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六卷 第九章 再次震驚   
  
第六卷 第九章 再次震驚

正月十五元宵佳節,正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湯圓,賞月,看花燈的時候,但崇正五年的正月十五卻有這樣一群人,遠離家鄉,遠離親人,在嚴寒的北方,注視著敵人的一舉一動,隨時准備為國犧牲.

他們就是遵化到京城一線的大明守軍,由于北方草原的滿蒙聯軍一直未曾散去,他們也不得不一直守在城牆上,防止敵方偷襲,別說元宵節了,年節他們都是在城牆上過的.

這天早上,正當城牆上的士兵在寒風中凍的直抖時,一桶桶熱乎乎的湯圓被換崗的士兵悄悄的提上城牆,各部的百總,旗總和隊長端著一盆盆洗淨的飯碗跟在一個個千總,把總,將軍或者總兵的後面來到城牆上,他們旁邊還有一隊隊的錦衣衛,而且他們手里同樣端著東西,不過不是裝碗的盆子而是一個個沉重的木箱子.

雖然城池不同,領頭的軍官也不一樣,但他們都做著同樣的事情:走到每個士兵跟前,親切的問候一句:"辛苦了."然後每人發一個鼓鼓的信封,再將碗送到他們手里,親自為他們舀上滿滿一碗湯圓.

很多士兵都感動莫名,端著湯圓呆呆的掉眼淚,也有士兵好奇的拆開信封看里面是什麼東西,打開信封的人都驚呆了,里面竟然是銀錠子,足足五兩的銀錠子!

這是什麼情況,這才十五,還不到發餉的時候啊!

那時候當兵的大多是不識字的,所以絕大部分人都沒看信封上拓印的字,但總有那麼幾個特殊的,能認識一些字.陸仁甲家里有個親戚是辦私塾的,他小的時候就曾經去讀過幾年,他一看信封上的字,頓時激動的語無倫次:"這,這,這......"

旁邊的同袍都好奇的看著他,大家都知道他是識字的,有個同袍忍不住問道:"甲哥,這信封上寫著啥,給大家念念唄."

大家都看了看別人的信封,恩,都是一樣的,應該是寫好再刻了個木模,拓印出來的,于是眾人又抬頭看向陸仁甲,催他快點念.

陸仁甲顫抖的捧著信封,激動的念道:"將士們辛苦了,朕代表大明百姓感謝大家.朱......."

陸仁甲念到這里,頓住了,沒了下文,有個二愣子,傻乎乎的問道:"朱什麼啊,你怎麼不念了?"

旁邊一個老兵直接給了他一個爆栗,然後小聲警告道:"那是皇上的名諱,你小子想死啊!"

那二愣子摸了摸腦袋,激動的道:"皇上?你說這銀子是皇上賞的?"

大家都沒理他,只是顫抖著把信封捋平,然後珍重的塞進懷里,這可是皇上的墨寶,雖然是拓印的,但也相當的罕見,拿回去老家去絕對能引得十里八村前來圍觀!

朱慈炅當然不知道他那雞爪子一樣的字跡會被別人收藏,他只是本著做好事要留名的原則,為了讓所有士兵都記住他的好,這才寫了個信封讓曹化淳去拓印的.

順天府聚集的四十多萬大軍,還有遼東那邊在冰天雪地里堅守的二十多萬大軍,每人五兩銀子,做為過年的補貼,這是朱慈炅年前就計劃好的,是他收買人心計劃的一部分,遼東那邊還沒解凍,銀子運不過去,只能先發順天府這邊的了.雖然不發一分錢補貼也沒人會抱怨他,但發了補貼絕對能讓他們感動莫名,雖然花出去兩百多萬兩,但能讓五十多萬將士都記得他的好,這錢花的值!

今天他還要去遵化,所以盡管今天沒有早朝,他也早早起來了,他正在秦明月的服侍下穿戴隆重的禮服呢,鄭成功那貨又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了,他圍著朱慈炅轉了一圈,虛偽的贊道:"嘖嘖,皇上穿上這身衣服可真威風啊!"

他身後的柳如是趕緊捂住嘴巴,不敢笑出聲來,秦明月卻是毫無顧忌的輕笑起來.

朱慈炅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又想干嘛?"

鄭成功搓著手討好道:"聽說皇上要去遵化檢閱新軍,能不能帶上小弟我啊?"

朱慈炅盯著他上下打量起來,心道:"這小子也慢慢長大了,是該帶著他到處看看了,帶小弟不能成天把人關皇宮里,不帶他出去溜溜,他怎麼知道哥有多威風呢.恩,帶他去看看朕的大軍也好,崇拜偶像,那是要從小就培養起的."

鄭成功被他盯的手心都冒汗了,站那里緊張的動都不敢動一下,就像一個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樣.

終于,朱慈炅開口緩緩道:"帶你去也可以,不過,沒朕的允許,不准說話,不然下次朕再也不帶你出去了."

鄭成功興奮的跳了起來,正要歡呼,朱慈炅抬眼一瞪,他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緊張的瞄著四周,那樣子要多可愛有多可愛.

