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53. 為誰辛苦   
  
53. 為誰辛苦

直到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時候我才記起來,我竟然忘了問問易名到底怎麼樣了,和別人打架肯定不可能不受傷的。
一飛和蘇小月都是上午九點左右的火車,我起床的時候,一飛已經走了,老人常說趕車一定要趕早,只能讓人等車不能讓車等人,所以一飛和蘇小月已經飛奔火車站了,估計還有理由就是歸心似箭了,我拍了自己睡眠不足的腦袋,看著已經走了的四個人把床鋪卷起來,床墊子上還蓋著報紙,房間堶捷瓣C八糟的,連帶著我的心情都有點兒鬱悶。
嘟嘟是下午一點的火車,這個時候的嘟嘟正在整理借來的言情小說,嘟嘟辦的是書卡,所以可以隨便借書,我搖頭:哎,你都說你成本會計不保了,你怎麼還這麼死性不改啊?
嘟嘟忿忿的回頭看著我:別說了,就算是上吊自殺,你總的讓我有次垂死掙紮的機會吧,我已經決定從下學期開始洗心革面了,這個寒假,就讓我最後墮落一次吧,上帝啊,可憐可憐我,我就最後墮落一次,以後再也不敢了……
我嗤笑:你這叫做自我蒙蔽,知道嗎?就跟小偷偷了別人的錢之後虔誠的說,上帝啊,讓我最後墮落一次吧,下次我一定不敢了……
我還沒有說完,嘟嘟就朝我扔了一本什麼書,我趕緊把嘴巴閉上,算了,好良言難勸該死鬼,我何苦半路出家當和尚給人家念經來著,自掃門前雪吧。
我爬下床,開始收拾自己的日用品,要把洗臉的還有刷牙的一堆東西,還有平時換著穿的衣服收拾到一個小箱子堶情A我看了半天,發現我沒有本事把這些東西一個人拿到亞瑟租的房子,看來需要找人求助了。
在撥打電話之前,我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給易名的宿舍打個電話,問問他怎麼樣了,電話接通之後,我的心似乎還有點兒緊張,但是接電話的不是易名,是一個陌生的聲音,說是易名不在宿舍,出去了。
我也松了口氣,打電話到亞瑟租的房子,接電話的是亞瑟,我問亞瑟房子堶惘釣S有什麼人可以幫我搬一下東西,東西不多,但是恰好我一個人拿不了,亞瑟懶散的想了一會兒,說是他自己一會兒還有事兒,只有小淫在,小麥和佐佐木出去買遊戲光碟了,亞瑟說一會兒讓小淫過來幫著我搬,我也無奈,雖然很不爽那個臭小子,但是也沒辦法。
放下電話,我朝嘟嘟嗤笑:哎,你夢中情人過一會兒過來幫著我搬東西,你要不要也去瞄兩眼,順便寒假堶悼i以一邊在家墮落的看著言情小說一邊想著他的樣子,這可是很大的便宜啊,我多夠意思,把這麼大一個便宜給你了。
嘟嘟立馬轉過身:真的?那一會兒我幫著你搬東西下樓好了,我好想看看小淫啊,那小子怎麼可以那麼帥,還有酒窩,真是又帥又可愛……
嘟嘟沉浸在幻想中,我不屑的拿著胳膊肘撞了嘟嘟一下:得了,得了,口水快要流出來了,我怎麼就看不出他哪里好了?
嘟嘟瞪了我一眼:十八,憑你的智商和情商哪里會知道一個男生好不好?
當房間堶悸煽俯n器響起來的時候,樓道阿姨說樓下有人找我,我估計是小淫到了,嘟嘟樂不顛兒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搶著拿著最沉的一個箱子,我想跟嘟嘟換換,嘟嘟死都不肯,我還納悶兒了,這丫頭平時拿個飯盒都嚷嚷累來著,這會兒我的事兒怎麼這麼盡心了?嘟嘟下樓的時候跟我解釋:十八,你不懂,你想啊,到了樓下,小淫要是看見我拿著這麼重的東西,肯定會伸手來接替我的,我正好近距離看他一下嗎。
哼,我就知道不是誠心幫著我,合著我跟我的箱子和洗漱用品是一個等級的道具?
