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93. 我的心跳   
  
93. 我的心跳

我靠在洗手間的牆上,朝小淫擺擺手:沒事兒,我怎麼覺得早晨喝的那個牛奶好像是過期的似的,實在受不了了。
小淫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不會的,怎麼是過期的?
我看見小淫顛著腳尖兒站在洗手間門口,我慢慢的往外走:你回床上好好呆著吧,一會兒佐佐木回來了,還以為我怎麼著了似的。
小淫扶著門邊兒:十八,我沒事兒,其實就是點兒皮外傷。
我有點兒虛弱的坐到沙發上:可能最近太累了。
小淫狐疑的看著我:可是你剛才明明還好好的啊?
我看著小淫受傷的腿發呆,過了一會兒,亞瑟和佐佐木、小麥一起回來了,佐佐木看見小淫下床了,有些驚訝,我看見亞瑟手上的創可貼換了,小麥拎著一個塑膠袋,估計堶惇O給小淫換的東西,佐佐木拿過小麥手堛熄儠有U,順手把小淫額頭上的創可貼撕了下來,準備貼新的上去,亞瑟皺著眉頭揉著手背兒上貼著創可貼的地方,一副很不爽的樣子。
我還沒有說話,亞瑟看著我:哎,十八,你什麼意思啊?啊?
我愣愣的看著亞瑟:什麼什麼意思啊?
亞瑟從口袋堶控ルX一個東西扔給我:這個啊,小淫前些天給我的,說你不要了?
我看見亞瑟拿出的東西是我前些天還給小淫的亞瑟租的房子的鑰匙,我解釋:現在不是沒有什麼事兒了嗎,所以我覺得拿著也沒有什麼用,就覺得還是還給你要好些。
亞瑟哼了一下:十八,不是這個意思吧?你是不是覺得會不小心看見什麼吧?我有那麼差麼?我怎麼也不會重色輕友吧,我聽小淫說你最近還有校稿的事兒,你難道指望在宿舍完成那些事兒麼?晚上十點半就熄燈了,好像顯不出什麼優勢吧?
我遲疑的接過亞瑟手堛瘋_匙:是我沒有想到這個,那我還是拿著好了,可能會打擾你們一陣子。
小麥擺手笑:十八,客氣了不是?我從來不介意你睡我的床,歡迎。
佐佐木和亞瑟扶著小淫回小淫房間,準備給小淫腿換藥,可能不想讓我看見,還把門關上了,我不知道他的那個傷是不是很嚴重。我把亞瑟遞給我的鑰匙往自己的鑰匙串上掛,小麥吃吃的笑了起來:十八,這個鑰匙串在你這兒啦?
小麥拿過我手堛瘋_匙串,奸詐的笑:十八,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米老鼠的鑰匙掛墜兒本來我是不打算還給小淫的,誰知道小淫真是大方,竟然拿五十個棒棒糖和我換,我占這麼大的便宜還不好?所以就成交了,我厲害吧,五十個棒棒糖啊!
小麥可能是怕被小淫聽見,所以說的聲音很小,但是,我聽的很清楚,我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小淫一定是瘋了,拿五十個棒棒糖換回這麼個東西,既不能吃也不能用的,我看著手堛漲怞揤宦_匙掛墜兒,有點兒發呆,他為什麼要拿五十個棒棒糖來換這麼個東西?就是因為我說過要這個東西是麼?可是為什麼我要,他就肯換?難道……
我強迫自己中斷猜想,不可能的,他不是已經喜歡肖揚一個朋友的女朋友了麼?是他親口說的這次不同,是真心的,而且從寒假到現在也確實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兒,他已經對那個女生很用心了,我怎麼可以亂想呢?
我把鑰匙放好,想著還有很多的信封沒有寫完,準備回宿舍,佐佐木幫著把小淫的腿上的紗布重新換好,也要回宿舍,說是中午約了師姐吃中午飯的。
我和佐佐木準備一起回學校,出房間的時候小淫叫住我:十八,你把那些信封拿來吧,我可能好幾天也不能回去上課,我可以幫著你,你過來寫吧,不然宿舍一熄燈,你就得趴在床上寫,身體很累的。
我點點頭:好吧,吃過中午飯,我過來,下午也沒有課,不用你幫我,你好好休息吧。
走在路上的時候,佐佐木沒有說什麼話,本來我還想問佐佐木關於小淫的一些事情,但是怕是自己多心或者多想,一直走到學校大門的時候也沒有問出口,佐佐木也好像想跟我說什麼,但是也始終沒有開口,進了學校大門的時候我打破僵局:哎,小淫腿上的傷很重嗎?
佐佐木搖頭:不是很嚴重。
我詫異:那你們換紗布的時候怎麼關上門啊?
佐佐木笑了一下:因為不是小腿上有傷,大腿上也有啊,難道讓小淫大庭廣眾之下脫下褲子換紗布麼?
我臉一紅:不是,我只是以為……
佐佐木扶著眼鏡看了我一下:十八,其實小淫這個人挺好的,你別看他好像沒有什麼正經似的,那是他不認真而已,如果他想認真的幹什麼事兒的話,他就會改變的。
說實話,我沒太明白佐佐木話的意思,但是我也沒有接著問,我怕是自己在多想,佐佐木看了我一眼,也沒有再接著說什麼。
