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21. 別人解釋   
  
21. 別人解釋

小淫直接就給了佐佐木一拳:哎,怎麼都跟我較勁啊?
佐佐木揉著被打疼的肩膀,皺了皺眉頭:開個玩笑會死啊,真是,下手這麼狠!
我有點兒虛弱的擺了擺手:哎,你們不用擔心,聽說二十一世紀流行獨身這個玩意兒,我也趕回時髦,來個獨善其身,一個人飽全家飽,多好,哼。
佐佐木身邊的女孩子笑:十八,你倒是很看得開啊?做人就應該想得開,哪天找個白馬王子,氣死他們。
我剛要說話,無意中看見咖啡廳的門被推開了,易名和一個女孩子一起進來了,易名周到的拉著咖啡廳的門,讓女孩子進來,女孩子笑得很開心,小淫碰我的時候,我才回過神來,我扭頭看見小淫吊爾郎當的笑:十八,你的夢中情人和你的情敵一起站在你面前了,你什麼感覺啊,哎,我怎麼看不出易名有什麼好,哎,你幹什麼……
我拿腳踢了小淫一下,然後低下頭,我實在不能保證自己的面部表情能變化成什麼德性,我不想讓易名看見我,該死的小淫竟然開始和那個女孩子招手,還樂不顛兒的說了一聲:嗨!
我聽見女孩子和小淫打招呼,然後我聽見易名喊我的聲音:十八,你也在這兒?
我努力保持自己的面部表情:是,有點兒事兒……
小淫比較欠揍的補充:噢,十八是來相親……
我再也忍不住了,拿胳膊肘狠狠的撞了小淫的胳膊一下,可能用的勁兒大了點兒,小淫竟然倒在餅小樂身上了,小淫恨恨的握著拳頭在我面前比劃了一下:哼,你要不是女的,我肯定讓你後悔活了這麼大了,真是,哼。
肖揚咳嗽了一下,看著我:哎,十八,你和小淫好像格外愛掐架似的,小心啊,越是這樣就越是容易產生……
我和小淫幾乎同時喊出口:你住嘴!
餅小樂一笑:看看,連口氣都一樣,怕了你們了,接著打啊?
我的眼角看見易名笑吟吟的讓女孩子點東西,易名笑得讓我開始有不舒服的感覺,好像是一種傷感和失落,要是這種笑容是對著我多好,我心不在焉的問了句:亞瑟呢?
小淫噗哧一笑:他啊,被小麥纏住了,小麥的腿不能亂走,亞瑟這次當了回老媽子,而且還要聽小麥講變形金剛和米老鼠的故事,真是服了小麥,估計隔天該給我們講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的故事了。
我歎了口氣:要是能當小孩子也不錯,沒有煩惱,要不當個白癡也行。
小淫撞了我一下:不會吧你,生活多美好啊,就這麼一次相親就把你打擊成這樣了?
我起身告辭:你們慢慢聊,我回去了,明天事兒還挺多的。
佐佐木笑:十八,你忙吧。
我起身的時候肖揚也站了起來,推了餅小樂的肩膀一下:我也有點兒事兒,先走了。
說完肖揚看了我一眼:等我一下,十八,我和一起走。
我和肖揚一起出了咖啡廳的門,在推開門的時候,我從玻璃中看見易名的影子,易名始終笑嘻嘻的看著他對面的女孩子,笑得很甜蜜,這種甜蜜從我的眼睛酸澀到我的心堙A像是冰塊破裂一樣紮破了我的眼神,算了吧,認了吧。
從咖啡廳堶悼X來,已經是冬天的感覺,讓人不得不清醒的面對季節的輪回和溫度,我不自覺的打了哆嗦,肖揚把他大衣的領子豎了起來,看著我:很冷嗎?
我搖搖頭:不是,主要是剛出來顯得有點兒涼,我開始朝宿舍走著,我聽得見自己踩踏在落葉上的聲音,很脆,肖揚點了一支煙:你好像,經常和小淫吵架?
