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56章 天劍斬皇城(4)   
  
第256章 天劍斬皇城(4)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這人卻大喊大叫,自然引人注目.

"江湖盛傳,武當曾欺侮玉羅刹練霓裳孤家寡人,後來被她兄長找上門去,以一人之力,蓋壓武當.傳聞這個人不但武功深不可測,而且精通天下諸般失傳絕學!"

這人一說,在場之人都想起了這段時日江湖中流傳最多的傳聞.

年紀輕輕,武功深不可測,精通諸般失傳絕學……

可不就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嗎?

這樣的人天下出現一個已經是奇聞,總不能還出現第二個吧?

"傳說武當便是被他以數百年前的創派祖師,三豐真人的太極神功所敗!"

眾人驚異之余,更有不少人心中一跳,一股貪欲難以抑制地湧上心頭.

若是這人完全無損,他們心中雖有貪欲,也未必敢起什麼心思,可如今那人卻身受重傷,搖搖欲墜,站都站不穩,恐怕活不活得成都是個問題.

這豈非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似乎感受到一些人的惡意,只見那人側首望了過來,目光淡漠,卻讓一些人心中猛跳.

虎死威猶在,何況他還沒死.

"大哥!"

突然,一個聲音打破靜謐.

遠處,現出練霓裳的身影,見得花愷的慘狀,不由驚呼著跑了過來,連從來沒叫過的稱呼都喊了出來.

她身後還跟著一人,正是無情,坐著輪椅,邊上還掛著一顆人頭,正是剛才逃跑的薛狐悲.

"大哥!你……"

練霓裳扶著他搖搖欲墜的身軀,看著貫穿他胸口的那根長鏈,猙獰的傷口,聲音不由有些顫抖.

自從一開始見到花愷,他就一直是從容不迫,風姿絕世的出塵模樣,何曾有過這樣狼狽甚至慘烈的時候?

"呵,這可是你第一次叫我大哥……不過,這還真不像是你,堂堂玉羅刹,怎也學這小兒女姿態……哼!"

花愷很想故作輕松,只不過他現在不止是胸口上的那處足以致命的外傷,他硬接歐陽兩記陰陽神罡,內里早已是一塌糊塗.

話沒說完,已經滿口熱血湧出.

練霓裳一驚:"大哥!"

無情這時也已過來:"花兄,你傷勢太重,先莫要說話了."

"行了,死不了."

花愷一邊噴血,一邊不在意地笑道:"無情兄,我這樣子就不和你客氣了,還請借花某一個僻靜的地方."

見他絲毫不把自己一身慘重的傷勢放在心上的樣子,無情不由有些意外.

本來這樣的傷勢,普通人是立時就喪命,神仙都救不活,他到現在還能站著有說有笑,已經是神奇之極.

若非是他有個師傅叫諸葛神侯,他也難以相信.

不過就算是諸葛正我身懷半段錦那樣傷得愈重,自愈得越快的神功,這樣的傷勢都很是凶險.

他也並非俗人,這些念頭只是在心中一閃而過,便道:"花兄請稍待."

也不見他作勢,一點寒星便被打入空中,不多時,四個背劍童子便出現在眼前.

"參見大爺!"

無情淡淡地點了點頭:"護送花爺回神侯府."

"是!"

"花兄,便讓在下這四個劍童送你去神侯府,這里,便交由在下處理吧."

無情看了一眼那群江湖人物,淡聲道.

他為四大名捕之首,一雙眼睛說是神目如電一點都不為過,自然看得出這其中有些人打的什麼主意.

花愷噴著血笑道:"有勞."

于是在練霓裳的攙扶下,隨著四劍童離開.

……

神侯府,權傾天下諸葛神侯府邸,並不如他的名氣那般.

地方不算小,卻稱得上簡樸.

不過花愷也沒那閑情去關注這些瑣事.

他受的傷很重,一來就讓人尋了地方讓他自己閉關療傷.

這一戰中,其余人沒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也就是冷柳平的刀芒讓他受了些輕傷.

最嚴重的是那歐陽大的陰陽神功和陰陽一線所造成的傷勢.

陰陽一線穿胸而過,只差分毫便是穿心而過.

雖然很嚴重,但對他來說,外傷再重,只要不死,都不成問題.

