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70. 問他是誰   
  
70. 問他是誰

早晨還是小淫拍著我的房間門叫我起床的,我伸著懶腰慢慢騰騰的出了房間的門,肖揚已經坐在餐桌邊上吃東西了,但是小麥還是沒有起床,估計是貪睡了,如果可能,我也很想多多的睡覺,我也很想貪睡。
我剛在餐桌邊上坐下的時候,肖揚疑惑的看著我:十八,你們昨天晚上打字了打到多晚啊?什麼時候睡覺的?
小淫嚼著麵包沒有說話,我咬開牛奶袋子:沒有多久啊,可能是夜堣Q二點左右吧。
肖揚抿了一下嘴唇:可是,小淫,怎麼沒有回房間睡覺啊?
小淫愣了一下,看著肖揚:哎,那個時候你睡得跟豬似的,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回房間睡覺啊?我是早晨醒的早,我醒過來的時候,你還在睡覺呢。
肖揚不緊不慢的看著小淫:接著說,接著說啊,我看你還能說出什麼?我昨天晚上去過洗手間之後,就再也沒有睡著過,所以沒有見過你回房間過。
小淫尷尬的摸了摸腦袋:切,我哪知道你沒有睡啊,我是怕上床的時候吵醒你,所以才在沙發上湊合了半宿,真是冤枉,要是知道你沒有睡著,我早就,早就回房間了。
我轉向小淫,小淫好像睡眠不足似的,眼圈有些烏黑,臉色也不好看,小淫看我看他,朝我扁了扁嘴:看什麼看,就是我長得帥吧,也不用這麼看吧,沒有看過帥哥,十八,你怎麼一臉窮瘋了的樣子,再看,再看就流口水了。
我朝肖揚努努嘴:哎,看啊,你這個兄弟,真是瘋了,自己長得帥就這麼臭顯擺,這就是睡眠不足的後果,跟瘋狗似的,吃錯了藥。
肖揚憋住笑,沒有說話,小淫朝我用拳頭示威了一下。
這天的家教平靜的很,好像是過年之後的一種休息似的,不管我講什麼,小學生們都是安靜而且態度極好的點著頭,好像都聽明白了似的,雖然我對他們是否真的聽懂了這個事實表示極大的懷疑,但是也無從考證,我開始也變得懶惰,我猜想,如果我問了:啊,你們有沒有聽懂啊?
小學生們如果說沒有,那我還是要重新講解一遍,一是顯出我的水準不高,二是我還要浪費一遍口水,所以我也開始學會了不問不聞,雖然這點實在不敬業。
補習結束的時候,小學生家的黑貝狗狗第一次很服貼的趴在地上,沒有朝我狂吠,這對我而言不能不說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這個狗已經虎視眈眈的咬了我半個寒假了,還有之前的N多日子,看來它也咬累了,所以想歇歇也是說不準的,說不定等恢復元氣之後接著咬我,我更是沒有脾氣。
中午回去的時候,亞瑟已經回來了,一副拽了吧唧的樣子,在朝著肖揚和小淫訴苦,說這個寒假被他老媽抓回家之後的種種苦痛,我放下手堛漯F西,沒有發表感言,只是看著亞瑟說。
亞瑟朝我壞笑:十八,我媽說了,她怎麼都不相信你是個女的,還說我誑她,我真是沒有辦法說理了,我媽說不定會抽時間來對你驗明正身的,你小心了。
我差點兒被水嗆到:哎,不會吧,我真是冤枉……
小淫挑著嘴角笑了一下,沒有說話,肖揚也呵呵的笑了。
小麥今天好像有點兒點兒背。
說小麥點兒背是因為,小麥喝了N多的可樂,可是今天這罐可樂的拉環在被小麥拉動的時候突然斷了,等於剩下一個光禿禿的可樂罐了,沒有辦法拉開,可是小麥還不服氣,找來了刀子,還有開瓶用的起子,擺明就是非要和這個拉環斷了的可樂較勁兒來著,可惜,在較勁兒過程中,因為用刀子沿著拉環的位置紮下去,小麥不小心還紮破了手,可樂反正也總算搞開了,但是手還是流血了。
小淫拍了小麥腦袋一下:哎,你傻啊?那麼多罐可樂,這罐先放著不行嗎?