辰時一到,集結在安定門外的大軍起拔了,浩浩蕩蕩的向北行去.前面是兩萬京營精銳,鋼槍如林,威風凜凜;中間是兩萬錦衣衛,護著皇上的龍輦,旌旗似海,遮天蔽日;後面是三萬京營精銳押後,密密麻麻,一眼都望不到邊際.

整個隊伍是如此的壯觀,但有個人卻很怪異,只見他高高的鼻梁大大的嘴,整張臉呈現一種病態的殷紅,穿著一身怪異的開襟紐扣裝,還帶了個不倫不類的帽子,怎麼看怎麼不協調.

這位自然就是葡萄牙特使施維拉了,朱慈炅本來給他准備了一頂八抬大轎,但他卻硬是要騎馬,說什麼要好好欣賞沿途的風光.朱慈炅只能隨他去了,你自己都不怕被當怪物圍觀,朕怕個屁啊!

朱慈炅的龍輦四周是里三層外三層圍滿了錦衣衛高手,他壓根就不能靠近,只得跟在鄭成功的轎子旁,巴結這位世子殿下.施維拉是從來沒有騎著高頭大馬在大明的土地上到處亂逛過,看什麼都覺得新奇;鄭成功也好不到哪兒去,除了平戶的海邊上,他玩的時間最長的就是紫禁城了,很少有機會到處逛,這兩人倒是有很多共同語言.

鄭成功趴在柳如是肩膀上,將頭伸出轎外,邊到處張望,邊和施維拉聊的不亦樂乎.柳如是也很想看看外面的風景,但轎窗外面那個洋鬼子著實太嚇人了,嚇的她都不敢回頭往外看,只能背對著轎窗,豎起耳朵聽鄭成功的描述.

京城去往遵化,中間的第一座城池是通州,這里是宣府總兵侯世祿的防區,侯世祿也是一大早就爬起來了,他倒不是要陪皇上去遵化,只是皇上經過你的防區你連點反應都沒有,那豈不是嫌自己官太大,命太長!所以他早早就起來准備了,先是按皇上的意思隨意選了個正在站崗的百人隊,親手將補貼的銀子發給每個士兵,然後又將沒有站崗的士兵全部召集起來,整齊的排在通州城外的官道旁,靜靜的等候著.

約莫過了一個多時辰,京城方向終于出現一片黑壓壓的小點,等他們走進了,只見一面日月龍旗高高的排在隊伍前面,後面是一片如云的旌旗,果然是禁衛軍第一軍團的精銳,果然是皇上出巡的隊伍.

侯世祿趕緊翻身下馬,大吼一聲:"行禮."然後率先單膝跪在地上,後面五千多將士也隨之單膝跪下,隨後,侯世祿帶頭山呼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後面的士兵跟著山呼起來,慢慢的遠處的城牆上的士兵也跟著山呼起來,聲音越來越整齊,越來越洪亮.

聽著這麼洪亮的山呼聲,看著遠處跪了一地的士兵,施維拉以為到地頭了呢,他對鄭成功道:"這聲音真洪亮啊,我還是第一次聽這麼多人一齊高呼,這是到遵化了吧?"

鄭成功卻是牛逼哄哄的道:"還早著呢,這只是路過的一座小城,申時能到遵化就不錯了."

施維拉聞言,驚的張大嘴巴,直喘粗氣,這還只是一座小城,聽這聲音怕不有四五萬人駐守吧!其實是他誤會了,這些士兵都剛拿了朱慈炅的補貼,心里對皇上感激不已,自然是拼命的嚎,所以一萬人嚎出了四五萬人的效果,這倒不是朱慈炅有意作弊,他也沒想到下面的將士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過了通州又是三河,接著又是薊州,一路走過來,那山呼萬歲的聲音越來越大,施維拉誤以為經過的三座城池最少駐紮了十多萬人馬.金陵有十多萬人馬,京城也有十多萬人馬,海上還有十多萬人馬,這又是十多萬人馬,光他親眼看見的軍隊就不下五十萬了,他對大明的強大已經敬佩到了無以複加的程度.

果然如鄭成功所說的,大軍行進了四個多時辰,申時一刻才抵達遵化,那迎接的場面嚇的施維拉差點從馬背上跌下來.他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駭然的向兩邊看了看,他真的沒看錯,官道兩旁集結了不知道多少人馬,橫向看不到頭,縱向也看不到頭!

禁衛軍的前鋒離迎接的隊伍大概還有一里遠時,前面突然傳來"轟"的一聲悶響,整個大地都顫動了一下,這是二十多萬人同時跪下的聲音.緊接著前面又想起山呼萬歲的聲音:"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如同山呼海嘯,如同滅世驚雷,整個大地都在顫抖,整個天空都在震動!

施維拉已經震驚的無法言語了,此時,他只有一個念頭:"這大明帝國太強大了,太強大了,太強大了!"

上篇:第六卷 第八章 洋使來賀    下篇:第六卷 第十章 戰前演練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