盡管隨著他越來越強大,他的玉液符效用已經有些減弱.

以前無論多重的傷,一道符就能痊愈,現在他的肉身強大,生機磅礴,已經很難用一道符就治愈這麼嚴重的傷.

不過一道不行,也就是多用幾道的事.

嚴重的是陰陽神罡造成的內傷.

內腑的傷勢容易,只是侵入體內的異力卻很麻煩,並非他現在的玉液符能湊效,也只能靠自己慢慢驅逐.

花愷現在真是深有體會,這個世界果然是不能小看.

除了所謂的十絕外,竟然還有這樣的高手.

其余人就罷了,確實是很強,但還不放在他眼里,可那個歐陽大的陰陽神功就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讓他猝不及防.

以他所見,哪怕他身懷無數絕學,可能穩勝這門神功的也只有純陽功,能與之相比的,也不出五指之數.

若非這個家伙心術不正,有大道不走,偏要把心思放到歪路上,搞什麼陰陽神扇,陰陽一線,在這陰陽神功上造詣更深一些,今日他恐怕就要更麻煩費力許多.

現在傷勢雖重,也費不了太多力氣,短短三天時間,他一身對常人來說足以致命的傷勢就已經盡複,便將練霓裳叫了進來.

沒多久,練霓裳進來,後面還跟著無情.

花愷也沒什麼意外,笑著招呼道:"盛兄."

無情原名盛余崖,他這麼叫也沒什麼問題.

無情見了花愷,饒是他心性沉穩,處變不驚,也難抑心中震驚:"花兄……"

"一些小手段,不足一提."

花愷知道他想什麼,也不解釋,輕笑道:"盛兄來得正好,我正有些小事想尋盛兄解解惑."

無情心中驚異,也不追問,聞言道:"花兄可是想問那十三凶的來曆?"

"十三凶?"

無情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之色,轉過輪椅看向窗外:"那天夜里,伏擊練姑娘的殺手,便是十三凶徒."

"他們原本都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只是不知何時,被人聚集到了一起,每每作案之後,便能得那幕後頭領賞賜金錢甚至則下絕學絕技,只是他們少有十三人齊聚之時,因為這天下,往往只需他們中的一人,便能無往不利,如那夜一般,十三人齊聚,恐怕不出五指之數."

花愷雙眉一揚:"盛兄可知那幕後頭領身份?"

無情卻搖起了頭:"沒有人知道."

實際上不需要問,花愷也知道,那天上官海棠說出了這消息後,朱無視的反應,已經說明指使者到底是誰.

"花兄,余崖還有一事相求."

無情這時突然道.

"盛兄對我兄妹有恩,有事但說無妨."

無情又搖起了頭:"是你們對我有恩."

他眼中閃爍起一絲異光:"那十三凶徒本是花兄所殺,不過,余崖想向花兄求那十三人的頭顱."

花愷面現意外,無情已經面色看似平淡地說起原由:"十六年前,這十三人聯手做下一樁案子,屠了江蘇淮陰一家滿門,又放火焚盡了那家房子,只有一個小孩被藏了起來,僥幸未死,卻被燒斷的房梁壓斷了雙腿,用自己的一雙手爬了出來."

花愷與練霓裳對視了一眼,下意識地掃了一眼無情殘缺的下肢,不用問也明白了他說的是誰.

"不過是一堆狗賊尸體,還要勞煩盛兄代為處理,該是我們謝你才是."

兩人都沒有說別的,他只值得人敬佩,不需要人同情.

無情只是點點頭:"多謝."

花愷只是笑了笑:"盛兄,幾日叨擾,我們今日也該告辭了."

無情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余崖知道攔不住花兄,但還望花兄莫要牽涉無辜."

"哈哈哈,這是自然,冤有頭,價有主,況且你與我兄妹有恩,我們自然不會讓你與諸葛神侯為難."

花愷大笑而出.

"霓裳,走吧."

方向,自然是天牢所在.

高手對絕,幾天幾夜不過是等閑,區區三天,對那幾個人來說,遠沒有到決出勝負的時候……

上篇:第255章 天劍斬皇城(3)(1/9)    下篇:第257章 天劍斬皇城(5)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