小麥委屈的說:不管先喝後喝,總得惦記著,不是嗎?把這個搞開了,也就不惦記了。
真是小孩子。
亞瑟特意跟我說:十八今天下午元風也會回學校,你們總算有機會見面了來著。
我厚著臉皮看著亞瑟:哎,那個叫元風的,長得帥嗎?
小淫搶著話,嗤笑:十八,輪不到你了,人家畢業就結婚了,你什麼想法啊,不正經。
我不服氣的看著小淫:哎,就問問帥不帥就不正經了?不是我說你,你和那麼多女生眉來眼去的,你就正經了?還說我,我只是問問而已。
小淫忿忿的瞪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沒有說話。
亞瑟笑著擺了一個手勢:好了,元風呢,帥,但要看跟誰比較了,要是和我比的話,就不一定帥了,十八,你要是實在想帥哥的話,我吃點兒虧,送你一張玉照,你掛在牆上,天天睡覺前看幾眼,也就那麼回事兒了。
我感覺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得了,得了,要是這樣的話,我還不如把小麥的機器貓圖片掛在牆上好了,真是受不了,亞瑟,你不會這麼自戀吧?
亞瑟咧著嘴笑:十八,你不懂,自戀是一種很積極向上的心態,有助於提升自己的自信心,你這種人明顯缺乏自信心啊。
中午吃飯的時候,小麥的手明顯不大方便,小淫好心的要幫著小麥夾菜,小麥生氣的看著小淫:哎,你這是幹什麼?剛才還說我笨,這會兒就這麼好心,我才不領情,十八,幫兄弟一把,我就信你,改天送你機器貓的圖片。
我笑,殷勤的小麥夾菜,小淫嘟著嘴恨恨的看了小麥一眼:臭小子,長脾氣啊?
亞瑟和肖揚呵呵笑:知道嗎?小麥也不是好惹的。
下午,我還在房間睡覺,我想稍微休息一下,不然怕晚上自己實在撐不過來,剛剛睡了沒有多長時間,我模糊中聽見亞瑟拍門:十八,你出來一下,有事兒。
我迷迷瞪瞪的從床上做起來,實在不願意起來,看看表,下午二點半多了,可是我還是困的厲害,我慢慢騰騰的爬起來,偶爾聽見客廳堶惘酗H說話的聲音,但是聽不清楚說什麼,我皺了皺眉頭,用手簡單的把自己的頭髮往後攏了攏,才下了床。
我推開房間門的一瞬間,真的是一瞬間,我以為自己在做夢,我真的以為自己在做夢,因為,我真真實實的看見了小意,小意就站在客廳的中間,在朝著亞瑟笑,我的腦子想都沒有想,就脫口而出:小意。
亞瑟看了我一眼:十八,十八,你幹什麼?發哪門子呆啊,我給你介紹,這是元風,元風,這就是我們老說起的十八。
我合上張開的嘴巴,回過神兒,我知道自己認錯人了,眼前這個男生就是三次幫助過我的那個男生,第一次在綜合樓上樓梯的時候,我因為著急差點兒摔倒,是他從後面扶住了我;第二次,在學校食堂,我的飯卡掉到地上了,是他揀起來的交給我;第三次,我的飯卡被學校的總務處鎖住了,是他把他的飯卡借給我刷卡,刷卡之後他就走了,我一直以為我們真的很有緣份,原來這個男生就是亞瑟一直說的元風,學校宣傳部的部長。
元風微笑的看著我:同學,我想起來了,我們之前好像見過幾次,是不是,真是巧啊。
元風禮貌的朝我伸出手,我差點兒喘不過氣兒來,太,太巧合了,而且,對我而言,也太讓我興奮了,我一直不知道那個長得和小意很像的男生到底是誰,原來,他是亞瑟的朋友。
我慌亂的跟元風握了握手,一時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倒是元風,很風趣的看著亞瑟:亞瑟,真是,我和十八之前就見過了,就是不知道十八是十八而已。
肖揚碰了碰我:十八,你們之前就認識?
