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44章 草木搖殺氣(求訂閱)(13/16)   
  
第244章 草木搖殺氣(求訂閱)(13/16)

"嘿."

跟我比這個?

花愷冷笑一聲,手上一旋,由反至正,順勢向身側一引,血色劍光無論如何跳動,都難脫他手掌心.

腳下一轉,托著劍光,劃了個圓弧,抖手一甩,劍光從手中飛射而去,反打向它的主人.

身兼太極與乾坤挪移之法,他對這借力使力,挪移搬運的法門,早就是爐火純青.

輕描淡寫,便將這劍光原封不動地還了回去.

這一切不過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劉獨峰人還在空中,一直平靜無波的眼中,第一次出現了驚異之色.

他對自己的功夫自然是了解得緊,自然不可能讓自己的劍傷了自己,紅光一閃,揮出一道同樣的劍光,兩道劍光相遇,同時消彌.

劉獨峰順勢飛回,在轎前又扔下一劍,腳下在一個蒙面人捧起的劍上輕輕一點,腳尖一勾,帶起長劍,又電射而回.

他果然沒有停手.

這一次,卻不像之前般劍光璀璨,只是持劍在手,直向花愷刺來.

劍上,卻有一層蒙蒙的碧光.

這一劍真的是怪得很.

蒙蒙的碧光閃過,就如老舊的石階上,幾抹青綠的苔痕攀附.

生機瑩瑩,卻讓人感到一種歲月的斑駁.

花愷一時有些恍惚,似乎回到了當初在福利院那老舊的牆角下,玩耍嬉戲的情景.

不對!

在這種感覺升起的一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

僅僅是這一個恍惚間,劍光一閃,像一抹青綠的苔痕,就要攀上他的脖子.

哪怕他有金剛不壞神功,卻也不敢硬接這一劍.

千鈞一發之間,花愷如隨風擺柳一般,左右晃動,人影變得虛幻重疊.

這青綠一劍削過,就像削在了虛空幻影之中.

這是人劍七式中的身法,一劍之下,花愷就被逼得露出了自己的真功夫.

"咦?"

劉獨峰驚咦了一聲,顯然這花愷這一下讓他意外得很.

"劍來!"

這時他尚在空中,一掠之勢未盡,還沒有往下落,見此一聲輕叱.

六個蒙面人,除了先前捧出綠劍的,其余五個猛然擲出手中所捧的劍.

白,紅,黃,藍,黑,五道劍光破空而來,被劉獨峰用手中的綠劍一攪,便化作六色劍光.

天地之間,頓時化作色彩繽紛,生機無限.

四周的花草,比平時更為嬌豔,隨風搖曳,搖出的卻是道道森冷殺機.

近處的江河,波光粼粼,沁人心脾,那是寒徹入骨的劍光.

遠黛如眉,黑影重重,劍氣如山,讓人喘息不過來.

千光璀璨,萬劍如龍.

似乎瞬息之間,天地都化作了豔麗的劍氣劍光,要取他性命.

花愷少有的面色大變,心中大駭.

這怎麼可能是凡人能揮出的一劍?

這是武俠世界,不是仙俠!

幻覺?

花愷露出冷笑,我就不信,你真成了劍仙.

袍袖飄拂,花愷已經露出左手,一根如白玉雕成的食指伸出,緩緩向前一點.

沒有勁力激蕩,沒有璀璨炫目,甚至連一絲破空聲都聽不到.

似乎就是一個普通人,隨手在虛空中點了一下.

但空中的劉獨峰,卻已經面色大變.

這平平淡淡的一指,讓他隱隱聽到了鬼哭神驚.

天地在塌陷,不是錯覺,他的六色劍獄的確在崩塌.

就像一塊玻璃,在寸寸碎裂.

"哼!"

一聲悶哼,紫色身影一親,轎簾飄動,劉獨峰回到了轎中.

"好厲害的一指,你很厲害.論江湖規矩,殺人償命,憑本事說話.別人要殺你,你憑本事殺的人,殺得好,我佩服你."

"講王法,我該拿你問罪,但我已盡全力,拿你不下,那也無法,只好退去,我們走吧."

轎中傳來的聲音依舊冷硬,只是卻似乎多了一絲萎靡.

幾個蒙面人,抬著轎子,真就離了去.

花愷緩緩收回手指.

"大公子也想捉拿花某回去問罪?"

他問的,是一直在橋下,平靜地坐在輪椅上的無情.

無情又笑了,平時他很少笑,哪怕同為四大名捕,親如兄弟的其他幾人,也很少見到他笑,今天他卻笑了兩次,笑得如同朗月清風.

"我已說過,花公子誤會了."

無情的聲音和他的名字並不相襯.

有道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

他的聲音不是雨,是日出,很溫暖,很和熙.

忽然往遠處瞥了一眼,笑著道:"今日暗隨花兄,實為不得已,不過能與花兄相識,不勝欣喜,只是剛才花兄與劉大人一戰,動靜不小,今日已不是相談之機,這便告辭了."

也不見他動作,座下輪椅便緩緩轉動,向江上石橋行去,身影消失之前,風中飄來他那和熙的話語:"花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朝堂也是江湖,劉大人是江湖中人.近日江湖風波不甯,花兄還是注意些身子,早些離去."

花愷蹙著眉,看著他的背影,直至消失,才對練霓裳道:"快扶我走."

剛才一戰,他並非毫發無損,金剛不壞擋得住劉獨峰的劍,卻擋不住那凌厲詭異的六色劍氣,和一種奇怪的力量侵入體內.

無情走前那最後一句話,語帶雙關,分明是在提醒他什麼,也一樣是看出了他的傷勢,用這種方式來表明自己並無惡意.

否則,以他的感覺,無情的武功就算不如劉獨峰,也相差不遠.

按常理來說,這種狀態下的花愷,無情若是出手,他未必應付得了.

只不過別人並不知道,花愷是最不能按常理來看待的人.

不過他也並不算吃虧,劉獨峰中了他的驚神一指,死是死不了,但沒有數月調養,也休想再動武.

這些時日的遭遇,無情臨走時的暗示,都讓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

似乎他陷入了什麼了不得的局中,不僅僅是朱無視給他挖的坑,在更深處,還隱藏著一個更深不可測的旋渦.

而他,似乎被那只攪動旋渦的黑手,當成了達到某種目的的一枚棋子.

現在,他只能暫時相信無情,先避開這個風頭.

劉獨峰的出現,讓他看清了這個世界的高端戰力.

他的一身武功,論威力,因為打開了一指身竅,驚神一指已經是不在純陽劍法之下,就算他用劍全力出手,也不過是能敗劉獨峰.

如果遇上比劉獨峰更厲害的人物,恐怕他只有拼命了.

這個世界,不是一個能讓他為所欲為的世界,至少,現在不是.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扯進那個未知的大坑,但是……

花愷心中冷笑.

想把小爺當作棋子,也沒那麼容易.小爺先把桌子給掀了,看你們如何收場.

既然把我給扯進來,那就試試看,我這棋子的威力吧……

上篇:第243章 孤峰自獨立(求訂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