我哼了一聲:那是他老惹我,可惡的臭小子,就是打不過他,不然非暴摧他一頓不可。
我握了自己的拳頭一下:他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沒事兒可以談談戀愛,喝喝咖啡。
肖揚詫異的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嗎?小淫,亞瑟沒有跟你說過小淫?
我開始一頭霧水:什麼,說什麼啊?
肖揚吸了一下煙:小淫不是有錢人家的少爺,你誤會他了,他剛上大學的時候,境況比你還慘,但是那小子很不服輸的一個人,靠著自己的雙手一直很樂觀的生活著,現在他不僅自己供自己讀書生活,還供著山區的幾個學生上學的費用,他其實很棒的,你別看他一跟女孩子在一起好像沒有個正形兒的,但是人不錯。
我有點兒驚訝了,我沒有想到小淫是這樣一個人,我一時有點兒發楞,肖揚笑了一下:哎,你是不是以為跟亞瑟在一起的人都是有錢的主兒了?其實亞瑟這個人也不錯,他老爹老媽有錢他當然跟著有錢了,亞瑟這些年也沒少幫助別人,光是捐給希望工程的錢就不少了,就是現在還供著咱們學校研究生院的兩個研究生,其實對於有錢人而言,他們把錢拿出來幫助別人,是好事兒,就是人家不拿出來別人也不能說什麼,有本事自己也賺錢成為有錢人啊,我們專業有對雙胞胎,也是很有錢,那哥倆才是充分享受有錢人的生活,每人一個幾十萬的賽車摩托,彪悍豪華,都是國外直接進口的,沒事兒就帶著自己的女朋友在學校堶捷藕哄A趕上週末,家里加長的名車就會開到學校堶控等L們,就連上個普通的專業課也拎著筆記本電腦,典型優裕的生活,亞瑟和小麥都大三了,家堛漕拳q來沒有來學校接過他們,都是自己打車回家,他們人不錯,他們沒有在朋友面前顯擺自己如何富有,對朋友絕對真誠,真的,十八,你可能有些誤會了。
肖揚這番話讓我有點兒措手不及,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我一直以為有錢人和沒有錢人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所謂井水不犯河水,看來真相不是我的想當然,尤其是小淫,我開始有點兒佩服他的生存能力了,我之前還以為他是個紈絝子弟,我突然很想笑,原來每個人的人生都不是別人眼睛中的想當然,我過於自以為是了,我搖了搖頭。
肖揚扭頭看我:十八,我想去看看小麥,你去不去?
我點點頭:也好,明天我也沒有時間了,看看小傢伙去。
我和肖揚一起去了亞瑟在校外租的房子,敲門的時候我聽見亞瑟懶散的聲音:誰啊?
肖揚答應了一聲,過了一會兒門開了,亞瑟看見我有點兒意外:十八?你怎麼來了?
我點頭:我過來看看小麥,他怎麼樣了?
亞瑟笑:死不了,活的比誰都舒坦,小麥是把自己的幸福嫁接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傢伙。
我跟著肖揚進了房間,看見小麥舒服的把腿搭在凳子上,在電腦前面玩著遊戲,看見我就笑:十八,我可想你了,你怎麼都不來看我?
肖揚笑著用手指彈了小麥的腦袋一下:小樣兒,要求還不少,腿怎麼樣了?
亞瑟扔了一支煙給肖揚:哼,他舒服著呢,上哪兒都得我抱著他,還別說,我抱慣了女孩子,突然抱個大男人,還真是不習慣,呵呵。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肖揚伸手給了亞瑟一拳:死性不改。
亞瑟往後躲了一下,笑:怕了你,怕了你了,你正經你正經。
我坐在小麥身邊,小麥聚精會神的打著遊戲,我看著小麥:哎,家堣H知道你腿傷到了嗎?