我尷尬的笑:不是,是元風人很好,之前見過三次面,都是他幫我來著,我現在還欠著他三塊多錢的飯錢沒有還呢。
元風的臉形和小意一樣,是那種很有棱角的,元風笑:算了,舉手之勞而已,誰都有需要幫助的時候。
元風笑起來的時候,竟然跟小意一個樣子,都是會露出淺淺的牙齒,嘴唇繃的緊緊的,眼神很乾淨,我呆呆的看著,直到有人用手碰了我一下,我轉頭,看見小淫在盯著我,我慌亂的收回眼神,小淫低聲在我耳邊說:十八,你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我下意識的用手摸了一下嘴邊,沒有口水流出來啊?臭小子,我瞪了小淫一眼。
元風看著亞瑟笑:亞瑟,明天我再過來跟十八說具體事情吧,今天要回宿舍收拾一下,還要接楠楠回來,事兒挺多的,晚上就不一起吃飯了,明天吧。
我聽到元風說楠楠這個名字,就知道應該是元風的女友了,我的心徹底的失落了一下,因為之前聽小淫和亞瑟都說過,元風已經有很好的女朋友了。
肖揚跟著元風一起走了,肖揚說也要好好收拾一下宿舍,全是灰塵,沒法睡人了。
直到元風和肖揚的背影一起消失在樓道堶悸漁伬唌A我還在隱隱的失落,這都是什麼事兒啊?怎麼我看上的男人不是名花有主就是杳無音信,我就那麼點兒背嗎?
亞瑟點了支煙,看著我笑:十八,你怎麼搞的,又不是沒有見過帥哥,我和小淫都夠你看上好幾年的,你怎麼盯著人家元風看個沒有頭啊,太不像話了吧,也讓我和小淫沒有面子了,元風就那麼帥嗎?
我歎了口氣:不是帥的事兒,是,沒法說清楚了……
我抬頭,看見小淫複雜的盯著我,眼神深深的,好像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一樣,我嚇了一跳,不明白小淫為什麼要這樣子看著我。
亞瑟嗤笑了一下:得了,你的事兒啊,沒法按照常理,不管了,我要出去一下,買些日用品了,晚上吃飯時候接著聊,小麥在房間堶情A要是有事兒的話,你倆照應一下,他手不大得勁兒。
我點頭,亞瑟叼著煙出去了。
我收回思緒,抱著參考書慢慢坐到電腦桌子前面,開了電腦,發呆的看著開機的過程,元風、小意,小意、元風,我無意識的反復叨念著,直到小淫打斷我的思緒,我轉頭,看見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你幹嗎看著元風發呆啊?我不是說了嗎,元風已經有了女友了,而且是畢業就要結婚的那種。
我瞪了小淫一眼不說話,小淫拽了一把椅子靠在我身邊,遲疑的看著我:哎,十八,你剛才管元風叫什麼,叫小意?這個名字,你已經喊了兩次了,小意是誰?你竟敢騙我說是你家附近賣雪糕的,你以為我傻是嗎?小意是誰?
我喃喃自語的看著螢幕:小意,小意是誰?對啊,小意是誰呢?
小淫的手拍了我的腦袋一下:我問你呢,問你!
我摸著自己的腦袋,皺著眉,不高興的看著小淫:哎,跟你有什麼關係啊?亞瑟都不問我,你問我幹什麼?你查戶口的?
小淫愣了一下:我不是好奇嗎?好奇也不行?我的好多事兒都告訴你了,你的事兒,你的事兒,我就不能知道一些嗎?大家都是兄弟,你怎麼這麼小氣?再說了,我一個寒假幫著你打了多少文字資料了,你就不能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真是,沒有見過你這麼小氣的人。
我揉著腦袋:哎,好奇你就好好問嗎,幹嗎老是動手打我,而且每次都是打腦袋,你不知道我的腦細胞活得很艱難嗎?沒有見過你這樣的,切。
小淫抿了抿嘴唇,笑:好了,下次不打腦袋了,我好好問你,十八同志,小意是誰呢?你為什麼之前會撒謊說他是你家附近賣雪糕的呢?還有,哪有賣雪糕的男生可以帥成元風這個模樣的,不能這麼詆毀男人,知道嗎?
