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二卷 第十二章 推廣西學   
  
第二卷 第十二章 推廣西學

朱慈炅一道聖旨下去,禮部馬上開始籌備辦學事宜.徐光啟作為禮部尚書,自然不必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他只要把任務分配下去就行了,手下的人自然會給他辦的妥妥的.

禮部左侍郎錢謙益文才出眾,徐光啟命他負責撰寫和張貼招生通告;

禮部右侍郎溫體仁辦事細心,負責學堂選址和內部布置.

至于他自己,則負責編寫教程,他曾經翻譯過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的《幾何原本》正好涵蓋了朱慈炅所提到的基礎知識,編寫起來也不是很難,只要將里面關于點,線,面,四邊形,圓,角度,弧度等基本圖形摘錄出來,再將簡單的測量和計算方法描述一下就行了.

至于授課方面的事情,他曾在上海開辦過學堂,教授的就是西方數學和物理學,只要找幾個成績優異的學生過來就行了.

............

按理皇上要辦的事情只要不是太離譜,應該是沒人敢反對,但明朝那會兒偏偏就這麼奇葩,就有人愛揪皇上的小辮子,只要皇上有什麼地方做的稍微不合理一點,就有人跳出來反對.

這跳出來唱反調的什麼人都有,有的是為了個人利益,有的是為了身後政治集團的利益,更有的純粹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說白了就是為了出名,證明他有讀書人的傲骨!

這次推廣西學這麼新鮮的事情,自然會有人拿來做點文章,其他人暫且不去說了,就說這禮部左侍郎錢謙益吧.

他為了入閣拜相上次建軍工廠的時候已經陰過徐光啟一回了,不過被孫承宗幾聲怒吼給吼流產了,嚇得他好幾個月都不敢出什麼幺蛾子.這次孫承宗不在,他膽兒又肥起來了,當然,他不會傻乎乎的自己跳出來唱大戲,背後陰人才是他的強項.

這不,他一接到徐光啟的命令,心里就琢磨開了,琢磨了一會兒,他就有主意了.

他先是絞盡腦汁寫了一篇招生通告,給徐光啟過目以後便命下面的人使勁抄,使勁貼,最好一天之內貼的京城滿大街都是.

下班後,他回到家里便重寫了一份,然後便拿著寫好的通告陰笑著出門了.

他這是要干嘛呢?自然是去找槍手去了,這次他找的不是小嘍嘍,而是東林黨的大佬.

東林黨不能全是好人,也不能說全是壞人,作為一個官僚政治集團,里面形形色色的官員都有:

有廉潔奉公,一心為民的好官,比如孫承宗,韓曠;

有假仁假義,自私自利的奸臣,比如錢謙益;

有求真務實,實學實用的能臣,比如畢懋康;

也有一心只做聖賢學問,名傳當世的大儒,比如黃道周和劉宗周;

錢謙益這次要找的正是黃道周,這黃道周時任翰林侍講學士,經筵展書官,也就是為皇上講論經史的禦前講席.平時沒事的時候就研究研究學問,寫點詩詞歌賦什麼的,看上去就像一個人畜無害的好好先生,但一旦犯起倔來,那真是皇上都敢罵的主.

崇禎當皇帝的時候這位就因為看不慣當時的首輔楊嗣昌而"與嗣昌爭辯上前,犯顏諫爭,不少退,觀者莫不戰栗".

崇禎斥責他:"一生學問只辦得一張佞口!"

這貨爭辯道:"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辯.臣在君父之前獨獨敢言為佞,豈在君父之前讒謅面諛者為忠乎?"

後面犯起倔來還直接厲聲逼問崇禎:"忠佞不分,則邪正混淆,何以治?"

氣得崇禎皇帝朱由檢差點噴血,直接將他連貶六級,這貨還是"嚴冷方剛,不偕流俗",依然故我,死不悔改.

當然,現在是崇正皇帝朱慈炅當朝,這貨還沒博得"天下稱直諫者,必曰黃石齋"的名聲.但作為朋黨兼好友的錢謙益是知道這貨的倔驢脾性的,只要讓他犯起二來,那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所以這次的槍手非他莫屬.

錢謙益來到黃道周府上時,這貨正跟往常一樣,悠哉悠哉的拿著本書把酒細品,錢謙益也不跟他多話,直接從懷里取出通告遞了過去.

黃道周以為他又寫了什麼詩詞讓他來品鑒呢,連忙放下書本,接過通告,熱切的問道:"受之又有什麼佳作問世嗎?"

錢謙益也不答話,只是一臉憂傷的望著他,黃道周被他弄的丈二和尚莫不著頭腦,連忙打開通告細看起來.

看著看著,他臉色慢慢變的冷厲,看到最後他氣得把通告往桌子上一拍,大怒道:"荒唐,推廣蠻夷之學,這徐光啟想干什麼?作為禮部尚書,他不好好傳播聖人文章,反而推崇這些蠻夷的奇淫技巧,他這聖賢之書都白讀了嗎?"

錢謙益就知道這貨會發火,他寫通告的時候隱隱貶低了一下儒學的作用,有點只有西洋之學才能救大明的味道在里面,徐光啟思想本來就偏向于西學,所以並沒有看出來什麼不妥.

到黃道周這里就不一樣了,他可是當世大儒,誰敢在他面前貶低聖賢之學,那不找死嗎!

錢謙益見黃道周果然發火了,連忙火上澆油道:"唉,徐大人眼里哪里還有聖賢之書啊,他是蠻夷之學的泰山北斗,自然是要推崇蠻夷之學的,要不怎麼能顯出他的'學問高深’呢."

這意思就是暗示黃道周,徐光啟聖賢之書學的不好,就擅長蠻夷之學,所以要千方百計的推廣蠻夷之學,來彰顯他的學問.

黃道周果然上當,這還得了,讓他徐光啟這樣推廣蠻夷之學,聖賢之學又將置于何地?他氣得拍桌扳椅道:"無恥之極,無恥之極,為了一己之私辱沒聖人之學,這樣的人占著禮部尚書的高位,大明危亦.受之我們馬上聯名上書,參他一本,不能讓他再這樣胡鬧下去了."

錢謙益自然不肯沖到前面當傻瓜,他假裝為難的道:"這詆毀上官是為不義,我也略讀了些聖賢文章,怎能做此不仁不義之舉,還請石齋先生為我等讀書人仗義執言,受之必在後面為你搖旗吶喊."

黃道周那里知道他的小心思,還真當他是道德楷模了,聞言不禁誇獎道:"受之說的對,他徐光啟不敬聖賢之學,我們不能也不敬,詆毀上官的確是不義之舉,你不方便出面,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辦吧."

錢謙益就知道這個二貨是一根筋,聞言立馬鄭重的行禮道:"那就有勞石齋先生了."

黃道周坦然的受了他這一禮,大義凜然的道:"我輩讀書之人怎麼能讓這種奸佞小人辱沒了聖賢之學,受之放心,我必叫他徐光啟身敗名裂."

上篇:第二卷 第十一章 對策    下篇:第二卷 第十三章 犯顏直諫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