓別人幫著你補習微積分,別那樣,那樣我真的會受不了的,恩?
我的腦子有些亂,小淫說的話讓我反應更加的遲鈍,小淫身上有一股啤酒的味道也有一股汗水的味道,可是我一點兒都不討厭,我甚至懶得說話,有點兒睡著了的感覺,我很害怕我會對這種感覺上癮,我甚至害怕自己太依賴小淫在身邊的感覺,我甚至想會不會幸福來的太快,然後過去之後就是痛苦?因為我運氣一向不好,所以這種想法也一直壓抑著我的神經,所以我一直在慢慢的抗拒著幸福到來的速度,如果幸福來得晚一些,那麼一旦幸福不在了,痛苦來到自己身邊的感覺也會跟著晚一些,畢竟這麼多年,我什麼都沒有抓住過,一直是空空的手心,習慣了很多東西從我手堬@不留情的慢慢溜走,突然有東西真的留下來了,我不可能不去懷疑留在我手堛漯F西是被別人遺忘了的,還是真的是屬於我的?
我的下巴靠著小淫的肩膀,我有些迷離的自語著:小淫,其實,我一直都太害怕失去的感覺,所以我寧肯什麼都不要,那樣至少不會在失去的時候太難過了。
小淫拍了拍我的後背,笑著小聲說:不會的,相信自己好不好?
我和小淫出了房間的時候,看見佐佐木元風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亞瑟也在沙發上睡得一塌糊塗,一條腿還掉到了地上,佐佐木不知道為什麼還在喝酒,看著好像心情不大好,看見我和小淫出來,笑:來,能不能再陪著我喝一會兒,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感覺有些鬧心。
小淫挨著我坐下,佐佐木遞給我和小淫兩聽啤酒,笑:你倆不鬧了?
小淫打了佐佐木的手背一下:多事兒。
佐佐木扶了扶眼鏡,接著笑:不鬧就好,元風真是幸福,馬上就要結婚了,有些人真是走運,總是能遇到值得等待的人,不過有些人運氣就不好了,小淫,有煙嗎……
小淫從口袋堶捱N出煙遞給佐佐木,我奇怪的看著佐佐木,因為我知道佐佐木不抽煙,小淫給佐佐木點了支煙,佐佐木抽了一口就咳嗽的不行,竟然誇張的嗆出了眼淚,我驚訝的看著佐佐木:哎,你不會吧?這麼誇張?一支煙而已……
小淫在桌子底下碰了一下我的手,我停住話,佐佐木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就是胡言亂語:小淫,我今天看見她了,看見她和那個男的一起出去了,他們挺親密的……
小淫碰了一下佐佐木的啤酒罐:別想了。
佐佐木慢慢的轉頭看著我:十八,說真的,我是真的喜歡她,我還把她的照片給我媽媽看過,我告訴我媽媽我喜歡她,我哥哥結婚的時候我媽都沒有把她的戒指給我嫂子,我媽媽說那個戒指給我留著,我跟她說過畢業之後她去哪兒我就跟著她去哪兒的,她也答應過的,她答應過的,真的,她答應過我的……
佐佐木開始激動:十八,你告訴我,女生到底怎麼想的?是不是我真的很窮?就因為我不是北京人,我家堣]沒有什麼錢,所以不管我多麼喜歡她都沒有用是不是?十八,你能不能幫我問問她,問問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好不好?她跟我說過她喜歡我的,她說過的……
小淫隔著桌子拍拍佐佐木的肩膀:老佐,算了,都過去了……
佐佐木打開小淫的手,用手捂著臉:怎麼可能都過去了,兩年多的感情說沒了就沒了,什麼過去啊?我過不去的……
我看見佐佐木拿著煙的手在微微的抖著,小淫繞過桌子坐到佐佐木身邊,按著佐佐木的肩膀:好了,都過去了,就算你對著她大哭,她能再回到你身邊嗎?能不能?要是能我現在就領著你去找她好不好?
我喝了一口啤酒,也感覺心情有些鬱悶,佐佐木把頭轉向小淫的肩膀,說實話,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佐佐木很可憐,我不知道師姐為什麼要捨棄這樣一個那麼用心喜歡她的人。小淫用力拍了拍佐佐木的肩膀:振作點兒,像個男人。

(B)

