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02. 陷入僵局   
  
102. 陷入僵局

(A)

在學校外面的霜淇淋店,我逼著小麥和亞瑟、佐佐木每人吃下三份兒霜淇淋,小麥苦著臉看我:十八,能不能少吃點兒,吃多了會壞肚子的,哪有這麼吃霜淇淋的?亞瑟,你幫幫忙吧?
我哼了一聲沒有說話,一口接著一口的吃著手堛瑭鰷N淋,亞瑟看了我的表情一會兒,嗤笑:十八,你這是跟誰較勁兒啊你?老佐,你看十八,是不是不正常啊?
佐佐木有點兒不知所措,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來,只是很艱難的吃了一口霜淇淋,搖了搖頭,亞瑟也是艱難的看著眼前的霜淇淋,試探性的看著佐佐木,但是說話的感覺像是沖著我:老佐啊,我覺得小淫肯定不是在跟那個女生約會哈,不然早就走了,還會讓我們下樓的時候遇見麼?還會讓我們逮個正著麼?是不是?
我皺著眉頭沒有說話,佐佐木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啊,其實啊,應該讓小淫來,霜淇淋應該讓小淫請我們吃,誰叫他中途溜走了?是不是十八,這買霜淇淋的錢啊,你掏的冤枉了,十八,要不我現在叫他來?
我沒有說話,佐佐木試探性的看著亞瑟:亞瑟,呼一下小淫吧,讓他過來……
我依舊在不停的吃著霜淇淋,亞瑟摸摸身上,把房間鑰匙卸下來遞給我:十八,生氣歸生氣,咱們之間的交情哪能說交鑰匙就交鑰匙啊?你以後打東西啊,還有別的什麼事兒還是會去我那兒的,拿著,別一什麼就是小孩子脾氣,不然小麥也會說你不成熟了,真的。
佐佐木已經在用店堛犒q話呼小淫了,好像很快小淫就回了呼,佐佐木看了我一眼,我聽見佐佐木對著電話說:小淫,你馬上過來,今晚的霜淇淋你買單,快點兒,不然還要罰你,聽見沒有?
我看著亞瑟遞給我的鑰匙,心堣@動,慢慢接過來,轉身看見佐佐木笑著走回來了,我站起身,朝櫃檯走去,亞瑟問我幹什麼,我說我要給我們宿舍的人打個電話免得小諾擔心我,亞瑟點頭,我小心的靠近店堛漯A務台,小聲跟服務人員說我要結賬,然後裝模作樣的拿著電話放在耳邊,側身看著亞瑟和小麥這邊兒,等結完帳後我放下電話,大聲問服務員洗手間在什麼位置,服務員說旁邊一家快餐廳有洗手間。
我朝亞瑟笑:哎,你們先呆著,我去下洗手間。
亞瑟笑:看看,這就是你一下吃那麼多霜淇淋的報應了吧,真是,快點兒回來。
我笑著點頭,出了霜淇淋店,順著路往亞瑟房子走,我摸摸亞瑟給我的房子鑰匙,我想去亞瑟那兒把我的信封和通訊錄統統拿回來,我不想看見小淫。反正佐佐木已經呼了小淫,小淫估計也會過來霜淇淋店,這樣我正好可以去拿回自己的東西。
到了亞瑟的房子,我摸出鑰匙開門,打開門的一瞬間我楞住了,房間堶惆S有人,但是整個房間像是被人搶劫了一樣,亂的可以,很多東西都被扔的到處都是,有沙發靠墊兒,各種電腦的書,還有報紙雜誌,扔的到處都是,這簡直就是一種讓人無法想像的環境,肯定是有人發瘋了,所以才會借著扔東西來洩憤。
我顛著腳尖,也管不了那麼多,在電腦桌子上收拾著剩餘的信封,還有通訊錄,把這些東西用塑膠袋裝好,在往外走的時候,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推開小淫的房間,想看一下。
推開小淫房間的一瞬間我更是大吃一驚,小淫的房間比客廳堶掄棜n亂,衣服枕頭還有書籍也是扔的到處都是,床上也是,亂七八糟的,跟平時的整潔和乾淨簡直沒有辦法靠上邊兒,可能這個小子是因為被我說了一通心堣ㄙA,跑回來撒野了,哼,活該,自作自受。
我收拾了自己的東西,走出亞瑟房間,往學校走,進了學校大門的時候,我看見投幣電話,我遲疑了一下,身上剛好有硬幣,我想起易名好像找我有什麼事兒似的,我摸出幾個硬幣,投進電話堶情A硬幣碰撞電話發出清脆的聲音,接通了電話之後,我說找易名,接電話的男生讓我等會兒,過了一會兒,易名接了電話。
我問:易名,小諾說你找我,那個時候我剛好不在,有什麼事兒麼?