小麥眼睛盯著電腦螢幕:不知道,要是知道肯定會讓我回家的,我可不想回家當個幼稚園小孩子。
小麥突然按下暫停鍵,小腦袋鬼鬼祟祟的看著我,聲音很小:十八,你知不知道啊?肖揚說他喜歡你來著?
我嚇了一跳,推了小麥腦袋一下:小孩子瞎說什麼?小心我揍你啊。
小麥揉了一下腦袋:是真的啊,那天他自己說的,不信?我給你問,哎,肖揚……
我趕緊捂住小麥的嘴巴,亞瑟和肖揚同時轉過身,看著我和小麥:怎麼了?哎,十八,你幹嗎捂著小麥的嘴巴?
我手忙腳亂的用手使勁兒掐了小麥的胳膊,小麥發出幾聲嗚嗚呀呀的聲音,又點了幾下頭,我放開手:沒事兒,沒事兒,小麥這小子有點兒不地道,想揭我短來著。
小麥喘了幾口氣,我嚴厲的瞪了小麥一眼,小麥咬了咬嘴唇沒有再說話,亞瑟來了興趣,疑惑的看著我:不會吧,你還有什麼短我們不知道的?小麥說說看?
我趕緊說:剛才,剛才我跟小麥說,說我小時候掏過鳥窩來著,不僅掏過鳥窩還來了個趕盡殺絕,連鳥蛋都給煮著吃了,就這事兒。
亞瑟嘿嘿笑:好啊,還有什麼糗事兒,都說了。
我擺手:沒有了,那個,我該回去了,明天週一,事兒很多。
肖揚看了我一眼:我和你一起走吧,我也該回去了。
亞瑟點了下頭:行,你們回去吧,有肖揚和你一起走,我不送你了十八。
我回頭看小麥的時候,可惡的傢伙在偷偷笑,我在心堶韝F一下,心想等他腿好了我再修理他。
出了社區,肖揚側著臉看了我一眼:剛才,小麥想說什麼?
我轉開眼神:沒有,沒有什麼,他就是想說我壞話。
肖揚頓了一下:如果按照小麥說話的邏輯,他會先喊亞瑟的名字,對不對?可是他剛才先喊了我的名字,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很好奇。
我有點兒慌,沒有說話,加緊腳步往學校方向走,肖揚也沒有再問,一路上沉默著,只能聽見腳步聲和呼氣的聲音。
到了學校堶惕琲Q了一口氣,看了肖揚一眼:我快到女生宿舍了,拐過去就是了。
肖揚抬了一下衣領:我送你過去吧。
我著急的擺著手:不用,真的不用,我自己可以過去。
肖揚看著我:你是怕丟人呢,還是有什麼顧慮?
我有點兒解釋不清楚的感覺,不敢再說話,肖揚送我到了女生宿舍樓下,我匆忙的說了聲謝謝,就要踏上樓梯的臺階,我感覺有人拽了我的胳膊一下,轉頭的時候,看見一飛笑嘻嘻的看著我:十八,你做了什麼灰溜溜的事兒了,怎麼低著頭無精打采的,這個是,你的朋友?
我看見一飛旁邊站著一個高個子的男生,估計是一飛的男朋友,我有點兒結巴的給一飛介紹肖揚:這個這個,是會計專業的,叫肖揚,是亞瑟的朋友,剛才我們正好去亞瑟那兒,所以就一起回來了,肖揚,這個是一飛。
肖揚朝一飛點了一下頭,然後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那十八,我回去了,再見。
看見肖揚轉身走了,我徹底松了一口氣,一飛也告別了她的男朋友,跟著我上樓,嘴堣ㄥ~著的問:十八,你跟他什麼關係?他為什麼送你回來?你們是不是有什麼啊?
都說一個女人相當於五百隻鴨子,這話這個時候看起來真的不是假的,一飛這個時候絕對不止五百隻鴨子。

上篇:20. 雷劈愛情    下篇:22. 似曾相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