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77. 大眾情人   
  
77. 大眾情人

第二天,小學生的家教恢復正常了,在給小學生講課的時候,我還一直在想著小淫昨晚說的話,小淫說:十八,要是我現在也抱你一下,你會不會也喜歡上我?
這話我聽著怎麼那麼彆扭啊?現在抱我一下?都多大的人了,怎麼能和七八歲那個時候相比呢?真是。
小淫這樣做的一個理由就是我在他眼堿搧萓麻I兒可憐,我真的那麼可憐嗎?或許我真的那麼可憐,可是我自己沒有發現也說不準。
一個上午兩個小時的補習,我變得很不敬業,而且老是心不在焉,女小甲曾經問我一道應用題,我愣神兒想了好久,才給出答案。
家教結束的時候,小學生的媽媽給了我一個信封,是五個孩子這個寒假的補習費用,我很是興奮,但是表面上還是裝做若無其事的、淡淡的說著:也不著急,先放著吧。
看看,看看,人就是這麼虛偽,我想錢都快要想的發瘋了,但是還是裝作一副謙謙君子的樣子跟人家客氣,是不是特別虛偽,騎自行車回去的時候,我還摸了摸放在大衣口袋堶悸瑪,呵呵笑了好幾下,就連平時討厭的紅綠燈也變得讓我感覺無比的親切和溫暖,我一點兒脾氣也沒有的等著冗長的紅燈,真是人逢喜事兒精神爽啊,對我而言,錢就是一種很能讓人高興的事兒。
回到亞瑟的房子,陸風和餅小樂都回來了,陸風還特意從天津帶回了海鮮,讓小淫給我們做著吃,我看見有很大的螃蟹來著,我蹲下來,伸手去碰螃蟹的身體,竟然是活著的!
我仰著頭,看見小淫溫和的朝我笑,我也嘿嘿笑:哎,今天中午這個最大個兒的螃蟹煮給我吃,好不好?
小淫也蹲下來,拿著一個小鋼勺子,碰著螃蟹的鉗子,螃蟹張牙舞爪的揮舞著大鉗子,我看著好奇,慢慢用手碰了一下,螃蟹沒有什麼反應,小淫皺著眉頭打開我碰螃蟹的手:哎,十八,你小心螃蟹夾到你,鉗子很有力氣的。
我嘟著嘴:我剛才碰它,它都沒有反應來著。
說著,我慢慢又用手指頭,輕輕碰了一下螃蟹的鉗子,可惜,這次我失算了,那個呆頭呆腦的螃蟹突然張開巨大的鉗子,哢嚓一下夾住我的手指頭,我哎喲了一下,開始甩動,但是螃蟹並不放手,小淫也是嚇了一跳,直接就開始拽螃蟹的身體。
直到最後,把該死的螃蟹的鉗子折斷下來之後,那個鉗子還是緊緊的鉗住我的手指頭,小淫把勺子的柄伸進螃蟹的鉗子中間向兩邊別開,才把我的手指頭給救了出來,我再看我的手指頭,靠,已經被夾出深深的印痕來了,還好,沒有出血,但那樣也是疼的要命。
小淫瞪著我:哎,我剛才說什麼了來著?不讓你碰螃蟹的鉗子,你就是不聽,你以為螃蟹都跟你似的,反應遲鈍嗎?
小淫一邊說,一邊拽過我的手指頭,看著上面的傷痕,皺著眉頭,拿著手指幫著我揉著受傷的手指頭。我氣的要跳起來了,這個混蛋螃蟹竟然,敢鉗住我?
我甩開小淫的手,氣哼哼的回到客廳,開始翻著抽屜櫃子,亞瑟正在和陸風說著什麼,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你幹什麼?
我哼了一聲:被螃蟹鉗住了,我要報復,狠狠的報復。
我找到一個橡皮筋,小麥狐疑的看著我:十八,你打算怎麼報復啊?
小麥跟著我來到廚房,我用皮筋把已經掉下來的鉗子和那個很大的螃蟹綁到一起,然後用小勺子狠狠的敲了那個螃蟹幾下:大爺的,你敢鉗我是不是?好啊,我在你身上做個記號,等會兒把你煮熟了,我就吃了你,看你還能橫行,哼。
小麥噗哧一笑:十八,你這就叫報復了?