到了樓下,果然是小淫在樓下等著我,也正如嘟嘟所預料的那樣,小淫看見嘟嘟手堛瑤c子,趕緊伸手去接,我在旁邊看了一下,嘟嘟的頭和小淫的頭之間大概不到半米的距離,小淫說:我來吧,看著挺沉的。
嘟嘟說:沒關係,沒關係,你放手,我來就好。
小淫說:還是我來吧,你放手就好了,小心。
我拿著兩個塑膠袋子站在宿舍樓門口看著嘟嘟和小淫倆個讓來讓去的,好容易憋住笑,小淫突然轉頭看著我:十八,真不像話,你不是超有蠻力的嗎?怎麼讓別人拿這麼重的東西,你自己倒是拿著那麼輕巧的東西,你欺負人是不是?
我還沒有說話,嘟嘟紅著臉把話搶了過去:啊,那個,十八昨晚不小心碰到胳膊了,不方便,所以我就幫忙了,不礙事的。
我看了嘟嘟一眼,呵呵,還知道臉紅,我就當一回傷患吧,我皺著眉頭:是啊,我胳膊現在還疼著呢,要不是胳膊疼能讓你來幫忙嗎?就這點兒東西,我一個人就收拾了。
我讓小淫把箱子放到嘟嘟的破自行車上,又上樓把另外兩個袋子拿了下來,小淫推著我的自行車,我自己拎著多餘的幾個袋子,告別了嘟嘟,朝亞瑟租的房子走去。
路上小淫關切的問我:十八,你的胳膊又撞到什麼地方了,你怎麼老是瞎撞啊?你眼睛度數不夠嗎?
我聳聳胳膊:撞到什麼地方啊?昨晚打牌一直打到淩晨三點,所以甩牌甩到胳膊疼了唄。
小淫一刹車:可是剛才那個女生不是說你……
我嗤笑:呵呵,不懂了吧,那個女生就是嘟嘟,嘟嘟一直把你當成夢中情人來著,搶著和我搬重的箱子,就是料定你會主動伸手去接啊,嘟嘟想和你近距離接觸一下嗎。
小淫也笑了:哎,看來是我上當了,女生的心理還真是夠難琢磨的,那句話叫什麼來著,對了,女人心海底針啊,不過十八,你好像沒有這個本事啊,十八你的心啊,就是鐵杵磨成針中的鐵杵那麼粗,其實這樣說你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你的心要是實話實說的話就是有十個鐵杵那麼粗,那麼大個兒的……
我轉著手堛熄儠有U要撇小淫,小淫騎了自行車笑著往前一走,躲過了。
我追上小淫,小心翼翼的問:那個,易名怎麼樣了?
小淫撇了撇嘴角:十八,我要是告訴你,易名被人打到臉,並且破了相了,你會不會很傷心?然後幫著易名拼命去。
我瞪了小淫一眼:哎,你會不會說話?不想說就拉倒,離了你地球不轉嗎?
小淫忍住笑:告訴你吧,大雄說的,易名和那幾個人動手了,但是沒有受到什麼傷,他挨了幾下揍,當然了,對方也挨了他幾下,就算扯平了,這事兒有肖揚出面,也就結了。
小淫頓了一下:其實啊,肖揚雖然說他不是沖著你的面子,那是他不願意承認而已,肖揚有什麼不好,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不喜歡他?
我轉過頭嗤笑了一下:又來了,肖揚沒有什麼不好,但是倆個人在一起,是需要很多互相吸引的東西的,嘟嘟喜歡你,你怎麼不喜歡嘟嘟啊?