易名好像笑了一下:也沒有什麼事兒,就是關於參加卡拉OK大賽的事兒,我是覺得,你不是在宣傳部麼?幫著參考一下,是不是會比較有譜兒一些。
我哦了一下:這樣啊,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內部消息,我不過是剛進宣傳部的小嘍羅啊。
易名接著笑:十八,你現在在哪兒?忙麼?
我說:不忙,就在你們宿舍後面的電話亭……
易名打斷我:十八,那你等我,我這就出去哈。
還沒有等我說話,易名已經掛了電話,我只好放下電話,等著。
過了兩三分鐘,我看見易名跑了過來,還是穿著淺色的運動衫,易名跑到我面前,笑:十八,最近你可真忙啊,我上課的時候看見你,你也是頭不抬眼不睜的抄著什麼,想和你說句話好像都很難。
我也笑:哪有啊?都是一些破事兒,無聊的很。
易名好像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看著我好一會兒只是笑,但是沒有說話,最後易名小心的看著我:十八,你要是沒有什麼事兒,要不我們一起去喝喝酒聊聊天什麼的,反正也是閑著,是不是?從開學回來,我們好像,好像還沒有怎麼聚過,大雄也說大家這樣容易生分的。
易名提出喝酒的建議正中下懷,我確實有些鬱悶,鬱悶到不知道該找誰說說話,鬱悶到很煩,看見什麼都覺得不應該存在似的,所以我也點點頭。
我和易名朝學校外面走,易名帶著我進了一家路邊的餐廳,我們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著,易名看著我笑:十八,你好像不怎麼開心似的,怎麼了?
我搖頭:沒有,就是最近事兒太多了的緣故。
易名隨便點了幾個小菜,然後叫了一些酒,我疑惑的看著易名:哎,最近沒有看見方茵茵啊,怎麼了,很忙麼她?
易名訕訕的笑了一下:不是,我們分手了,感覺大家彼此不大合適,各有各的想法和看問題的視角,還是做普通朋友要好一些。
我點點頭:是麼?沒事兒,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又會感覺合適了呢?到時候再接著相處吧,時間還是有的。
我有點兒見慣不慣了,因為易名和方茵茵之間分分合合很多次,我有點兒膩味了這種時好時壞的現象,易名也有些尷尬:十八,你不要誤會,這次我們真的分手了,真的是感覺不合適,不會再象之前那樣還有機會了。
我喝了一口酒,歎氣:也好,省得大家都累,感情有時候真的很讓人費心,不想吧別人說你什麼當局者迷,想了吧有時候也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切,堨~不是人了都,其實還是一個人好,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唄,來,喝酒。
易名疑惑的看著我,朝我舉了一下酒杯:十八,你怎麼了?好像也被什麼事兒煩著了?
我苦笑:我哪有什麼事兒啊,我這種人其實是最沒有什麼事兒的人了,只要每天吃飯、上課、考試,順便再有點兒別的事兒做就行,別的事兒跟我根本就不搭旮。

(B)

易名喝了一口酒:十八,我看最近小淫好像一直給你送早餐,你們關係很好哈。
我給空了的杯子倒酒:切?很好?也是,我和小麥亞瑟關係都不錯,都那樣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啊。
易名笑了一下:是麼?我倒是覺得你們真的很好。
我覺得自己有些喝多了,我開始朝易名笑:哎,其實你很受歡迎的,我們宿舍的小丘,知道吧,喜歡你來著,這話真不是吹的,絕對有譜兒的事兒。
易名泯泯嘴唇:你怎麼知道?十八。
我接著笑:當然知道了,一個宿舍的,小丘天天寫日記,有時候還會跟我們說起你呢!易名,其實你真的很受女生歡迎,長得很陽光啊。
易名不好意思的笑了:十八,你誇我還是貶我啊?我怎麼聽著那麼彆扭啊?
