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28章 銅人現劫圖   
  
第228章 銅人現劫圖

唰!

花愷一下掠了過去,拿去銅人,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

這尊穴道銅人,這些日子他沒少研究.

除了那些他耳熟能詳的穴位,經絡外,還刻著至少數倍于此的經穴,全是他聞所未聞的.

對于這些經脈和穴道,他們暫時還無法證實是真是假,只能姑且稱之為隱脈,隱穴.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是讓他感覺莫名其妙的--銅人身上還遍布著許多"劫"字.

他和練霓裳絞盡腦汁都想不出這"劫"字到底有什麼意義.

但他因為剛剛修煉摧心掌,剛剛使摧心掌時,體內真氣運行的路線還清晰地印在腦中.

這一眼掃到銅人,腦中的運行路線就如一幅清晰的畫般,正好與銅人身人的穴位經絡一一對應.

對應到銅人上的這副摧心掌的"經穴圖",不僅經過了不少隱脈隱穴,經穴的始末兩端,正好就和其中一個"劫"字勾連.

"這到底是什麼?"

花愷喃喃道.

他忽然體內運勁,揮出一拳.

"砰"的一聲,打在一旁石壁上.

一大片花藤被炸得四處飛射,石壁上又有粉塵簌簌掉落,在壁上留下一個清晰的拳印.

如果細看,又會發現花藤掉口處各不相同,有的如被刀削般平整;有的脈絡干枯,如遭火炙;有的參差不平,像是被某種霸道剛猛的勁力從中炸開……

有剛猛,有陰柔,或剛中有柔,或柔中有剛,有橫直,有內縮,有外漲.

一拳之中,就蘊含七種不同的力道.

一旁的練霓裳被這動靜驚動,看了過來,眉頭不禁一皺.

"你發的什麼癔症,這花好端端的,怎的惹你了?"

她對這些龍爪血蘭很是喜愛,見花愷辣手摧花,心中很是不滿.

跟著看到石壁上留下的痕跡,她又咦了一聲:"這是你先前使過的拳法?叫什麼名字?"

花愷心不在焉地隨口道:"七傷拳."

"七傷拳?"

練霓裳低聲重複了一遍這個極為陌生的名字,不由皺眉,又是一門聞所未聞的功夫,偏生又如此玄奧高明.

"一拳之中,隱含七種力道,中者難抵,不愧七傷之名."

想起先前自己被這門拳法中隱含的七種迥異不同的力道,逼得有狼狽,她對這門拳法自然會關注.

因為她這一打岔,花愷也回過神來,聞言笑道:"那你便錯了,這'七傷’所指,可並非傷敵,而是傷己."

練霓裳奇道:"這又是什麼說法?"

"人身之中,有陰陽二氣,又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各自對應肺肝腎心脾,這拳法的關鍵之處,就在于這七者."

"這七者盡屬人身要害,脆弱之極,常人稍有不慎,傷了其中一者,都必要大病一場,嚴重的,還要害了性命.你也見識過這七傷拳力,這樣的拳力運行于這七處要害經穴脈絡,會是如何?"

練霓裳的武學造詣自然明白,接口道:"不死已是大幸."

"不錯."

花愷想了想,干脆將七傷拳的總訣說了出來.

"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催肝腸.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魂魄飛揚."

"這便是七傷總訣,共分'損心’,'傷肺’,'摧肝腸’,'藏離’,'精失’,'意恍惚’七訣,其意實為警醒習練之人,此功一練七傷,七者皆傷,你說為什麼叫七傷拳?"

練霓裳驚奇道:"世間怎還有如此拳法?這豈非是傷敵一千,自傷八百?這樣的拳法,就算極有威力,可以你武功,也未必看在眼中,你練它做甚?"

花愷搖頭:"那也不盡然,這拳法有個關竅,功力淺薄者修煉,自然是一練七傷,可功力深厚者習練,這門拳法便是強壯心脈髒腑的有益之法了."

練霓裳眉頭輕蹙,對花愷那一身數量繁多,稀奇古怪的功夫愈加好奇,只不過探究人武學,在江湖中甚是忌諱,她好奇之下發問,也沒想到花愷會這麼大方的將其中奧秘都說出來.

她卻不能再多問,接著剛才的問題道:"你剛才發的什麼臆症?"

"我在想這銅人."

花愷注意力又回到銅人上,他現在很確定這不會是巧合.

剛才下意識地使出另一門武功,就是為了驗證這一點.

不僅是七傷拳,他回想了自己所會的諸般武學,和銅人上的"劫"字一一印證.

雖然不是所有武功都能對應上一"劫",卻是大多數都是剛好應上.

諸如七傷拳,更是正好對上了七個劫字.

他不相信這是巧合.

"你發現了什麼?"

練霓裳冰雪聰明,知道花愷此舉不會是無的之矢.

花愷拿著銅人,轉動著思緒,一邊將自己剛才的發現告訴了她.

"給我看看."

練霓裳接過花愷遞來的銅人,凝目細看了許久,和自己所學的武功一一印證.

才目露奇光道:"真是如此,這銅人究竟隱藏著什麼奧秘?這些劫字又指的是什麼?"

花愷搖頭,雖然仍然沒有摸索出其中奧秘,但他心中的感覺越來越明顯,困擾他多時的疑難,或許真的就著落在這銅人上.

若是能破解其中奧秘,也許他用不著再花費時間,煉出天眼,便能解決.

這一想,便不再理會練霓裳,開始坐在水潭邊上,抱著銅人苦思冥想.

練霓裳與他相處時日不短,知道他在武學一道上有些癡迷,往日練武時,就經常這樣發癡,甚至幾天幾夜不眠不休.

見狀,知道他應該是在參悟什麼,也不再打擾他,也就自顧去一旁練功.

這一想,就是幾天過去.

練霓裳從修煉中醒轉,睜眼一看,花愷依舊在潭邊冥思,眉頭便是一蹙.

往日他雖多有癡迷的時候,可還知道吃喝,也極愛乾淨,每日都要淨身兩次,比她這一個女子都要頻繁數倍.

可這一次卻是幾天幾天不吃不喝,臉上也長滿了胡茬,蓬頭垢面的,哪里還有昔日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心下頓時生起一絲火氣,起身走了幾步,長袖一揮,掀起一股水浪.

漫天的水花嘩啦啦落下,邊上的花愷頓時被濺了一身濕.

一道道水線從發絲上落下,花愷愣了一會兒,才大聲道:"你干什麼!"

"哈哈!"

練霓裳第一次見得他這麼狼狽的模樣,脆聲大笑,見花愷兩眼冒火,才勉強收住笑聲.

卻也沒有解釋什麼,反而拂袖冷斥:"你看看自己的模樣,再這樣下去,你非得把自己弄得走火入魔不可."

花愷愣了愣,旋即搖頭:"你不懂,快了,快了,我感覺我就要抓到了."

說著說著,他又快要放入茫然的狀態.

練霓裳一時氣急,剛想喝罵,卻忽然想到了什麼:"那兩本秘笈既被那位高人與這銅人珍而重之地放在一起,會不會三者間有什麼關聯?"

"關聯?"

花愷一愣,旋即雙目放光……

上篇:第227章 洞中無日月    下篇:第229章 一指能驚神(6/16)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