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52. 我挨揍了   
  
152. 我挨揍了

喝酒不知道喝到幾點了,反正亞瑟喝得已經有些迷糊了,說話的時候都不俐落了,佐佐木抱著酒瓶子看著我笑:十八,我跟你說,小淫對你真是沒的說,你就跟小淫好吧,你也喜歡他不是?我現在跟你說,要是小淫以後,以後要是敢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我第一個,第一個不答應,真的……
我咬著嘴唇想笑,但是嘴唇喝酒喝得嘴唇有些麻木了,咬著的時候都有些沒有感覺了,亞瑟開始朝我嘿嘿笑:哎,哎,看看,十八臉紅了,老佐,十八真的臉紅了,十八,你幹嗎不好意思啊?真是喜歡就喜歡唄,裝得這麼害羞不像你啊,你平時多爽快?
我推了亞瑟一下:瞎說什麼啊你?
佐佐木歎了口氣:我,我啊,算是看明白了,男人,男人真是難啊,喜歡一個人,用真心,不值錢,不用真心別人理睬你都不理睬,還是要有錢要有背景,象亞瑟這種的,對啊,亞瑟,當初你說她為什麼沒有看上你啊?你不是北京的嗎?又有錢人又長得帥,看上你不更好?
亞瑟吊兒郎當的笑了一下:看上我?看上我,也要我能看上她啊?看上我也好,你讓她等好了,我35歲之前不想結婚,結婚多沒有意思啊?為家庭所累,你們看看元風,整天除了楠楠就沒有別的想法了,咳,最沒有出息的就是小淫,本來說好了跟我一起35歲之前不結婚的,切,臭小子現在不理睬我了,竟然說三十而立,哎,十八,他竟然跟我說三十歲之前就要結婚!他早晚會後悔,人不風流枉少年,有他後悔的那天,跟元風似的,為家事所累……
我哼了一聲:我覺得人家元風挺好的,亞瑟,你少亂說,你自己喜歡散漫,別人未必,你看不上的東西說不定在別人眼奡N是幸福,元風和楠楠多好啊……
小麥支撐不住的拖了兩個椅子拼在一起,很不屑的看著我們:不管你們了,我要睡覺,哎,記得走的時候叫醒我,聽見沒有?
我笑著點頭,亞瑟招呼了一下佐佐木,往我身邊湊了一下,沒有正經的笑:哎,十八,你現在還喜歡元風嗎?是不是一看見元風還是眼睛發直啊?老佐,跟你說,十八有陣子見到元風跟著魔似的,嘿嘿,急得小淫好幾次都想跟元風較勁兒……
我尷尬的瞪了亞瑟一眼:哎,你別瞎說,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老是說沒有譜兒的事兒?佐佐木你別聽亞瑟亂說。
佐佐木勉強笑了一下:十八,這些小淫都跟我說過了,說是元風長得特別象你之前認識的一個男生,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其實我們都知道了。
一頓說不出是什麼性質的飯,從中午一直吃到了晚上,中間餐廳的服務人員進來好幾次了,亞瑟黑著臉看著服務人員:哎,怕我們不付帳是怎麼了?不放心是吧,好啊,現在我拿錢給你放你那兒押著,完事兒後我再去服務台結帳好不好?你們中間別進來進去的,我們會很煩!
服務人員很尷尬的解釋:不是那個意思,主要是晚上有不少客人要定包間,所以您是不是能提早結帳?
亞瑟接著冷著臉:不能,我們花錢消費,不比別人少,你沒有權利讓我們走,但是我卻有權利讓你出去,你信不信?