我一本正經的喝了一口酒,用手拍拍易名的肩膀:真的,我怎麼可能貶低你?咱倆怎麼說也是同一個城市的人。
易名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我和易名開始沒有方向的聊著,從高中所在的學校到高考到來到現在的學校,還有對將來的一些胡思亂想,一直喝酒喝到晚上十點,這個時間是學校熄燈的時間,我覺得自己真的醉了,因為我試圖數著餐桌上的酒瓶子的時候我都說不清到底有多少個了,而且我說話的時候舌頭也開始打結,我看見易名朝我笑:十八,我們該回去了,學校該熄燈了。
出餐廳門口的時候我走路都走不穩了,我朝易名苦笑:哎,看來我真的喝多了,連路都走不穩了哈。
易名呵呵笑:沒事兒十八,我送你到女生樓。
在往學校走的路上,易名停了下來,我有點兒暈菜,感覺意識不大聽自己的使喚,我稀婼k塗的抬起頭,腦袋也大了很多,酒也跟著醒來,原來對面走過來的人是亞瑟、佐佐木、小淫還有小麥。
我自知理虧,畢竟是自己偷偷摸摸跑掉的,這會兒遇上了,當然感覺不舒服了,我聽見亞瑟哼了一聲:十八,你還真行,放了我們好幾個人的鴿子,我們還在冷飲店等著你呢,你倒是有閒情去喝酒啊你?哼。
我尷尬了一下:我又沒有讓你們等,不說了,學校宿舍關門了,我要先回去了,走吧,易名,亞瑟,改天我跟你說。
易名訕訕的對亞瑟笑了一下:那,那我和十八先過去了。
小麥跳到我面前,嘟著嘴:十八,你逼著我吃了三份兒霜淇淋,我會壞肚子的。
我笑:好啊,權當是排毒養顏了。
佐佐木盯著易名看:哎,易名,你先回去吧,十八肯定回不去了,女生樓也關門了,我們帶十八去亞瑟那兒吧。
我黑著臉推開佐佐木伸過來的胳膊:幹什麼?我就是要回宿舍。
我推開佐佐木的時候,手堛澈H封和通訊錄掉到了地上,小淫慢慢彎腰,伸手撿起我掉到地上的東西,抬頭盯著我:十八,你回過亞瑟的房子是麼?
我哼了一聲:去過怎麼了,我把自己的東西拿回宿舍不行麼?
小淫慢慢站起來,看著易名:易名,你先回去吧,十八肯定喝多了,這個時候回去說不定會被紀檢部的人逮到也不好說,真的,我們這兒這麼多人,你有什麼不放心的。
我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著小淫,小淫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易名點點頭,看著我:十八,那我先回去了,你,你走路的時候小心一些,再見。
易名繞過佐佐木身邊,笑著朝我擺了下手,往學校走了,亞瑟看著我哼了一下:十八,就你這個德行要是讓紀檢部的人看見了,還不得把你當成女生違規的典型,恩?真是沒有出息,還敢放我鴿子,我現在特想揍你一頓,你知不知道,你多大脾氣啊你,啊,逼著我們吃了一堆霜淇淋,你自己倒是先溜走了,像話嗎你,先不說別人,就說我吧,我有什麼地方對不住你了,就是長得帥了一些而已,難道長得帥也犯法麼?你啊,心態真是不好。
亞瑟說這話的時候我一聲也不敢吭,不管怎麼說,亞瑟和佐佐木也沒有做錯什麼,小麥也沒有,就是再說我跟小淫有過結,也不能讓其他人跟著無辜受牽連。亞瑟歎了口氣:算了算了,真是拿你沒招了,一會兒功夫看不見你,你就能跑去和易名喝酒了你,我們還以為你去洗手間後迷路了呢!小淫和小麥還單獨找你去了,我們也不敢離開,怕你回來找不到我們,真是怕了你了,走吧,今晚都回不去了,去我那兒吧。
亞瑟在前面走著,我耷拉著腦袋在後面跟著,佐佐木摸著鼻子不說話,小麥朝我做著鬼臉,小淫一直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看著地面,我靠著小麥走著,佐佐木和小淫走在後面,我一直也沒有回頭。
到了亞瑟的房子,亞瑟開了門,打開燈的一瞬間驚訝的回頭看著我:十八,你瘋了?你回來一趟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你受什麼刺激了你?我也要瘋了,這,這,這怎麼進去啊?
我感覺酒精在我的腦海中來回的逛蕩,讓我有點兒說不出話來,我比較虛弱的看著亞瑟:這不是我的事兒。
亞瑟轉了幾下頭:十八,你喝多了是麼?只有你回來過啊!
我聽見小淫從後面上來,說:亞瑟,不關十八的事兒,是我自己搞的,真的。
小淫錯過我的身體,進了房間,開始彎腰撿著地上散亂的東西,佐佐木也跟了進去,揀地上的東西,亞瑟有點兒木然的看著小淫:哎,你和十八,你倆是不是都犯瘋啊?十八沒事兒放我們鴿子,你沒事兒折騰房間,你倆到底怎麼了,就那麼點兒破事兒,至於……
佐佐木站了起來:亞瑟!
