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31章 羅刹闖名山   
  
第231章 羅刹闖名山

武當素來為天下名山,自上代掌門紫陽道人橫空出世,威震天下.

紫陽道人晚年之時,更是幾欲問鼎天下第一,武當名門,如日中天.

只不過自五年前,突傳紫陽道人羽化,武當自此一日不如一日,漸呈衰象.

不久前,江湖傳聞,那凶名赫赫的玉羅刹,單劍獨闖名山,一人獨斗武當碩果僅存的武當四老與其座下四位首徒,敗而勝之,所揚長而去.

簡直如入無人之境,將武當山捅了個透心涼.

玉羅刹之名,轟傳江湖,較之往日更為深入人心.

武當威名,卻自此急轉直下.

武當上下,無不對那個邪魔妖女恨之入骨.當然,他們那位武當現任掌門除外.

這一日,武當山下來了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男的豐神俊秀,有著世間少有的容貌,氣度悠閑,如天上浮云,讓人捉摸不定.

女的也是姿容絕世,卻有一頭如霜雪般的白發,卻絲毫沒有讓人感覺丑陋,反而更覺脫塵絕俗,就如天山之上,冰雪之中傲立的雪蓮仙花.

看守山門的一名武當弟子被兩人容貌氣度所懾,不由收了幾分大派名門的矜持,多了幾分禮敬,抱拳問道:"二位到武當來,可有何見教?還請道明來意,在下好為二位通傳."

姿態不卑不亢,有禮有節,對面的男子不由看了女子一眼,傳音道:"這武當也不像你說的那般狂悖無禮啊."

"師……師……師,師……"

這時另一位守山弟子忽然拉扯他的袖子,嘴里結結巴巴地叫著.

那位師兄見他滿臉驚惶失措,語無侖次,深感他丟了武當威名,不由斥道:"嗯?客人面前,如此失禮,成何體統!"

那弟子急了,心下發狠,猛地扯了他一把:"哎呀!師兄,她,她……她是玉,玉羅刹啊!"

"什麼!"

"師兄"驚呼一聲,仔細一看女子的臉,頓時上演了一場變臉絕技.

從懷疑到震驚,從震驚到驚恐,從驚恐到猶豫,最後化作一聲尖叫:"快發信號,妖女來尋仇了!"

又對著玉羅刹大聲厲喝:"妖女!你還敢來我武當,今日定叫你來得去不得!武當弟子布陣,將妖女圍住!別讓她逃了!"

"……"

練霓裳淡淡地掃了花愷一眼,花愷只得默默收回剛才的評價.

山道上湧下來數十名武當弟子.

進退之間倒是法度頗為嚴謹,數十名弟子並不顯混亂,一個個都是進退有據,在"師兄"的喝令下,一個個拔劍在手,一陣兔起鶻落,便將現兩人圍在了中間.

數十柄長劍寒光逼人,讓人如置身劍林,這樣的陣勢,一般人怕是見了都要腿軟.

練霓裳只是淡聲道:"他們要自取其辱,正好讓我出一出上次的悶氣,也好試試這門九陰白骨爪的威力,你不要出手."

花愷也無所謂,伸手一攤,示意你請便.

"武當弟子,不愧是名門正派,最擅以多欺少!"

練霓裳白發飄飛,哈哈大笑一聲,人已經飛躥而出.

花愷眼角忍不住抽了抽,這姿態作派,像足了大反派.

姑娘誒,難怪別人一口一個妖女魔女的叫你.

不過他卻沒想過,此時的練霓裳,倒是比沒遇到他時更像魔女.

至少別人以前對敵都是一柄長劍縱橫來去,雖說反天山劍法陰毒狠辣,賣相卻不錯,瀟灑凌厲.

如今用上傳自他的九陰白骨爪,雖然是玄門正宗,但由一個嬌滴滴的美人使出來,一雙手爪對敵之間,爪影重重,陰風陣陣,配上她一頭白發飛揚,和她往日的名頭,一眾武當弟子看了,腳下都不自覺的發軟.

更別提這魔女面對數十柄利刃,竟然不閃不避,直接用血肉之軀,一雙肉爪直直抓去.

更讓人驚駭的是,有武當弟子欺她徒手,以為她大意,一劍掃落,想削她手指,結果卻是如中金鐵,非但傷不得人分毫,反被她反手一抓,精鋼鑄就的利劍立時就被扭成麻花,頓時報廢.

身形飛旋間,展開穿花繞樹身法,人影閃動,如移形換影般,無人能沾她半片衣角,反倒被她抓廢了許多長劍.

這還怎麼打?

"妖女魔功厲害,大家伙不要與她正面對抗,只需與她游斗,待門中長老一來,定要她伏首就擒!"

花愷看了一眼在人群中叫喊的"師兄",頓時氣樂了,幾十個人打一個,還要游斗,偏偏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花愷很想問他一句:你臉大啊?

不過既答應了練霓裳不出手,他也樂得看戲.

不知是被玉羅刹嚇昏了頭,還是這些武當弟子當真心中尚存道義,他大喇喇地站在其中,竟無人對他出手.

但是看了沒多久,他就覺得有些索然無味來.

武當劍法,確有可取之處,不比他在倚天所見識過的武當劍差,其中還頗有相通相似之處.

只不過這些武當弟子練得不到家,竟沒有一個是練霓裳一合之敵,現在也不過是仗著人多,能與她周旋一時,也只是因為練霓裳手下留情.

否則以她出手非死即殘的狠辣,這幾十個武當弟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躺了一地.

她名號中羅刹這兩個字,可不是別人硬栽給她的.這個魔女,心中到底是念著他們掌門.

當下無心再看,反倒四處打量起來.

雖然同叫武當,但眼前這座武當山與他所知,有些相似,但倒底不一樣.

嗯?

不知是不是錯覺,花愷忽然有種被人窺探,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覺,驀然抬頭向山上一個方向看去.

以他如今的目力,卻只看到了山林幽峻,崖高壁險,走獸飛鳥隱現其中.

真是錯覺?

"妖女!上次放你離去,讓你僥幸逃得一命,你竟然還敢來我武當鬧事,當真是不知死活!"

忽然一聲暴喝從山上傳來,將花愷注意引了過去,也就暫時放下了心中疑惑.

不知是不是因為功力漸深,又每日不綴,修煉觀照天眼,最近這種時有時無,不知所起,不知所為的莫名感覺,越來越頻繁,他也難辨真假,所以也不是太在意.

當下收回目光,看向武當山門之後的石道.

而此時在他先前所看的方向,半山腰上一處懸崖,正站著幾個人.

一個作公子哥打扮,長相俊秀,卻略有些陰柔嫵媚之意的年輕人,面帶驚奇之色道:"義父,剛才那人難道看見了我們?"

"他"口中的義父,是一個頭戴紫金冠,身穿朱紅團龍服,淵嵉岳峙,不怒自威的短須中年.

中年眼中饒有興趣地看著山下,聞言隨口道:"那倒不可能,不過是巧合罷了.這等距離,又有山石樹林重重阻隔,除非他真有千里眼順風耳.只不過這個年輕人在如此境地,神情自若,應該還有些本事."

上篇:第230章 三百六五劫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