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64. 快樂除夕   
  
64. 快樂除夕

除夕白天,我自己睡了一整天的覺,才感覺出來睡眠恢復過來了,我出了客廳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五點了,小淫一直在客廳和廚房折騰著什麼,我聽得見聲音,但是不知道他在幹什麼,所以醒過來之後我也好奇。
當然,亞瑟租的房子是沒有電視的,所以那年的春節我們沒有看成春節晚會。
我推開廚房的門,看見小淫蹲在地上,手埵n像拿著一本什麼書,我悄悄湊過去看,原來是一本什麼菜譜,然後我用手拍了小淫一下,嚇了小淫一跳:十八,你想嚇死我啊,真是越來越沒有良心了。
我嗤笑:哎,你做菜不是挺有天分的嗎,還用看菜譜嗎?我還以為你在看黃色小說呢。
小淫扁了扁嘴,看著我:你還真敢想,你見過男生圍著圍裙蹲在廚房的地上看黃色小說的?所以說啊,十八,你的腦子肯定是有問題。
小淫把手堛熊磌迮鳩甯搳G哎,十八,你看這個啊,我是覺得這個菜堶戚n是能加一些蔬菜的話,感覺應該會更好吃的啊,過年吃的東西,都夠油膩的了,哎哎,十八,我說話呢,你聽見沒有,你還打磕睡,還沒有睡飽?哎,你可是睡了小一天了!
我看看小淫手堛熊磌苤A他說的那道菜的圖片還真是不錯,我在廚房堶悼祁鉰鄍k轉轉,沒有找到什麼吃的,只好從箱子堶戛野X一個蘋果,洗了一下,咬著吃:不就是過個年嗎?冰箱堶惜w經有不少吃的了,不用那麼費勁兒,把黃瓜拍拍,放點兒蒜啊什麼的,還有炒個土豆絲啊,茄子辣椒什麼的,就行了……
小淫咬著嘴唇黑著臉看著我:十八,你真是無可救藥了,哪有像你這麼過日子的,現在是過年,不是過週末,我敢打賭,你將來肯定嫁不出去,有男人敢娶你才怪,哼。
小淫白了我一眼:過來,幫我把後面圍裙的帶子給系上,我要做菜了。
我把蘋果叼在嘴上,騰出雙手,站在小淫背後開始給小淫系圍裙的帶子,系好了帶子,我拍了小淫的肩膀一下,拿下手堛瘧囿G接著哢嚓著:好了,系好了。
小淫一直站著沒有動,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我奇怪的伸出腦袋看著小淫:哎,你怎麼了,我已經系好帶子了……
小淫的眼神好像有點兒慌亂,低下頭:沒什麼,沒什麼,我在想剛才那道菜來著。
我搖搖頭:行了,你自己做吧,我回客廳等著了,做好了叫我一下。
除夕夜,小淫準備了好多好吃的,除了亞瑟和小麥帶來的吃的,小淫自己還做了好幾個看著很好看的菜,小淫拍著手看著我:十八,是喝紅酒還是喝啤酒,還有可樂。
我看著餐桌上的菜,摸了摸腦袋:那就喝啤酒吧,我怎麼發現喝紅酒老是容易暈乎啊?
這個時候,電話響了,小淫笑嘻嘻的拿起電話,還沒有說上幾句話,把手堛犒q話給了我:十八,找你的。
我趕緊把吃進嘴堛漯F西胡亂咽了下去,接過了電話,是易名,易名在電話堶掩&a鄉那邊的城市熱鬧的很,有很多煙花放,問我這邊熱鬧嗎?我說不熱鬧,北京這個城市,市區已經禁止放煙花了,易名頓了頓,問我剛才接電話是誰,我笑著看了小淫,告訴是易名是小淫,小淫這個寒假也沒有回去。
聊了一會兒,易名說祝我春節快樂,我說他也是,然後易名放下了電話。
放下電話,我美美的伸了個懶腰,看見小淫已經打開了客廳的窗戶,趴在窗戶那邊朝外望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我拿了桌子上一聽可樂,湊過去,也和小淫一樣趴在窗戶邊上往外看著,周圍的樓層不高,所以看什麼都清楚,這個晚上是萬家燈火,偶爾還能看見別人家在窗戶邊上放著那種很小型的煙花,外面的空氣很冷,窗戶邊上能感覺到冷空氣的溫度,不過還好,身後就是熱烘烘的暖氣,小淫的手堮陬菑@罐啤酒,看著外面黑色的夜。
小淫伸手從後面口袋堶控ルX煙,看著我:十八,要不要來一支?