服務人員尷尬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你們慢慢用,打擾了。
亞瑟哼了一聲:什麼態度?服務行業就是這個樣子的嗎?不太像話了吧。
到晚上九點半的時候,我身上帶著的小淫的呼機響了起來,亞瑟眯著眼睛看著我笑:哎,十八,看來小淫現在啊,以你為中心了,幸福吧,我敢打賭,絕對是跟你報備他的行蹤。
我有點兒尷尬的看了亞瑟一眼,從口袋堶戛野X呼機,上面有留言:十八,我到家了,我給你宿舍打電話了,你不在,是不是和亞瑟在一起?少喝點兒酒,有事兒找亞瑟或者佐佐木都可以。
呼機綠色的螢屏好看的閃著,我的手有點兒發抖,很簡單的幾行字,我反復按了好幾次,老是覺得沒有看完似的。佐佐木歎了口氣,歪著腦袋看著我:十八,你和小淫一定要好,知道嗎?你們一定要好,因為你倆都好,所以一定要在一起好……
我把呼機收起來,亞瑟把他的手機遞給我,開始壞笑:十八,你給小淫打個電話,我保證你會驚到他……
我推開亞瑟的手機:行了,不用了,沒兩天他就回來了。
佐佐木推開前面的酒瓶子,很虛弱的趴在桌子上,開始胡言亂語。小麥無動於衷的掏著耳朵,我想起一句話:少年不識愁滋味。所以不管是感情,還是對將來,或許小麥這個年紀想的都很少,想的很少自然也就沒有過多的煩惱,因為沒有過多的煩惱,所以看著別人的煩惱都會覺得很可笑。
亞瑟和我架著佐佐木,小麥跟在後面,一起朝學校走,佐佐木的腳步有些踉蹌,還朝前面指手畫腳:亞瑟,亞瑟,我告你說,女人,女人都他媽的不是人,都陰著呢,你越是對她好,她就越是不領情,不領情,知道嗎?你,你和小淫是對的,不,不能寵著女人,不能……
亞瑟架著佐佐木的一側朝我咧著嘴笑:哎,十八,看看,這就是失戀的男人,基本都是這麼一個版本,沒有人失戀之後還說對方好的,你怎麼看?老佐女朋友是不是真的見利忘義?哎,你說實話,你們女人活著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啊?很難滿足麼?
我架著佐佐木的另一隻胳膊,搖頭:咳,我哪兒知道,別人活著的目的是什麼,我就更不知道了,我知道我活著的目的是先吃飽飯,然後順利把大學讀完,然後呢,能在存摺堶惆甄I兒錢用光之前找到工作,再然後的事情,我暫時還沒有想到,至於師姐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佐佐木這個人真的不錯,對師姐也真的夠好,別的事情真的想不到。
亞瑟接著笑:也是,就算問,也不能找你這種不擅長甩男人的女人問,不過十八,你想的真的挺簡單,小淫那麼發瘋的喜歡你,那小子之前可是從來不管不顧的,看來真是有道理,可能是男人都喜歡簡單真實的女人,老佐是真的不錯,其實啊,他女朋友只是看到了現在,怎麼知道老佐將來就不會比一個北京的人強呢?說不定比她現在這個北京的男朋友更好,所以說啊運氣都是留給勇於等待的人的,十八,我說這話象不象哲學家,是真理吧?
我瞪了亞瑟一眼:切,這話早就有人說了,你哲學家個頭啊?
快到學校門口的時候,佐佐木突然推開我和亞瑟,往旁邊跑了兩步,開始吐了起來,小麥湊熱鬧似的靠在我身邊:哎,十八,你說喝酒是為了什麼?喝完酒就是為了吐?
我和亞瑟沒有搭理小麥,佐佐木站起身,朝我們擺擺手:沒事兒,走吧。
我開始朝學校大門堶惆哄A但還是有些不放心佐佐木,我背對著學校大門,看著佐佐木用面巾紙抹著嘴邊兒。我剛想說話,感覺身後撞到了什麼人似的,我回頭轉身,看見身後走出兩個人,兩個男生,其中一個男生我記起來了,是前些天抱著一個吉他盒子在學校大門口和我撞到一起的那個男生,身上穿著的牛仔褲還是掛著一堆的金屬鏈子的那種,那個男生身後還跟著一個長得挺胖的男生,長得胖的那個男生個子也不高,帶著一個青蛙眼睛似的眼鏡,看著讓人感覺很不舒服的那種,就是很想立即給那張胖臉一拳的感覺。
前面那個男生皺著眉頭看著我:又是你,你長不長眼睛啊你,前些天撞到我的吉他,今天又背朝人走路,你正常不正常啊?