吃過中飯,我抱著兩千張信封去了亞瑟那堙A明天上午頭兩節沒有什麼課,我準備來個通宵,看看自己到底能寫多少張信封,小淫還真是沒有說錯,晚上趴在床上寫信封的時候,充電燈就不是很亮,還有就是身體很不舒服,我曾經很無恥的以為那樣會把我的胸部壓沒了。
去到亞瑟那兒的時候,亞瑟不在,據說是去解決和雙胞胎兄弟之間的恩怨了,我有點兒擔心,小麥說不用擔心,亞瑟這人雖然不愛挑事兒,但是並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欺負到的,這口氣要是不出的話,會憋出病的。
小淫仍然躺在床上,翻著一本厚厚的電腦書,小麥說話的時候,小淫看了我幾眼,但是沒有說話,我把信封統統放到電腦桌上,小麥折騰了一會兒說是沒有意思,說是回學校宿舍,那兒有他新買的一些漫畫書,當小麥走了之後,我竟然有些不適應,儘管之前我和小淫曾經一起呆了一個寒假,大家也都相安無事。
為了打破尷尬的氣氛,我笑:哎,你那個女朋友怎麼沒有來看你啊?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來安慰安慰你。
說完這話的時候,我有點兒後悔,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是在沒有話找話說,我沒有聽見小淫回答,我聳聳肩,估計是我問錯了,不該那麼多話。
我回頭看了小淫一樣,小淫翻著電腦書,沒有什麼反應的看著我嗤笑:你怎麼知道我女朋友沒有來看我?來看我都需要跟別人報備嗎?
我沒有再說話,低著頭寫著信封,有了桌子感覺舒服多了,我抬頭看了一眼時間,是下午一點左右,我想知道一直寫到下午五點的時候會寫出多少信封,房間堶惇あ鳦鉣巨ㄓp淫翻書的聲音,還有我翻看通信錄的聲音。
一直寫到下午三點,我實在受不了了,手腕像是斷了一樣的生硬,我回頭,看見小淫還是坐在床上,拿書蓋著臉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還是在睡覺,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我有點兒奇怪,站了起來,走過去,很想知道這傢伙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我用手輕輕的拿開小淫蓋在臉上的厚厚的電腦的書,小淫沒有睡覺,只是看著屋頂的方向發呆,看見我看他,小淫嗤笑:幹什麼?十八,我發現,你要是不損我幾句是不是就很不舒服?看看,這會兒肯定是累了,準備拿我尋開心了吧?
我皺著眉頭:哎,我有那麼壞麼?
我憋著氣,坐到小淫床邊,順手拿起小淫的呼機,小淫突然伸手搶過呼機,嚇了我一跳:哎,看看會少什麼嗎?這麼小氣,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消息或者留言不讓看啊?
小淫咬著嘴唇:沒有什麼不能看,我就是不想別人亂動我的東西而已。
我不屑的看著小淫:切,以為你自己很那什麼是麼?我亂動你東西了?那以後我絕對不碰你的東西就行了唄,神經兮兮的,哼。
我轉過頭,眼角處看見小淫似乎松了一口氣似的,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哼了一下,做出要往客廳走的樣子,回身趁著小淫不注意,我快速搶走小淫手堛漫I機,我看著小淫嘿嘿笑:哎,就你,還老是說我傻,我傻麼?傻還能騙到你?嘿嘿,我偏要看看你這堿O什麼東西,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小淫好像有點兒著急,我拿著呼機的手還沒有翻看呼機堶悸爾穈T,小淫突然拽過我,直接又把我到手的呼機給搶了過去,我被小淫胳膊的力量帶到床邊,雙腿卡在床沿上,身體前傾,撲到在小淫身上,小淫只顧著搶走我手堛漫I機,連扶我一下都沒有,我感覺我都能聽見小淫呼吸的聲音了,我慌亂的站起來。
小淫哼了一聲:說你不聰明你就不會聰明到哪兒去,怎麼樣?還不是被我拿回來了麼?
我覺得自己的呼吸很不舒服,我沒有說話,低著頭往客廳走,我聽見小淫在後面嗤笑:哎,十八,你平時不是挺能說的嗎?這會兒怎麼不說話了,哎,哎,說話啊。
我聽見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的。

上篇:92. 為情打架    下篇:94. 我很迷茫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