小淫嘟著嘴沒有說話。
來到亞瑟租的房子的時候,小麥和佐佐木已經回來了,小麥向我顯示新買的遊戲光碟,佐佐木朝我笑:十八,這個房間有新的主人了,三個大男生,你可得好好管管他們。
我嗤笑:管他們?只要他們不要欺負我就成了,哎,前途不可測量啊。
小麥笑:我永遠站在十八這邊,支持弱者。
小淫把我的東西放到小麥的房間,歎氣:人家都說家堶n是有個女人的話,做飯啊,洗衣服啊,還有收拾房間啊,都會變得無比的溫馨,可是十八會幹什麼?啊?會幹什麼,我還是照樣做飯,以前還好,做三個人的,現在還得多做一個人的份兒,我命才苦呢!
我臉一紅:哎,不用做我的份兒,我吃泡面就好。
小淫嗤笑:得了,要是知道讓你天天吃泡面,肖揚還不得宰了我?我可想好好活著。
我沒有接茬,拿起電腦桌子上的日曆牌開始安排家教的日程,因為這段時間基本都在考試,沒有什麼具體安排,小學生的媽媽說讓小學生先休息一個星期,一邊等著期末考試的成績一邊休息,小學生另外又幫著我找了三個同班同學,總計補課二十天,我可以先休息一個星期了,高中生的媽媽說是寒假不用給高中生補習了,等開學的前幾天再說,我總算松了口氣,不然這些事兒加在一起,我這個寒假也就交待了,估計非得過度疲勞而死不可。
大概收拾完東西,我說我還要回學校一下,小淫奇怪的看著我:還回去?還要拿什麼東西嗎?不是都拿來了嗎?
我支吾著:那個,宿舍人都放假回家走了,我總得回宿舍看看吧?看看有沒有什麼窗戶沒有關的啊,還有什麼充電燈沒有拔下來啊,總得樹立一下安全意識吧。
小淫一本正經的點點頭:對,是得好好樹立安全隱患意識,還有就是回學校好好看看易名,有沒有缺胳膊少腿兒,看看易名那張笑得陽光燦爛的臉有沒有破相,這是應該的,十八,我支持你,去吧,最好能說動易名這個寒假不回家,也搬來亞瑟這兒住著,我呢,吃點兒虧,和亞瑟小麥擠著睡一個房間,然後給你們四個人做最好的飯菜,怎麼樣?這個主意。
我忿忿的看著小淫:你瞎說……
小淫不屑的指著房門:十八,你去啊,沒有人會阻止你,我醜話說在前面了,不怪肖揚生氣,你是易名什麼人?什麼人?你吃飽飯撐的了?人家易名和方茵茵挺好的,顯著你癡情第一還是怎麼了?你管得著這些事情嗎?易名不喜歡你,不喜歡你!你聽清楚了,你挺俐落的一個人,就這麼點兒破事兒你膩味不膩味啊……
我的臉上開始掛不住了:哎,你憑什麼跟我吼啊?我回宿舍,又不是去找易名,你神經!
說完我推開房門就往外走,我聽見小麥喊我的聲音,我沒有回答,氣乎乎的往學校走。
其實小淫說對了,我的確是想回學校找一下易名,但是我覺得我並沒有什麼企圖,我就是想看看易名而已,不過現在被小淫說穿了,我也沒法去找易名了,我一個人回到宿舍,嘟嘟已經收拾行禮顛了,整個宿舍都亂七八糟的,地上全是廢報紙還有塑膠袋子還有別的什麼,每個床鋪都打著卷兒放著,粗糙的床板上還放著洗臉盆。
我坐在桌子前面有點兒賭氣,臭小子小淫,我的事兒跟你有關係嗎?用你來提醒我。
當宿舍電話響了的時候我還在愣神兒,我不相信這個時候還會有人打電話,我估計是小淫,肯定是感覺對我說錯了話,想給我道歉的,以為我那麼大度?
我恨恨的抓起電話:我告訴你,小淫,別以為你說對不起我就會不記恨這事兒,我跟你說,這事兒沒完……
電話堶悸瑭n音停了一下,再次響起來的時候,我才聽出是易名,易名詫異的說:十八,是我,上午我們宿舍說有人給我打過電話,我怕是你,回來就打了過來,可是沒有人接聽,你去哪了?
