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舌戰群雄   
  
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舌戰群雄

話說陳子龍都三省總督了,一個正二品的太子少師他激動個什麼勁呢?

其實,這總督,巡撫甚至督師,巡按什麼的都不是常設官員,都是皇上臨時指派處理某事的,有點類似于欽差大臣的性質.

明朝曆史上總督,巡撫,督師,巡按什麼的簡直多如牛毛,那麼明朝的皇帝為什麼要派出這麼多欽差大臣呢?

這主要還是因為明朝地方上的官制問題,地方上的三司,承宣布政使司,都指揮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分管各省的行政,軍事和刑罰,他們相互之間是沒有從屬關系的.

這樣的架構,平時沒事的時候還好,一旦遇到什麼外敵入侵或者農民起義的時候,三司意見往往不統一,大家各自為政,就耽誤事了,所以朝廷不得不派出一個官員去協調,這個官員就是巡撫,職權高于三司,節制當地所有地方官員.

這個巡撫一般由兵部侍郎擔任,也就是說他的品級並沒有三司的主官高,但是,他是欽差,所以三司都得聽他的.

但是明朝那會兒,不管是外敵還是農民起義,鬧起來都不怕事大,一般都跨越了幾個行省,這樣的話,一省的巡撫就管不了,甚至還出現幾省巡撫相互扯皮的問題,這個時候,皇上不得不派出一個更大的欽差大臣,來協調各省軍政,這個欽差就是總督了.

還有那種鬧的特別厲害的,跨越了幾個總督的轄區,這個時候就需要派出更大的欽差來協調了,這個欽差就是督師了.

扯的有點遠了,言歸正傳.

其實陳子龍出任三省總督之前,還只是正四品的知府,按理他是沒資格當這個總督的,不過,他總督西北三省並不是去打仗,而是去處理旱區糧食種植的問題,而且他還是狀元出身,再加上朱慈炅的一力主張,他這才當上了總督.

按規定,不管是總督還是巡撫,處理完皇上交待的事情,都是要回京複命的,也就是說,他卸了三省總督的職位之後,品級還是正四品.

當然,如果皇上交待的事情處理的漂亮,一般回京之後都會升官.

陳子龍主政西北這幾年,的確做的很好,直接把一個幾乎顆粒無收的災區變成了一個碧波萬里的大糧倉,雖說這與西北旱情逐漸緩解有一定的關系,但主要還是他大力推廣耐旱作物,不斷興修水利的結果.

他想著,回京複命以後,能升到正三品的侍郎就頂天了,不曾想,皇上直接就將他提到了正二品的太子少師,他能不激動嗎?

至于兩宮皇太後的考察,以他豐神俊朗的外表,儒雅的氣質和不俗的談吐,這兩位對他出任太子少師自然是沒任何意見.

詹事府那點事,對于曆任奉天知府和西北三省總督的陳子龍來說也是小菜一碟.

總之,皆大歡喜,關于子女教育的事,朱慈炅是不用操心了.

接下來就是教育部和商業部組建的問題了,教育部的事倒也不需要朱慈炅操心,黃道周對教育事業之狂熱,簡直到了著魔的地步.

剛一上任,他便四處網羅人才,左右侍郎,啟蒙,技藝,科舉,大學,漢學五個清吏司的郎中,甚至包括各清吏司的員外郎和主事都是他一個個親自挑選出來的.

一時間,京城各部衙門被他搞的雞飛狗跳,人心惶惶,他卻求賢若渴,渾然不管.

經過一個多月的考察,滿滿一份教育部各級官員的名單便交到了朱慈炅的案前.

朱慈炅對這份名單倒沒什麼意見,但各部大佬對于這種赤裸裸的挖牆腳行為卻頗有微詞,合著就你的衙門需要人,我們都不需要,合該被你挖來挖去嗎?

所以,第二天早朝,當名單公布的時候,各衙門的大佬不干了,大有聯合起來圍攻黃道周,譴責這貨的不道德行為的架勢.

舌戰,這是黃道周的強項啊,這貨發起瘋來連皇上的話都敢頂,更何況是這些跟他平級的衙門大佬.

這下早朝的場面就熱鬧了,首先發難的是內閣首輔禮部尚書徐光啟,他對這貨明目張膽挖牆腳的行為也頗有微詞,因為這貨選中的左侍郎就是禮部右侍郎范景文!

禮官剛把名單念完,徐光啟便咳嗽了一聲,朝朱慈炅行了一禮,然後嚴肅的道:"黃大人,你就這麼把夢章調走了,禮部的事情怎麼辦,現在每個衙門都缺人,你不能從地方上想辦法嗎?"

徐光啟是帝師,而且德高望重,黃道周倒不敢太過分,他快步走到台階下面的地毯上,跪下來給朱慈炅行了個禮,然後直起身子,對著徐光啟拱手道:"首輔大人,教育部有很多職能都是從禮部分出來的,夢章對這些都很熟悉,調他過來負責能保證盡快展開工作,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徐光啟聞言一滯,下面的話都沒法出口了,他看了看皇上,見皇上沒什麼開口的意思,只得華麗的敗退了.

緊接著工部尚書畢懋康又咳嗽了一聲,快步來到黃道周旁邊,跪下來行了一禮,然後直起身子對著黃道周道:"黃大人,我們工部跟你的教育沒多大關系吧?你直接把複齋調走,他負責的項目怎麼辦?"

畢懋康是不得不站出來說話,因為這貨選中的右侍郎就是工部侍郎徐孚遠,這不耽誤人家研究有線電話嗎.

黃道周聞言,脖子一梗,直接頂道:"畢大人,話不能這麼說,什麼叫教育和工部沒多大關系?京城很多大學可都是掛在你們工部名下的,這一下塞過來,你讓我怎麼接的住?而且現在的教育可不光是科舉,還有技藝,那些東西我可不懂,不找人來負責怎麼行?再說了,複齋在工部只是個閑職的侍郎,我把他調過來掌握實權不好嗎,你不會阻擋下屬的進階之梯吧?"

畢懋康聞言,錯點噴血,讓徐孚遠掛個閑職侍郎主要是為了方便他研究,什麼阻擋下屬的進階之梯啊,這是皇上的意思好不,他只得抬眼向皇上求助了.

朱慈炅這個尷尬啊,增添衙門可是他提出來的,現在有個猛人在這里風風火火的干,是好事啊,他怎麼能去阻止呢!

所以,他只能裝作沒看見,任黃道周去發揮.

這下,黃道周更是開足了馬力,一頓狂噴,各衙門大佬都被他噴的無言以對.

什麼國以民為本,教育是國民的根本;什麼教育是千年大計,你們懂個屁!

黃道周噴的那叫一個舒爽啊,口沫星子濺射出去,群雄退避,最後,一個官員沒拉下,全被他搶到手了!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二十章 太子少師(三更,感謝T34/85大大打賞)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二十二章 婁東二張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