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二十二章 彈劾   
  
第二十二章 彈劾

正當朱慈炅沉浸在溫柔鄉里時,整個京師又開始暗流湧動了.神機營進京的事情孫承宗並沒有刻意隱瞞,閹黨的人馬這才堪堪超過駱養性手里的錦衣衛,孫承宗就來了這麼一手,擺明了是在警告閹黨集團,至于還有沒有別的意思就不知道了.

魏忠賢得知消息後有點坐不住了,連忙將閹黨的核心成員全部叫到東廠衙門密室內,關起門來商議對策.

小皇帝登基以後並沒有收拾他們的意思,孫承宗也沒有領著東林黨氣勢洶洶的撲上來,只有駱養性利用先皇的遺旨占據了皇城的守衛,其他就沒什麼了針對他們的行動了.甚至小皇帝了安撫他們,不管他們任免什麼官員,全部給予通過,現在閹黨的勢力比先皇時更強了.

魏忠賢原以為他這九千歲還能穩穩的當下去,沒想到孫承宗突然來了這麼一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待一眾親信坐定,他便憤憤的道:"孫承宗這條老狗,突然將神機營調入皇城,他到底想干什麼?"

眾人一看他這表情,都不敢答話,他這明顯在氣頭上呢,誰敢去觸這個眉頭,場面陷入詭異的安靜中.

魏忠賢可忍不了,他狠狠的道:"不行了直接沖進皇宮,把小皇帝抓起來,然後再將孫承宗,曹化淳那幫人全宰了,這樣朝堂上下就全是我們的人了,爾耕,你看怎麼樣."

這不就是造反嗎!在場的人嚇的臉色都變了,田爾耕更是嚇的冷汗直冒,他戰戰兢兢的回道:"千歲爺,他們人馬比我們還多,又占據皇城有利位置,我們勝算不大啊!"

魏忠賢看他那熊樣,怒喝道:"怕什麼,他們有那麼多城門要守,每個城門能有一千人就不錯了,我們兩萬多人集中沖一個城門還沖不進去嗎?"

田爾耕被他這一吼嚇的話都說不出來了,一旁的崔呈秀連忙勸道:"千歲爺息怒,這不正商議嗎,我們總要想個萬全之策出來才好動手."

魏忠賢聞言噓了一口氣,強壓住怒火,掃視了一圈,最後盯著周應秋問道:"應秋,你說呢?"

周應秋慢條斯理的拱手道:"現在還沒搞清楚孫承宗是什麼意思,我們不宜輕舉妄動,不如我們先試探一下,如果孫承宗真想對我們不利,那說不得只有搏一把了."

魏忠賢聞言一愣,追問道:"試探?怎麼試探啊?"

周應秋解釋道:"讓人上書彈劾我們,崔大人的兵部尚書被革了,那就先彈劾崔大人,然後再彈劾千歲爺您老人家,如果孫承宗接到奏折沒什麼反應那就罷了,如果他敢順勢來為難我們,那我們就只有反了."

魏忠賢仔細一想,不由豎起拇指誇獎道:"妙計,妙計啊,就這麼辦.先讓他們上書彈劾,我們這邊暗中堤防著,孫承宗要敢動手,管保叫他吃不了兜著走."

于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給事中楊所修,楊維桓等人相繼上書彈劾原兵部尚書崔呈秀,說他貪汙軍餉.而後監察禦史陸澄原,錢元殼和員外郎史躬盛又紛紛上書彈劾魏忠賢,說他任人唯親.

為什麼說這個事情詭異呢?不是說他們上書彈劾的內容詭異,他們所說的事情都是正常的,也是真實存在的,詭異的地方在于這些人明明都是閹黨一派的,而且都是些小嘍嘍,自己人彈劾自己人,小嘍嘍攀咬主帥,這是什麼個道理?

信王朱由檢看到這些奏折就傻眼了,他疑惑的望向一旁的孫承宗,不明白他為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孫承宗並未馬上解釋,而是讓外面的值守太監去請皇上過來,再行定奪.

當朱慈炅賴在明月懷里出現在乾清宮書房時,眾人都無奈的搖了搖頭,小皇上真是越活越小了,本來還堅持自己走路的,這秦明月一來,他好像就忘了怎麼走路了.當然,這點小事無傷大雅,七八歲還賴在父母懷里的都有,何況小皇帝才五歲多呢,這再正常不過了.

朱由檢正好奇這些奏折的事情呢,他一見朱慈炅進來了,便迫不及待的道:"啟奏皇上,這兩天有不少閹黨的言官上書彈劾魏忠賢和崔呈秀,該如何處置,請皇上定奪."

朱慈炅不由好奇的問道:"哦,閹黨的言官彈劾魏忠賢和崔呈秀,他們這是窩里斗嗎?"

朱由檢沒有回答,而是望向孫承宗,他知道這肯定不是窩里斗,但到底是什麼意思他也想不明白.

孫承宗搖了搖頭,輕蔑的道:"他們這不是窩里斗,就憑那幾個小嘍嘍,哪有資格跟魏忠賢斗,真要是窩里斗,這幾封奏折壓根就傳不到我們手里,早就被魏忠賢截留了.他們這是在試探我們,看我們是不是想出手收拾他們的想法."

朱慈炅聞言,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個意思,要不我們順勢而為,直接把他們給辦了?"

孫承宗又搖頭道:"現在他們必定防備森嚴,我們若是動手京城必定大亂,等這段彈劾風過去了,他們必定會放松警惕,到時候我們再動手就輕松多了."

朱慈炅聞言點頭道:"太傅說的有道理,這些奏折就先留著,動手的時候再拿出來."

孫承宗卻又搖頭道:"不能留著,我們不將這些奏折打回去,他們就不會放松警惕,最好都給批上查無實據,給他們打回去."

朱慈炅有些可惜道:"唉,多好的借口啊,偏偏不能動手."

孫承宗毫不在意的道:"他們彈劾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算不得什麼,我這有更好的,曹公公你給皇上念念吧."

說罷,從懷里掏出一封奏折交給一旁的曹化淳.

曹化淳接過奏折,稍微看了一下,便朗聲念起來:

學生嘉興貢生錢嘉征泣血敬上:

奸賊魏忠賢欺天罔地,枉為人臣,罪惡滔天,磐竹難書.

今略數其十大罪,請皇上聖裁:

其罪一:自封九千九百歲,妄圖與皇上並稱;

其罪二:蔑視皇(太)後,誣陷國丈;

其罪三:搬弄兵權,以致遼東失守;

其罪四:狂妄自大,目無太祖,成祖;

其罪五:克扣藩王封賞,中飽私囊;

其罪六:唆使黨羽廣建生祠,妄圖與聖人齊名;

其罪七:大封親族,濫加爵賞;

其罪八:掩蓋邊功,以致邊軍將士離心;

其罪九:肆意盤剝,以致民不聊生;

其罪十:結黨營私,圖謀不軌.

好家伙,這奏折寫的,果然比閹黨小嘍嘍送上來的那些強多了,條條都是誅九族的大罪,魏忠賢簡直成了千古第一奸臣!

不收拾他,簡直天理不容啊!

上篇:第二十一章 合金    下篇:第二十三章 清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