我看著小麥:哪還能怎麼樣啊?
小麥歪著腦袋看看我:十八,我教你,一會兒啊,活活的蒸死它,然後再用油炸了它。
小淫瞪了小麥一眼:吃個螃蟹,用得著這樣嗎?十八,還疼嗎?
我吹了吹手指頭,抬頭看小淫:不怎麼疼了……
小淫皺著眉頭的樣子看著好像還挺帥的,那眼神怎麼那麼,那麼……
我有點兒說不上來了,低著頭接著看著螃蟹。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憤世嫉俗的先把自己做了記號的螃蟹給挑了出來,準備狠狠吃它一頓,亞瑟朝我笑:十八,你長不長腦子啊?還能讓螃蟹給鉗住了。
餅小樂不懷好意的笑:十八,你前世跟螃蟹有仇是嗎?
我壞笑的看著餅小樂:哎,小樂啊,你能不能告訴我,亞瑟他們為什麼會叫你餅才呢?到底什麼是餅才啊?能吃嗎?
亞瑟和陸風都忍不住大笑起來,小淫也樂了起來。
餅小樂嘟著嘴不樂意的看著我:十八,你幹嗎哪壺不開提哪壺啊?真是,我有得罪你嗎?你呀,絕對不是一個純粹的人,哼。
小麥拎著手堛瑪擭伄X子,笑得跟貓熊似的:十八,十八,我知道餅小樂為啥叫餅才,我告訴你,以前亞瑟和餅小樂一起打麻將的時候,餅小樂守著一堆的餅子沒有出去一張牌,誰扔出來的牌他都吃不了,所以最後就輸了唄,所以亞瑟叫他餅才啊……
餅小樂朝小麥扔了一個螃蟹:哎,哎,吃螃蟹你還閉不上嘴嗎?吃吧你。
陸風看著亞瑟:哎,肖揚最近忙什麼呢?老是在宿舍呆著,上午打電話讓他中午過來也不過來,怎麼回事兒啊,亞瑟?
亞瑟搖頭:不知道,最近好像都很神著呢。
亞瑟看了我一眼:說不定是,怕看見十八吧?
我拿著螃蟹擺手:怕我?不會吧。
陸風推了推小淫:哎,你小子知道嗎?怎麼回事兒啊?
小淫低著頭沒有說話。
我放下手堛瑪擭氶A伸了個懶腰:哎,今晚我請你們吃飯吧,在這兒白吃白住了一個寒假,心媢磞b過意不去,正好我的家教錢也下來了,晚上讓佐佐木和師姐還有肖揚都過來吧,平K和大雄有回來嗎?
亞瑟眯著眼睛朝我笑了一下:十八,你算了吧,我們可實在沒有什麼食欲吃你請的飯,罪過啊罪過啊。
我不解的看著亞瑟:亞瑟,你幹嗎這麼說啊?
亞瑟揉了揉下巴:十八,你沒有必要這麼想,要是有時間的話,你還是好好休息休息吧,最近你看你自己都忙成什麼樣子了。
我心媔}始感動,說不出話來。
下午我在房間稍微睡了一會兒午覺,但是沒有睡著,翻來覆去的像是在烙餅,陸風和餅小樂回學校收拾宿舍了,客廳堶捷ヮ蚨V鍵盤的聲音,我估計是小淫。
我百無聊賴的爬起來,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還有三天就正式開學了,開學後我就會搬回學校的宿舍,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很不想搬走,我想,可能是自己住的時間長了,對自己現在睡覺的房間和床都產生了依賴的感覺?
我呼了口氣,跳下床,開門,到客廳,看見小淫的背影,小淫回頭,看見我:十八,你醒了?
我伸伸胳膊和腿:不是醒了,是睡不著了,不知道是不是累得過頭了。
小淫隨手給了我一張紙片,我疑惑的接過來看:什麼啊?
