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26. 真是冤家   
  
26. 真是冤家

到早晨我的生物鐘開始蘇醒的時候,我開始望著上鋪的床板發呆,劣質的木板還有著刺手的毛刺,有時候起床不小心還會撞到頭,我不想去跑步了,就想這麼發呆的躺著,我感覺我的人生讓我很不爽,我不知道易名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在一瞬間讓我變得沒有一丁點兒的防守,可以在一瞬間讓我感覺到很受傷。
我看著上鋪的床板,蘇小月把她的腦袋從上面伸了出來,詫異的看著我:十八,今兒,你怎麼不起床了?平時你不是堅持運動嗎?
我哼了一聲:你這個丫頭,我起床運動吧,你說我吃飽飯撐的瞎折騰,我不起床吧你又這麼事兒的嘟念,你還讓不讓我活了?乾脆你掐死我算了。
蘇小月的嘴張成O形:十八,你今天怎麼了?我也沒有說什麼啊?你吃槍藥了?還是做夢被人揍了?誰揍你了,你告訴我,我立馬做夢,幫你找回來。
一飛睡眼惺松的轉頭看著我:十八,蘇小月,你倆神經嗎?我們還要睡覺,睡覺。
我躺的實在難受,慢慢穿衣服起床了,準備去宿舍外面遛遛,不是還得活著嗎?就算易名今天結婚了,我還是得自己活著,還是得喂飽自己那個時候還不算小的胃口,想到這兒我開始難過,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從這種失落中走出來,關鍵是每天一起上課,我還是要裝作坦然的面對易名。
我沒有進入操場,只是慢慢騰騰的靠著操場的邊兒站著,操場上已經沒有幾個人在堅持鍛煉了,冬天的氣溫不斷開練著每一個經歷著叫做冬天的人,我冷的有點兒想打哆嗦,我看見亞瑟在籃球場地玩著籃球,旁邊還有兩個人,不過我沒有看太清楚,我轉身往後走,我實在不想讓亞瑟看著我失魂落魄的樣子,看見了,得不住又的說我什麼了。
我抱著雙臂往別的地方溜達,距離食堂的早飯時間還早,我也不想回宿舍,不知道怎麼的,我就又走到了昨天看見易名背影的休息亭子旁邊,還有那棵孤單的松樹,甬道旁邊的椅子上還有被風吹落的樹葉,四處散亂著,我慢慢蹲下,把椅子上的落葉揀了下去,坐到椅子上,抱著胸,低著頭,看著腳下的水泥地,這個冬天是我在北京的第一個冬天,怎麼會變得這麼冷呢?是我的體溫過於偏低,還是北京的氣溫真的就是比北方還要冷?我有點兒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我寧肯希望北京比北方的城市還要冷。
我聽見有人叫我名字,我抬頭,看見小淫從校外的方向進來,小淫的身邊是另外一個女孩子,不是我上次送護手霜的那個,我無精打采的哦了一聲,小淫朝他身邊的女孩子說了一句: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兒別的事情。
女孩子看了我一眼沒有說什麼,轉身走了,小淫手媮晲鰽菑@本厚厚的書,我瞄了一眼,好像是什麼C語言之類的,書的圖片顏色很絢,小淫笑著拿書拍了我腦袋一下:哎,怎麼了,一大早晨的,好像是精神不振,受什麼打擊了?
我懊惱的推開小淫的書:本來就不聰明,再打就笨了。
小淫把書扔到椅子上,一屁股坐在上面,看著我笑:哎,你不會真的受刺激了,就那麼點兒事兒,怎麼說你是不大不小的一個人了,犯得著嗎?
我看了小淫一眼:用不著你操心,你怎麼這麼早,上哪兒了?
小淫挑了一下眉毛:我的事情不用你關心,說出來你還是受不了,兩下一刺激,你還活的了嗎?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吧。
小淫這麼一說,我估計他沒有什麼好事兒,也不敢再問,但還是有點兒好奇:誒?上次那個女孩子不是你女朋友嗎?
小淫無所謂地笑了一下:哦,分了。
我嗤笑:要知道就不能送她那瓶護手霜,真是白瞎了。
小淫吊爾郎當地看了我一下:心疼?多少錢?我補給你。
我也笑:沒有花錢來的,不是跟你說了嗎?路上打劫來的,沒有什麼成本,根本不用心疼,不用補了。
小淫嘿嘿笑:打劫?這麼容易?要不你再給我打劫一個,我好送現在這個。
我也被逗笑了,小淫突然正經的看著我:哎,十八,肖揚哪里不好了,你怎麼連相處的機會都不給,肖揚是沒有我帥,可是人家很正兒八經的一個男生,能看上你算是你運氣了,你可千萬不要以為你自己一回頭,真的還有一片森林啊,比上回你相親的那個叫什麼來著,什麼嘯來著,強多少啊?是兄弟才跟你說正經的,肖揚的人品我敢打包票,我發誓。