我嘿嘿笑:來就來,反正我也不是沒有抽過,墮落就墮落唄。
小淫幫著我點上,兩個人趴在打開的窗戶口,看著外面冬天的寒冷,吸著煙,小淫喝著啤酒,我喝著可樂,時不時的碰一下,這種日子也是那麼快樂無比,雖然沒有看成春節晚會,但是不見得沒有快樂。
我吐了一口煙,笑:哎,你的煙,比亞瑟的煙舒服,亞瑟的煙很辛辣。
小淫彈了一下煙灰,也笑:可是亞瑟的煙,比我的要貴很多,十八。
小淫朝冷空氣堶惘R了一口煙:十八,新的一年來了,你有什麼願望啊?
我喝了一口可樂,撓了撓頭發:願望?要是說願望嗎?我特別希望走路的時候突然被什麼東西打中,然後昏過去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我會驚奇的發現自己懷堜窱蛦o麼大,就是這麼大個兒的一塊狗頭金,然後我就發財了,哎,要是真是那樣發財了,你說我會不會嚇傻了或者直接就暈了啊?
小淫溫和的看了我一眼,笑:十八,不會吧,你就這麼一個想法?財迷啊,人生那麼美好,不會只有這個願望吧,比如,希望在新的一年堶掩﹞ㄘw可以談場戀愛,找個,找個男朋友什麼的啊,這樣的願望不會有嗎?
我扁了扁嘴唇,冬天的風真的會吹幹一個人的嘴唇:沒有想過,對我而言,男人的誘惑遠遠不及狗頭金的誘惑大,至於戀愛,我的座右銘一直都是信奉那句話,瞎貓撞到死耗子吧,這話對別人來說是笑話,但是對我來說是真理,什麼時候撞到什麼時候算,我不指望。
說完我轉頭看著小淫,小淫有點兒愣神的看著我,看見我看他,小淫收回目光:十八,要是易名真的,真的和方茵茵分手了,你和易名還有希望嗎?
我手堛熒洢雱硒N剩下了半支,我皺著眉頭:應該不會,就算我喜歡易名,易名也不見得喜歡我,其實我現在對易名的感覺,已經不是最初看見他的那種感覺了,哎,你應該知道那種感覺啊,就是那種自己最初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很珍貴的那種啊,可能不容易忘記,但是不見得真的要和那個人怎麼樣,就像初戀那種感覺,你沒有過初戀嗎?就是那種感覺。
小淫哼了一下:十八,你不應該問我有沒有過初戀,你應該問我什麼時候早戀的,我怎麼就不覺得那種感覺好,那個時候都是小孩子,能懂什麼?
我搖搖頭,喝了一口可樂:切,就知道沒有辦法和你溝通,你是大眾情人,哪能用我這種人的感覺來評定……
小淫喝了一口啤酒,看著我:十八,那你什麼時候初戀的?那是什麼感覺啊?說說看。
我臉一紅:我?我啊,我其實,也沒有什麼發言權,我的初戀都給了上帝和天使來著,凡人其實看不懂的,所以全部給聖母瑪利亞好了,多麼博大深沉的愛啊,就是灑向人間全是愛啊,特偉大的那種,知道了吧?
小淫吃吃笑:得了,不要給自己臉上抹金了,沒有初戀也不算丟人啊,幹嗎把自己說的跟觀世音菩薩似的,你哪有那麼偉大。
我開始辯解:哎,雖然我沒有那種經歷,但是我有過暗戀的感觸,其實都一樣,我很珍惜那種感覺,即使和自己喜歡的那個人走在一起,他可能也不知道我喜歡他,或許之前大家已經見過面了,可能還是不能彼此認出來,可能時間可能真的夠久了,久到忘記了過去……
看著窗戶外面的夜晚顏色,我想起了小意,就是現在自己還是喜歡小意,我時常問我自己,小意到底是不是能夠記住我們小時候就認識的那個事實呢?人都是會改變的,一個小孩子七歲時候的樣子,在他十四五歲的時候,我還是能認出小意,可是我八歲時候的樣子,小意在我十四五歲的時候也能認出我嗎?雖然之後大家有過認識,但是那種認識是不是後來的認識,而不是還記得之前的那種認識呢?
