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67章 盈盈花盛處(3/9)   
  
第267章 盈盈花盛處(3/9)

"唔!?"

話剛一落,還沒反應過來,她就感到一股溫熱的鼻息噴吐在臉頰上,那以往讓人一望就口干舌燥的一點朱唇,便被兩片溫軟覆蓋.

一陣酥酥麻麻的奇異感覺從唇上傳來,傳遍全身,瞬息之間便讓她身軀一軟,情不自禁地閉上雙眼.

感受著那雙唇輕咬慢合,唇上傳來的陣陣酥麻,不由在心中暗罵一聲壞人,這哪里是什麼書呆,分明是個中老手.

直到一雙手在身上撫過,寸寸游走,直至胸前,頓時如電流劃過,從意亂情迷中驚醒,驚呼一聲,便要掙紮.

只是那雙手如精鋼一般,她根本撼動不了分毫,正自心慌意,那書生卻已自己抬起頭來,兩指輕輕抹去唇上胭脂,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小淫賊!"

女子雙頰映粉,羞怒交加.

書生眯眼笑道:"怎麼?這不是你想要的麼?"

"小淫賊!放開我!"

她好氣呀,從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書生雙眉一揚:"我淫賊?你自己在這荒山野領,對著一群大男人大亂豔舞,到底是誰淫啊?"

"你……!"

老娘那叫天魔舞!

嗨呀,氣死了.若非不想暴露來曆,她真想沖這賤人吼一句,噴他一臉口水.

眼中閃過陡然一絲厲色,一只纖纖玉手如風中擺柳,輕輕柔柔地一擺,變作虛幻,再次出現,已是印在書生胸膛.

"砰!"

一聲悶響,女子得意的神色卻是猛然一滯.

"好掌法."

書生若無其事地看了眼印在胸前的玉手,握了起來,放在唇邊輕嗅低吻.

"人美,手也美,就是這心腸太歹毒了些."

女子根本反抗不了,在這人面前,她感覺自己似乎真變成了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只能任他施為.

她已經後悔萬分,先前言笑晏晏間,其實她已經連使盡了手段,卻奈何不了他分毫.

怎麼就迷了心竅,要去招惹這麼個淫賊,怪物?

"來而不往,非禮也."

書生一手向後一揮,站在黑驢背上的狐狸便突然直立,眼中精光大放,然後兩只爪子一捂眼睛,背過身去.

妙齡女子只見四周景色驀然一變,原本的山道赫然化作了一片無垠的花海,花海之中除他二人外,再不見半個人影.

正自一驚,便見書生摟在她腰間的手一緊,驀然低頭再次印上那一點朱唇,更是不斷地往下滑動,從頷下至頸間,從頸間至酥肩……

手也已撫上她身軀.

"不要!"

女子驟然驚叫,全身顫抖.

"求……求你,不要……"

這時,書生已經吻上了她頸間那讓人銷魂的鎖骨,還在漸漸下滑……

不由心頭泛起一絲絲絕望和羞憤.

正心喪如死,就要放棄抵抗,書生卻突然抬起了頭,輕撫去她眼角一點淚珠.

有些意猶未盡地看著她道:"真以為男人都是吃素的啊?以後還敢不敢隨便勾引男人?"

妙齡女子連忙不住地搖頭,她是真怕了,再不敢有半點撩撥.

書生笑了笑,便松開了摟在她腰間的手,負手而立.

女子臉上紅暈未褪,梨花帶雨,尤余羞懼.

乍然得脫身,頓時飛身而退.

足尖輕點,綠紗飄飄,便騰空而起.

"姓花的小淫賊!我不會放過你的!"

嬌媚中帶著憤恨的聲音遠遠傳來.

"你以為我追不上你嗎?"

書聲淡淡的聲音遠遠傳去.

"啊!"

一聲驚呼,引得書生哈哈大笑.

羞憤的聲音從更遠的地方傳來:"本姑娘叫蘇脈,淫賊,記住了,我會再來找你的!"

最後幾個字,已經是聲細難聞,顯然人已去遠.

"呵,果然是認得我."

花愷笑了笑,抹了抹嘴唇,頗有些意尤未盡.

"蘇脈?"

"花情羞脈脈,柳意悵微微.莫歎佳期晚,佳期自古稀……"

"真是可惜,不是地方啊,幕天席地什麼的,還是太豪放了點,我到底還是個正人君子."

"來吧,下次再來,可就不會這麼放過你了."

他在這里自言自語,卻沒發現背著他的狐狸白眼一翻,兩只爪子捂著嘴,舌頭都吐了出來.

笑意慢慢淡去,負在身後的手伸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塊綠色紗巾.

"天魔無相,萬妙無方?"

這是紗巾上繡著的字跡.

至于這紗巾是哪來的,咳……

偏過頭,看向那個幸存的鏢頭,兩眼發直,臉帶癡笑,尚在迷幻之中.

"好霸道的迷魂之法."

花愷歎了一句,那妖女雖然沒有迷惑得了他,不代表他感受不到.

這種武功,實在稱得上是魔功.

比他從九陰中學得的移魂大法霸道了許多.

"罷了,念在你之前的一句提醒,便救你一救."

他先前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倒也不是刻意裝的.

一者他確實沉迷于書中,二者,他根本就不想去多管閑事.

若是平民百姓,或許他還會伸手.

但是江湖,並不是一塊淨地.

江湖中人,刀頭舔血,進來了,就沒有哪個是無辜的,都是你殺我,我殺你,生死無常,早該有這覺悟才是.

不過他心中自有一杆稱,先前這鏢頭的提醒雖然于他毫無意義,可也是出于善意.

別人既付出了一分善意,他也不介意還上兩分.

走到鏢頭身前,伸手撫上他頭頂,一道純陽氣息從中灌入,所過之處,一切邪異如春陽融雪,盡皆消彌.

片刻之後,鏢頭醒來時,已看到一旁負手而立的背影.

書呆子?

"清醒了?"

恍惚一陣後,他便想起了經過,雖未看到之後的情景,卻已經想到自己恐怕是走了眼,這不是什麼書呆,而是一個能打退妖女的大高手.

不由躬身拜道:"多下閣下救命之恩."

"不必多禮,你提醒我一句,我幫你一把,誰都不欠誰."

鏢頭心下苦笑,沒想到看錯了人,倒救了他自己一命.

"我倒想問你,剛才那女人你可認識?"

鏢頭心中一涼,再看四周尸橫遍野,更是心喪若死,身軀搖搖欲墜.

半晌,才愴惶搖頭道:"不識."

"那她為何截殺你等?"

鏢頭搖搖頭道:"還能為何?在下是走鏢之人,從不敢輕易與人結仇,那妖女自然是覬覦這一趟鏢貨."

"哦?"

上篇:第266章 脈脈眼波起    下篇:第268章 西方有魔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