估計是亞瑟把這事兒跟小淫說了,我抿了一下嘴唇:不是那個意思,是,有點兒說不清,反正肖揚一到我身邊,我就不自在,很不舒服。
小淫奇怪的看著我:怎麼會不自在啊?人家也沒怎麼著你啊?
我苦笑的解釋著:不知道,哎,跟你說吧,那感覺就像是兩隻貓掐架時候,互相豎起身上的毛,然後虎視眈眈的看著對方,來回的轉著的圈子……
小淫噗哧一笑,推了我一下:哎,你什麼理論啊,互相愛慕的倆人怎麼就會跟貓掐架似的,得了,虧亞瑟還在元風面前說你有文采來著,哎,你這叫什麼文采,哦,叫你這麼說,古人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理解,就平白變成了兩隻貓互相掐架,還要豎起身上的毛,還要來回轉著圈子,要不要瞅准了對方要害狠命一擊,讓他一輩子爬不起來?
我不甘心的看著小淫:不能這麼說,哎,你幹什麼……
小淫往我身邊湊了一下,拿肩膀撞了我一下,壞笑:十八,我怎麼覺得咱倆才跟倆貓掐架似的,你看著我的時候,有沒有把你身上的貓毛豎起來啊?
我快速站起來,氣惱的看著小淫:哼,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
本來我想罵小淫說: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鳥。
但是感覺上這句話很粗俗,有辱我的身份,我臨時改口: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轉身就往宿舍樓走,小淫在我後面嘻嘻笑:開個玩笑而已,你放心,我不會看上你的,用不著這麼擔心,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拐過休息亭子的時候,迎面和亞瑟走了個對面,亞瑟一臉驚訝:十八,你今天早晨怎麼不跑步了?誒?小淫什麼時候也在這兒啊?
亞瑟的背後,跟著兩個人,一個是平K,另一個是肖揚,我哼了一聲:不跑步了,我自甘墮落了,哎,我還真是希望晴天呼啦來個霹靂,喀嚓一下把我帶到天堂得了,我跟上帝求求情,也混個天使當當,這一輩子也就省心了。
小淫突然跳到肖揚面前,笑:哎,肖揚,你見過有十八這麼難看的天使嗎?要真是有,那上帝的眼神一定有問題了,十八,不要指望冒充天使了,就是地獄堶悸瘍]鬼也沒有你這種類型,你很難分類啊,把你劃分到女人堶惕a,女人該有意見了,女人會說女人怎麼會長成這樣啊,劃分到男人堶情A你還缺少零部件,難啊……
我的眼睛開始慢慢的象哪吒的紅肚兜一樣,開始有噴火的衝動,我恨不得一把火把小淫這個臭小子燒成道口燒雞,就著酒吃了算了,我開始轉向亞瑟:哎,亞瑟,你不會看著他這麼氣我都不管吧,你昨天不是跟肖揚說就是把小淫壓倒在五臺山下幾百年都是罪有應得嗎?
亞瑟煞有介事得看著我:是啊,我是這麼說的,肖揚,平K,你們還等什麼啊?
亞瑟肖揚一轉手就把小淫的手臂掰到了後面,我握緊拳頭,沖上去對著小淫的後背就是一頓暴打,總算是出了口氣,小淫不滿的看著亞瑟:哎,你們這些傢伙,敢出賣兄弟,以多欺少,我不服。
小淫突然一個轉身,竟然逃脫了亞瑟和肖揚的手臂,往後一轉身和我撞個正著,我的牙齒磕在小淫的肩膀上,震了我一下,更可恨的,小淫的胳膊肘竟然很用力的撞了一下我的胸部,我疼的差點兒叫出聲音,又不能捂住胸部揉,真是尷尬透頂,我只好裝模作樣的捂著下巴,我的眼淚都快含眼圈了,肖揚看著我:十八,你沒事兒吧?
亞瑟瞅著我:不會牙齒撞掉了吧,那你的牙齒也夠不結實的了,女生到底是女生。
小淫肯定是意識到撞到什麼部位了,站在我旁邊,訕訕的說不出話,我無比尷尬的捂著下巴:沒事兒沒事兒了,我要回宿舍了。
轉身的時候小淫摸著腦袋不好意思的看著我,我惡狠狠的瞪了小淫一眼,臭小子,這筆帳我記著了。
回到宿舍,我才敢用手捂著被撞疼的胸部,心堻o個氣啊,本來我的胸部就不明顯,要是這麼一撞擊,再變得更小了,我的這輩子可怎麼辦啊,我總不能跟誰處朋友都跟人家解釋一遍:哦,我這兒原先不小,是受到撞擊之後才變小的,真是倒楣。
一飛發楞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胸口疼還是胃疼?
蘇小月伸著腦袋:誰胃長到這麼關鍵的部位了?
我有口難言,乾脆不搭理這兩傢伙,該死的小淫,等著瞧吧,這筆帳我非要找回來,我也不是吃素的,哼。

上篇:25. 他吻別人    下篇:27.新仇舊恨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