小淫疑惑的碰碰我:十八,你怎麼了?
我回過神兒:沒事兒,沒事兒,想起了過去而已,我很喜歡的一個人不知道我喜歡他,不僅不知道我喜歡他,他還不知道我們已經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了,他已經認不出我了,看來我進化的很失敗,實在沒有什麼成就。
小淫抿了抿嘴唇:是誰啊?
我朝小淫笑:說了你也不認識,我小時候的事情,你怎麼可能知道,你糊塗了?
小淫搖了搖啤酒罐,空了,看著我:十八,你要啤酒嗎?
我也晃了晃可樂罐子,也沒有剩下多少了,我苦笑著點頭:要,過年嗎,情場失意,酒場不能失意,否則真是活著失敗了。
小淫重新拿了兩聽啤酒,給我一聽:十八,其實你說的這種感覺,最近我也有這種感覺……
我從小淫的煙盒堶戛野X一支,點上:不會吧?你好像找女朋友不用這麼費事兒的吧,亞瑟一直說你向來很順利啊……
小淫吸了一口煙,看著窗外的夜色:和之前的感覺不一樣,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好像從來沒有過的這種感覺,我有時候也會很矛盾……
我奇怪的看著小淫:你矛盾什麼啊?
小淫眯著眼睛看我了一眼,手堛滌鈰s罐碰了我的啤酒罐一下:算了,說了你也不明白,反正就是你說的這種感覺差不多,喜歡那個人,可是那個人又不知道,喝酒。
小淫的兩盒煙就這樣被我和他一起趴在窗戶邊吸完了,窗臺上留下一堆煙灰和啤酒罐的拉環兒,冰箱堶悸漱C八聽啤酒也被我們喝完了,小淫看了一下手錶,說要到樓下的超市重新買煙和啤酒,我說算了,小淫說:不行,難得過年了,而且咱倆聊的這麼好這麼投機,沒有酒沒有煙算什麼,掃興的很。
然後小淫穿好大衣,去樓下超市買啤酒和香煙了,我感覺到了冷,於是關上窗戶,坐到餐桌前吃了幾口小淫做的菜,還真是不錯。
亞瑟這會兒打來電話,我聽見電話那邊兒吵的厲害,好像有很多人在嚷嚷著,亞瑟嘿嘿笑:十八,你和小淫真的不過來給我陪床了?
我有點兒懊惱:亞瑟,你是不是很想過年回來之後我跟你打一架啊?你媽媽不知道我是女生,你還不知道嗎?
亞瑟接著笑:就跟你開個玩笑嗎,真是,這麼不禁逗,小淫那個臭小子呢?過年都不知道給我打一個電話。
我說小淫下樓去買啤酒和煙了,過一會兒就上來了,亞瑟哼了兩聲:行了,沒有別的事情,就是希望你倆吃好玩好,過年了,像個正常人點兒,尤其是你,十八,明白了吧?
亞瑟放下電話,我還沒有來得及轉身,小麥的電話就來了,說是在家塈b著什麼事兒也沒有,特別的無聊,我勸小麥好好陪著他爺爺下棋,說不定會有不少樂趣,人家不是說老小孩兒老小孩兒嗎?小麥一副很老練的口氣:切,才不陪著他呢!那麼大個人,就知道耍賴,每次都是,棋品不好。
我差點兒被逗樂了,小麥才多大,這會兒就知道說棋品了?
小麥說他在家堶戚n呆到初六七就回來,實在悶的受不了了。
小淫拎著很大的塑膠袋子上來,我看著小淫說:哎,剛才亞瑟和小麥來過電話了,一是祝我和你新年快樂,二是抱怨在家塈b的無聊透頂,很想儘早回學校這邊來。
小淫放下袋子,大衣上帶著外面的寒氣,透著涼意,小淫搓了搓手,笑:是嗎?這倆人都是獨生子,是夠鬱悶的了。
小淫把袋子堶悸滌鈰s往外拿著,我摸了一下,感覺挺涼:哎,外面是不是溫度低啊?