等佐佐木也喝醉了之後已經是夜堣Q點了,小淫分別把亞瑟、元風還有佐佐木架到房間堶情A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和我一起回學校,週末是十一點熄燈,所以我們不用很著急的往學校趕,在路上我有點兒百無聊賴,覺得佐佐木真的很可憐,他被甩的原因不是他人不好只是他家不是北京的只是他家不怎麼有錢而已,這個理由讓人看著有些悲哀。不知道師姐和那個北京的男的處的怎麼樣了,如果那個男的真的象亞瑟說的那樣畢業之後就出國,但願能帶上師姐一起,女人既然是為了錢,那就徹底一些好了。
小淫一路上不停的踢著馬路上的石子,就像踢足球那樣猛的沖到小石子前面飛起一腳踢飛小石子,踢了幾次之後小淫猛的站住回頭看著我:十八,我比佐佐木還窮,你會不會覺得我太窮了?
我愣了一下,看著小淫:如果可能,我希望能遇到一個更窮的。
小淫不解的看著我:為什麼?
我老老實實的回答:因為我很窮啊,要是找到一個比我還窮的,那我是不是就會有點兒優越感什麼的?
小淫噗哧的笑了一下,用手摸摸我的頭髮:傻瓜,你就那麼點兒追求嗎?
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從來沒有過灰姑娘之類的夢想,因為我的運氣一向不好,所以更多的時候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自己,對於灰姑娘之類的情感模式我覺得發生在我身上的機率用指甲蓋想都是百分之“-200”,比天上掉個狗頭金砸到我的機率更不靠譜兒,自卑的人有一個好處就是永遠知道什麼屬於自己,什麼不屬於自己,門當戶對雖然更多的時候被人說成笑話,但我卻覺得那是個真理。
回到學校後,距離熄燈時間還早,小淫拽著我的手說是去操場轉轉,夏天的空氣堶推捱延菾挫磢熒贖蛂A不過夜媯y微還要好一點兒,操場也有不少人,多數是情侶,不是躲在角落堶惜薑薇p語就是慢慢的並肩走著,不過也有少數的人在跑步。看著跑步的人我笑了一下,我想起一飛說我之前的跑步是為了發洩多餘的精力,而並非我多麼的注重健康和運動。
小淫拉著我坐在操場的邊上的欄杆上,也跟著笑了一下:十八,你笑什麼?
我扭頭看小淫:沒什麼,想起之前我天天跑步的時候,原來宿舍的一個女生,就是不甩亞瑟的那個一飛說我是精力過剩所以才跑步。
小淫本來坐著的位置離我還有一小段距離,小淫扭頭看了看我,慢慢往我身邊靠了幾下,我覺得小淫有點兒刻意而為的感覺,我抬頭往操場上看,感覺小淫的手握住我的手,我聽見小淫問:十八,會不會覺得生活的很辛苦?
我看了一下夜空,沒有什麼星星,我朝小淫點點頭:會,有時候很累的時候就會想,也羨慕不用那麼辛苦的人,不過多數時候我都不怎麼想,可能是沒有那麼多閑著的時間去想吧。
小淫泯泯嘴唇:十八,還會不會再想起小意,今晚元風一個勁兒的跟你說的時候我很不舒服來著,幹嗎說那些,明顯是刺激我。
我轉頭看向小淫的眼神:有時候也會想一些,畢竟最初的青春歲月我曾經用了六七年的時間來偷偷的想念他,不可能不想的……
小淫朝我笑了一下:我明白,誒?十八,你看那邊是什麼啊?
我順著小淫手指的方向望去,好像什麼也沒有啊,我扭回頭剛要責問小淫誑我,那個瞬間,小淫的嘴唇輕輕落在我的臉頰上,我看見小淫滿足的笑,我有點兒尷尬的推了小淫一下:你怎麼,這樣啊?
小淫拽住我要打他的手,吃吃的笑著:都說過了親近容易讓人上癮的,你不喜歡?
我彆扭的用胳膊肘使勁撞了小淫一下:走了,回學校了。
小淫伸著懶腰跟著我站起來,接著笑:幹嗎那麼害羞,我看你打人的時候有多大膽量啊?這會兒變得跟兩個人似的,十八,你說我怎麼那麼喜歡逗著你,恩?
我推開小淫,小淫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著我:對了,對了,你還欠著我一些錢呢,隨身聽的錢還沒有折完,過兩天我要買夏天的短衫,你幫我付錢,不准不認賬。
我點頭:行,到時候你叫上我跟你一起去。
走到操場入口的地方,竟然看見方茵茵和4暮了,方茵茵親昵的拉著4暮的胳膊,4暮好像在跟方茵茵說著什麼,然後方茵茵就吃吃的笑,小淫扭頭看著我:哎,你自己看看,全操場的談戀愛的人都是互相拉著牽著的,就你和我,從來走路的時候都是各走各的,真是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可能小淫說話的聲音有點兒大,我看見4暮朝我們回頭,然後我看見4暮朝我看了一眼說:十八?你也在這兒?
我也點了下頭恩了一聲,4暮掃過小淫的眼神讓我看著有些冷漠,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小淫壓根兒就沒有正眼看4暮,等4暮他們走遠了我才扭頭看著小淫:哎,你那老鄉不是說為了傳承家堛漕こ~才跟易名分手的嗎?難道說跟4暮混在一起就能傳承祖業了??這會兒怎麼看著易名都比4暮順眼。
小淫哼了一聲:恩,雖然我也不喜歡易名,但是易名確實比4暮順眼的多,你以後在學生會堶授4暮遠點兒,他那人挺不地道的,把追女生當成一種很有成就感的樂趣,經常跟別人炫耀他是不是得手了之類的事兒,別看表面斯文,腦子堶排S齪的很,之前大雄揍他揍的輕了,嘿嘿,跟你說,當時我拉架的時候還跟著踹了4暮兩腳……
我反感的瞪著小淫:你也那麼多的歷史了,你就不炫耀了??
小淫不服氣的看著我:哎,你拍拍良心說,我什麼時候在你們面前炫耀了??交往都是你情我願的,幹嗎去炫耀,很有意義嗎??就算有女生說我不好的壞話你什麼時候看我去澄清了?幹嗎去打別人的臉啊,哼,呀!!你怎麼又掐人??很疼的……
我狠狠的掐了小淫的胳膊一下,小淫揉著胳膊哭笑不得的看著我:哎,知不知道我這兩天為什麼不穿短衫,都是被你掐的沒法見人了都,可惡的傢伙……

上篇:171. 和他較勁    下篇:173. 易名情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