我剛想說對不起,那個胖男生竟然插話了:哎,你小子眼睛瞎嗎?還不趕快道歉,你知不知道你撞到別人了?欠揍是嗎?快道歉!聽見沒有?耳朵聾嗎?
我的火氣像是被酒精點起來了似的,本來我還想過也道歉來著,那個胖男生的話讓我火大了起來,我惡狠狠的看著那個胖男生:哎,關你屁事兒啊你,你算哪根蔥?死胖子……
那個胖男生站在我撞到的那個男生後面說:哎,你看,臭小子罵我是死胖子耶,你咽的下這口氣嗎?我跟你說,他罵我明顯是沒有把你放在眼堙A你都不會覺得丟人麼?
亞瑟朝我喊:十八,怎麼回事兒?
我本來想對亞瑟解釋,聽到那個胖子這麼挑唆那個我撞到的男生,我的火氣騰騰的往上升,這種人明顯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類型,最欠扁的那種,一般人都是希望大事兒化小,小事兒化了,所以類似那個胖子的那種人是最欠扁的。估計我也是喝酒再加上自己火氣大了,所以我忘了自己是女生的事實,我竟然揮著拳頭就朝那個胖子打了過去:死胖子,就你廢話多,你不說話沒有人把你當成啞巴……
我的拳頭還沒有落下,就被人抓住了,是那個我撞到的男生,那個男生的手臂力氣好大,我的手腕被握的快要散架了,我咬著牙往外掙脫,但是沒有成功,我有點兒氣急敗壞,用另一隻拳頭打向那個男生。可惜,我的拳頭還沒有打到那個男生的身上,我的臉頰上就重重的挨上了一拳,這一拳之後,我就很真切的明白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男人的拳頭真的不是吃素的,男人和女人的體力差別始終是巨大的。
我捂著被打疼的臉頰往後退了好幾步,亞瑟和佐佐木沖了上來,亞瑟拽著我:十八,怎麼了你?怎麼回事兒?
我感覺臉頰火辣辣的疼,嘴角鹹鹹的,用手摸了一下,天,竟然出血了,嘴角在拳頭的重力下,和堅硬的牙齒撞到一起,破了。那個打我的男生惡狠狠的看著我:看你還敢不敢再狂妄了?敢朝我動手?
亞瑟從我身後站到前面,推了那個男生一下:哎,你幹嗎打人?了不起嗎?你給我過來!
那個男生後面的胖子又開始叫囂:了不起,就了不起了怎麼了?打你怎麼了?不服氣是吧,不服氣接著來啊?看誰怕誰?
佐佐木火大的把我推到旁邊,奔著那個胖子就沖了過去,亞瑟和那個男生也扭打在一起,我捂著火辣辣的臉頰有點兒不知所措,小麥朝和亞瑟扭打在一起的那個男生沖了過去:亞瑟,亞瑟,我來幫你了。
然後,我就看見小麥被彈了回來,捂著肚子,臉上露出難受的表情,看著我:十八,十八,他踢我肚子……
這個時候,大門口的兩個值班的保安跑了過來,其中一個保安開始喊:住手!住手!,聽見沒有?再打我報警了……
我最先看見佐佐木把那個胖子推開,那個胖子哭喪著臉倒在地上,看那表情,是被佐佐木揍的不輕,表情齜牙咧嘴的,氣喘籲籲的保安分開亞瑟和那個男生,亞瑟氣哼哼的瞪著那個男生:哎,你小子真不是男人,還動手打女生?你很得意嗎?你看看你把十八打的那個樣子,她沒幾天就要競選了,你怎麼讓她上臺……
那個男生一愣,結結實實的挨了亞瑟又打過去的拳頭,那個男生皺著眉頭看著我:哎,我怎麼知道她是女的,我看得出來麼?
那個倒在地上的胖子也驚訝的看著我,不停的揉著胳膊。兩個保安沒好氣的看著我們:你們說怎麼辦?是不是把你們交到學校的保衛處?啊,大晚上的,在學校門口聚眾打架?你們可真夠本事的,走吧,都叫什麼名字?哪個年級的,什麼專業?