小淫把手伸給我,笑:握握我的手就知道了,涼的很。
我將信將疑的伸手握住小淫伸過來的手,真的是很冷的感覺,看來外面的溫度是夠低的,我點點頭:是挺冷的,你跑去買啤酒真是辛苦了,一會兒多給你一罐。
我放開手,但是小淫的手沒有放開,我奇怪的看著小淫:哎,你的手不會是給凍得不會鬆手了吧?
小淫突然笑著抿著嘴,用力的握了我的手幾下:十八,新年快樂。
我也點頭:你也新年快樂了。
小淫把口袋堶悸熒洃]掏了出來,坐在我對面,剛要說話,電話又響了,小淫接了起來,好像是佐佐木,小淫一邊點著煙一邊笑著和佐佐木說著什麼,我跑到廚房堶惇~了幾個蘋果,端出來,這人也是犯賤,平時吧吃個青菜或者普通的食物吧,覺得生活過於簡單和辛苦了,可是好容易趕上個過年了,面對著一桌子的好菜一堆好吃的,卻是什麼也吃不進去,反而看著特別的厭煩,可是等過了年,又會去想,哎,那個過年的時候面對著一桌子的好吃的為什麼就不多吃點兒呢?我現在就是這個樣子,一桌子的菜,有涼菜還有熱菜,可是我反而覺得黃瓜和蘋果好吃,頂多就是再喝點兒啤酒飲料什麼的。
我嚼著蘋果,左看看右看看,於是很小心的拿手拿了一塊什麼肉之類的東西,好像是小淫看著菜譜做的那個東西,我把那塊什麼肉放在自己眼前仔細的皺著眉頭的前後的看了好幾遍,然後小心翼翼的放進嘴媞C慢的嚼著,順便舔了舔還有湯汁的手指。我抬頭,看見小淫溫和的看著我笑,有點兒忍俊不禁的樣子,可能是我剛才的動作讓他感覺好笑吧,我瞪了小淫一眼。
小淫和佐佐木聊了半個多小時,才放下電話,小淫看著我笑:哎,十八,你剛才那個樣子什麼意思啊,難道懷疑我做菜的手藝?真是讓我這個當廚師的臉都沒地兒放了。
小淫的話剛說完,電話又響了,小淫伸手接起來,我不知道是誰,我只是聽見小淫說:啊,沒事兒,剛才亞瑟小麥和佐佐木都往這兒打電話了,所以可能是占線了吧,挺好的啊,吃的不錯,喝的也不錯,過年了嗎,總的瞎樂和一下,你也快樂。
小淫突然看了我一下:十八啊,十八不在客廳,今天白天,就是打了一天的資料,可能累了,已經,已經回她房間睡覺了……
我剛要說話,小淫在嘴角邊上豎起了手指頭,示意我不要出聲音,過了一會兒,小淫放下了電話,我氣惱的看著小淫:哎,你幹嗎說我回房間睡覺了?
小淫皺著眉頭:是肖揚,你以為你和肖揚還有什麼話說?我是幫你,又不是害你,真是的,這麼不領情。
我扁了扁嘴:你是不是,是不是經常會這樣說謊啊?
小淫一怔:哪有,哪有這樣的事情,你自己說的你不喜歡肖揚不是嗎?所以,所以我不想你為難嗎,你不要瞎說,我幹嗎要說謊?切。
我喝了一口啤酒:可是,可是總歸說謊是不好的事情,再說大家都是那麼熟的朋友……
小淫有點兒不高興的看著我:那你的意思是,就算你不喜歡肖揚,也好好的跟人家說話,是不是,你那樣做,有什麼好啊?又不喜歡他。
我喝著酒不說話,小淫吸了兩口煙,盯著我:我說錯了嗎?
我搖著頭:你沒有說錯,我只是奇怪而已,就比如亞瑟,亞瑟即使知道我不喜歡肖揚,但是亞瑟肯定還是會不遺餘力的製造機會讓我和肖揚說話啊,或者見面啊,畢竟你們和肖揚認識的時間很久了,大家象兄弟一樣,其實我也能理解亞瑟那樣做的……
小淫打斷我:我和亞瑟不一樣,不說這個了,喝酒吧,之前我們不是聊的挺好的嗎?

上篇:63. 愛不能停    下篇:65. 亡命天涯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