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75章 七斷七絕掌(7/9)   
  
第275章 七斷七絕掌(7/9)

七斷七絕傷心掌?

所有聽到這個名字的人都是愣了一愣.

好奇怪的名字,也好可怕的名字.

可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若真有一門這樣的掌法,敢叫這樣的名字,想必該是一門了不起的掌法.

一門了不起的掌法,就不應該籍籍無名才對.

不知是不是錯覺,小魚兒卻總覺得這話聲里隱含著幾分調侃.

所有人都在睜大眼睛看著,是誰的口氣這麼大,而且還敢在峨嵋三根毛這樣的怪物跟前.

更想看清楚,那聽著就嚇人的掌法,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連三個窮凶極惡的怪物,都不禁心頭一緊,心想不會真遇上了什麼高人了吧?

但是沒多久,他們眼珠子就瞪了出來.

一來是因為他們發現那個說話的"高人",就是那個傻乎乎的呆書生.

二來,卻是這個呆書生一副笑眯眯的模樣站了出來,伸出一只手在身前輕飄飄,軟綿綿地撫了兩下.

讓人看得有點發愣.

什麼動靜都沒看到.

可那書生這時卻得意地道:

"吶,三個丑八怪,你們已經中了我的七斷七絕傷心掌,別亂動啊,不然會死得很慘的."

"知道什麼叫七斷七絕傷心掌嗎?所謂七斷,即是骨骼斷,腕脈斷,筋脈斷,腎水斷,肝腸斷,血脈斷,心脈斷;中了這種掌法,七天之內,照此順序逐一寸斷,你們會受盡七種極致的痛苦,直至心絕,情絕,恩絕,欲絕,苦痛絕,生死絕,相思絕,此乃七絕."

"所以這掌法便叫七斷七絕傷心掌,到時你們連自殺都不可能,真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勸你們別想運功啊,一旦運功,立馬就會提前發作."

他緩緩說來,別人聽到這樣的掌法,本該毛骨悚然,可偏偏看了他兒戲一般的動作,卻怎麼都有種可笑之感.

說完,他還回頭朝著小魚兒得意道:"怎麼樣,小鬼,我這七斷七絕傷心掌,不比你的七步陰風掌差吧?"

鐵心蘭眼中閃過一絲懵比,旋即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樣,伸出手想要將他一把拉回來:"喂,你不要亂說了,快回來!"

"世上哪里會有這樣的掌法?你這不知死活的酸丁,竟敢戲弄我們兄弟!"

白毛侏儒愣了愣,轉瞬反應過來,只當他是在戲耍自己等人,頓時大怒.

小魚兒眼珠一轉,在他看來,他先前編造的七步陰風掌,已經是夠扯淡了,自然也不相信世上會有什麼七斷七絕傷心掌這樣邪門到極點的功夫.

不過這書生這麼一打岔,倒正合他心意,笑嘻嘻道:"你們錯了,這世上不光有這樣的掌法,而且我這位大哥正是這門掌法的唯一傳人."

白毛侏儒冷笑道:"嘿,小鬼,再要胡言亂語戲弄我們兄弟,信不信我們現在就先將你分吃了?"

"怎麼?你們不信嗎"

小魚兒一邊說,一邊低頭看著腳下的影子.

鐵心蘭一見,便知道這小鬼又想故技重施,坑騙這幾個怪物了.

她嘗過點血截脈的滋味,這三個怪物未必抵擋得住.

不由心中撲撲跳動起來.

這小鬼智計百出,精明得很,也許真能騙過他們.

"哼哼."

白毛侏儒冷笑一聲:"幾個小鬼,不知天高地厚,你們太小看我們兄弟了,想騙我們?還太嫩了些,你們想騙人,先學會控制好自己的心跳吧."

小魚兒目光微變,鐵心蘭臉色煞白.