我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有點兒尷尬:我,我出去了。
易名哦了一下:十八,我明天的火車就回家了,我聽夭夭說你不回去了是嗎?
我說:是,寒假有些事情。
易名接著說:那我給你打電話你在宿舍嗎?
我遲疑了一下:估計不在,我可能是在亞瑟租的房子那邊,今年我要用電腦,學校的機房寒假只開半天,我趕不上時間。
易名沉默了一會兒:有電話號碼嗎?有時間我給你打電話。
我把亞瑟房間的電話號碼告訴了易名,快要放下電話的時候,易名突然說了句話:十八,方茵茵又跟我說要分手了,女生是不是頭腦都複雜啊?
我一愣:不會吧,你們不是挺好的嗎?
易名歎氣:我也不知道,還是上次說的理由,說是她家堣ㄕP意她太早戀愛了,年輕時候應該把心思放在學業上,鬧心死了。
我正想說什麼話,我聽見電話那邊有人喊易名,不知道有什麼事情,然後易名說有人找他,說以後給我電話,然後掛了電話。
我慢慢放下電話,說不出自己的心堣偵繴P覺。
中午回到亞瑟租的房子,亞瑟已經回來了,佐佐木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小淫已經做好了飯菜,看見我回來,有點兒不屑一顧:還知道吃飯啊,我以為你是神人呢?
亞瑟看看我,又看看小淫:你們,你們火拼了還是怎麼了,倆人看著都是一鍋槍藥味道。
我洗了手坐在餐桌邊上沒有搭理小淫,大家坐下後,小淫吃了幾口飯還是看著我很不爽的樣子,我瞪著小淫:哎,你不是說易名和方茵茵挺好的嗎?剛才,不是我去找易名,是易名給我打電話說了,方茵茵又跟易名提出分手了。
小淫冷著臉,把手堛漱c子往餐桌上一放:人家分不分手跟你有什麼關係?分手了就能輪到你了?做夢吧你。
我嗤笑:你那個老鄉真不是東西,沒事兒就知道說分手,有本事搞點兒有創意的事來啊?
小淫拍了一下桌子:我老鄉怎麼了?要你看笑話。
亞瑟吃驚的看著:哎,你倆怎麼了,這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啊?
看見小淫生氣的樣子,我揚揚得意的想吃一口眼前的番茄炒雞蛋,勺子還沒有到碟子邊上呢,碟子竟然被人拿走了,我愕然的抬頭,看見小淫把番茄炒雞蛋拿到他自己眼前了,小淫朝我哼:我是替肖揚不值,怎麼會喜歡上你這樣一個沒有腦子的傢伙,誰對你好都看不出來。
我拍著桌子,也火大的瞪著小淫:我也替易名不值,你那個破老鄉是什麼東西啊,不想談戀愛就不要扯皮,不想扯皮就好好談戀愛,幹事業?幹個六啊?不就是長得漂亮點兒,家世好點兒,藝術細胞多點兒,爺爺爸爸祖傳的手藝和門檻高點兒,還有什麼啊,了不起嗎?
亞瑟把手橫在我和小淫中間:哎,哎,停,停!你倆沒完沒了了還是怎麼了?為別人事兒叫板,是不是吃撐了,啊?我還以為你們之間相互吃醋呢?
我嗤笑:我?我會吃他的醋?做夢吧,這輩子下輩子都甭想。
小淫推了眼前的飯碗:天啊,亞瑟你有沒有搞錯?我會喜歡十八這種類型的?得,還是馬上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吧,我寧肯上刀山下油鍋,堅決不拯救世界剩下的唯一的沒有人要的女人!
小麥拍著手:十八,小淫說你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嫁不出去的女生了,揍他。
亞瑟喝了一口湯,差點兒噴了:小淫,你不要亂說話,至少肖揚還是十八目前來看最好的一棵樹……
小淫哼:我這就去找肖揚,讓肖揚改變主意,我非把十八最後一棵樹給砍了不可,十八,你就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吧。

上篇:52. 吐我口水    下篇:55. 寒假開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