小淫笑:十八,這是我的呼機號碼,剛配的,這樣公司有人找我的話,就比較方便,你要是找我的話,你也可以呼我啊,就能找到我了。
我坐到椅子上,看著紙片上號碼:我找你的話,直接打電話不就行了嗎?還用這麼費事兒?還有啊,我為什麼要找你呢?就算要找你,直接找亞瑟不就結了?你想啊,我打電話給你多直接啊,我要是呼你,你再給我回,得花兩次錢呢,沒有覺得有什麼方便。
小淫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哎,可惡的丫頭,你說什麼呢?啊,要是我不在宿舍,也不在這兒,你上哪兒找我啊?你呼我,我就可以給你回啊。
我還是不明白:可是,就是亞瑟給我的他的呼機號,我也沒有用過幾次啊。
小淫很是氣憤的拍了我一下:哎,能拿我和亞瑟相比嗎?亞瑟有幫著你復習微積分嗎?亞瑟有幫著你敲鍵盤了嗎?只有我才死心塌地的幫著你……
小淫頓了一下:還有啊,我新買的呼機,你就不能呼幾下,也顯著我很有人氣啊,要是老是不響,多沒有勁啊!
我恍然大悟:這樣啊?好啊,那我到時候就給你留言說,哎,今天我呼你一下,你不用回電話了,知道了就行了,這樣呼你行不行啊……
小淫叼著煙,凶巴巴的盯著我,好一會兒沒有說話。
我哼了一聲:哎,小淫,你不要這樣盯著我看,我覺得很怪啊。
小淫吐了一口煙,接著盯著我:怎麼怪了?
我看著手堛滲片:就是,就是看著的時候很不舒服來著,彆扭。
小淫彈了煙灰,突然朝我笑:那十八,你會不會心跳的很快啊?
我有點兒失神兒:不知道。
我避開小淫的眼神,盯著電腦螢幕:哎,你說,就要搬回學校宿舍了,我怎麼感覺反而不大習慣似的,可能這就是書上說的認床,是不是?
小淫合上他自己的電腦書,淡淡的說:十八,你也有這種感覺嗎?
我說:是啊,而且回到宿舍之後,這個學期,我們宿舍的人就要分開了,我還不知道會被分到那個宿舍呢?
我突然想起什麼,看著小淫:哎,那個元風的女朋友,是叫楠楠吧,長得什麼樣子啊,是不是很漂亮?
小淫垂著眼睛想了一會兒,笑:長得樣子呢,也沒有辦法說是不是漂亮,只能說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審美標準,一個人要是喜歡另一個人,好像跟這個人是不是長得漂亮沒有特別大的關係,當然了,也不能長得實在無法看了。
我歎了口氣:哎,之前,你不是說她長得很漂亮嗎?
小淫點點頭:也是,不過說實話,元風應該,應該不會喜歡你這樣的性格,你就不要往上湊合了,楠楠的性格很溫順、很安靜,沒有什麼話,和你的性格還有其他方面完完全全是相反的來著。
我苦笑了一下:我也就是問問而已,人應該貴在自知自明,我還有自戀到那個地步,你太高看了我對自己的自信心了。
我看著小淫:哎,你說,要不我就跟肖揚談個戀愛算了,肖揚也不錯,對吧?我覺得挺對不住他的……
小淫用胳膊撞了我一下:你神經啊你?你喜歡肖揚嗎?
我皺著眉頭:哎,不准動手啊,人家不都是說感情是慢慢培養出來的嗎?那就培養一下,不成再說唄。
小淫支起胳膊,理直氣壯的看著我:好啊,反正是你說的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那,那咱倆也培養一下唄,不成也再說唄,咱倆都這麼熟了,慢慢培養一下好不好?我絕對比肖揚更有優勢,我還在學校啊,肖揚已經要畢業了,是不是?
我撇撇嘴:和你培養?算了,你想都別想,肖揚至少還是不濫情的一個人,你多花心啊!你不是經常說老是看著一個人會夠的嗎?不行。
我斬釘截鐵的拒絕了,小淫愣了一下:哎,十八,你又來了,我怎麼濫情了,不就是之前談了幾次戀愛嗎?你這是什麼毛病啊?