我有點兒傻眼,這個事兒要是真到了學校的保衛處,是不是會被學校記過啊?或者通報?將來會不會還要把這些東西放到檔案堶情H這可怎麼辦?我忍著臉頰和嘴角火辣辣的疼痛,朝保安笑:對不起,真對不起,我們是鬧著玩兒的,真的,不是真的打架,都是朋友之間鬧著玩兒的……
保安疑惑的看著我:鬧著玩兒?鬧著玩兒我怎麼看你們跟往死堨揭的?有這麼鬧著玩兒的嗎?
我瞪了那個胖子一眼,心想都是這小子挑唆的,等以後再收拾他。亞瑟也開始笑,很突然的摟住那個打我的男生的肩膀:是鬧著玩兒的啊,真的,我們平時都可要好了,就是鬧著玩兒的,是不是?
打我的那個男生剛想說什麼,亞瑟的腿碰了他一下,那個男生尷尬的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小麥拍拍屁股站起來,亞瑟摟著那個男生開始往學校堶惆哄A回頭看著我和佐佐木:十八,走吧,過一會兒宿舍該鎖門了,走了……
我和小麥、佐佐木慢慢騰騰的跟在後面,經過那個胖子身邊的時候我咬著嘴唇凶巴巴的瞪了那個傢伙一眼,沒有說話,那個胖子看了佐佐木一眼,渾身還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兩個保安互相看了一下:你們真是神經病,大半夜的,打架很好玩嗎?下次要是再敢的話,管你們是鬧著玩兒的還是真的,統統給我去保衛處,聽見沒有?
等兩個保安走遠了,亞瑟一把推開摟著的那個男生,氣哼哼的說:我靠,誰他媽的和你是認識的,你給我滾遠點兒,不行,馬上給十八道歉,你有打女生的習慣嗎?
那個男生皺著眉頭看著亞瑟:哎,你以為我怕你嗎?就算去保衛處我也不怕你,我怎麼知道她是女生?她臉上有標籤麼?再說,是她先朝我揮舞拳頭的……
我顧不上的轉頭看著亞瑟:哎,你看看啊,你看看我的臉,有沒有很糟糕啊?馬上就要競選了,是不是變形的厲害了?
亞瑟歎了口氣,看著我:十八,你啊,真是,你現在的樣子怎麼跟胖頭魚似的,先不要說競選了,我都害怕小淫看見你現在這副樣子說不定會不要你了……
我有點兒委屈的用手胡亂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轉頭恨恨的瞪了打我的那個男生,看著他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兒就掉下來了,這是我第一次被男生打,簡直不象話,那個男生的嘴唇動了幾下,想說什麼但是沒有說出來,佐佐木和亞瑟往後邊看了一下,然後一起朝那個男生慢慢走過去,那個胖子心虛的往後退著,腳下的步子有些亂。打我的那個男生沒有什麼反應的看了亞瑟和佐佐木一眼,朝我走過來,我憤怒的看著他:哎,你是不是還想打架啊?看我好欺負是不是?
那個男生尷尬的摸摸腦袋:哎,我只是,其實我真不知道你是女生,對,對不起,你,要不要到校醫室看看?嘴角破的好像挺大的……
亞瑟用力的給了那個男生一拳,那個男生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但是沒有搭理亞瑟,只是盯著我,我哼了一聲:不用你管,你管好那個死胖子就好了,就知道挑唆別人,有什麼本事啊?我不就是撞了你一下麼?非得要這麼解決麼?亞瑟,我們走吧。
亞瑟好像還很不甘心,我怕保安再過來,拽著亞瑟和佐佐木往學校堶惆哄A亞瑟掙脫我:十八,哪有這麼簡單完事兒的,不能這麼窩囊,知道嗎?我不欺負人,但是人也不能欺負我們,知道麼?小淫要知道你被人打成這樣,我的臉還往什麼地方擱著?
我搖頭:亞瑟,算了,佐佐木都喝成這樣,難不成你真想讓佐佐木借酒發洩,真的打出什麼事兒,值得嗎?我不想惹這麼多事兒來,過兩天就競選了,因為這點兒事兒被學校保衛處揪住,要是一查,我還是要準備競選的人,元風就無法下臺了,難道你希望學校知道元風推薦的我是一個挑起事端的人嗎?