亞瑟吐了一口氣,皺著眉頭,進了房間,靠著電腦桌沒有再說話,我迷登的進了房間:哎,我不管哈,你們慢慢收拾,我去小麥房間睡覺了。
說完,我推門進了小麥的房間,往床上一倒,準備湊合一個晚上,我聽見亞瑟不大高興的說:小淫,你神經啊你,十八瘋你也跟著瘋麼?虧你還是個男人。
佐佐木說:亞瑟,你別說了,十八那麼狠的說小淫,小淫受得了麼?
我轉著腦子想,我到底說什麼狠話了?讓小淫這麼發瘋?
想了不到幾分鐘,我覺得自己真的困了,睡著了。
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外面的天還沒有亮,黑乎乎的,不知道是幾點,我摸索著打開小麥床頭的臺燈,眼睛刺的好疼,我看了下手錶,半夜二點半,這個時間我竟然醒了,我以為我會睡到早晨都不起床,我歎了口氣,心埵陬蛬﹞ㄔX的鬱悶和失落,我覺得自己真的失態了,是啊,我為什麼要這麼反映,就算小淫跟一百個女生有來往,和我有什麼關係麼?有麼?以前我根本就不會關心啊,以前不是經常會看見小淫帶著女生回學校麼?我有什麼反映那個時候,什麼反映也沒有,反而會無所謂的一笑,可是現在的我呢?只要看見小淫和女生在一起,我就會極度的不舒服,甚至會抓狂,我為什麼會這樣?
我坐在床上發呆,難道我真的喜歡上小淫了?真的象元風說的那樣,只有真的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才會變得手足無措才會變得患得患失麼?可是我為什麼要喜歡小淫,我根本就不應該喜歡小淫這樣的人,我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了?天啊,我到底怎麼了我?小淫,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你了???
我實在無法入睡,翻了幾個身,決定去廚房倒點兒水喝,下床的時候我看見門縫中透出燈光,客廳的燈難道沒有關?
我推開小麥的房間門,客廳的燈真的沒有關,不僅客廳的燈沒有關,而且小淫就坐在電腦桌子旁邊,一支煙一支煙的吸著,客廳堶悼是煙味,甚至有些嗆人。
我避開小淫的眼神,用手扇乎了幾下眼前的煙霧,朝廚房走去,水壺堶惜]沒有多少熱水了,我倒出來的水還有些水垢,我把水杯放了一會兒,等水垢沉底兒後喝了幾口上面的水,感覺心堳雂ㄤ峈A。
出了廚房,小淫坐著沒有動,我看見亞瑟的房間門開著,但是沒有看見亞瑟和小麥在堶情A小淫的房間門也開著,堶惜]沒有人,我有些奇怪,小淫掐了煙:十八,你過來。
我愣了一下:幹什麼?我還要睡覺,有事兒明天說吧。
小淫站了起來,盯著我:不行,就是現在說。
我遲疑了一下,生硬的坐過去:你說吧,提前聲明,關於你的男女之間的事兒我一概不聽,那個和我沒有關係,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你說吧,開始,我給你三分鐘時間。
小淫張了張嘴,有點兒發呆的看著我:十八,三分鐘我根本沒法跟你說。
我站起身:那就別說了,其實今天也沒有什麼事兒,不是麼,到底有什麼事兒了?小題大做,你說,到底有什麼事兒?
小淫嗤笑了一下:沒有什麼事兒?沒有什麼事兒你幹嗎生氣?
我也哼了一下:我有生氣麼?你哪只眼睛看見我生氣了?
小淫的臉色開始不好看:沒有生氣你幹嗎晚上我讓你等我的時候,你朝我大吼大叫的?
我嗤笑:哦,那個時候我確實是生氣了,我生氣的原因很簡單,你幹嗎什麼事兒都向我解釋,啊?有那個必要麼?就算你跟一百個女生來往,就算有一百個女生抱著你撲到你身上,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是我什麼人,我又是你什麼人?是不是?沒有必要,即使你要解釋,也不是跟我解釋,是跟你那個神龍頭尾都不見的女朋友解釋才對,和我說,犯得著麼?真是。
說完這些,我覺得自己心埵n受了一些,小淫咬著嘴唇盯著我,我看見小淫的手握成了拳頭,哼,關我什麼事兒,真是,自己找的事兒,自己受著最好。

上篇:101. 心碎聲音    下篇:103. 是笨蛋嗎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