我噗哧一笑:這還差不多。
我放下參考書:小意,是我很小時候,大概就是上幼稚園大班的時候認識的一個男生,後來就失去聯繫了,你記不記得,除夕夜的時候我對你說我想起了過去,我很喜歡的一個人不知道我喜歡他,不僅不知道我喜歡他,他還不知道我們已經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了,他已經認不出我了,看來我進化的很失敗,實在沒有什麼成就。
小淫點了點頭:記得,你說的就是這個人嗎?
我朝著電腦螢幕努努嘴:是啊,就是他,可惜,人算和天算,我都挨不著邊兒,我沒有想到還是會在大學堶措J見長得和小意很像很像的一個男生,我能想到的就是小意不喜歡我,這個象小意的男生和我也沒有什麼緣份,可悲。
我搖了搖頭:真是可悲啊。
小淫點了支煙,眯著眼睛看著我:十八,不是我說你,你長點兒出息好不好?你說你,你自己看看,你喜歡的人不是不像個男人,就是人家已經名花有主了,再不就是什麼音信也沒有,你說你還活著什麼奔頭啊,喜歡一個人是好事兒,但是不能這麼沒譜兒知道嗎?要找和自己有可能的下手,那樣幾率才高些嗎!
我疑惑的看著小淫:你就知道瞎說,喜歡一個人有什麼理由可言嗎?還找和自己可能的下手?我怎麼知道自己和誰有可能啊?你說了等於白說,哼。
小淫嘿嘿笑:你真是笨,比如,我只是給你舉個例子啊,比如像我這樣的帥哥,風流倜儻,而且還單身,只有找這樣的你才有機會,元風已經快要拖家帶口了,易名拉拉他他的根本不像個男人,你的那個什麼小意,也八字沒有一撇,你還怎麼混啊?象我這樣的男生其實很不錯啊,你怎麼就沒有看見呢?你眼睛進沙子了?還是被人灌進沙拉油了?
我皺著眉頭看著小淫:你,這樣的?
小淫挑著嘴角點頭:對啊,升值空間很大,不是兄弟我都不會給你說這樣的秘密,知道嗎?自己人才這麼說來著,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啊。
我露出一個鄙視的表情:得了,你不說還好,你這樣的不是我想要的那個類型,省省吧,你拿什麼跟小意比?小意七歲的時候我就認識了,人家長得帥,還不花心,而且才華橫溢,你呢?花心的要死,女朋友都能編成排了,哼,再說小意,小意還曾經……
小淫的臉色變得有點兒難看:小意還曾經什麼,十八,你又說半截話。
我無比驕傲的看著小淫:小意還曾經抱過我,你明白了吧?
小淫抿了抿嘴唇,嗤笑:十八,你真不要臉,這種事情你還這麼大膽的說出來,你比我不要臉多了。
我得意洋洋的打開電腦堶悸漱憟鞳A準備打字:切,小意抱過我的時候,我才八歲,小意七歲,你懂什麼,哼!
小淫誇張的看著我:哇,十八,你那麼小的時候就那麼不要臉面了……
我恨恨轉過身:臭小子,你給我過來,不惹火我,你是不是不爽啊?
小淫嘿嘿笑,轉身就跑,我站起身就拽住小淫的襯衫,小淫的襯衫一直是束在牛仔褲堶情A系著一個皮帶,我使勁兒拽著小淫的襯衫的後果就是,把小淫的襯衫從牛仔褲堶惚了出來,由於用力過猛,竟然扯掉了襯衫的紐扣,小淫堶悸漸祧巫S了出來,我臉一紅,松了手,小淫也是發楞的看著我:十八,你……
我看見小淫呆呆的看著我,我尷尬的瞪著小淫:哎,你堶掖ㄓㄦ|多穿件衣服嗎?

上篇:69. 不要這樣    下篇:71. 夜不歸宿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