提到元風,果然有效,亞瑟咬了咬牙,朝那個打我的男生哼了一聲:算你小子走運,不過這事兒還沒有完,你給我聽好了,等競選之後再跟你算帳……
那個男生在胖子耳邊說了什麼,死胖子開始撒腿往校外跑去,不知道幹什麼去了,佐佐木嘲笑的看著那個男生:怕了?是不是去找救兵還是去找保安了?
我拽了佐佐木一下:走了,小麥,快點兒。
亞瑟和佐佐木不情不願的和我一起往宿舍樓走去,小麥跟在後面。走過男生宿舍樓沒多會兒,我聽見後邊有人喊,我站住,奇怪的往後看,看見剛才那個打我男生朝我跑過來,手埵n像還拿著一個什麼東西,亞瑟皺著眉頭:哎,你小子沒有完了?是不是還想找揍啊?
那個男生在我面前站住,喘著粗氣看著我:這個,這個給你,冰一下臉,或許會有點兒用,今天,真是對不起……
我看清楚那個男生遞給我的東西,是一瓶冰鎮的礦泉水,我猶豫著,亞瑟一把搶過來:算你小子還有點兒良心,十八,拿著,我都忘了你的臉頰還腫著呢。哎,別以為你這樣這件事兒就算完了,沒門兒,那個胖子呢?你回去告訴他,以後見到他一次我就打他一次……
我接過亞瑟重新遞過來的冰鎮礦泉水,然後小聲告訴亞瑟這件事兒別告訴小淫了,免得又起事端了,我瞪了那個打我的男生一眼,快步上樓了,在上樓梯的時候,把冰鎮礦泉水貼到已經有些腫起來的臉頰上,還別說,真是有些涼快,火辣辣的感覺立馬就有些收斂了,我歎了口氣,今天真是倒楣,竟然平白挨揍了?這對我來說實在是一件不怎麼好的事情,不知道臉會不會真的變形?
我推開宿舍門的時候,一愣,因為我看見了許小壞和小諾並排坐在床上,正在竊竊私語,我的床上坐著一個人,是師姐,佐佐木的女友。我一邊在臉頰上轉著冰鎮礦泉水瓶子,一邊朝師姐點了下頭,許小壞朝我嫵媚的笑:十八,你朋友等你很久了,你跑去哪兒了……唉,你臉怎麼了?流血了……
我朝許小壞擺擺手:沒事兒,不小心撞到牆上了,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師姐朝我欠欠身,有點兒為難的看著我:十八,能不能,能不能跟你聊聊?
說實話,在那個情況下,看見師姐,我心媢磞b不舒服,一是因為佐佐木,二是因為我剛才跟別人打架了,所以我皺著眉頭看著師姐,很想說,對不起我沒有時間。但是最後我還是忍住了,只是遲鈍的看了一眼師姐,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師姐有些局促的看著我:十八,不會佔用你多長時間的,就一會兒,行嗎?我們,我們去走廊說,說完我就走,好不好?
許小壞和小諾,包括小丘,都有些詫異的看著我,我猶豫了一下,歎了口氣,把手堛瘧q泉水瓶子轉了個方向,先出了宿舍,往走廊盡頭走去。師姐跟在我的後面,但是低著頭,好象在想著什麼,有點兒一籌莫展的樣子。
到了走廊盡頭,我終於忍不住了,我放下手堛漲B鎮礦泉水盯著師姐的眼睛:唉,你到底想說什麼?要是想說對不起,那你去對佐佐木說,你跟我說有什麼用啊?能解決什麼問題?要是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佐佐木不能滿足你,那你從一開始就不要選擇他啊?你直接就找別人好不好?幹嗎繞這麼多的彎兒,你都不嫌費事嗎?你有沒有想過佐佐木啊,你知不知道投放出去的感情根本就收不回來?你知道佐佐木有多喜歡你嗎?他今天當著我們面兒哭了,你都知道個六啊……
進水房的女生有人朝我和師姐投來奇怪的眼光,我喘了口粗氣,把眼神轉向別處。

上篇:第三卷 此情可待 之 三生鈐記鏡花影    下篇:153. 有些麻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