我掰著手指頭,看著小淫:你說就談了幾次戀愛而已,是幾次嗎?
小淫無奈的摸了摸腦袋,可憐兮兮的看著我:那個,大概是十幾次吧,但是我覺得那並不是什麼真正意義上的戀愛。
我接著敲打:是十幾次嗎?會不會是幾十次啊?想蒙我?
小淫啊了一聲:啊,十八,我真是受不了你了,哪有那麼多,最多就是二十多次,你去問亞瑟啊,小麥也可以作證,最短的時間是一個星期就結束了,那也沒法算是戀愛……
我嗤笑:看看,看看啊,我就隨便說了幾下,你就由幾次增長到二十幾次了,對啊,先前你還說過,你有早戀過,對不對?你老實交待,你總共早戀過幾次?不是幾次,是多少次?
小淫紅著臉:哎,十八,不能這麼翻老底兒的,高中和初中時候的事兒,根本就沒法說是什麼事兒,那個時候根本就什麼不懂……
我瞪著小淫:那你就是不想老實交待?
小淫很彆扭的看了我一眼:好,我說,行了吧?初二的時候早戀的,初三時候分了,然後又處了一個,高中,高中時候就只有一個。
我開始感覺到自己很不舒服,有點兒提不起興趣的看著小淫:你真厲害,這些年的青春一點兒也沒有浪費來著,好好接著努力吧,爭取在大學畢業前,創出一個前所沒有的記錄。
小淫不說話的看著我,我推了小淫一下:哎,幹嗎這麼看我?
小淫咬了一下嘴唇:十八,你不覺得你很過分嗎?你讓我說我的過去,我都誠實的告訴你了,可是你又這樣,一副很瞧我不起的樣子,要是我不說,你不也不知道嗎?我說了,可是你為什麼這麼一副很鄙夷的眼神,我做錯什麼了?
我現在變得特別不想跟小淫說話,皺著眉頭看了小淫一眼:你也沒有做錯什麼啊。
我站起身,想回房間,小淫的手按住我的肩膀,嚴肅的看著我:十八,你必須說清楚,你幹嗎用剛才那個眼神看我?
我看著小淫:那你,你喜歡過她們是吧?
小淫愣了一下: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就是當時在一起了唄,再說那時候什麼也不懂,談不上什麼喜歡不喜歡,可能是好奇吧。
我冷著臉:不說初中高中了,就說大學,你大一大二前兩年交往的女朋友,你有沒有喜歡過她們?
小淫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十八,你幹嗎這麼問?非要這麼問麼?
我點頭:你可以不回答。
小淫猶豫了一下:可是,說實話,我並不感覺有真正喜歡誰的那種感覺,真的。
我盯著小淫:那你,有沒有象易名對方茵茵那樣,吻過她們或者抱過她們?
說這話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臉都跟著不舒服,小淫的臉色很難看,皺著眉頭,遲疑了一會兒,緊張的看著我,結巴的說著:有過,有過是有過,可是那個行為……
我冷冷的打斷小淫:夠了,你既然說你沒有真正喜歡她們的感覺,那你為什麼還會和她們有那麼親密的行為,我很不理解,怎麼都不理解,算了,你不要試圖解釋,以後不要和我談起這個方面的話題,聽到沒有?
小淫極為尷尬的看著我:可是,十八,可是……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生氣,我哼了一聲: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些男人,一邊說著自己沒有真正喜歡上誰,一邊還親密無間的和人家女孩子交往,那麼對後來的任何一個女生都可以說,啊,我跟你說,我之前的那些女孩子都不是真心喜歡的,我只喜歡你,如何如何的,既然不喜歡別人,怎麼可能去吻別人呢?換了我,會噁心死的,哼。
我氣哼哼的拿開小淫按住我肩膀的手:你記住了,要是還想和我做兄弟的話,這些破事兒以後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免得大家傷了和氣,知道嗎?你做你的大眾情人,我做我的孤家寡人,互不相干。
小淫的臉部表情難堪到了極點,我的心情也在瞬間壞到了極點,特想揍誰一頓來著。

上篇:76. 他說我也抱你一下你會喜歡我嗎    下篇:78. 對我坦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