"廢話少說!酸丁,本打算就掏你一顆饅頭吃,敢戲弄我們兄弟,正好,那便照你說的什麼七斷七絕將你炮制一番,讓你自己嘗嘗自己說的痛苦再死吧!"

白毛侏儒冷笑一聲,身形一動,就要欺身而至.

"啊--!"

突然咯嚓咯嚓的一陣陣清脆聲音連響,白毛侏儒猛然發出一聲淒厲恐怖之極的哀嚎.

整個人像是散架一樣,軟綿綿地倒在地上,還在不停地慘嚎,本來就丑得嚇死人的臉,更是因為極度的痛苦,扭曲得恐怖無比,卻無法移動分毫.

"大哥!"

公雞頭臉色一變.

"啊--!"

又是一聲可怖慘叫,原來是那長得黑猩猩般的已經縱身而起,想要撲殺花愷,卻跟白毛侏儒一個遭遇,軟塌塌地倒在地上淒厲哀嚎.

公雞頭見狀,更是臉色慘白,僵硬地站在原地,已經一分一毫都不敢再動.

其余人一見他們這慘狀,就想起了那看似呆傻的書生剛才所說,言猶在耳,頓時面現驚悚之色.

這書生不是騙人!

他們這模樣,分明真的是全身骨骼盡斷,正合七斷之一.

在場之人都是武林中人,雖然武功未必行,可對傷勢的了解卻是有的.

本來這樣的嚴重傷勢,那人就算不死,也絕對撐不住昏迷過去.

可他們兩人不僅沒死,也沒有昏迷,反而清醒得很,而且以他們的武功和心志,斷骨之痛,也不至于讓他們叫成這樣.

只有一個原因,他們所中的掌力神奇之極,能讓人傷而不死,他們承受的痛苦,也絕對是百十倍于尋常的斷骨之痛.

"你……他……他們?!"

鐵心蘭驚愣地三個怪物和花愷身上來回指著,她有些混亂,怎麼局勢就變成這樣了?

難不成世上真有什麼七斷七絕傷心掌?

花愷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悠悠道:"早就提醒過你們,不要妄動."

又瞥向小魚兒,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小鬼,怎麼樣?見識到我的七斷七絕傷心掌了吧?"

小魚兒瞪大著眼睛,他到底經曆不凡,愣了愣便道:"真有這樣的掌法?"

花愷笑眯眯道:"你很快就能體會到了,因為我剛才在你身上拍的兩下,也是用的這門掌法."

"撲通!"

饒是小魚兒心再大,也被嚇得小臉發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顫抖著指著花愷:"我……我和你什麼仇什麼怨,你……你要這樣害我?"

花愷笑眯眯道:"你剛剛才給我下了毒,忘了?"

"我……我……"

小魚兒想哭了,雖然他並沒有想害死人的心思,只是想自保.但他的確是下了毒,那毒也的確叫七日斷腸散.

突然.

"你究竟是什麼人!"

公雞頭眼見兩個兄弟恐怖的模樣,心中的驚懼越來越盛,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如同追魂索命之音,一下一下的啃噬著他那扭曲的心靈.

最後終于暴發,聲嘶力竭地吼道.

"為什麼要用如此殘忍的手段害我們兄弟!"

花愷頓了頓,並不去看他,只是目光微冷:"殘忍?呵."

早在看到白毛侏儒吃人心之時,花愷就沒打算輕易放過這三個怪物,此時更不屑去和他們說話.

"啊啊!"

兩人不住的慘嚎不止讓公雞頭瘋狂,也讓其余人膽寒.

那白毛侏儒不知道從哪里來一股力量,忍住了可怕的劇痛,從地上微微抬起頭,參雜著劇烈的喘氣聲,斷斷續續道:"我……我知,呼……知道了……"

"你……你是天劍!天劍!啊--!"

慘厲哀叫聲中透著極度的驚懼……

上篇:第274章 峨嵋三根毛    下篇:第276章 我名頭挺大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